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苦於煉化速度太慢的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縷銀色魂力,當下識海魂力湧向煉鼎的銀色紋路,觸及之下生成一道銀色魂力,然後葉凡便控制著銀色魂力,像觸角般延伸向了那塊血凝乳上。

眼下苦於煉化速度太慢的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縷銀色魂力,當下識海魂力湧向煉鼎的銀色紋路,觸及之下生成一道銀色魂力,然後葉凡便控制著銀色魂力,像觸角般延伸向了那塊血凝乳上。

嗡……

就在銀色魂力觸及到血凝乳的那一刻,葉凡體內突然傳來一陣清脆的震顫聲響,葉凡神情微微錯愕,詫異的發現,那震顫的來源竟是丹田內的青銅殘片。而就在他詫異的間隙,一股股比之前濃郁了不知多少倍的生靈力,通過銀色魂力湧入了青銅殘片,最後從殘片中流淌出來。

望著從殘片中轉化出的精純能量,葉凡心頭的好奇又濃郁了幾分,僅僅是一塊殘片就這麼神奇,如果能夠湊齊所有殘片,組成青鼎,想來威力會更加的駭人,不過這並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眼下最重要的還是煉化血凝乳。

「這種速度,倒還湊合,接下來就全力煉化吧!」

察覺到血凝乳有了明顯的減少,葉凡心中微喜,嘴巴繼續吞食血凝乳,而那銀色魂力,卻也在不停地向青鼎殘片輸送能量,雙管齊下,瘋狂的煉化起來。

在這般瘋狂的煉化速度下,那血凝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縮小,至於葉凡丹田內的靈力嫩芽,更是徹底瘋長起來。

「這傢伙,當真是不要命了嗎?」一直關注著葉凡的葉輕靈,此刻柳眉緊皺,心頭擔憂道。一般的武者,煉化三兩滴血凝乳,便能讓身體飽和,可眼下葉凡,卻像是個餓漢,瘋狂的吞食血凝乳,根本不知道滿足,葉輕靈擔憂的盯了一會兒,發覺對方並沒出現問題,這才稍稍鬆了口氣,疑惑道:「難不成,這傢伙體內有個無底洞?」

隨著一滴滴血凝乳的消失,時間也在悄然間流逝掉,等到血凝乳還剩下一半時候,葉輕靈詫異的發現,盤坐在旁邊的葉凡,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原本平靜的臉龐上,青筋暴起,模樣非常的痛苦。

「出問題了?」望著此番模樣的葉凡,葉輕靈美眸不由得一緊,俏臉神色無比擔憂,奈何幫不上忙,只能耐心祈禱。

轟隆隆!

此刻,葉凡體內傳來陣陣轟鳴,如果仔細觀察便會發現,在他的丹田內的靈力嫩芽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株生機濃郁的青色樹苗,而隨著浩蕩生靈力的匯入,這株青色樹苗快速生長,樹尖頂著丹田,似要將丹田徹底撐破。

原本耐心煉化血凝乳的葉凡,感受到丹田傳來的劇烈疼痛,頓時呲牙咧嘴,不住的倒吸涼氣,但儘管疼痛無比,他的眸子卻格外的明亮,因為他知道,眼下就是突破靈輪境的最好時機。

「草,長痛不如短疼,老子拼了!」

葉凡咬了咬牙,狠下心來,一張嘴便將近十滴血凝乳全部吸入,然後控制著澎湃的生靈力,向丹田奔涌而去!

ps:群號:422917758


進群人數達到100個將爆發慶祝,目前64人了。

喜歡丹武這本書的小夥伴們快進來吧,我需要動力,吼吼~~~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劇痛侵襲下,葉凡心中異常興奮,他狠狠心,一口便將近十滴血凝乳吞到了肚中。

轟隆隆!

