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林毅垂死掙扎,那洛婠聲音極爲冷淡,對着林毅道,同時手中再次變幻,控制着那股力量,將林毅不斷地後拽。

看着林毅垂死掙扎,那洛婠聲音極爲冷淡,對着林毅道,同時手中再次變幻,控制着那股力量,將林毅不斷地後拽。

聽着這話,林毅卻是覺得怎麼也不是來勸降的,反倒是有點強行搙走的韻味,“呵呵呵,還是不勞你帝女惦記了,我林毅自由慣了,改天有時間定會去你們那魔妖之林坐坐。”

雖然現在自己完全被那股力量束縛,但林毅可不希望自己敗在一個女人的手上,所以即便腰中束縛地再緊,也是強行忍着疼痛道。

“這可由不得你!”

這洛婠身爲帝女,平日裏都是說一是一,說二是二的性子,如今見着林毅的拒絕,一時之間柳眉倒豎,手中的力道不禁再次加重了幾分。

“啊”

受到那股力量束縛的林毅霎時之間只覺腰間絞痛,似要斷裂一般,手中的玉淵劍不禁脫手而促,青筋暴起,雙手死死地抓着地上的石塊。


這樣的疼痛可謂是林一直以來都沒有承受過的,看着後面的如同蛇蠍一般的女人,眼眸之中不禁生起一股殺意。

“真不知道這世界上哪來的這種心狠手辣的角色!”

一時之間,林毅已是不再將那身後的洛婠當做女子看了,此時的洛婠在林毅的眼裏如同地獄來的惡魔一般。

閱讀封神系統 一起死吧!”

知道今天是逃脫不掉的林毅,轉而放棄與那洛婠對峙,雖然玉淵劍掉落,但左手之中的陰火卻是在暗處隱隱跳動。

轉眼之間,被那洛婠拖拽着的林毅便是飛身而起,趁着那股力量,身形一轉,朝着身後的洛婠飛速地掠起,眼神猙獰,恐怖之極,似乎是想要吞噬世間的一切似的。

“哼,不自量力!”

看着朝自己飛快而來的林毅,那洛婠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雖然現在的林毅實力提升到了鬥魂境界,但對於她這種實力來說還是有點太弱了。

轉眼之間,林毅便是藉助着洛婠的力量倒飛而來,然而,卻是隻見那洛婠右手一揮,原本想要利用陰火攻擊對方的林毅瞬間被拋飛而出。

距離城牆不遠的林毅在受到這一擊之後,整個身子直接撞在了那城牆之上。

此時的周圍已是有不少的魔妖大軍開始攻城了,看着“轟隆”一聲砸過來的林毅,所有的魔妖不禁一陣錯愕,但當看到是那洛婠的手筆之後,眼神之中卻又有一些敬意與膽怯。

“小子,你不是她的對手,還是趕快逃吧!”

此刻,噬魂的聲音響起,雖然說的話林毅有些不愛聽,但也是事實,故此只能點點頭,拉着那城牆之上遞下來的繩子,如同壁虎一般,飛速攀爬,倒是有些滑稽。


雖然現在的林毅速度極快,但是那洛婠依然是不溫不火,嬌美的身軀一直立於空中,看着林毅飛快地朝着城牆之上爬去。

“跟我走吧!”

此時,雖然林毅和那半空之中的洛婠有着一定的距離,但依然是能感受到那強大的壓力。

洛婠身着一身女士鎧甲,嬌美的身軀輕浮於半空之中,在那些魔妖大軍的眼中猶如九天玄女一般,但在帝國士兵看來卻是如同從地獄到來的惡魔一般。

“鬼束訣”

看着林毅已是快要到達城樓的頂端,紅脣輕啓,只見一道極爲絢麗的紅光自洛婠的手中射出,直接撲向那城牆之上的林毅。

而一直拉着繩子努力攀登的林毅也是感受到那身後傳來的凜冽殺氣,只感覺周圍異常的寒冷,渾身一顫,一股鑽心的疼痛便是瞬間自小腹之下傳了上來,低頭一看,那洛婠手中凝結出來的一道紅光此時已是形成一柄鋒利的光劍模樣,直接將林毅的身體洞穿。

面對這樣的傷勢,林毅自己也是下了一跳,被直接洞穿的小腹此時已是完全麻木,根本感覺不到疼痛的存在。

被那紅色光劍穿透身軀的林毅只感覺身軀一震,旋即整個人便是被直接朝着身後撕扯而去。

對於那身爲魔妖一族的洛婠,林毅是從來就沒有什麼好感,而現在受到這種撕扯也是在自己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那直接洞穿身體的光劍所帶來的疼痛實在是讓人難以承受。

對於林毅現在的困境,風陽幾人雖然看在眼裏,但是奈何兩者之間的距離實在是有些太遠了。再加上那廉江的糾纏,風陽三人對於林毅只能是愛莫能助了。

現在的林毅身子直接被那洛婠從半空中拽去,沒有絲毫的抵抗之力,面對這樣的局面,原本在所有帝國士兵眼裏還是如同戰神一般存在的林毅,現在卻是來了個大轉彎,不得不說會影響一些士氣。

