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接納掌握增長的神道修為後,麥哈爾望向外界,一步一步走來。

真正接納掌握增長的神道修為後,麥哈爾望向外界,一步一步走來。

經過洗滌的麥哈爾,銀髮璀璨如同星辰,面白無須,並不算英俊的臉容,在褪去萬古寒冰般的冷漠之後,此時也顯得有些溫潤,平和。

連帶著身軀都變得偉岸寬闊!

儘管依舊冷漠,可此時此刻的麥哈爾,這道銀髮披肩的偉岸身影,洗滌后所有的凡塵煞氣之後,變得淡然,溫潤,有超脫凡俗般的仙人之氣。

超脫后的麥哈爾,走入第三層古塔世界,心神無限延伸擴展。

化身為天地的一花,一草,一木,感受著億萬里山河上,一千四百年發生的變化,和人文傳說,無數的訊息,如同海水,一瞬湧入麥哈爾心神。

僅輕輕一念,無用的駁雜潰散,有用的訊息留存。

而在其中,一道簡單的訊息,令走在古塔世界中的麥哈爾,身形微微一震,停頓了下來,冷漠的眼中,不由自主的,流露少有的愧疚之情。

是的,是愧疚,是麥哈爾今生,除開麥哈家族后,唯一的一次愧疚!

白皙手掌探出,引動億萬里山河的微微一震,隨之,一道衣如白雪的負劍清冷身影,就這樣,毫無徵兆的出現在麥哈爾面前,出現在虛空。

「誰?」

冰冷厲喝,一雙清幽如冰的眸子內,恐怖犀利的鋒芒,乍現虛空,洞徹出沖霄的駭然殺氣。白皙的手掌,一把握住背後寒鋒盈盈的寶劍,劍身錚錚輕鳴,只需一念,就可以出鞘殺人,凌厲的彷彿演練千萬上億次。

只是當看清眼前銀星偉岸的身影后,一切的一切,全部歸於平靜。

憑藉著億萬里山河之力,從虛無里喚來的這道身影,令淡然的麥哈爾,有了一絲微不可察的苦笑,似乎無數年來,冷漠的心境,都有了震動。

「虹…」



「師尊!」

白衣如雪的負劍身影,遲疑之後,跪倒在虛空。

隨之,一股令麥哈爾都有淡淡窒息的犀利威壓,從這道白衣如雪的負劍身影上擴散而開,瀰漫在這片虛空之上,猶如一把參天的絕世神劍。

「起來!」

麥哈爾低喝一聲,大袖一擺,一股無形的沛然大力升起,將眼前這道威壓強盛,超越麥哈爾的白衣身影,憑空托起,令其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對你疏忽一千五百多年…」麥哈爾輕聲開口,「在你幼年的這個記名師尊,又有何道理,承受你現在近乎大伯爵的跪拜之禮!」

白衣如雪的身影,正是麥哈爾唯一的記名弟子,白虹,鬱金香!

外界十五餘年,內里一千四五百年的流逝,令當年第一次相見時,那個髒兮兮,裹著獸皮,如少年一樣的煉靈少女,已然有了天淵之別的蛻變。

白衣勝雪,肌若凝脂羊玉,吹彈可破。清麗脫俗的臉上,夢幻斑斕,有著傾世獨立的冰冷,青絲細發如瀑,顏若劍虹,自有獨特的絕美。

若是以凡俗來看,眼前的白衣女子,就是冷若冰霜的神女。

.(未完待續。) 和麥哈爾平生僅見,最為傾國傾城的李君清相比,眼前冰冷的白衣倩影,雖沒有那般空靈脫俗,顛倒眾生。可驚心動魄的清容,與那種與生俱來的凌厲冰冷,自有種不遜色世間任何女子的魅力,孤芳自憐。

身周散出堅定的意志,讓她看上去,彷彿,是一把無堅不摧的絕世神劍。

注視著眼前闊別千年之久的女子,麥哈爾或許能猜測出,正是因為這般堅定如劍的絕世意志,才能令其勢如破竹,破入現今的伯爵級九重天巔峰。

「師尊,是一千四百三十六年…」

白衣如雪,背負犀利長劍的身影,輕輕呢喃的更正,語氣異常鄭重。犀利冷然的眸光,罕見的空洞無神渙散,唇齒輕咬,不自覺有種小女兒家,面對親人般的委屈。心神變化之劇烈,在開闢源神道的絕世強者身上,幾乎無法想象。

要知道,能達到這樣高度的絕世強者,那一個不是意志如鐵?

