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飛雖然還不太瞭解這個世界的實際情況,不過他多少知道一些今天他打傷了楊康,估計給年家可能都會帶來一些麻煩。

秦飛雖然還不太瞭解這個世界的實際情況,不過他多少知道一些今天他打傷了楊康,估計給年家可能都會帶來一些麻煩。

此時只見那老者臉色已經是有些不太好看,他心裏非常清楚今天的這個狀元的獎勵本來就是給未來的姑爺所準備的,誰知道卻突然闖出來這麼一匹黑馬將那未來的姑爺給打下了臺,這齣戲他可是真不知道該怎麼進行下去了。

“啊,快看,年老爺子來了!”

就在那老者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人羣中不知道是誰突然大叫了一聲。

“年老!”

“年老!”

……

此時從年府的大門內十幾個精狀的中年大漢正簇擁着一名白髮蒼蒼的老人向外疾步走來。

老人雖然樣子看起來有些蒼老,可是臉上卻是神采奕奕,紅光滿面,不過此刻從他的眼神中衆人皆是可以看出他似乎有些不太高興,因爲一股隱隱的威壓正在以他爲中心向着四周不斷的擴散。

“這就是今天的壽星?”

秦飛看着眼前的白髮老者,心裏微微一驚。因爲此時他已經感覺到了那老者強悍的氣勢,難道這就是武將階別的氣勢?秦飛心裏這樣想着,心裏隱隱的有些開始打鼓。他知道要是自己和這個老者對上的話,估計自己絕對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臺上何許人也?是何方高人門下的高徒?”白髮老者無視衆人的問好之聲,只是用一對如鷹眸一般的雙眼盯着臺上的秦飛緩緩的問道。

這位白髮老者在場的人大部分的人都認識,他便是楊城爲數不多的武將階別的強者,年家的家主,年泰斗,今天也是正是他年滿百歲的誕辰。 第030章 絕色女子年小蝶

“呵呵,在下秦飛,無師無門,一生蠻力乃是無師自通,只是一個山野村夫家的窮小子而已,若是今日在年老大吉的日子有什麼得罪的地方還望年老莫怪。”

秦飛從衆人的稱呼中當然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年家今天的壽星,看大家都稱呼他爲年老,於是他也跟着那麼稱呼了一聲。

此時他還並不想讓楊城知道他黑風寨的秦心寶已經來楊城了,所以他便沒有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因爲他有十足的信心這段時間他秦心寶的名字在楊城絕對比那個什麼“楊城第一少”的名字要響亮的多,知名度也要高的多。

“放肆,你竟然敢冒充我楊城之人前來我年府搗亂!來人吶,將我把這奸細抓住,交予城主發落!”

年泰斗當然聽得出來秦飛並沒有說實話,於是老臉一變,一臉怒容的對着身側的十餘個大漢喊道。

年泰斗今天真的也是被氣壞了,先前被自己的孫女氣得不輕,不過那也就算了,畢竟自己精心安排的事情,只要是過了今晚,自己的那個孫女也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可是誰知道現在卻被這麼一個半路殺出來的臭小子將自己的好事全給破壞了,不僅這樣,這小子還打傷了那楊霸天最疼愛的孫子,自己這下可怎麼給他交差啊,別說自己突破肯定是無望了,現在只要他不借機來找自己的麻煩就算是謝天謝地了,因此此時的他又怎麼能夠忍得下這口惡氣。

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雖然天資不凡,可是在他這個中級武將的眼裏,縱然你有再好的天資那也是以後的事情,現在要滅你一樣只是舉手投足之間罷了。

“慢着!”

就在年泰斗身旁的十餘個大漢欲撲向臺上的秦飛的時候,突然從年府的大門之內傳出了一聲銀鈴般的叫聲。

聲音很美,可是當臺下的衆人看見發出這聲音之人的時候,一個個均是驚呆了,因爲她的人比她所發出的聲音更美。


甚至就是秦飛這種見過不少美女的人扭頭看向年府之時也是呆在了當場。

只見此時從年府的大門之內疾步走出一名貌若桃花傾國傾城的女子,女子雪白的肌膚吹彈可破,嬌細的腰肢配上那豐滿的雙峯以及挺翹的臀部,看得秦飛一時氣血翻騰,尤其是臉上的那絲冰傲之色更是令得秦飛很有一種像去征服她的衝動。

“這女人長的也太禍國殃民了點吧?”