磅礴的生靈力,宛如洶湧澎湃的浪濤,瘋狂的奔湧進了丹田,原本就生長迅速的靈力樹苗,在浩蕩生靈力的灌溉下,瘋狂的滋長起來,而就在這般滋長下,葉凡的丹田就像是氣球般被不斷的撐起。

葉凡全身青筋暴起,肌肉抽搐,大汗淋漓,顯然是承受著很大的痛苦,但他硬是咬緊牙關,一聲不吭的挺著。

身旁的葉輕靈,月眸凝視著痛苦不堪的葉凡,俏臉上滿是擔憂,她玉手緊緊攥在一起,來回踱步,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怎麼辦,怎麼辦?」葉輕靈焦急的重複道。

而就在這時,盤坐著的葉凡,原本抽搐的身體突然間繃緊,放在膝蓋的手掌也是猛的握攏了起來,葉輕靈緊張的望去,竟察覺到葉凡身上驟然升起一股駭人的氣勢。

葉輕靈嬌軀一震,俏臉大喜,震驚道:「要突破了?!!」

轟!

就在葉輕靈極度震驚時,葉凡體內傳來了一陣宛如玉瓶破碎的聲音,伴隨這道聲音的響起,葉凡丹田內瘋狂滋長的靈力樹苗,終於掙脫了丹田的束縛,衝破出去。而在這一刻,原本侵襲葉凡的劇痛,竟如同潮水般散去,咬牙堅挺著的他,突然間被一陣難言的舒暢感徹底籠罩,整個人像是升華了般的,神清氣爽,無比舒暢。

感受到體內那種難言的快感,葉凡心頭忍不住一陣狂喜,那株衝破丹田的靈力樹苗,蘊含著海量的靈力,可以由他任意調動,那種全身充斥著力量的感覺,實在是妙不可言!

就在葉凡心頭狂喜的時候,他卻詫異的發現,在那成長過半的靈力之樹,光禿禿的樹榦上,竟有一段破開經脈的微小枝芽,它看上去非常的不起眼,但注意到它的葉凡,心中喜悅更盛,因為他知道,這便是靈輪一重境武者的標誌,只要能將這枝芽滋養成熟,那他靈力之樹內就會多上一道年輪,而他也就能從靈輪一重境,突破至二重境。

「靈輪境,終於是到了啊!」

心中豪情漫天,葉凡猛的睜開眼眸,全身氣息驟然間爆發,心念之間便調動起靈力之樹內的浩瀚靈力,匯聚向手臂,令的手背驟然迸發出一道青芒,而後他身體猛然躍起,手掌毫無招式的向一側洞壁拍了下去。

嘭!

一掌拍下,頓時激起了無數的石屑,而那洞壁震動處,葉凡毫無招式的手掌,竟然深深的印進了洞壁之上,葉凡張嘴大笑,身體迅速撤了回去,眼眸中迸發著明亮的神采,頗有意氣風發的味道。

「好強的攻擊力!」後方的葉輕靈,美眸盯著洞壁上的深掌印,無比詫異的道。

撤身回去的葉凡,黑眸中神采奕奕,嘴角弧度也忍不住挑高了幾分,他望著自己留在洞壁上的掌印,心中難掩喜悅之情,淬體九重與靈輪一重,看似只有一階的差距,但其中卻有著天壤之別,這掌印,便是最生動的展示。

此刻,他終於明白,為什麼那些靈輪境武者會瞧不起淬體境武者,因為後者根本就沒有任何爭鋒的資本!

心頭喜悅的葉凡,當目光掃到那半塊流逝著生靈力的血凝乳后,眉頭就不由的皺了起來,如今他已經突破到了靈輪一重境,再繼續吸收血凝乳修鍊,恐怕會導致自身的根基虛浮,可是眼睜睜看著血凝乳消散掉,他心頭卻像是在滴血,這麼珍貴,浪費掉實在是可惜,但除了浪費外,他還有別的辦法嗎?

