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的一聲巨響,那輛客車撞在了那羣小‘混’‘混’的身上,七八個人同時被撞的飛了起來,在車底的,地上的,沒有一個能倖免,全部趴在了地上。

“碰!”的一聲巨響,那輛客車撞在了那羣小‘混’‘混’的身上,七八個人同時被撞的飛了起來,在車底的,地上的,沒有一個能倖免,全部趴在了地上。

我和老牛跑了過去,只見那個‘女’孩也在車底下身上都是血,當然並不是她的,我趴下身子正好與她對視,他看着我冷笑連連。

“你是鬼師?”她開口對我問道。

我沒有說話,點了點頭。

“若是想活命,就少管閒事。”說完那個‘女’孩頭一歪,“死”了過去。

同時,我身後響起了一陣警笛聲,警察來了,而我們三人再次“幸運”的去了警察局喝茶了……

在警察局裏,李隊長看着我們三個不住的嘆氣,來回走了半天才對我說道:

“張野老弟,你說我這怎麼辦?八死一重傷,上面直接下來死命令,要我們這個組半個月之內破案,到現在一點頭緒都沒有,這可怎麼辦?” 報告,妻主已逃 李隊長急的團團轉。

我從李隊長的話裏聽出來他的意思,因爲上次那個羅胖子案件的影響,他是想我們幫他破案,但是又不好意思說,只好用這種方式表達,其中這不用他說,我也會去查,我這人脾氣就這樣,你對我好好說話,什麼都好說,要挾我?那咱就試試。

“李隊長,我可以幫你破案,但是不保證是半個月。”明人不說暗話,我直接給挑明瞭。

“那得多久?”李隊長吸了一口煙問道。

“一個月之內。”我說道。

“那行,我試試跟領導反應,你們需要我們幫忙的時候儘管說。”李隊長聽到我說的話後,算是鬆了一口氣了,他是個老油條了,當然能看出這個案子詭異的很,而我不光有“特種兵”這個“光環”,估計他也知道我懂‘陰’陽之術,估計是從那羅胖子嘴上知道的,別人不會相信,但是接觸過詭異兇殺案多的老油條可不同於他人。

婚情告急:總裁離婚請簽字 “不過你得先讓我去看看那個‘女’屍。”我對李隊長說道。

“行,你們跟我來。”說着李隊長便帶頭走了出去。

在警察局的停屍間裏,我看到了那個先前要挾我的那具‘女’屍,我先用氣觀察了這具‘女’屍,發現並沒有什麼異常後,才仔細的檢查了這具屍體身上被客車撞出了的傷口,我檢查完後,給那具‘女’屍拉上屍袋。

“李隊長,屍檢結果有什麼異常嗎?”我對孫隊長問道。

“有是有,不過消息已經被上面強行封鎖了,因爲太詭異了,怕說出來你們害怕。”孫隊長面‘露’難‘色’。

“你儘管說就行,我們啥沒見過?。”老牛在旁邊說道。

“那我就說了,但是請你們千萬保密,屍體檢查結果就是,這具屍體在出車禍之前……便已經死了!” ?

“這就讓我們百思不得其解了,我們到現在報告都不知道該怎麼寫,你說……你是這人死了怎麼會動?”李隊長‘摸’着他下巴上的鬍子說道。

“人死了也一樣會動,我們以前……”

“老牛!”我打斷了他的話。

“死了多久?”我繼續對李隊長問道。

“一個星期,屍體還沒有出現腐爛的症狀,這……哎!”李隊長嘆着氣答道。

我聽了李隊長的話後,點了點頭,然後和衆人回到了李隊長的辦公室。

“張野老弟,對於這具‘女’屍,你怎麼看?”李隊長給我和老牛扔過來一根菸。

我把煙點上,吸了一口:

“你隊長,我要是說她是殭屍你信嗎?”

“這……”李隊長聽了我的話後,並無太大驚訝,只是不知道該回答信還是不信。

“砰砰砰!”‘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進來!”李隊長把手裏的煙滅掉。

“李隊長,這報告怎麼寫?”進來的是一個‘女’警察,‘露’出一臉難‘色’,我看着竟然有些面熟。

“哼,寫到不難,有人信就怪了!”李隊長冷哼着說道,也難怪,街上那麼多人都看見了,七八個人就跟傻子一樣走在路中間被車撞死,他們看不到,那開車的也看不到,而且這‘女’屍撞車之前已經死了一個星期了,這報告怎麼寫?

