穀風見這人的樣子又是嚇了一跳:這仙界怎麼還有這麼彪悍的人!

穀風見這人的樣子又是嚇了一跳:這仙界怎麼還有這麼彪悍的人!

“小仙穀風,拜見大人!”穀風還是躬身施禮道:“不知大人是?”

“你便是穀風!”那剽悍的男子大聲問道。

穀風被這麼大的聲音喝退了一小步,心下不禁畏懼這人的威懾力:“對,小仙就是穀風!不知道前輩您是?”

“哼!”剽悍男子聽到穀風承認自己是穀風,再不說話,兩隻熊一般的粗壯的胳膊猛然擡起,青筋暴露,呈一個環形向穀風懶腰抱去:“大鐵鉗,閉!”

看到這男子使出招數時穀風已經感覺有些熟悉,聽到這招數的名字穀風更是大駭:這不是那天智國皇衛軍的《鐵字訣》的招數嗎!

強大的仙氣向穀風懶腰抱來,穀風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腰部受到了一陣劇烈的擠壓,急忙腳尖一點,向後急退!

那男子確實不依不饒,見穀風躲過這一招,冷笑一聲,竟然在原地消失,再出現時,雙臂已經緊緊鎖住了穀風:“手鉗,鎖!”

這男子的雙臂從身後鎖住了穀風,在他的胸前將他緊緊嵌死,頓時讓穀風感覺到了一陣窒息,胸口傳了一陣陣難以承受的疼痛!


“前輩、有話,有話好好說啊!”穀風知道自己絕不可能是這人的對手,不禁決定先討饒,然後再把話說開!

穀風想起自己在人界與鐵空、鐵峯都交過手,那鐵峯幾乎在自己手下變成廢人,眼前這名男子,或許就是他們兩人的祖師一輩!可是要知道,就算是鐵峯與鐵空,自己若不是捨命相攻,他們倆若不是輕敵,自己也絕不會戰而勝之!

眼前這人可是仙人,不是大仙便就是那金仙本人,自己又怎麼可能敵得過!這麼一想,就明白在木仙仙山上木仙斷林的話了:“我可先跟你打好招呼,那金仙可不是好惹的!說不定你還沒到那金仙空間裏,就被殺了!”

這男子卻不理穀風的哀求,一雙鐵臂更加用力,讓穀風感覺自己要被生生摁扁了!

“啊——!”穀風再也忍不住,大喝一聲,漲紅的臉已經有些扭曲,身上仙氣猛然暴漲,讓那男子稍稍鬆了一些!

穀風急忙抓住這個機會馭起天歌劍,從身後向那男子刺去!

那男子冷笑一聲,突然瞬間消失!

穀風大駭,剛想閃身躲閃,卻已經來不及,被自己的天歌劍生生刺穿了左臂,鮮血一滴滴的滴落了下來!

那名男子出現在穀風面前三丈的地方,一雙虎目冷冷的注視着穀風。

“前輩!”穀風忍住傷痛:“小仙有什麼做錯的地方,還請前輩明說!若是小仙錯了,小仙自當贖罪!”

那男子冷哼一聲,張了張嘴,卻什麼都沒說,再次向穀風撲來!

穀風知道這《鐵字訣》的招數很慢,但是修煉之人的移動速度卻是很快,所以穀風沒有躲閃,只是腳尖一點,向後退去,手中天歌劍隨時都可以馭出!

那男子突然加快了速度,讓穀風有些措手不及!

“千斤重,頂!”

穀風大駭:仙人使出這一招可不能小瞧!剛想躲閃,卻駭然發現自己被那男子的仙氣緊緊的禁錮住!


眼看強大無比的衝撞之力向自己衝來,穀風大喝一聲,鬼甲上身,仙氣再次暴漲,天歌劍吃力的馭起:“天旋劍,破——!”

一股強大的劍氣向那男子衝去,眼看即將相撞,那男子竟然在半空中身子一閃,躲開了那天歌劍,直接向穀風奔來!

被禁錮了的穀風根本來不及躲閃,生生被他撞在胸口!

這一擊,穀風的五臟六腑直接被打的翻山倒海,嘴一張,一大口鮮血噴出,身子極度扭曲向後飛去!

約飛了十幾丈,穀風才慢慢落了下來,幾乎暈了過去……

那男子看着穀風,冷喝一聲:“殺我弟子,這還不夠我找你算賬的?!”

這一句話,讓穀風明白眼前這人的確是那鐵峯與鐵空的祖師,可是這句話,也讓穀風想起了青兒!

是啊,若不是鐵空與鐵峯兩個人,青兒怎麼會差點死去,以至現在直接失蹤!