「對了,這血凝乳不僅可以提升境界,還可以幫助修鍊地武學。」想到了血凝乳的另一個用途,葉凡眸子不由得泛起一陣光亮,若是放在以前他或許不會去考慮,但現在不一樣了,如今的他,手中可是握有一門地武學的,趁著血凝乳還未完全消散,用它來修鍊地學學,再合適不過了。

這個想法一出現,便縈繞在葉凡心頭,再也無法抹除,他抬眼望向還在詫異中的葉輕靈,撓撓頭,訕笑道:「那個……葉大美女啊,看樣子我還要在這裡浪費點時間,要不你再為我守一會兒?」

聽到這話,葉輕靈從詫異中清醒了過來,她美眸望向葉凡,臉蛋兒浮出抹疑惑神色,問道:「你又要做什麼?」

之前葉凡修鍊,並沒有耗費太長時間,但是在這種地方,多待一秒都會有危險,而且與葉凡這個瘋子一起,她心中逐漸的不安起來,她不知道對方接下來,還會不會做出什麼駭人的舉動。

「大美女,我可是個勤儉持家的好男人,看著血凝乳白白浪費掉,心中很痛苦啊。」葉凡沖對方嘿嘿一笑,伸手指了指旁邊的血凝乳,露出一副心疼的模樣,不舍道,「所以我想再將它煉化掉。」

葉輕靈柳眉一蹙,憂慮道:「你已經突破了靈輪境,再繼續煉化,不會對你的根基產生影響嗎?」

「當然不會!」葉凡劍眉一挑,故作神秘道,「因為我要拿它修鍊武學。」

聞言,葉輕靈神情稍稍一頓,然後就像是想到了什麼,俏臉上猛的升騰起一股訝異之色,低聲驚呼道:「地武學!」

需要耗費大量靈力來修鍊的武學,毫無疑問便是那地武學!可是,地武學十分珍貴,就算是葉家也非常稀少,葉凡怎麼可能接觸到呢?

「胸.大有腦,我喜歡!接下來你可要對我負責啊,哈哈。」心情大好的葉凡,對葉輕靈調侃了兩句,旋即握住血凝乳,盤坐在地繼續煉化起來。

並非是他貪得無厭,只因為修鍊地武學需要消耗龐大靈力,而眼下正好又有這種機會,所以就算是冒著血靈草回巢的危險,他也要嘗試一次。

「哼,死流氓,等會兒血靈草真回來了,我看你怎麼辦!」被葉凡調戲了一句,葉輕靈羞怒的啐了一句,但下一刻,她就認真的打量著四周,修鍊地武學,最忌諱外界干擾,她必須要替葉凡把好關!

地武學的修鍊方式較為獨特,需要打通體內一些特定經脈,形成周天循環,而人體內經脈無數,基本上都處於閉塞狀態,想要打通必須要用靈力去不斷衝擊,而尋常武者體內靈力稀薄,根本達不到要求,就算是靈輪境武者,也需要長年累月的去修鍊,去衝擊,方才有可能將地武學修鍊成功。

也正是因為地武學修鍊的艱難,才讓葉凡選擇了冒險,眼下這血凝乳生靈力濃郁,並且還含有微少腐蝕性物質,用來打通經脈,可以說是事半功倍!

「富貴險中求,希望這一次冒險是值得的!」

望著手中不斷流失掉的血凝乳,葉凡在心中淡淡道了一句,然後便屏氣凝神,認真的調整狀態。

柳家下等地武學,撼山印,共分三印,撼山印、抱山印以及落山印,修鍊方式並不複雜,是由一條主經脈與三條輔助經脈構成,而這主經脈的貫通,是最艱難的,眼下葉凡想要修鍊成功,就必須要打通一條主經脈與一條輔助經脈。

按照書中記載的經脈路線圖,葉凡很快就在體內找尋到了主經脈的位置,心神凝望著那條厚重的經脈,心頭略帶苦澀的葉凡,催動丹田內的靈力,嘗試著發起了衝擊。

可是這一次衝擊,便讓葉凡身體猛的一個顫慄,口中倒抽涼氣,察覺到堅如磐石的經脈,葉凡在心中破口大罵起來:「草,這哪是打通經脈,分明就是自殘,要是真的將兩條經脈全部打通,那得承受多大的痛苦啊!」

修鍊不易,此刻的葉凡終於理解了這句話的含義,地武學的修鍊,那就是奔著不要命去的,不過,對於葉凡這個自詡瘋子的人來說,越是困難,就越有興緻!

