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那鋼鐵鑄造的大門,林寒嘴角劃過一絲冷笑。

看著那鋼鐵鑄造的大門,林寒嘴角劃過一絲冷笑。

「青龍探爪手!」

轟!

一隻暗青色的猙獰龍爪,直接撕裂空氣,將那鋼鐵大門轟碎。

後方,無數林家武者目光一震。

這種力量,是人類能夠爆發出來的嗎!

而就在下一刻。

「何人敢闖我趙家府邸?」

一道身影陡然從府邸內部飛奔而出,他目光充滿兇狠,盯住了外面的眾人。

「鏘」

突然,一道劍光忽然劃破長空。

下一刻。

「噗」

這趙家之人的頭顱已經被一柄銹劍斬斷,血液染紅大地。

轟隆!

不知為何,這個時候,天穹烏雲忽然密布,雷霆炸響,傾盆大雨落下。

林寒收劍,冷冷一笑,猛地吼道:「衝進去,將趙家之人,全部斬殺!」

「是!」

大雨中,一眾林家武者熱血沸騰,殺意沖霄,瞬間沖入趙家府邸。

「寒兒,這趙家之人都要殺?」林石走過來,緩緩問道。

「都要殺!」

林寒目光沒有絲毫憐憫,道:「二叔,林家要想稱霸長雲村,必須清除所有隱患,既然我們已經和趙家敵對,必須斬草除根,你要明白,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道理。」

「好!」

聽到林寒所說,林石也不再有所顧忌,沉寂多年的殺戮熱血,再次被喚醒。

看著眾人衝進去,林寒也是踏步進入。

他要將趙家中的強者擊殺才能安心。

「嗡」

這一刻,魂師天眼瞬間從林寒的靈魂中升騰而起。

肉眼可見,一隻巨大的魂魄狀眼球,冰冷、威嚴、蒼茫,不帶一絲感情,懸浮在高空之上。

仿若一隻蒼天之眸,俯瞰億萬生靈。

林寒自然要以魂師天眼,看破重重建築阻隔,來尋找隱藏在趙家的那個高手。

根據林葉當時所偷聽的內容,這趙家背後的大人物,應該就是長雲村所屬的青陽郡郡王。

因此,這趙家之中,恐怕有那青陽郡郡王派遣的高手坐鎮。

而此時,底下。

「噗」

「噗」

「噗」

隨著林家武者的沖入,趙家之人毫無防備,一個個趙家族人被林家武者手中的長刀給切碎頭顱,血液流淌一地,混合著天穹上降落的大雨,匯聚成血河。

而這個時候,林寒突然感受到魂師天眼的異常。

他神色微微一變,猛地發現,此時懸浮在高空上的巨大魂魄狀眼球,正在吸收底下無數被擊殺的趙家之人的魂魄力量。

這一瞬間,林寒能夠清晰感受到,自己的靈魂力量正在快速壯大中!

「魂師天眼,竟然能夠吸收這趙家之人被擊殺后散溢的魂魄力量,從而不斷壯大我的魂力?」

林寒目光迸發一絲精芒。

他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魂靈也在不斷壯大中,魂師境界,從一級魂師初等,竟然就要朝著一級魂師中等突破。

「當時鬼伯曾說過,魂師要想提升境界,壯大靈魂,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捕捉天地孕育的一些極其罕見的魂獸,但我現在,卻是能夠直接吞噬普通生靈被滅殺后散溢的魂魄力量!」

林寒心中想著,神色大喜。

他一直就在頭疼怎麼提升自己的魂力,突破魂師境界。

但現在,林寒卻是發現了自己的魂師天眼竟然具有這種可怖的能力。

一念至此,林寒對於《魂天書》越來越期待。

第一頁中印刻的「魂師天眼」手段,就讓自己受益無窮,不知道,剩下的八頁中,又印刻著怎麼強大詭異的專屬自己的魂師手段?

