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砰!

大魂劍一震便散開,黑袍人的劍也是向上一盪,但下一瞬間黑袍人的手掌已經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方昊天的面前,然後就印在了方昊天的身上。

砰!

方昊天渾身一震,直接就噴血倒飛。

砰砰!

方昊天身體撞到一根石柱上,一個大反彈便摔落到地面上。

石柱受到如此重撞卻是紋絲不動,連震動一下都沒有。

噗噗!

方昊天連連噴血,內心直沉,知道遇到了魔軍真正的強者。

「去死!」

黑袍人身形一閃就到了方昊天的面前,手中的劍沒有任何停頓就揮下。

「哼!」

方昊天手掌一拍地面身體飛起,一下子繞到了石柱後面,等他轉出來時手掌一揚,一團紫焰便突然狂涌瘋噴,籠罩而來。

「不好。」

黑袍人的臉色頓時劇變,他一下子感覺到這紫焰是他最大的剋星,嚇得他瘋狂揮手要將紫焰驅走。

「紫蜃焰果然是魔族最大的剋星。 倘若夏日有情 這傢伙的修為遠在我之上,但我足可憑紫蜃焰對付他。」

方昊天內心大喜,心念再動,紫蜃焰不斷分解,轉眼間,整個石殿都被紫蜃焰充斥。

「啊啊……!」

黑袍人無處躲藏,身上的衣袍頓時著火,痛得他在地上打滾,發出慘烈的叫聲。

「不好。」

另外的八個黑袍人頓時臉色劇變,可是他們八人此時正在操控陣法將對付蘇青璇等人,難以分身。

「快啟動你那邊的陣法。」

情急之下,一個黑袍人傳音提醒。

被紫蜃焰燒得痛不欲生的黑袍人頓時醒過神來,他強忍著劇痛,突然起身狂奔,雙手在石柱上打出了幾個奇特的手印后就整個人消失了。

轟隆!

就在那黑袍人在石殿中消時,異變突起,石殿好像是巨獸蘇醒一般,一股毀滅性的巨力排山倒海,如同潮汐般席捲而出。

「不好!」

方昊天臉色劇變,想都沒想就閃電般朝一邊撲倒。

砰!

那股毀滅性巨力擊空,瞬間撞擊方昊天後的石壁上。

「咔嚓嚓!」

石壁遭到重擊,大片的岩壁坍塌。

「好厲害的陣法攻擊,我挨上一次就得死。」

方昊天內心生寒。

轟轟!

那黑袍人被紫蜃焰燒得痛苦不堪,他恨極了方昊天,進入一個小石室后他一邊想辦法撲火一邊不斷的催動陣法對方昊天展開瘋狂的攻擊。

嗖嗖嗖……!

方昊天不敢扛,只能咬牙施展落雪無影步避上。

「老四,你瘋了。」

只是如此催動陣法所需的代價太大,其他的黑袍人趕緊出聲阻止。

那被紫蜃焰燒得很慘的老四充耳不聞,他根本撲不滅紫蜃焰,知道他可能死定了,肯定會被燒死,於是他不顧一切更瘋狂的催動陣法,要在他死之前殺死方昊天。

陣法攻擊,方昊天連連躲閃。

但久閃必失,終於有一次被陣法攻擊打中了一下。

雖然僅是在邊緣挨了一下,方昊天都感覺自已被一座山撞在一樣,渾身骨架好像都散了。

噗噗……!

