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顧朝眼眶充血泛紅,下顎緊繃,就連拳頭都不鎮定的顫抖,衍邑突然「哈哈」笑了起來。

眼看顧朝眼眶充血泛紅,下顎緊繃,就連拳頭都不鎮定的顫抖,衍邑突然「哈哈」笑了起來。

大抵是知道再難留住魏嵐,他漲紫的臉血合著淚,蒼涼又癲狂,「我不配,你更不配!」

。 夜色降臨!

葉天傾在院內安靜的坐著,邪佛則是暫時返回神龍殿,處理一些事情。

至於深海魔鯨王!

自從中午吃烤魚離開后,就一直都沒有回來,也不知道跑到哪裡瘋玩去了。

侯家父子則是在屋裡帶著。

畢竟他們都是普通人,他們要是不到屋裡待著,在外面也幫不上忙啊。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晚上九點的時候,院里忽然出現一位老者。

這位老者身穿黑袍,身材消瘦,他站在哪裡身體筆直就如同是沖霄的利劍。

他出現后。

目光便是落在葉天傾的身上,他額頭暴起一道道恐怖的青筋,雙眸當中儘是兇狠到極點的神光。

「小雜碎,就是你將我的蠱蟲給弄死的嗎?」

「我終於找到你了。」

「你這該死的東西,你可知道弄死我的蠱蟲,將要付出怎樣的代價嗎?」

他看著葉天傾惡狠狠的說道。

聲音兇狠到極致。

他拳頭死死攥起。

雙眸當中的神光,乃是猙獰到極點的神光,此刻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恨不得要將葉天傾生吃活剝的氣息。

屋內!

侯臣和侯曉傑,原本是咬牙切齒的等待著,想看看到底是誰在背後害他們。

但此刻這位老者出現。

他們爺倆作為普通人,感受著這位老者身上恐怖的氣息,以及那股無比恐怖的冷意。

他們便是嚇得癱在地上,冷汗瘋狂的流淌,短短几秒鐘的時間,冷汗就將他們的前心後背全部濕透。

除此之外。

侯臣和侯曉傑,更是有一種自己的心臟被人狠狠的攥住的感覺。

覺得隨時都可能會死掉似得。

恐懼,瞬間便是將他們給吞噬。

「哼!」

黑袍老者目光一掃,便是感應到屋內的侯臣和侯曉傑。

「侯家的那對父子也在,我可真是後悔,沒有讓他們早點死……這樣的話,我也就不會損失一條蠱蟲了。」

他冷冷的說道。

聲音從他的嘴裡說出來,冷的就如同是刀子在身上瘋狂的切割一般。

說完,他的目光便重新落在葉天傾的身上。

葉天傾玩味的看著他。

「哎呀,我說你來這裡報復,就直接大大方方的說出來就好了,何必在這裡說一切沒用的那。」

「還有啊。」

「這個世界上沒有後悔葯,想要將已經發生的事情,反悔衝來,除非是你領悟傳說當中的時間大道才可以。」

「但現在你顯然是沒有這個能力的,你也沒有領悟時間大道,所以……對你而言,這個世上沒有後悔葯明白嗎?」

葉天傾看著他玩味的說道。

嗯?

他這些話么,黑袍老者壓根就沒聽清楚。

大道!

時間大道。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黑袍老者的境界不低,但也就是尋常的皇級巔峰罷了。

境界也不算是特別的高。

至少在葉天傾看來,這老者的境界就很一般。

莫說是現在的葉天傾了。

就算是百年前的葉天傾,只有皇級巔峰戰力的時候,他都會覺得這老頭一般般。

畢竟!

葉天傾的戰力,自始至終都是傲視群雄的。

想當初還只是王級巔峰的時候,便已經是可以橫掃無敵,斬殺皇級巔峰如同砍瓜切菜,殺雞宰狗般簡單。

現在的葉天傾!