此時,感受著魂力的壯大,林寒倒是不急著尋找那隱藏在趙家中的高手,他快速吸收底下無數漂浮上來的魂魄力量。

當然,不時地,林寒也會出手,將趙家一些族老給擊殺。

那些族老,最強的一個也只是武道五重天,根本抵擋不住林寒的一招。

這些,讓趙家徹底絕望。

趙家之人根本就沒有想到,來自林家的怒火和殺戮,竟然來得如此措不及防。

「轟」

某一刻,林寒的靈魂猛地一震。

他明顯感受到,自己的魂力,突破到另一個新的層次,魂靈金色蒼龍,也是更加凝練和雄壯有力。

「一級魂師中等!」林寒目光一亮。

吸收了將近幾百人死去后散溢的魂魄力量,林寒的魂師境界,第一次得到突破。

雖然,距離二級魂師還有很長一端距離,但讓林寒感到最欣喜的是,他發現了魂師天眼能夠吞噬死去生靈的魂魄這種可怖能力。

而這也意味著,林寒的魂師修行,將比其他靈武大陸上的魂師,要順暢和快速得多。

而這期間,林寒也發現了,武者修為越高,靈魂就越強大,被魂師天眼吞噬后,自己的魂力增長得越多。

不過,暫時這一能力僅限於吞噬生靈死去的一瞬間時候,散溢出來的魂魄力量。

林寒心中暗暗思考,若是有一天,魂師天眼一出現,懸浮天穹,直接千里之外奪人神魂,該是多麼恐怖的手段。

不過,暫時這也只是林寒想一想罷了,要實現,還需要去不斷探索。

「好大的膽子!」

突然,一道怒吼從遠處傳來。

那是一處樓閣,幾個林家武者殺進去,卻是被一種巨大的力量給轟飛出來,直接在空中炸裂成碎片。

「潛伏在趙家中的高手,就在那樓閣中!」

林寒神色一動,立馬飛奔而去,長嘯一聲,「所有林家族人,退後!」

「是!」

一眾林家武者瞬間朝後退去,遠離那座樓閣。

而這個時候,一道身穿金紋大袍的中年男子從那樓閣中走出,他看到了外面幾乎被屠戮一空的趙家人,神色驚怒到極點。

而這個時候,僅存的趙家族人像是看到了救星,立馬朝著那中年男子跑去,口中凄厲叫道:「大人,為我趙家報仇啊!」

「林家的人,好大的膽子!」

中年男子將那些趙家之人護佑在身後,他看向不遠處的一眾林家武者,目光充滿驚怒,道:「好好好!本來本座想再過一段時間動手,但現在不必了,待會本座殺了你們這裡的所有人,就前往林家府邸,將林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全部屠殺乾淨!」

中年男子說著,語氣森冷,目光猙獰。

荒野王座 「哼,不過一個半步宗師,真的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驀地,一道充滿淡淡譏諷的冷笑聲,從不遠處響起。 雖然說林家的大火已是無可挽回之事,但卻也是因為林北望的到來而引起。林北望覺得至少應該自己去林氏老宅看它最後一眼。

從來做事理直氣壯的林北望,唯獨在這件事上覺得自己的底氣不足。她本無意傷害,卻是也因為她而覆滅。

身後的陸寒徹呼吸均勻,看著像是已經沉睡過去。

林北望輕輕起身,離開了陸寒徹的懷抱,墊著腳尖走出了病房。

夜色正濃,傅恆的私人醫院靜悄悄的。林北望拿著包快速的來到了醫院門口,藍瀟的車子正等著林北望。

林北望貓身進了車子,握著方向盤的藍瀟連連打著哈欠,神情倦怠,手腳卻麻利的開著車子。她微微舒展了一下自己的眉眼,慵懶的瞥了一眼身側的林北望,「大北,你也夠折騰的啊!上半夜在火場里,下半夜就又要去故地重遊啊!」