“自己看着辦!”李隊長心煩意‘亂’。

“哦……”那個‘女’警察說着轉身就要走。

“等一下,那個‘女’屍的身份背景你查出來了沒有?”李隊長叫住了那個‘女’警察。

“查出來了,她叫林琪,今年23歲,在服裝廠上班,本地人,住在圍鎮的林家村,家裏還有一個父親。”

“給他父親打電話,讓他父親來認屍。”李隊長說着,再次點上了一根菸,看來這次這個案件的確把他煩的不輕。

聽了李隊長的話後,我總感覺這個死去的‘女’人跟她的父親有關係,因爲都死了一個星期了,爲何還穿生人衣服,而且不化不葬,若是能解釋的話,除非他的父親並不知道她已經死了,所以我決定去他家裏看看。

“對了,李隊長,不用給他打電話,我們自己過去給他父親送信。”我忙說道。

“是你們?!”那個‘女’警察看到我後張大了嘴。

“你認識我們?”這個‘女’警察雖然有些面熟,但是我實在也不認識啊。

“你們忘記我了?你們兩個上次在醫院打架,就是我和劉警官去的。”‘女’警察看着我和老牛說道。

“哦,哦!記起來了,不好意思啊警官,我這真沒想起來。”我抱歉道。

“沒關係,警察對於要抓的對象,總是印象深刻嘛……”

“咳!”李隊長在旁邊咳嗽了一聲,把那個‘女’警察嚇得一個‘激’靈,馬上說道:

“李隊長,要是沒事。那我先出去了。”

“有事,既然你們認識,那下午你開車帶他們去死者的家裏,通知她家屬來領屍。”李隊長對那個‘女’警察說道。

萌寶千里虐渣爹 “好的,那我先忙去了。”那個‘女’警官說着便走了出去。

中午,我們三人是在警察局吃的飯,那個‘女’警察帶我們去的食堂,在吃飯的時候,我知道了她叫朱桂允,來到這個警察局工作還不到兩年。

吃過午飯,她便開車帶着我們一行四人,去了林家村。

到了林家村的時候,通過一路打聽,找到了林琪的家,敲了半天‘門’,才從院子裏顫顫巍巍走出來一個老頭。

“你是林琪的父親?”朱桂允看着這個老頭猜測的問道。

“對,是我,你們來我家是……”林琪的父親說道。

“我們是警察局的,來通知你,你的‘女’兒林琪出意外去世了,你知道嗎?”朱桂允說道,我聽到後,微微皺眉,經驗少就是經驗少,說話太直接了……

“啊!什麼?!琪兒死了?!”林琪的父親聽到這句話後,滿臉的不相信。

“對,我們這次來是請你跟我們去警察局領屍的。”朱桂允說着亮出了警察證。

“好,好,我這就鎖上‘門’,跟你們去。”林琪的父親說話的時候,眼淚已經從渾濁的老眼中留了下來,不過看在我眼裏,竟然感覺到他有些虛僞做作,我暗罵自己不是東西,怎麼會用這種感覺。

“先別急着鎖‘門’,大爺,我們能進去看看嗎?”我對林琪的父親問道。

“這……你們去我家裏看什麼?”林琪的父親顯得有些不安。

“大爺,你別緊張,他們也是例行公事,進去隨便看看就走。”朱桂允在一旁替我解釋道。

“那……那好吧。”林琪的父親說着把大‘門’給打開了。

我和老牛還有云月先後走了進去,我低聲對老牛說道:

“雙眼聚氣,仔細看看。”

老牛點點頭,我倆便開始每個屋子查看了起來。

經過一番仔細的查看後,我並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東西,我在院子裏等老牛出來後,我問他,他也沒看到任何可疑的東西,我們只好帶着林琪的父親回到了警察局。

“難道是我多心了?”我坐在會警察局的車裏想着。

回到警察局後,朱桂允帶着林琪的父親把‘女’兒的屍體給認領了,當他父親看到他‘女’兒屍體的時候,哭的泣不成聲,肝腸寸斷,可是在一旁的我,老是感覺假,正是因爲這種奇怪的感覺,讓我決定跟蹤林琪的父親。