這是此時秦飛心裏的第一感覺,他實在是想不到在這楊城之內還能夠遇上這麼一位絕色女人,在他心裏這個女人比起他以前在地球上所見過的那些電影明星諸如什麼“張曼玉”“林青霞”之類的不知道要高了多少個檔次,就是轟動亞洲聞名世界的蒼老師論長相身材也不能與之相比。

這女子與那藥王谷的藥仙兒相比在容貌上或許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優勢,可是在那氣質上卻絕對不是那藥仙兒可以相比的,藥仙兒給人的感覺是楚楚可憐,我見尤憐;而眼前的這個女子往人羣中一站卻更像是一個君臨天下的公主,有高傲有冷豔,就像是一朵傲立於冰雪之中的寒梅,這樣的女人是可以令天下間所有男人看了都會產生征服欲的一種女人,所以秦飛說他長得太禍國殃民也不是不無道理。

“哼…爺爺,你說的話到底還算不算話?”

說話的女子正是那年泰斗最疼愛的孫女,年小蝶。

年小蝶今年二十歲,是一名中級武士階別的修行者,從小嬌生慣養又長得一副天姿國色的她將所有的追求者從來都沒有放進眼裏,甚至是楊城城主的有着“楊城第一少”之稱的兒子也並不例外。

楊康屢次到年家上門提親都被年小蝶當面無情的拒絕,礙於年家與楊家一直交好,所以楊康在年家吃了幾次癟也是不敢在年家造次。

不過就在前段時間,當他從自己老爹那裏得知年家的家主年泰斗正在求自己的爺爺幫他衝破中級武將玄關的時候,那無恥的楊康便就想到了一個無恥到極點的辦法。他說動自己的爺爺答應了年泰斗的請求,但是唯一的要求就是要讓年泰斗將自己的孫女嫁給自己。

年家在三番五次的輪番勸說年小蝶無果的情況之下,無奈只好爲年小蝶擺出那麼一場比武招親的擂臺賽,因爲他們算死了楊城之內二十八歲以下的人沒有人能夠勝過楊康,所以他們對內說的是比武招親,實際上對外只是說的一個簡單的爲了慶祝年泰斗的壽誕而舉行的比武大會而已,因爲要是將比武招親的消息放出去的話,他們也怕萬一出現什麼強者去奪了楊康的風頭,所以說其實所謂的“比武招親”無非就是用來堵年小蝶的嘴,讓年小蝶沒有話說而已,若不是這樣年家又怎麼會捨得將一顆中品的真元丹拿出來當作獎勵。

要知道一顆真元丹可是需要一箇中級武將日以繼夜的費時三個月才能夠凝練出來的,並且凝練出來之後還需要再閉關修煉一年的時間才能夠恢復以前的境界,可見一顆中品真元丹的珍貴程度。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這事卻剛好被前來楊城的秦飛給撞見了,年泰斗的一番精心安排終究還是化爲了泡影。

“小蝶,不可無禮!”


說話之人是年泰斗身旁的一名年約四五十歲的中年大漢,他也是年泰斗的長子年小蝶的父親,名叫年翔。他看見自己的女兒衝着年泰斗杏眼圓睜怒氣衝衝的叫道,不由的一陣心悸,大聲的叫道。他心裏非常清楚自己老爹的脾氣,不發火則已,一發貨那麻煩可就大了。

“爹,這可是爺爺親口說的只要有人將楊康打下了擂臺,就由我自己做主的,現在我就自己做主,我要跟他走!”

年小蝶沒有絲毫的畏懼之感,對着年翔大聲的叫囂道。不過就在他的那句“我要跟他走”一出口之時,廣場之上所有的人都傻眼了,紛紛望向臺上一襲緊身白衣的秦飛,從他們的眼神中不難看出此時他們看秦飛的眼神都是充滿了惡毒之色。 第031章 楊城明星

楊城的人都知道年府有一個天姿國色的美人,可是年小蝶一般很少出門,所以要想見她一面非常困難,很多年輕人都是將這位傳說中的絕色佳人當成了自己的夢中情人,並且大部分未婚的年輕人經常都將年小蝶當成了自己擼管之時所假想的對象。

今天他們好不容易有幸能夠在這裏見到自己的夢中情人已經令他們驚得快要瘋狂了,可是不曾想自己的夢中情人一出現卻就要說跟別人走了,這實在是令衆青年一時難以接受,因此此時臺下的衆多男青年現在均是一個個目露兇光的看着木臺之上的秦飛,若不是忌憚秦飛的實力估計早就衝上臺去將秦飛大卸八塊了。

“嘿嘿…這和我有什麼關係,要怪只能夠怪哥的魅力太大,一下子就令這位美眉春心大動想跟自己走,這也不是我的錯啊!”