痛苦,他不知道已經承受了多少,眼下就算再強烈,他也有勇氣去面對!

「來吧!」心意堅定下來的葉凡,在心中大吼一聲,然後大手一揮,將數滴血凝乳直接吞到口中,化為浩蕩的生靈力大軍,直奔丹田而去。

生靈力進入丹田,葉凡並沒有讓靈力之樹來吸收,反而是引導著它,向著主經脈浩浩蕩蕩的衝擊過去。

轟!

體內一聲巨響,引導著生靈力衝擊上主經脈的葉凡,此刻臉色猛的一白,張口便噴出了一口鮮血,原本因為突破才升騰起的氣勢,瞬間萎靡了下去。

「葉凡,你怎麼了?」在外界耐心守護的葉輕靈,望見葉凡突然間口吐鮮血,臉色猛的緊張起來。

葉凡還是低估了打通經脈的難度,這麼龐大的靈力衝擊下,他身體受到了不小的創傷,而那閉塞的經脈,卻只是開了一個小口。

「草,老子今天就不信這個邪了!」


越受打擊,葉凡骨子裡的狠勁兒就越濃,他沒有理會葉輕靈的詢問,吐出口中殘餘血跡,一揮手便將十幾滴血凝乳吸進了口中。

時間流逝,葉凡衝擊經脈的步伐並沒有停止,在那無數次吐血的代價下,那條主經脈,竟然一點點被開闢出來……

而就在葉凡即將貫通主經脈的時候,平靜了許久的外界,卻突然間傳盪起一道陰冷的聲音。

「奸詐的小子,這一次,我絕對會將你碎屍萬段!」

ps:公布一下群號:422917758

明天就是周末了,群里已經有74位可愛的讀者,嘟嘟承諾過,群員到達百位就爆爆爆爆爆爆爆發、、

眾人拾柴火焰高,大家一起來支持嘟嘟吧,讓這個周末更瘋狂~~~

群號:422917758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就在葉凡賣力衝擊主經脈的時候,平靜的洞穴內,突然傳來:「奸詐的小子,這次我定將你碎屍萬段!」

這道聲音的背後,蘊含著無盡的滔天殺意!

此刻,在通往此處的來路上,出現了一道身著青袍的男子,此人氣頭髮凌亂,衣衫狼狽,整隻左臂像是被人用蠻力撕扯掉了,不斷外涌著鮮血,而那憤怒話語,便是從他口中傳出。

守護在葉凡身旁的葉輕靈,聽見這道聲音,臉蛋兒神色一緊,眸光瞬間就向前方望去,看清楚來人模樣,她俏臉神色逐漸沉了下來,因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一路追殺他們的柳毅!

此刻葉凡正在全身心修鍊,她是絕對不能讓對方驚擾到葉凡,當下美眸微閃,對那柳毅開口道:「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白楊呢,他不是與你一起的嗎?」

「別在這兒裝糊塗,我會落到這步田地,全都是拜你們所賜,如果不是你們故意把我們引來,害我們被血靈草追殺,我就不會斷掉胳膊,至於白楊,我估計他很快就會成為血靈草的口下之魂了!」聞言,柳毅眼眸中殺機狂涌,憤怒的吼了一句,而當他眸子掃到盤膝在旁邊,一動不動的葉凡時,他眼眸就泛起了冷笑的神色,道:「設計讓我們把血靈草引開,你們在這裡坐收漁翁之利,真是好伎倆啊!」

發覺對方升騰起一股強大的氣勢,葉輕靈柳眉不由得一皺,袖下玉手也是握緊了那枚黑色妖珠,做好了隨時戰鬥的準備,雖然她與對方實力差距懸殊,但不管怎樣她都會拼盡全力去護住葉凡。