當天晚上,林琪的父親自己僱了輛車,拉着自己‘女’兒的屍體往林家村趕去。

我們三個則拖着那個‘女’警察朱桂允一起開車跟在了後面,我帶上她的主要原因是,出來不可解釋的事情,也有個人證。前面的那輛不快不慢的走着,我們也不敢跟太近,所以一直保持着一段距離。

逍遙小神棍 路不遠,所以即使車速不快,也到了林家村,我們把車子停到一個偏僻的路口後,便下車,步行走到了林琪的家附近,只見他開車的司機幫他把林琪的屍體擡進屋後,沒一會兒便出來,隨着司機的出來,林琪家裏也關上了燈。

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剛一回家就關燈?在累也得把屍體處理好吧?

“老野,不對勁啊。”老牛也感覺到了事情的蹊蹺。

“還用你說,我們下一步怎麼辦?”朱桂允跟我問道。

“你們在這裏等我,我和老牛爬牆進去看看,雲月,你看好朱警官。”我對雲月說道。

“不行,我也得去。”朱桂允不答應。

“想破案就在這裏等着。”說完我和老牛先去車上拿着傢伙,然後輕手輕腳的從林琪家的後牆後面爬了進去。

然後撬開窗戶,靜靜的等了一會兒,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後,才慢慢的從窗戶裏爬了進去,進屋之後,讓我和老牛感到奇怪的是,這個屋子找遍了都沒那些林琪的父親,林琪的屍體也不翼而飛。 ?

“老野,怎麼回事?咱也沒看到他出去啊?”老牛看着黑漆漆的屋子,有些不安。.

“出去肯定是沒出去,這屋子一定有什麼暗‘門’通道,咱們找找。”我對老牛說道。

說着,我倆便分開尋找,我讓老牛在屋子裏找,我則去了院子裏,我倆找了半天,啥線索也沒找到,一個活人,一個死人,就這麼消失了。

敗興而歸,我們四個人忙活了一晚上,啥線索都沒查到,當天晚上回到家裏,我就給孫起名打了個電話,問他明天又沒有時間,得請他幫忙,老爺子倒是痛快的很,張口就答應了下來,聽到孫起名的話後,我也放下心來。

第二天一早,我和老牛還有孫起名一起開車去了林琪的家裏,雲月在家照顧蟲子,‘抽’不開身,所以沒去。

“先去一趟警察局。”孫起名坐在車上對我說道。

“去警察局做什麼?找幫手?”我問道。

“不是,你們不是說找不到那個‘女’屍嗎?去找裝那個‘女’屍的屍袋,我需要她的頭髮,看看袋子裏還有沒有,找到頭髮,我便能利用她的頭髮找到她的屍身。”孫起名解釋道。

“行,這就去。”我答應了一聲,開車直奔警察局。

到了警察局後,我們三人利用李隊長的關係,再次去了停屍間,在裏面找到了還沒有被來得及處理的屍袋,孫起名從那個袋子裏找到了‘女’屍林琪的幾根落髮,放進了自己的口袋裏。

之後,我們三人從警察局裏出來,直接往林琪的家裏趕去。

到了林琪的家‘門’前後,大‘門’緊鎖,家中無人。

孫起名站在‘門’前,四處打量:

“‘門’前挖雙槽,牆邊種滿樹,陽光難入,‘陰’氣聚集成灘,土不成土,木硬槍頭。”孫起名一邊四處打量,一邊說出了這些話。

我聽了孫起名的話後,才發現這林琪家‘門’前果然有兩道溝槽,若是不在意,定以爲的排水槽呢。

“孫老爺子,你是的意思的這個房子有古怪?”我看着這兩個排水槽問道。

“不是有古怪,這房子的佈局乃是兇葬之格!”孫起名說道。

“啥?兇葬?這不是活人住的房子嗎?怎麼成兇葬了?”老牛不解的問道。

“因爲裏面住的不光是活人,還有死屍。”孫起名負氣含靈的說道。

“老牛,把‘門’上的鎖打開,咱進去看看。”我對老牛說道,因爲考慮到孫起名,所以爬牆就免了,不是我認爲他爬不上去,而是孫起名畢竟這麼大年紀了,讓人家幹這些事是不是太那個了,所以我讓老牛把‘門’鎖給打開,就算查不出什麼來,走的時候也能再給鎖上。

‘門’撬開,我們推‘門’而入,這個院子整個是土地,但是卻寸草不生,因爲昨天晚上我和老牛進來並沒有看清,所以現在看到這一幕後,都是吃驚不小,這土地怎麼會不長一‘花’一草呢?