“啊”

已是窮途末路的林毅卻是不甘就如此落入那魔女的手上,本來全身承受着極大的痛苦,但依然是一聲怒喝,魂力不住地涌了出來,完全匯聚在那光劍之處。

看着林毅現在的動作,那半空之中的洛婠也有些吃驚,手上的動作開始停滯,雙眼無神地看着半空之中的林毅。

在場的衆人只聽得半空之中突然傳來“砰”地一聲,旋即便是一股強大的漣漪直接將半空之中的空氣震散開去。

如此威力,就算是一些人魂境界的高手全力一擊也是難以做到,然而, 現在展現在衆人眼前的卻是實力僅僅是鬥魂之境的林毅。

這一擊,林毅完全將體內的魂力釋放,再狠上一點的話,恐怕就只差那最後的魂力破體這一招了。

全身的魂力,再加上四象火訣帶來的煉石天火,兩者的威力自然無比強大,更何況體內還有着噬魂的相助,面對那金色的光劍,林毅雖然知道很難將其打破,但還是義無反顧地釋放出了這一招。


憤怒的拳頭

而那立在半空中的洛婠此時也是身軀微微一顫,有些不穩,差點也是和林毅一樣墜落下去,但好在最後還是堪堪穩住身形。

面對林毅的這一招,所有人皆是被驚得張大嘴巴,林毅今日給這些人展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太震撼了,一名鬥魂者的實力,很難想象能夠做出連人魂者都難以做到的事情。

“砰”的一聲,身受重傷的林毅直接栽倒在地,全身乏力,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哼,能夠在本帝女手上一而再地逃脫,看來你還真是有些實力,不過我想這一次是不會了!”

看着癱在地上的林毅,那穩住身形的洛娃直接俯衝而來,手中竟是衍化出來一柄冰劍,帶着陣陣寒冷的氣息撲面而來。 看着那不但朝着自己逼近的冰劍,林毅此時已是完全陷入了絕望的狀態,此前噬魂一直強調古帝之體的厲害之處,現在看眼前這魔女對自己不依不饒的態度,林毅也是不得不相信了。

冰劍速度極快,對於林毅這邊不過幾十米的距離,僅僅需要一眨眼的功夫便到了。

緊閉着雙眼的林毅現在已是能夠感覺到那冰劍帶來的徹骨寒氣,不得不說令人內心發憷。

“呵呵,小小女娃娃就如此猖狂,將來還怎麼得了?”

恰在此時,就連林毅自己都相信這一次是在劫難逃之時,卻是一道洪音自空中傳來,聲音倒是有些熟悉。

旋即便是“叮”的一聲,睜開雙眼的林毅只見那原本要朝自己刺來的冰劍轉眼便是被一股強大的氣息震碎。

“地魂者?”

感受到這股氣息,林毅心中一驚,按照這股氣息來判斷的話,這來人顯然是一名實實在在的地魂者,比起那廉江的氣息還要強上數倍,顯然是一名地魂境界之中的高手。

此刻,一道黑色的身影自空中緩慢降落,立於林毅身前,一身的戰甲,威風凜凜,眼眸之中充滿英氣。

此人林毅是見過的,正是當日在鄘城之外幫助自己脫困的白翼衫,也是林毅至今爲止見到的實力最強者。

對面那雙眼陰寒的洛婠看着自己的招式瞬間被破,再看來人,卻是“嚶嚶”地笑起來。

雖然聲音極爲好聽,但這聲音在林毅聽來卻是如同催命符一般,實在是有些膽寒。

“我還以爲這鏡月帝國是沒人了呢!現在看來你們這些人原來是躲在暗處苟且吶!”

看着突然前來的白翼衫,那洛婠雙眸如彎月,紅脣微動。

“哈哈哈,你魔妖一族千萬年來都是難得一見,現如今現身於我鏡月帝國,豈能仍由你們放肆?”

看着半空之中的女子,白翼衫眼神突然一凝,手中的武器直指對方,頗有責備之意!

“這位前輩,看來是誤會小女子了,此次我魔妖一族出動,不過是冰山一腳罷了,受到上面老祖命令,不過是讓我魔妖兒郎們出來練練手罷了!”

見着白翼衫的動作,那洛婠絲毫不爲所動,她自信有能力戰勝眼前的這名將領。然而,真正讓其忌憚的還是此時立於城門之上的那一干人物!