秦飛望着臺下衆青年惡毒的眼神,心裏極度自戀的得意洋洋的笑道。殊不知那年小蝶之所以會那麼說完全只是因爲自己一時任性而說的氣話,秦飛哪裏知道自己此時還並沒有入年小蝶的法眼,充其量年小蝶只是多少有那麼一點感謝秦飛的意思,因爲至少是多虧了這個相貌平平無奇的青年將自己從魔爪中救了出來。

“死丫頭,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來人吶,將小姐帶下去!”

年翔聽見年小蝶的話差點沒氣得一下背過氣去,只見他大罵了一聲怒吼道。

“你們還愣着幹什麼?把小姐和這小子都給我拿下!”

“是!”

十幾個中年大漢應了一聲,便就作勢向着臺上的秦飛與臺下的年小蝶疾步走去。

“住手!”


就在十餘名中年大漢剛走出沒幾步的時候,突然從廣場的外圍傳來了一聲大吼之聲。

“啊…城主來了,這下那小子麻煩大了!”

“是啊,那小子今天肯定活不成了,別說城主不會放過他,就是看那年老爺子的樣子似是也沒打算輕易放過他!”

“哎..空得一生好本領啊!這小子應該都快到武師階別了吧?”

“別說他只是快到武師了,就算他是高級武師,在這楊城年家和楊家想對付他,莫非他還能夠飛得出楊城?”

……

衆人望着廣場外圍由數十名盔甲士兵前後簇擁着的幾名中年大漢,議論紛紛的道。眼神之中均是充滿了敬畏之色。

“呵呵…原來是城主大人前來,有失遠迎啊!”

年翔疾步上前迎了上去,對着爲首的一名中年大漢笑着說道。眼神之中明顯透着些許不安。本來年翔他們計劃的是今晚過後他便就與城主大人成爲了親家,以後怎麼的也算得上是與他平起平坐之人了,可是不曾想卻搞成了這副局面,現在楊家的人明顯是來興師問罪了,一時間他的心裏變得有些忐忑不安起來。


“哈哈…年兄何必如此拘禮,大家都是自家人,就用不着這些虛禮了!”

說話之人正是楊城的城主,楊龍,現在已經是武師大圓滿的境界,憑藉楊家的底子,估計只要找到一個契機便就能夠踏入武將行列了。屆時楊家便就又多了一位武將,無疑將又會令楊家如虎添翼。

“呃…這,哈哈!”

年翔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看了看楊龍,心裏有些捉摸不透他的心思,他覺得今天楊龍似乎比往常好說話了很多,平時的楊龍可並不是這樣的,要是有誰惹到了他,他可是很少還會有這麼好的態度的。

“城主大人,打傷令公子的人現在就在這裏,你暫且稍等片刻,我立馬親自將他抓過來由你發落!”

儘管年翔覺得今天楊龍似乎有些好說話,可是他還是絲毫不敢怠慢,只見他話音剛落便作勢準備向着臺上的秦飛衝去,看樣子是真的打算親自出手去擒下秦飛。

而此時的秦飛則是一臉戲謔的望着年翔,似是根本就沒有將其放在眼裏。

“呵呵…秦寨主既然來到我楊城,爲何不來我楊家堡與我一敘,難道還怕我楊家怠慢了你不成?哈哈…”

當年翔怒氣沖天的向着臺上的秦飛衝去的時候,臺下的衆青年都是露出了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不過緊接着衆人卻是突然聽見了城主楊龍的一聲哈哈大笑。

衆人均是有些不明所以,當大家再扭頭看向城主楊龍的時候,卻是驚愕的發現城主先前所說的那番話似是正是對着臺上的那名白衣青年所說,他的這一舉動立刻令得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得目瞪口呆。

“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聖?連城主大人都對他如此客氣?”

“這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人?居然連城主大人都好像對他恭敬有加?”

“啊?原來連城主大人都要對他這麼客氣?難道他是什麼二級城市的太子爺?”