「藍瀟,你不知道那是我母親的母家,百年林氏,因為我的冒然行為燃盡在了大火里了!」

腹黑總裁你別逃 「大北,你這心理負擔太重了!這根本就不關你的事,瘋子要瘋,誰能攔得住啊!何況你差點也葬身在火海里了啊!要我說啊,都是那個放火的瘋子!」

「藍瀟,我這些年把尋找我母親的下落也快當成了一種信念了,如果,我是說,如果有一天我沒有了這信念,你說我會怎麼樣?是不是也和吳伯一樣?走進一個思想的死角里出不來?」

開著車本還一臉慵懶的藍瀟,微轉過頭看了一眼林北望,臉色凝重。

「大北,你最近怎麼了?」

林北望一手撐著頭揉著自己發疼的眉頭,「我也不知道怎麼了,最近特別容易走神,總是恍惚之間看到一張憂鬱的臉。」

「誰的臉?陸寒徹的嗎?那傢伙看著也不憂鬱啊……」

「看的不真切,每次我越想認真瞧,越是瞧不清。」

「大北,你就是思想太重了!壓力太大了!你真的該好好放鬆放鬆了!」藍瀟說著用力踩下油門,車子在路上飛馳起來,「既然你要去,那我們就速去速回。回到C城后答應我你要好好休息了!」

藍瀟……

林北望看著藍瀟,心生感激的點了點頭。

真好,還能和你生活在一起。



藍瀟的車子以最快的速度停在了林家老宅前。

黑夜裡,林北望看著燃為灰燼的林宅,心中不免傷感。

韓雲翔正和一群人正在清理著這些灰燼。

這麼大的一座宅院將從此消失在眾人的眼前,和它的故事一起隨風飄散。

林北望走進灰燼里,就著月光低頭尋找,心中期望還能找到一絲一毫能為母親留下做為紀念的東西。

藍瀟跟了過來,「大北,走吧。這裡全被燒盡了,什麼東西都找不出來的!韓雲翔還要清理現場呢!」

替身王妃 林北望不肯,依然低頭找。

韓雲翔見此,一把攔在了林北望的跟前,「二小姐,林氏老宅基本都是木製結構的,它就算沒有毀在這場大火里,也會毀於常年未修葺之中的。」 「誰?」

中年男子神色一冷,目光看向不遠處。

那裡,一個青衫少年緩緩從一眾林家武者中走出,天穹降落滂沱大雨,但他周圍卻是有著一種氣勁,將雨水全部阻隔。

「你是誰?」中年男子不知為何,心中驀地出現一絲危機感。

「殺你的人。」林寒眼眸冷漠。

「你……」

中年男子倍感羞辱,但同時也很震驚。

此時林寒身上釋放的氣息,讓他從心底感受到一種忌憚。

但他乃是坐鎮趙家之人,此時無法退卻,他狠狠盯了林寒一眼,森然道:「我勸你,還是不要多管閑事,我背後乃是青陽郡王,你今日若是敢阻攔我……」

「我不會阻攔你!」驀地,林寒出聲,打斷了他的話。

「什麼?不阻攔我?」中年男子目光一亮,他以為林寒在自己說出「青陽郡王」后怕了。

但下一刻。

林寒卻是冷冷一笑,道:「我不會阻攔你,但……我會殺了你!」

「放肆!一而再再而三耍本座,給我死來!」中年男子終於不再忍耐。

他憤怒大吼,體內雄渾的真元傾瀉而出,竟然在手中凝聚出了一柄烈焰長劍,光華熾盛,朝著林寒斬去,殺氣刺空。

那烈焰長劍,劍意衝天,讓不少林家武者目光忌憚無比,而中年男子背後,那些趙家族人則是神色狂喜,紛紛吶喊。

「大人神威!」

「林家的小崽子林寒死定了。」

……

不過此時,面對那烈焰長劍,林寒嘴角卻是劃過一絲冷意。

或許之前,他要殺一個半步宗師還有點棘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