「柳毅,靈蓮子我們可以給你,但是冤有頭債有主,你斷了胳膊是因為血靈草,可不能把責任推到我們身上。」葉輕靈故意拖延時間道。

「少特么跟我裝蒜,如果不是你們設計,我會斷臂嗎!」柳毅氣勢升起,向前飛速奔來,口中還繼續冷笑道,「一枚靈蓮子,已經不能抹除我心中的仇恨了!」

見那柳毅向此處奔來,葉輕靈臉色逐漸凝重,她向前邁出一步,嬌軀擋在葉凡前方,雙手靈力泛動,一副謹慎防備的模樣。

「你要怎樣才肯罷休!」葉輕靈忌憚的盯著來人,口中繼續說道。眼下,她只盼望能盡量拖延時間,等待葉凡結束修鍊。

原本要直衝上來的柳毅,聽到這話,身形卻微微停滯,落在了距離葉輕靈三步之遙的地方,嘴角冷冽一笑,道:「想要罷休很簡單,你出手殺掉旁邊這小子,然後脫了衣服讓我發泄一番,我就放你走!」

聞言,葉輕靈美眸中閃過一抹隱晦的殺機,她攥緊玉手,俏臉憤怒不已,但想到葉凡的安危,她生生咽下了這口氣,語氣放緩道:「你說的是真的?」

柳毅本以為眼前女人會受不了侮辱,憤怒衝上來,可眼下這番姿態,倒讓他有些錯愕,他眼眸閃爍,冷笑道:「我柳毅說話想來算數,不過我對別人用過的女人不感興趣,所以如果你不是處.女,那我也沒辦法,只能是殺了你!」

柳毅這話一出,葉輕靈神色就劇烈變化起來,她牙齒咬得咯吱作響,深吸了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艱難道:「我……是!」

「哈哈哈哈,你是?你是什麼?處女嗎?真是好笑!」柳毅就好像是聽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話,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


誰都看得出來葉輕靈與那小子關係曖昧,眼下竟說自己沒被人開過苞,誰會相信這些鬼話!

「那你到底想怎樣!」葉輕靈眉頭深鎖,心中怒氣涌動,道。

「脫了衣服證明一下你是處,或者動手去殺了這小子!」柳毅收起冷笑,目光猛然間凌厲十足。

這一次,葉輕靈有些不知所措了,讓她脫衣服是不可能的,而讓她殺葉凡也是不可能的,但眼下對方苦苦相逼,她該怎麼辦?

望著陷入沉默葉輕靈,柳毅眼眸中流露出一抹森然笑意,譏諷道:「下不了手吧,哼,臭**,閃開,我親自殺他!」

說話間,柳毅身上氣勢迸發,手掌泛起濃郁靈力,冷冽一笑便向葉凡大步跨去,那高舉起的駭人掌勢,儼然是要置葉凡與死地。

「等一下!」沉默的葉輕靈,見柳毅撲來,臉色頓時微變,蓮步側身邁出,將對方阻擋住,然後咬了咬紅唇,道:「我……脫!」

原本揮掌向葉凡拍去的柳毅,聽到葉輕靈最後脫口而出的兩個字,隨即便停住了腳步,眼眸戲謔的向對方望了過去。

此刻的葉輕靈貝齒緊咬紅唇,微蹙的眉頭下,靈氣美眸撲閃不定,看上去一副我見猶憐的姿態,頓住腳步的柳毅,冷眸在前者那誘人嬌軀上掃了一眼,旋即便收起了掌勢,戲謔道:「脫吧,證明一下你的冰清玉潔。」

雖然他對女人不怎麼感興趣,但是眼前這個號稱青元鎮第一美女的女人,卻讓他心意大動,如今葉凡沉於修鍊,想殺掉簡直易如反掌,不過在殺掉這小子之前,他倒不介意當著對方的面,玩玩這個女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