………

楊龍的一番話之後,所有在場的人的心中都掀起了狂風暴雨,均是在心裏猜想着這個年輕人的真正來歷。

只因這個年輕人今天實在是帶給大家太多的驚奇,首先是憑藉小小的年紀一拳打飛武士大圓滿境界的楊康,爾後是令得楊城所有男子心目中的女神說今天要跟他走,最後竟然令得受萬人敬仰的城主也是對其恭敬有加……此情此景就算是傻子也想得到這個年輕人絕非什麼凡夫俗子了。

此時衆人對於秦飛早已經沒有了先前的那絲恨意,有的則是深深的崇拜與敬仰,因爲他們知道自己就是窮極一生也和這個青年沒有絲毫的可比性,就算他把自己心目中的女神給拐走了自己也只能自認倒黴,畢竟別人太優秀了,自己與別人相比只能夠自慚形穢。

“呃…此子何許人也?”

此時就連見多識廣處變不驚的年泰斗都是心裏一陣翻江倒海,他實在是想不出一向眼高於頂的楊龍都會對其如此客氣的年輕人到底有着什麼樣的來頭。

“這…呃…”

在場的人中現在最尷尬的當屬正怒氣衝衝的衝向秦飛的年翔,他現在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呆在當場竟然是已經有些顯得手足無措。

“呵呵…想必閣下就是楊城的城主大人吧?在下秦心寶在此見過城主大人,見過二城主!”

秦飛對着臺下的楊龍和他身邊的二城主楊虎微一拱手,極有禮貌的笑道。樣子做得不卑不亢,甚有風度,看得臺下的一些花癡少女一個個均是一臉陶醉的望着他,眼中均是冒着閃閃的金星,此時無疑他秦飛已經成了在場所有女子心目中的英雄和白馬王子。

“秦心寶?難道他就是傳說中的一招殺死一名中級武師和一名高級武師的黑風寨的秦心寶?”

…..

秦飛的那句話一出,終於令在場大部分人的腦袋出現了幾息時間的短暫空白,他們的大腦都差不多快要死機了。

這個年輕人今天的一舉一動無疑給楊城的人們帶來了太多的震撼,帶來了太多的驚訝,令衆人心中永遠的記住了這個年輕人,他的名字叫做秦飛,不,應該叫做秦心寶。

不管是秦飛還是秦心寶,楊城註定今晚他是唯一最耀眼的明星。 第032章 侍寢

年家的會客堂內,正擺着一張丈許方圓的大圓桌,楊龍、楊虎和年翔以及他的幾個弟弟和女兒年小蝶均在座位之上,年泰斗作爲中級武將的階別,就是楊龍等人在其面前也是以晚輩自稱,他當然不會參與到這些後輩的宴席之中。

“哈哈…老朽有眼不識泰山真是令秦寨主見笑了!”

一羣人圍着酒桌而坐,待衆人的酒都倒滿之後,年翔首先端起酒杯對着秦飛敬酒。

他作爲年家的少主,平時沒少應酬,對於這樣的場面早就嫺熟無比了,像秦飛這樣能夠令城主都禮讓三分的人他又豈會不知道該怎麼做。

“呵呵…年伯父,這您可就見外了,應該是小子我給各位伯父和叔叔賠禮道歉敬酒纔是,怎能夠還要伯父您給我敬酒呢,小子愧不敢當啊!”

秦飛一番話說得有規有矩,若是別人不知道他的家世的話,可能還真以爲他是哪個二級城市下來的太子爺。其實這些人哪裏知道秦飛對於這些禮節早已經是駕輕就熟。

他的前世就是一個天天跟着別人屁股後面轉悠的小混混,由於當過兵身體好再加上又能喝酒,每次老大出去喝酒瀟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因此他早就練就了一身酒桌上的本事,在地球上那叫“酒中文化”,而秦飛可以說算得上是這酒中文化中畢業的博士生了,在酒桌上誰和他吹牛鬥心眼,他還真沒輸給過誰。

“呵呵,秦寨主過獎了!”

年翔眼中閃過一抹不被人察覺的精光,他覺得自己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絕非等閒之輩,先不說他有些變態的修煉天賦,就是他這爲人處世的老練與圓滑他覺得此子早晚一天一定會一飛沖天,此時在他心裏已是有了與之交好之心。

“呵呵…不知秦寨主此次前來有沒有和寨中之人商議好進駐我楊城之事啊?”

酒過三巡之後楊龍對着秦飛微微一撇笑着說道。

“呃…你們家族要進駐楊城?”

就在楊龍的話音剛落,一直低着頭的年小蝶終於擡起頭來忍不住開口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