想到這裏穀風吃力的馭起自己體內所剩的仙氣,以最快的時間修復着自己的傷,慢慢站起身來,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魁梧男子!

“前輩!您若是這麼說,我也有理由!”穀風的聲音不大,卻是很堅定:“那鐵峯、鐵空兩人,一直在追殺我,最後竟然使計,差點讓我死去不說,還讓我失去了最心愛的人!這些,就是我的理由!”

“一個巴掌拍不響!”那男子冷笑道:“你不用解釋,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我都清楚!你一個修道之人,竟然去倒墓,呵呵,這個,你怎麼不說!”

穀風被這話噎住了:是啊,自己若不是惹禍上身,怎麼能遇到鐵峯等人!

“所以,你還是接受這懲罰吧!”

那男子再一次原地消失,向穀風攻來!

穀風知道今日之事不能善了,索性直接吹響了鬼笛!

頓時,鬼哭狼嚎之聲再次響徹,穀風的傷瞬間恢復,身上的仙氣再次暴漲!

那男子在空間中“咦”了一聲,突然出現在穀風的頭頂,瞬間禁錮了穀風:“鐵塊,落!”

巨大的壓力從穀風頭頂壓下,穀風卻是冷笑一聲,瞬間破了禁錮,天歌劍祭在頭頂,劍身散發出一道金光:“滅天劍,破——!”

一股強大的劍氣風暴向上劈去!

一個巨大的鐵塊,一股強大的劍氣風暴,猛地在半空中相撞,整個金仙仙山的空間頓時都出現了混沌的現象!

在水仙仙山,水仙幻靈兒正倚在仙閣前,目不轉睛的看着遠處的金仙仙山,感覺到如此強大的仙氣相撞,兩片誘人的嘴脣不禁輕輕動了幾下:“鐵龍你這老頭子,可別跟穀風較上勁啊!若是傷了穀風,我……”

說到這裏再說不下去,只是一雙水汪汪的眼睛還在注視着。

在木仙仙山,木仙斷林正在陪着自己心愛的幾株稀有的花草,突然感覺到金仙仙山上如此強勁的仙氣風暴,不禁一怔,擡頭看着金仙仙山的方向:“鐵龍,你可要收下留情啊!”

再回到金仙仙山。

穀風與那男子已經分開,穀風感覺有些吃力:自己變身,看來依然不是這男子的對手!

那男子卻也是有些複雜的看着穀風,心裏有種奇妙的感覺。但是這一招卻是激起了他心底的好勝之心,哈哈一笑:“好!好久沒打的這麼痛苦了!來吧!”

說罷再次躍起:“千斤重,頂!”

穀風冷冷看着再次衝來的那男子,突然祭出了地火鼎,鼎蓋一開,一條天火巨龍奔了出來!

那男子卻是冷哼一聲,魁梧的身子突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鐵塊,直接從天而降,把巨龍摁在了地上!

這場景讓穀風一愣,卻是猛地再次馭起天歌劍在身前:“破天劍,刺——!”

一道犀利的劍氣風暴猛地向那巨大鐵塊劈去!

那男子卻是再次消失,猛然在空中大喝:“鐵網,收!”

一張巨大的鐵網從天而降,頓時將穀風禁錮在原地,連人連劍、鼎,一股腦全部收到了網中,然後急速的緊縮起來!

穀風並沒有動,冷冷看着這急速縮小的鐵網,地火鼎鼎蓋再開,穀風仙氣大漲,地火鼎內的天火熊熊燃燒起來,地火鼎的鼎身瞬間被燒的通紅!

“去!”穀風大喝一聲,地火鼎中的天火再次飛出,直奔那張巨大的鐵網!

頓時金仙仙山的空間再次變的混沌,一股炙熱之氣使得整座仙山變得通紅!

穀風已經有些站立不穩,杵劍站在那裏。

而那男子卻是站在原地,胸前的仙袍已經有些焦糊,看樣子也被燒了一下!

“呵呵!你這小子,倒是真有兩下子!”男子笑道:“這樣,我不再與你玩笑了,我用真功夫使出一招,你若是擋下,以前的所有事情一筆勾銷!”

穀風見這人如此看低自己,雖說心裏也知道這人一直沒用真功夫,但也起了好勝之心,牙一咬點了點頭!

那男子冷哼一聲,整個仙閣突然變成了灰色!

穀風頓時感覺到一種難以忍受的窒息感,整個身子也變得沉重滯緩起來!

待穀風細看下去,這才發現:身邊的樹、仙閣、地面……所有的物體,都變成了鐵塊!

穀風大駭,他現在可以用仙氣,也可以馭起天歌劍,一切行動都可以做,但是唯一的變化是,自己所做的這一切,全都變得極其的遲緩!