方昊天連連噴血,一下了重傷到可怕的地步。

此時容不得他有時間去調息,他只能急急的將平時都不大捨得用的天級丹丟進嘴裡,一邊咬牙繼續躲避陣法攻擊一邊煉化丹力恢復身體。

五分鐘過後,陣法突然停止攻擊。

方昊天等了一會不見有攻擊時整個人頓時軟坐在地上,嘴裡大量的血不受控制的噴涌,他趕緊再度吃下一枚天級丹,趁機運氣調息。

再過五分鐘,方昊天感覺恢復了許多,他站了起來。

「陣法竟然不再攻擊,那傢伙被燒死了?」

方昊天覺得有可能,這代表他可能有一段時間是安全了。

他的腦海里開始不斷回想剛才被陣法攻擊的情況。

他的記性好,過目不忘,雖然剛才在竭力躲避中他仍然能將所有攻擊的軌擊記了下來。

所有的攻擊都是從石柱中發出來的。

方昊天走到距離他最近的石柱前仔細觀察。

看似光滑的石柱上有著一些不規則的線紋,每一條線紋細心感應之處隱約有著些許的能量波動。

方昊天回想剛才那黑袍人拍擊石柱的情景,略微遲疑他也按照那手印凝結出來,然後大力拍向石柱。

沒有反應,石柱不但紋絲不動,更沒有出現什麼異象。

方昊天想了想,移步走到剛才那黑袍人拍擊的那根柱子,輕輕的吸了口氣后再度結出手印拍擊。

另外八個黑袍人都很震驚:「他怎麼會陣法手印?難道他剛才只看一次老四結手印就記下了?也幸好他不懂得動用神聖之氣,否則麻煩就大了。」

可是他們下一刻臉色就變了。

只看到方昊天結出的手印突然有大量的魔氣匯聚將他的手印籠罩在其中。

「不可能,他是人類,他吸納我們的神聖之氣煉化為已用已經不可思議,他怎麼也能控制我們的神聖之氣?」

那八個黑袍人都震驚的失去反應。

他們的震驚,手底下便對陣法的催動緩慢下來。

如此一來,倒是讓蘇青璇等人有了些許的喘息之機。

這個時候,大家的實力高低一目了然。

實力最弱的是蘇青璇,但她有不死之身,在陣法的攻擊之下反而沒有什麼危險,因為陣法雖強大,但還不足以可以將她的水之聖體直接毀滅的地步。

四小的實力無疑是最高的,特別是西小西,他有好幾次直接硬扛下陣法攻擊,另外三小也是應付的彼為輕鬆,但想分心去做其他的事也不可能了。

應付的最辛苦的是姜遠行和君無邪。

姜遠行又相對好點,君無邪雖有大奇遇,實力大增,但他的時間太短了,所以比較起來,他的實力反而成了最低的一個。

不過君無邪也有一些特殊的保命手段,勉強撐到現在,但真的太辛苦了,所以陣法的攻擊一慢下來,第一時間鬆了口氣的就是他。

但長久下去,如果不能破陣,君無邪的處境絕對是最危險的。

當然,如果他們也像方昊天那樣可以煉化魔氣的話,其實以他們的能力與手段,志在保命而且在黑袍人也不敢全力催動陣法的情況下,他們不至於這麼辛苦,所以對他們最大的危脅還是魔氣。

魔氣不斷的侵滲,他們不斷的分心去對抗魔氣,所以不能像方昊天那樣無視魔氣而去做其他的事情。

也正是這樣,方昊天現在也是最有可能找到破陣之法的人。

也許冥冥中早就有種註定,方昊天能夠煉化魔氣已經是註定了是魔族的大剋星。

轟轟!

方昊天手印拍擊,跟著他像剛才那個黑袍人一樣消失了。

方昊天出現在了那個石室,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地面上的灰燼,那個黑袍人竭盡全力都無法滅掉紫蜃焰,生生被燒死了。

石室中仍然魔氣籠罩,但方昊天卻細心的發現魔氣中有血絲,這些血絲是從上面傳下來的,然後不斷的朝石室中間的一個高達十丈的惡魔石雕像匯聚。

惡魔石雕像似乎有著某種強大的意識,隨著血絲不斷的滲進石雕像,石雕像的氣息越來越明顯。

「難道通道一打開,魔界就會有超級強者直接從石雕象里出來?又或是像之前那樣,又有什麼厲害的強者降臨分身……這石雕像就是魔界強者的分身?」

方昊天對魔族的祭壇也算是有了經驗,馬上就想到了一這些可能。

「給我破!」

一想到這些可能,方昊天當則一拳狠狠的砸向石雕像。 秦海顯然是被氣的吹鬍子瞪眼,這也是他第一次發現秦菲是個不聽話的小刺蝟。

眾人唏噓不已,眼看著這兩個主子意見不和,這接下來的拍攝工作還能順利進行下去嗎?

秦菲緊緊咬著唇瓣,也有些生自己的悶氣。

她怎麼就這麼倒霉呢?

