“看得出來。”

“看得出來。”

到了書房,蘇晚晚熟門熟路的拿出筆墨紙硯,鋪上紙,開始磨墨。


她磨墨的動作又被謝昀讚歎了一聲。

蘇晚晚其實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這在古代都是平常的一些行爲,到了這裏卻被大家追捧。

她多多少少有些不適應,但想爲這個時代做些什麼心思也更重了些。

磨好墨,她拿起筆開始寫字。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寫完,謝昀迫不及待的拿了起來。

蘇晚晚是用瘦金體寫的,但筆鋒鋒利,筆力雄厚,但看這幅字,沒人會覺得是一個只有二十二歲的女孩兒寫的。

連連讚歎了幾聲好,謝昀此時已經激動了起來。

這就是他需要的好苗子啊,這就是書畫界需要的好苗子啊!

他將手中的紙放下,一雙眼睛明亮的看着蘇晚晚,眼中充滿了期盼。

“晚晚丫頭,你願不願意參加書畫協會的比賽啊?只要寫一幅字就可以了。”

“書畫協會的比賽?”

“對。”謝昀點了點頭,“是書畫協會舉辦的比賽,每三年舉辦一次,會有來自全國各地的愛好書法的人蔘加,奪得第一名的人,可以進入書畫協會。”

“可以到是可以。”蘇晚晚點頭應了下來,這對她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只是寫一副字罷了。

“好,好,我這就把你的名字報上去。”

“不,謝老。”蘇晚晚連忙叫住他。

謝昀以爲她要反悔,正準備再勸說她幾句,就聽見她開口。

“謝老,我不想用真名,你知道的,我是一個演員,我怕我的參與會給這個比賽帶來什麼不好的影響,所以用一個假名字吧。”

“可以,都行。”謝昀一聽是這個事,沒猶豫就答應了下來。

只要她參加這個比賽,怎麼都行。

“那你想用一個什麼樣的名字報名?”

“就……”蘇晚晚沉思了一下,“日月吧。”

“日月?”

“嗯。”蘇晚晚點了點頭。 日月啊……

哥哥爲日,她爲月,也是當初爹孃給他們起名字時的想法。

“好,我把你的名字報上去,你寫出一副作品來交給我就行。”

“謝謝謝爺爺。”

兩人交換了聯繫方式以後,謝昀就匆匆忙忙的離去。

景深和蘇晚晚又在景宅陪老爺子說了會兒話,等到老爺子睡下了,他們才坐車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電梯一到十八樓,景深就拉着蘇晚晚進了自己的房子。

蘇晚晚本來還一愣,後來瞬間反應了過來。

這人的醋意還沒有消失呢……

已經做好了喘不上氣的準備,蘇晚晚進了房間,就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但景深卻沒有按照她想的來,反而去給她端了一杯熱水出來。

“先喝口水。”

先喝口水?先?

蘇晚晚準確的捕捉到了這個字。

先了之後,接下來呢?

她心裏邊想着,邊喝了一口杯子裏的水。

嗯,溫的,喝着正好。

喝完,她放下杯子,就見景深站在窗邊看着她,嘴裏還叼着一根菸。

這是她第一次見景深抽菸的樣子,雖然那根菸並沒有點燃。

這幅樣子,和他平時工作的冷酷不同,面對她時的溫柔不同,遊樂場的年輕朝氣不同。

渾身上下,傳達出來的,只有兩個字。

雅痞。

又雅又痞。

領帶不知何時被他解開,襯衣的扣子也解開了兩顆。

性感的鎖骨露出一半,上面還有一顆小痣。

蘇晚晚不自覺的舔了一下嘴脣。

景深看到她這個動作,十分好心情的勾了勾嘴角。

他伸手手指,朝蘇晚晚勾了勾,示意她過來。

等蘇晚晚走到他面前,他一彎腰,將整個人凌空抱起,蘇晚晚一驚,伸手環住了他的脖子,而嘴脣,正好停在了鎖骨上的小痣旁。

她悄悄嚥了一下口水,想去親一下那個小痣,就整個人被拋了起來,然後又被接住。

又被拋了起來,又被接住……

來來回回有七八次,景深才停下。

而蘇晚晚此時終於明白了他在做什麼。

這個狗男人,原來在這兒等着她呢。他把今天拍戲的那個動作又重新坐了一遍。

但是不得不說,他的雙臂更加的具有力量,他的痞氣,也更加的吸引人。

蘇晚晚暗暗在心裏笑了笑,面上卻是不顯。

她一點都不想讓這個愛吃醋的男人驕傲。

等到景深把自己醋意全部發泄了出來,纔將蘇晚晚放下。

被抱了大概有半個小時的人一點兒都不覺得無聊,反而一上一下的覺得很有意思,就像突然找到了新玩具一般。

第二天,蘇晚晚去劇組拍戲,在看到傅言扮演的痞氣少年的時候,突然明白了景深的想法。

他給她表演了一個高級的雅痞,再看這青澀的少年,蘇晚晚微微嘆了口氣。

高還是他高啊!

上午的戲份拍完,文霜給蘇晚晚帶來一個好消息。

“你無畏的試鏡通過了!”

電話裏文霜聲音十分的激動,蘇晚晚的情緒也跟着被感染了起來。

“太好了,你的第一部電影就是這樣的大製作,而且男女主還都是熟人,這對你進入電影圈子是一個很好的開始,晚晚,你最近一定要好好磨練自己的演技,知道嗎?”

“我知道的,文姐,謝謝文姐。”

“你客氣什麼?”文霜似是有些不高興聽見這話,“你能選上,是你的實力,如果你沒有實力,那給你再多的資源也沒用。”

聽完,蘇晚晚笑了笑。

掛斷電話後,蘇晚晚看了一眼微信,玉娥傳劇組的羣一直在響,自從玉娥傳播出以來,她還沒有看過。

趁着還有幾分鐘的休息時間,蘇晚晚點開了羣。

路四海:大家微博多發發和劇有關的東西啊,提升個熱度。

程至清:哇哦,有墨心姐和之遇哥,我們的熱度已經是第一啦!

秦墨心:別帶我,我不行。

林之遇:別帶我,我也不行。

鄭文思:之遇哥,男人不能說不行……

秦墨心:……

蘇晚晚:……

看完,蘇晚晚收起手機,繼續投入到了拍攝中。


景氏分公司,景辰宇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正在做一份文件。

他的眉間全是不耐,就連手下的動作,都能看出他的暴躁。

來了分公司一個月了,他乾的都是打雜的活。

要麼就複印東西,要麼就整理文件,竟然還有人讓他去買咖啡。

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有人對他提出這種要求,要不是景震每天對他耳提面命,他早就撂挑子不幹了。

文件做完,他剛發過去,就見之前讓他買咖啡的那個男人敲了敲他的桌子。

“經理讓你去辦公室一趟。”

說完,他走了過去,嘴裏還嘟囔了幾句。


“也不知道送了多少禮,什麼都不會做還好意思在這待着。”

聽到這話,景辰宇本來想回過頭找他打一架,但立刻就忍住了。

景震說了,要是在景氏惹事,那銀行卡就永遠都會凍住。

深吸一口氣,忍了下來,他提步走向辦公室。

象徵性的敲了兩下門,他就直接推門進去。

經理看到他的動作,眼中的不悅閃過,但瞬間就消失不見。

這位是上面打過招呼的,要好好“關照”一下。

隨即,他的臉上就換上了一副笑容。

“小景啊,最近在公司怎麼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