那男子冷冷看着這一切,一頭金色的長髮已經隨風飄起:“小子,好好接這一招吧,希望幾息後,你還活着!對了,記住我的名字,金仙鐵龍!” 這人,真的就是那金仙鐵龍!

穀風已經完全被壓制住,自己的整個身子就完全被鐵龍變的滯緩,穀風一臉苦笑着看着鐵龍,眼睜睜等着這一招的到來!

鐵龍冷冷看了穀風一眼,輕喝一聲,所有的東西全部一起向穀風壓去!

穀風大駭,看着自己身邊的樹、牆等等一切全部變成了鐵塊,狠狠向自己壓來!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穀風也大喝一聲,斷斷續續的聲音傳了過來,穀風手中的天歌劍突然變成了灰色,立在穀風身邊,散發出了一陣陣灰色的劍氣!

這是土仙的仙靈之氣!失重力與壓力!

穀風這是臨死時想起的一招,但是果然好用,整個原本混沌的空間瞬間讓穀風使出的失重之力全部弄成了不規則!

本來向穀風壓來的東西,竟然全部扭曲,瘋狂地向其他的方向打去!

金仙鐵龍哈哈大笑,大手一揮,已經沒了方向的鐵器再次狠狠向穀風砸去!

穀風也是冷笑一聲,手中天歌劍再次馭起,突地發出巨大的金光!

整個空間被金仙鐵龍的壓力與穀風土仙的仙靈之氣的失重壓力完全弄得混沌起來!金仙鐵龍也感覺到了一陣的發飄,急忙仙氣馭起,讓自己穩住身子!

而就在這時,穀風的地火鼎突然打出一條巨大的火龍,使得整個混沌的空間再次變得炙熱!

金仙鐵龍大驚:“混小子!你這不是找死嗎!”在這種情況下打出如此強大的天火火龍,豈不是要引爆這個壓力失常的空間!

果然,金仙鐵龍剛罵完,這整座金仙仙山突然變得一片通紅,突然一股強大的氣流從穀風那裏發出,整個空間無聲的被爆了!

金仙鐵龍急忙抽身,大喝一聲:“金變!”

整座金仙仙山再一次變成了金屬,就連空氣都再次滯緩!

“混小子!趕緊逃出去!”鐵龍大喊一聲!

穀風這時已經不在鐵龍的攻擊對象中,被這強大的氣流弄得氣血上涌,身子變得扭曲!聽到鐵龍讓自己跑,急忙腳尖一點,踩着步法逃到了半空中!

金仙鐵龍身上仙氣大漲,身上的仙袍鼓起,雙臂向前慢慢推去:“金變,散!”


整個空間瞬間變得清晰起來,眨眼間,整個金仙仙山恢復了原貌!

鐵龍看了穀風一眼,胸口一悶,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穀風急忙回到仙閣中,扶住了鐵龍:“前輩,您沒事吧?”

鐵龍看了穀風一眼,冷哼一聲:“沒事!可是你小子記住嘍,這五行的仙靈之氣,以後絕不能亂用!五行是天地之根本,但是你也要記住另一點,五行之間也有相互衝撞相互排斥的一點,若是亂用,那就是害人害自己!你竟然用土仙的仙靈之氣與火仙的仙靈之氣對付我的金仙的仙靈之氣!這不是亂來嗎!若不是我修爲比你高,這一次我和你都要葬身在這裏!整座金仙仙山也會被你夷爲平地!”

穀風一怔:“五行,難道會相剋?”

“屁話!”金仙鐵龍罵道:“世間萬物,隨便兩種事物都能找到相剋的地方!你記住了,以後別再亂用!”

穀風急忙點頭:“對不起前輩,小仙以前不知,這次真是……”

鐵龍打斷穀風的話:“別說了!那鐵空與鐵峯兩兄弟的事情,我不再追究了!你既然已經過了四關了,就隨我來吧!”

鐵龍說着轉身向仙閣後面走去,穀風急忙跟在身後。

“這金仙之靈與其他的四仙之靈不同,金是這五行裏唯一的金屬之仙靈,雖說沒有其餘四仙之靈有靈氣,但是卻有其他四仙沒有的厚重之氣,若想通過這金仙的仙靈空間得到仙靈之氣,也要下一番工夫的!”

鐵龍邊走邊說,穀風仔仔細細的聽着,不斷的點頭。

金仙仙閣的後面,卻是一扇厚重的鐵門,鐵龍輕喝一聲,鐵門打開,裏面是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

鐵龍帶着穀風走了進去,穀風瞬間再次感覺到了那種壓力,急忙仙氣罩護身,跟在鐵龍身後亦步亦趨的向前走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