不是遭遇猴子的襲擊,就是被討厭的獅子魚刺傷……。

眼看著現場的氣氛越發詭異,好在醫生及時開口,「那個拍攝是可以的,就是要時刻注意安全。其實海水對獅子魚刺傷有一定的消毒、陣痛作用。」

秦菲暗自竊喜,覺得這個醫生真給力,原本愁眉苦臉的面容瞬間變得眉開眼笑。

然而很快便聽到醫生話鋒一轉,「但是一般我們醫生是不建議那樣的,你最好能卧床休息,因為這種毒性的獅子魚也可能引發皮膚紅疹和低燒。」

短暫的錯愕后,秦菲謝過了醫生,然後將裹在身上的毛毯掀開了,一副躍躍欲試的架勢。

秦海皺眉安撫:「今天先拍到這,剩下的改天再說。」

秦菲顯然不樂意,可是很快便對秦海露出了一個迷人的微笑:「我真的沒事,我記得只剩下四組鏡頭就拍完了。」

「你應該知道每次下水前的準備工作是很繁瑣的,我可不想因為這麼點小傷就搞特殊,而拖延了整個拍攝組的進度。」

「秦菲,我怎麼不知道你這麼能說會道呢?」秦海顯然不贊成秦菲繼續拍攝。

秦菲意外受傷已經夠令人頭疼的了,他可不想再拿秦菲的人身安全冒險。

像是生怕秦海會固執己見似的,秦菲趕緊信誓旦旦道:「都跟你說過了,我的身體真的沒問題。我以前在國外的時候有過高燒工作的經歷,像今天這樣的小插曲根本不會影響到我的正常發揮。我保證會將自己最好的狀態呈現在鏡頭面前。」

令秦海意外的是秦菲對於繼續拍攝的堅持。這同時也令在場的所有工作人員感到意外,但剩下的似乎就是感動。

感動的是秦菲並沒有因為突發意外而指責任何人,也並沒有為此拖延拍攝的進度。

秦海最終還是向秦菲妥協了,不過多次向下水的工作人員強調一定要時刻關注秦菲的精神狀態,千萬不可以大意。

在接下來的水下拍攝過程中,秦菲的配合和肢體動作,無疑讓拍攝的工作進行得順利而完美。

幾乎整個拍攝組的工作人員都嚴陣以待,沒有任何出神,乜沒有浪費任何時間,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了這一場次的拍攝。

等秦菲再次露出水面的時候,她覺得恍如隔世,甚至是近乎貪婪地呼吸著。

不難想象她幾乎是被兩個潛水員緊緊地攙扶著才能站起來,那身珠光寶氣的禮服被海水浸泡后顯得更加沉重。

巨星的彪悍媳婦 眼看著秦海靠近,兩個潛水員才默契地鬆開手,秦菲僅憑一己之力根本站不穩,幸好秦海及時扶住了她。

秦菲原本想對秦海說「幸好拍完了,這次可以回去休息了。」,可她只來得及說出前半句就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秦菲!」秦海驚呼出聲,他幾乎是驚心動魄地看著秦菲昏倒的。

那一刻,秦海的手恰好托住秦菲猝然倒下的身體,她就那樣毫無防備地躺在了他的懷裡。

視野中秦菲的眼睫毛上還綴滿了水珠,臉色慘白的猶如一張白紙,就連一向鐵石心腸的秦海看了都覺得心如刀絞。

真不敢想象,東方玉卿要是等在現場的話,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秦海幾乎是手忙腳亂地把秦菲抱上了趕來的救護車。

儘管看到救護車的門已經關上了,可秦海恍惚地覺得秦菲皮膚上那種微微的灼熱感還停留在他的手上,她在發燒。

秦海有些茫然,這個傻丫頭跟他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幸好拍完了」,而不是「我發燒了」。

說實話秦海經手過的那些女藝人,大多數都是投機耍滑,能使用替身的絕不讓自己陷入到危險當中。

其實也不僅僅是這些藝人,甚至秦海自己也覺得在安全和身體健康面前,成就感和完美的視覺效應都是微不足道的。

但是他看到了秦菲在昏倒前臉上那種滿足的神色,感覺自己心裡對於藝人固有的刻板印象彷彿坍塌了。那本是相當頑固的觀念,但這次竟然因為秦菲而有了瞬間瓦解的跡象。

秦海就這樣恍惚地看著載著秦菲的救護車遠去,看著一片狼藉的海灘,莫名有種愧疚的情緒蔓延開來。

等秦海安排好海灘其餘工作人員,趕到醫院準備探視秦菲的時候,才發現秦瓊已經站在走廊那裡等著他。

躍入到秦海腦海中的第一潛意識就是:他哥要找他興師問罪!

果不其然聽到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怎麼跟我保證的?」

倘若不瞎的話,都可以清晰地看到秦瓊的臉上是一副風雨欲來的冰冷表情,搞得躺在病房裡的那位是他心愛的女人似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