麥哈爾凝望著,心中愧疚複雜交織,眸光淡淡,他在白虹的身上,感受到了強烈的歲月之力,強烈到,身為突破絕世強者的他,無能為力。

下界,上界,流速造成的不均衡,是才一千四百三十六年…

並非大體的…一千五百多年!一千四百三十六年,從一個無依無靠的煉靈少女,走過神台,金核,走至今天的大伯爵巔峰。從混亂的第二層,走上蟄伏平靜的第三層,其中遭受的無數磨難和艱辛,是何等的令人辛酸?

對於幼年遭受家族毀滅,父母罹難的少女,又該是何等樣的衝擊?

一千四百三十六年,除開神法的給予,麥哈爾沒有任何的幫助和現身。因為,他的時間,沒有用在這些旁支細末般的小事之上,此乃疏忽。

以身代入,他麥哈爾成長至今天這個境界,經歷過的痛苦生死徘徊,險死還生,無數次。更有無能為力,和爾虞我詐的心計爭鋒,撕心裂肺的過往,數不勝數,眼前的記名弟子白虹,經歷的,絕不會比他少半分。

「一千四百三十六年,時間…記得這樣清楚么?」

麥哈爾心中低喃,一時之間,念頭飛逝,看著冰冷的女子,似看到了一千四百多年前,那道凌厲瘦小,背負長劍,堅定走向外界的身影。

「師尊之恩,虹兒,不敢有任何遺忘!」清冷的聲音,淡淡響起,注視著麥哈爾的目光,不由側過,「當年,是弟子選擇入紅塵,歷練,爭鬥…」

隔絕千百年後的解釋之音傳來時,麥哈爾心中的複雜,似隨之消散了少許,被撫平了般,或許,是白虹看出了他眼中的那一抹複雜愧疚。

「嗯?」

「呼…」

眼前一花,麥哈爾身軀微微一緊,體內轟然流轉的恐怖星源劍氣,一瞬間又沉寂了下去。胸懷之中,屬於女子的體香芬芳,溫香軟玉,傳導入冷漠的神經之中,帶著清冷身影急驟的心跳聲,白虹就這樣擁抱住了他,兩顆心相連。

任由她驀然相擁,麥哈爾淡然的神色,也有了絲絲縷縷的奇異,不過,他麥哈爾終究是愧疚於她,自然沒有什麼理由,將她白虹震開。

時光,似在這一刻,永恆的停頓下來。

「嘩啦!」

無垠的虛空捲起風浪。

一道憑空裂開的空間豁口之內,中年的冷峻挲梭系主從中大步走出。麥哈爾結束閉關,挲梭系主依靠著神道魂印的清晰感應,第一時間,就來到了這裡,面見出關的麥哈爾,只是當看見虛空上相擁的一男一女之後,神情立時尷尬起來。

饒是以系主心境也不由側身!

挲梭系主的一番舉止,對於兩大神源級別的絕世強者來說,根本不可能無所察覺。白虹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時,清冷的臉上,浮現火燒般的紅霞。燃遍耳根脖頸,熟透了般,嬌艷欲滴,慌亂中,身影飛掠退開,平復心緒。

「淚痕嗎?」

麥哈爾拂過懷中的余香,這才發現,有一片衣衫,已然無聲濕透。

或許,就在剛剛的片刻,一千四百多年未見的白虹,心緒忍不住劇烈動蕩,落下了淚痕。在抬頭時,神態冰冷的白虹臉上,卻看不出分毫。

堅強的絕世女子!