“這地面寸草不生,土下面定是鋪了一層石灰。”孫起名看着這光禿禿的院子冷冷的說道。

“爲什麼要鋪一層石灰?”老牛問道。

“石灰防溼防腐,這是中國從古到今養屍的方法,這個林琪的父親不一般!”孫起名說着往屋裏走去。

到了屋裏,裏面和平常人家無不同,我和老牛還有孫起名三人找了半天,還是沒有找到林琪的屍身。

這時孫起名對我們說道:“先別找了,再找也沒用,我來。”

說完,孫起名便把他從警察局那收集來的林琪的頭髮拿了出來,綁在了一根紅繩上,然後平鋪到地上,點燃一根香,然後孫起名便從揹包裏拿出了一張黃‘色’的符紙,貼在了那根紅線上。

“孫老爺子,你這是幹什麼?”老牛蹲在一旁看的雲裏霧裏。

“找屍。”孫起名淡淡的說了兩個字後,用地上的香點燃了那張符紙,符紙直接把那幾根頭髮給燒着了,就在這個時候,那根紅‘色’的繩子開始動了。

紅繩像是一條蚯蚓一樣,在地上扭動,最後紅繩形成了一個指標,指着老牛身後的那間屋子。

“走,在那屋子裏。”孫起名說着,把地上的紅繩拿在手中,帶頭走了進去。

到了那屋子裏後,孫起名手掌上的紅繩又自己動了,這次卻指向了屋子裏的土炕。

“在炕上。”孫起名看着那個土炕說道。

我和老牛聽了孫起名的話後,直接跳到土炕上面,把上面‘牀’單掀了起來,果然,‘牀’單下面有個一米正方的木‘門’。

“難道在這木‘門’裏面?”我向孫起名問道。

“應該不會錯,打開進去看看。”孫起名說道。

我和老牛聽到孫起名的話後,直接把那蓋着的木板給打開了,往下一看,有個木製梯子直通下面,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

當孫起名看到這個黑漆漆的通道後,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是……這是練不化骨的地方?!”孫起名驚恐不已。

“啥?什麼不化骨?您都這麼大年紀了,能不能學牛爺我淡定點?你這老一驚一乍的!”老牛被孫起名這樣的表現,嚇了一跳。

“不是我一驚一乍,而是這個不化骨太可怕了,你們先把這個木‘門’全部打開,讓裏面的‘陰’煞之氣都散散。”

我和老牛把木‘門’反了過來,我坐在炕上,對孫起名問道:“我說孫老爺子,你這說的不化骨到底是什麼?”

孫起名掏出煙後給自己點上一根,吸了一口,纔對我和老牛說道:

“所謂不化骨,是一種行屍的名字,全名叫做“殮屍不化骨”,是從行屍煉化而來,練成後屍身散發濃厚死氣和無人可解的屍毒,‘陰’森詭怖,當你們一打開這木‘門’的時候,我便能從裏面感覺到散發出的濃厚死氣,所以裏面必定有“殮屍不化骨”!

孫起名在坐在了炕上對我和老牛解釋道。

“至於那麼嚇人嗎?不就一個行屍嗎?”老牛有些不信邪。

“那是你沒見過,這不化骨自清朝‘陰’邪一派的煉屍者練出,便禍害人間,曾經在清朝流傳着一句話,“血流成河三百里,罪魁禍首不化骨,人見死無葬身所,鬼見魂飛魄也散”。孫起名說完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手裏的煙。

“那咱現在怎麼辦?”我問道。 ?

“還能怎麼辦?看到了就得給整了,在等一會兒,等裏面的死氣散的差不多了,你和牛老弟馬上下去,看到棺材後,馬上用汽油就給燒了,千萬別在裏面‘亂’碰,燒完之後趕緊出來。”孫起名對我和老牛囑咐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