已經是聖主九品巔峰。

無限接近帝尊的境界。

現在的他面對一位皇級巔峰的老者,葉天傾想要將他放在眼裡,都沒有辦法做到。

因為對方實在是太弱小了。

「小子,你在這裡胡言亂語的說什麼那?」

「哼!」

「今天你就算是給我跪下求饒,我也是要殺你的。」

「我培養一條蠱蟲,最少也需要五年時間,可你卻將我的蠱蟲給殺死了。」

「這乃是滔天的罪責,你可知道!」

黑袍老者怒聲說道。

他說話的時候,目光無比兇狠的落在葉天傾的身上。

此刻他的目光,就如同是擇人而噬的惡魔一般。

葉天傾輕輕聳肩,滿臉輕鬆的說道。

「滔天的罪責啊,如此說來,我今晚是必死無疑了嗎?」

葉天傾問道。

「當然!」

黑袍老者說道。

但他似乎並不著急動手。

他嘴上的話語無比兇狠,但說話的時候就雙手背負在身後,一幅氣定神閑的模樣。

似乎他在打著一些其他的注意,還有一些其他的想法。

葉天傾看著他,笑呵呵的道:「老頭,你不是要殺我嗎,倒是動手啊,還愣著做什麼那?」

他雖然在笑著。

但那笑呵呵的模樣,倒是給人一種皮笑肉不笑的感覺。

黑袍老者淡淡的說道:「小子,我在想如何讓你死的更痛苦一點,你可不要以為……我會讓你沒有半點痛苦的死去。」

。 「什麼時間到了?啊啊~~」天池周圍,許多人周圍出現行動古怪的人,力氣奇大,見到人就撕咬。

「不好,是永恆族的屍王,他們怎麼會找到這裏!」天芸老人開口,顯然永恆族的出現,很不對勁。

「永恆族?真是冤家路窄~」十五知道愔的眼睛顏色變化就猜到了,綠瞳變,屍王變的第二階段,力量暴漲,一瞬間的爆發甚至能夠對抗啟蒙境。

永恆族為所有人類所厭惡,入侵,殺戮,毫無感情,這本是不應該存在的種族。

最近的數十個極境十五頭顱瞬間爆炸,十五的精氣神直接抹殺了範圍內的所有屍王。

飛起,直衝愔而去,遠處,天芸老人被突然冒出的兩個啟蒙境屍王拖住,猩紅的豎眼滲透著寒冷的目光,屍王變瞬間暴漲的力量讓她自顧不暇。

至於那個絡腮鬍的啟蒙境大叔,被拖入地底,顯然地底有一個屍王等他很久了。

愔接連出手,每一次出手就會有一人死亡。

巡航境巔峰的境界毫無顧忌的出手,連絡腮鬍大叔都能夠硬撼,在場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十五抬手,一指夜王指抵消愔的攻擊,兩人平靜對視。

「白寒,那,個蠢材,的確,沒有看,錯你,你,很強!」愔結結巴巴開口,十五平靜,雖然不知道白寒怎麼看出來的,但自己與愔的這一戰,不可避免。

他不出手,在場的所有人都要死,數萬人看似很多,但是真正能夠逃掉的又能有多少。

天芸老人的個人終端不斷響起,想來其他區域也是被一同進攻了,永恆族的每一次出手,都是這麼突然。

地底不斷湧出屍王,越來越多,宗羽蓓雖然受傷,但是本身實力也是巡航境,不斷遊走,一路滅殺屍王。

張妄粗獷的戰鬥方式令人難忘,沒有人距離他多近,他被四五個屍王包夾。

「來吧~殺!」

石丈還沒興奮多久,面前不斷出現屍王,他本來不是很在意,沒想到自己遇到了屍王的口子了,虛空掌下壓,成片的喪屍,屍王被費解成碎肢。

但數量太多,他一個人甚至都殺不過來,而且屍王越跑越遠,更難清理。

這些屍王雖然沒有智慧,但彷彿在被人指揮,從來都不跟巡航境的人交手。

大批的屍王喪命,同時也有大批的人類被屠戮。天芸老人對手可不顧及餘波會不會傷到普通人,任意出手,毫無顧忌。

絡腮鬍大叔雖然身為啟蒙境,但一直被拖下地底戰場,想上去都費勁,他對上的屍王很擅長在地下戰鬥。

「難陸~」巨大的吼聲傳遞,大地撕裂巨大的口子,絡腮鬍大叔衝出,星能不斷匯聚,形成巨大的星能太陽,狠狠砸向地面。

而十五無暇顧及高空的戰場,愔的力量甚至比他都要強太多,像是一塊鐵臂,也是,屍王根本就不是人類,怎麼能用常理對待。

「夜王開天功」

精氣神的力量此刻噴涌而出,以絕高的姿態下壓愔,不斷攻擊,趁著愔被打的無法還手。

右掌抬起,石丈不自覺的看了過來,許多人,甚至屍王都不自覺的看了過來。

空間震動,極致的精氣神,極致的力量,轉瞬揮出,超風。

之前打白寒他都收手了,不然白寒可能就被直接打死了。

而對永恆族,十五從沒想過留手,愔的強大,章雲北都被碾壓,除了自己,無人可敵。

這一掌,凝聚的無上的威勢,天穹都要塌了,虛空都開始崩裂。

「超風!」

愔剛從應擊中回神,這一掌超風,極致的速度,精氣神,力量,即使是他,也無法避開。

轟~

大地被再次打裂,愔砸出深深的溝壑,半邊腦袋都碎裂,機械眼更是被打成碎片,掉落在地摩擦出紅色的液體。

「好,好強!」愔好像是沒有感情,看不出來是裝的,還是本就只有這種想法。

十五抬掌,又是一式超風,愔再次被打入地底,但是很快再次站起來,超風再次轟擊,愔再次站起來。

站起來都速度越來越快,本來就快要被打殘廢的愔,卻奇迹般的,越來越堅韌。

隨着瞳孔變化,綠色,直接轉變成了紅色,屍王變——紅瞳變!

「謝,謝謝~」愔的氣勢變了,變得讓人壓抑,這種強大的氣息讓十五警惕,這種力量已經超過了這個層次的極限。

比打死真武夜王的那個小傢伙所展現的力量還要強大無數,十五自己都不信,屍王變,因為自己的超風,愔臨時突破了?

哪來這麼巧的事?劇情不對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