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就算是麥哈爾,也不能料到。因為達到今天的程度,已然絕不僅僅限於資質之說,最重要的,還是體內那一顆重要的心。

「挲梭系主!」

麥哈爾示意,對於這樣一位系主級存在,就算是自己的僕人,也沒有理由無視。

轉過身的挲梭系主,打量白虹,和麥哈爾一番之後,臉色才一如既往的平靜,看向麥哈爾,微微點頭:「閣下!」

同時朝著白虹示意:「天劍仙子!」

氣息凌厲冰冷的白虹,注視著挲梭系主對麥哈爾的態度,眼中眸光閃爍,彷彿想通了某種事情,眼前一切豁然開朗。

「師尊就是星空王!」白虹輕輕呢喃。

麥哈爾聞聽挲梭系主對白虹的稱呼,眼中亦是閃過精芒,下界的秋子,上界金斯,鬼谷子,以前都曾在他面前提起過天劍仙子,絕世之名。

想不到,天劍仙子會是他麥哈爾的弟子,當真是無巧不成書。

「虹,若是你還有事情處理,就去處理交代一番。」麥哈爾看向白虹,冰冷的聲音,充滿溫和,「這一次,帶你離開這裡,也該結束了。」

「是!」

白虹點頭稱是。

和挲梭系主示意之後,從挲梭系主打通出來的空間裂縫之中,返回億萬里山河。

挲梭系主不言不語,站在虛空之中,仔細著打量麥哈爾一千四百多年的變化,眸子中,不無感嘆滄桑之意。誰知道,麥哈爾這一去閉關,竟是一千四百多年的歲月,已然接近萬載系主,五分之一的生命。

對於他來說實在是日日夜夜苦痛的煎熬!

要知道,在第三層世界的資源,根本無法讓他修鍊成長。一千四百多年的停滯,讓他實在無法理解,一個伯爵的突破閉關,又怎會花上這麼漫長的歲月?而這般長的歲月過去,現在的南聖庭內,又不知發生了多少的變故事件。

.(未完待續。) 焚燒蒼穹的赤紅太陽永恆不變。

一望無際的茫茫黑色土地上,空間驟然扭曲,一連四道氣息滔天的恐怖身影,從無形中走出,屹立在這片天穹之上,無邊的氣勢蓋壓蒼穹。

當先,一銀,一藍兩道身影並肩屹立,俯瞰天下。

兩道身影正是闊別千年以後,再度重縫的麥哈爾,和金斯,兩大時代之子。兩大神源六重天的恐怖絕世,單單是氣勢,就足以令風雲變色。

在兩人之後,一白,一黑兩道身影屹立,正是白虹,和挲梭系主。

「帝國之外的氣息!」

藍發神駿的金斯,忍不住深吸一口氣,看著這片天地元氣不存,壓制十足的世界,眸中卻是泛起喜悅的精芒,他的信仰之身,都彷彿在顫動。

「廢土之地,危機四伏,金斯,還是先溝通諸神,強行了解一番。」

麥哈爾開口道,諸神,是世間偉岸極致的存在,想要了解廢土上的訊息,溝通這樣的偉岸存在,是最好省事的辦法,且不會有任何的錯漏。

當然,其中將要付出的代價,也要超出想象的大!

畢竟,哪怕是諸神的自我溝通,也不是尋常強者能夠承受的,還好的是,現在金斯的第二道信仰之身,已然成就神古之境,有了少許的資格。

金斯立時閉眼溝通妖神古塔內的第二道信仰之身。

「轟!」

天地微震。

閉上雙眼的金斯,眼瞳陡然爆睜,兩束耀眼的藍芒洞徹天地,扭曲幻化出一道橫亘的龐大風浪渦旋,其上波光粼粼,一副模糊之圖顯化部分。

「這是地圖!」金斯補充道,瞳孔之內藍芒流轉,「我們現在所處的就是中心原點,紅點代表著危險存在,問號則代表是未知的存在。」

紅點,問號,很容易區分的兩種標誌。

當金斯維持地圖,麥哈爾三人看向模糊地圖上,以他們中心為原點外的地域時,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目光凜然,變得無比的凝重。