此時的林毅雖然身受重傷,但對於那洛婠的眼神還是絲毫沒有放過,順其眼光望去,只見此時鄘城城牆之上的戰事已是完全停歇,取之的卻是不少魂者立於牆頭,其中的青雲宗弟子赫然在列。

看着上面的各派魂者,林毅卻是一陣苦笑,之前大戰之時就一直沒有見着這些各派的弟子,現在面臨魔妖一族,卻是齊齊出現,顯然帝軍方面早就預料到了魔妖大軍的出現。

看着城樓之上的各門弟子,一個個神清氣爽,林毅倒是不以爲然,反倒是站在最前方的那幾名魂者讓林毅有些詫異。

其爲首的是一名老將,已是須鶴白髮,身上的金甲倒是將他那一生的戎馬生涯完全的展現。

想必這老將才是此次帝國軍隊的領軍人物,雖然表面上看來是那風陽在帶領三軍,但林毅還是清楚,這葉風陽的實力實在是有些微弱,想要統領三軍還需要不少的磨礪!

在那老將的身側,一名身着常服的中年男性林毅卻是極爲熟悉,正是那天河,對於此人,林毅倒是有些驚異,此前與之打交道時只認爲他不過就是一名醫師,現如今看來恐怕實力也是不弱。

而在這兩人身後整齊有序地站着十餘名身穿戰甲的將士,一個個氣宇軒昂,從周身散發出來的氣勢看,顯然實力也是弱不到哪去。

看着城牆之上的一干人,林毅卻是將眼神凝視在了其中的兩人身上,一名是上次在鄘城之外爲了自己挺身而出的少帥聶風,此人現在手持長槍緊挨着那老將。

而對於另一人,林毅卻是眼神匯聚,怎麼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正是那聶離,此時的他和聶風並排而立,顯然和前者的關係匪淺。

對於這聶離,看着並排而立的兩人,林毅大腦飛速旋轉,似乎是明白了什麼一般。

此時那聶離也是眼神看向城樓之下的林毅,點點頭,旋即飛身而下,來到林毅的身邊。

“傷勢如何?”

將林毅扶起的聶離問道。

“死不了!”

對於此人,雖然現在的身份有些改變,但林毅素來是沒有什麼身份芥蒂的,一如往常,平淡如水。

後者看着如此的林毅也是並沒有說什麼,當即便是扶着身受重傷的林毅對旁邊的白翼衫道:“那魔女就交給你了!”

後者點點頭,兩人直接躍上城樓。

“呵呵呵,這小子,看來厄運不少啊!”

看着被聶離扶上城牆的林毅,那天河走上前來笑嘻嘻道,頗有一些玩味!旋即從自己的空間指戒中取出一枚丹藥塞進林毅的嘴裏。

“厄運之下必定有着大運氣相伴,對此二者,就看一個人以何種心態去面對了。”

聲音極爲厚重,帶式絲絲歲月的痕跡,那站在衆人最前方的老將道,但眼神並沒有看向林毅。

對於這老將,林毅態度極爲誠懇,不敢有絲毫的懈怠,那神祕莫測的身影之下必定是隱藏着逆天的實力。

邪王追妻 謝謝前輩指導!”

www⊙Tтkā n⊙℃ O

雖然身上極爲疼痛,但林毅依然是強忍着拱手道!

“嗯,你體內的那兩股力量亦正亦邪,此後多加善用,倒也是一份上天給予的恩賜!”

依然是背對着林毅,那老將道。

此話一出,卻是讓林毅的心中一驚,對於這老將所說,林毅又怎麼可能不明白?自己體內的兩個力量,出了噬魂和陰火之外,還能有誰?

對於這老將所說,林毅現在的心中也是一直處於發矇的狀態,自己就如同一個透明的人一般,就站在其對面,任何的隱私都沒法保住。

“好了,小友不必驚慌,你體內的兩者實力對於我來說一點價值都沒有!”

也許是看到了林毅臉上那有些戒備的神色,那老將繼續說道。

但事實也是如同他所說,現在在林毅體內的無論是噬魂還是那陰火,所能展現出來的實力都極有限,如果說這兩者對那老將有什麼好處的話,林毅是打死都不可能相信的,畢竟這老將的實力定是不一般。

但同時林毅的心中也是極爲清楚,這老將對自己體內的兩大底牌不感興趣,那可不一定意味着其他人不感興趣。

面的現在的情況,林毅不想再多言,即使有人盯上了自己體內的噬魂,想必還沒有膽量在這衆多高手的眼皮子底下動手。旋即便是端坐下來,不斷地恢復自己的傷勢。

此時,那洛婠見着林毅被救,突然也是變得極爲緊張起來,對於她來說,只要將林毅成功擒拿,那麼憑藉着其古帝之體這一身份,恐怕自己在整個魔妖之族的身份也會有很大的提升。

然而,萬萬沒有想到現在卻是半路殺出來個攔路虎,而現在在洛婠面前的白翼衫顯然絲毫不比她弱上多少。

“女娃娃,天賦不錯,但即便是再好的天賦也不能意味着你自己能夠在這片大陸之上爲所欲爲,天魂大陸,能者萬千,豈是你這麼一個小小的地魂者能夠理解的?”

看着眼前的洛婠,那白翼衫道,顯然是以一名長輩的態度來教訓人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