地圖的維持,只持續了短短的十個呼吸,繼而消散。

猶自震動的麥哈爾,拿出筆紙,從紙上,將剛剛顯化的地圖,臨摹而出,清清楚楚的勾上各色標誌,沒有任何的錯漏,繼而在三人面前鋪開。

「怎麼可能有紅色!」

一眼,金斯指著紙面,失聲驚呼,臉上露出震撼。

在紙面中心原點,紅點,問號之外的深處地域上,赫然是一片區別於熾烈之紅的血紅,瀰漫了整個深處地域,其上,沒有一個紅點,和問號。

「沒有紅點,沒有問號,代表的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踏入必死!」金斯震動,「這幅地圖,可是按照我神道等級顯化的。」

「還是先別注意那片未知區域!」麥哈爾冷然打斷,指向中心原點四周,「按照你的話來說,這副地圖是按照你的神道等級顯化,那你,仔細看看四周那些代表危險紅點有多少?」

金斯循聲望去,一眼之下,忍不住微微震動。

紙面之上,代表危險的紅點密密麻麻,將整個中心原點,都覆蓋進了般,數量之多,無法數清,幾近能讓有密集恐懼症的凡人發作病症。

「如果我猜的沒錯,問號,代表的是更高層次的危險!」

麥哈爾指道,就在紅點的外圍,沒有任何規律的分佈著一個個問號,流轉在代表危險的紅點之中,驅散出大片的空白地域,彷彿令紅點不敢接近。

儘管問號沒有紅點那般多,可問號代表的含義,卻是不言而喻。

這些,都是麥哈爾憑靠著自己記憶,臨摹下來的大體部分,卻足以令四大強者,有心悸之意,金斯的神道修為,可是神源六重天的絕世級。

「這些問號其實能探查清!」金斯挑眉,「不過,以我神古境之能,若真是全部查清,會傷筋動骨。」

「清與不清無妨!」麥哈爾道了聲,「盡量避開問號就是!」

三種各異的神秘危機顏色,將整個未知的廢土,大體的展示在眾人眼前,儘管不太詳細,可也見證了屬於諸神信仰,冰山一角的偉岸能力。

「就不知紅點代表的是什麼?」

麥哈爾呢喃一聲。

「咻!」

劍光破空。

就在麥哈爾呢喃話音剛落時,白衣如雪的身影,就向著地圖之上,距離最近的一處紅點衝去。身形如劍,凌厲之意沖霄,散發出體內驚天的威壓,轟隆隆著,以一路碾壓的姿態,沖掠過去,震動四面八方的天地。

「虹兒!」

「師尊我去去就來!」

白衣如雪的身影,冷嘯回答,劍如驚鴻,以劍道大伯爵速度之快,剎那就已消失在視線盡頭,沖向那處代表著危險的紅點,以身犯險。

「胡鬧!」麥哈爾低喝。

身影微動,還未等有反應,身邊的挲梭系主道了聲,一步踏出,以沖霄之速,跟上那道白衣如雪的身影,連帶著,消失在視線的盡頭。

麥哈爾神色一僵,腳步,卻還是停了下來。

這片廢土之地,危險歸危險,倘若說在外圍區域,就能讓一位系主四重天的蓋世強者隕落,那絕然有些不現實。

「麥哈兄有些緊張她!」

神駿修長的金斯,溫潤一笑,打趣道。處在廢土危機四伏的氣氛,似隨著打趣都消弭了一些。金斯和鬼谷子,早有耳聞白虹的資質天賦,甚至出手指點過。只是連金斯都未曾想到,白虹居然是麥哈爾的弟子。

「弟子!」麥哈爾答道。

聞言,藍發披肩的金斯,露出促狹的笑意:「又不是親傳,記名弟子而已,何必勞煩這般關注!」

麥哈爾微微搖頭,對於金斯,不在理會。

「記名弟子也好!」金斯嘆道,有些酸溜溜的,「若是想改變一下什麼關係,動動口即可,也不必像親傳那樣麻煩。」

麥哈爾啞然,看向金斯,臉色卻是一陣冷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