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照夕緊貼在元七郎的懷裏,道:“藍兒呢?”

穆照夕緊貼在元七郎的懷裏,道:“藍兒呢?”

楚芳姿道:“公主,它在我的懷裏呢。”

穆照夕看着楚芳姿懷裏已經暈死過去的龍魚美人,道:“這小傢伙,水球術的爆炸威力可真大呀!”念動咒語,把它召回到御靈空間裏休息。 元七郎和穆照夕等人原地休息片刻,遠處偶爾傳來戰鬥聲及靈獸的嚎叫聲,顯然是御靈師和靈獸間發生激戰。

三男兩女五名少年御靈師走他們面前走過,身上的衣服滿是血跡,其中的一男一女已經達到練靈境的第七層,其餘都在第五層。

元七郎心內感嘆自己進步的比較慢,同一時期的御靈師夥伴都已經達到同靈境,而自己纔剛剛提升到化靈境。

最主要的是自己沒有把提升境界放在首位,更何況自己靈獸青霜屬於輔助性的靈獸,雖然有強大的詛咒封印技能,但是對於反哺自己的靈氣不多,也是造成自己境界提升慢的原因。

這次琉璃門內從寶庫中取出大量的天才異寶分發給這些年輕御靈師們,就是儘快提升他們御靈師境界,作爲琉璃門的後備力量,以應付冊封大典後,引發的戰爭。

對於冊封大典後,可能引發的戰爭,杏葉琉璃門在穆飛雄的指揮下,各個城鎮,已經在暗地裏,有條不紊的進行一系列舉措和安排。

穆照夕認識這幾個人,爲首的男性御靈師叫李守新,女的是他的女友,名叫貫晶瑩,其餘三人名叫劉官祥,崔榮波,範廣軍,都是一起長大的朋友,自然抱成團。

從他們身上的血跡看來,都已經經過數次生死搏鬥,加上琉璃門內送給每個少年的天才地寶,所以進步的非常快,已經達到練靈境的第七層。

李守新看見穆照夕及元七郎等人,便讓夥伴原地待命,自己到穆照夕等人面前,施禮道:“參見公主及元七郎大人。”

雖然元七郎在琉璃門內沒有封號,可是在琉璃門的御靈師們都把他跟琉璃門內的二十四諸天,落日十三鷹,天罡地煞一百零八位祭司相提並論的御靈師,所以這些御靈師們都稱他爲元七郎大人。

元七郎雙瞳看着他們,閃動着棕色靈光,道:“有什麼事嗎?”

李守新道:“也沒什麼重要的事情,屬下們就是想和公主和大人組成一隊,到森林深處進行歷練,互相有個照應。更何況公主身邊有一位同靈境御靈師的保護。”

李守新眼睛看着穆照夕身後站着的楚芳姿一眼,繼續說道:“我們五人勢力孤單,難以往前進行歷練,所以相求公主和大人收留屬下,儘快提高自己的能力,爲我琉璃門貢獻力量。”

穆照夕道:“這個主意不錯,大家自發組成團隊,歷練修行過程中,彼此有個照應,對己對他人都有最好的幫助。”

李守新施禮,道:“謝謝公主成全。”向身後不遠處站着的四人揮揮手,五名御靈師加入元七郎他們的隊伍。

楚芳姿面無表情的看了他們一眼,五個人頓時感到她冰冷的目光中,透着濃烈的殺意,渾身升起寒意。

她的腳前蹲着的靈貓,眼睛盯着他們,渾身散發淡淡麝香中夾雜着濃烈血腥氣息,這種只有殺戮無數的人和靈獸纔有嗜血殘忍血腥的氣息,讓這五個年輕的御靈師心驚膽寒。

楚芳姿的眼神和靈獸的氣息告訴他們,不要有什麼不良企圖和邪念,如果被我發現,一定擊殺在這茂密的原始森林中。


元七郎和穆照夕的隊伍一共九人了,八隻靈獸,經過暫短的休息,起身向迷失森林裏面前進,遇到幾隻靈獸,都由穆照夕指揮龍魚美人進行攻擊,經過幾場激烈戰鬥,龍魚美人掌握了新的技能,如水刃,水靈甲等技能,而穆照夕也成功晉級到練靈境的第四層。

一直沒有遇到成羣結隊的靈獸,李守新等御靈師只得在一旁看着小公主訓練升級,還停留在七層和五層。

終於在前進的途中遇到十幾只靈獸梅花鹿,穆照夕和李守新等人各自指揮靈獸展開進攻,一時間,風系,火系,水系的技能落到這羣可憐的鹿的身上。

一場沒有懸念的戰鬥,穆照夕提升到第五層,劉官祥等三人在戰鬥之前分別吃進琉璃門分配的一種名叫靈氣草的天才地寶,除了李守新、貫晶瑩外,其餘的御靈師都提升一個境界。

這種靈氣草原本生活在山崖峭壁上,吸收日月精華成長,慢慢吸收存儲靈氣,年份越久,儲存的靈氣的越多越純。

這些靈氣草是琉璃門中上三代的祭司花費畢生心血,從懸崖山上移植過來,一次又一次的試驗,最後試驗成功,移植在琉璃門的名叫藥園的空間裏。


這次琉璃門爲了這新新生的力量,從藥園將年份最久的靈氣草摘下來,送給每一位年輕的御靈師。

元七郎看着穆照夕的境界的提升,龍魚美人的成長,心內十分高興。現在穆照夕已經長大了,變的漂亮成熟,不在是那個跟在自己和穆秋陽身後的小女孩了了。

在天色見黑的情況下,元七郎等九人停止了前進的步伐,開始做好了宿營準備,大家分別搭建了五個帳篷。

大帳篷裏住着四個女孩,其餘的分別住進其餘的四個帳篷,元七郎安排好大家的住處,自己找到地勢較高的地方,坐在一棵蒼天大樹下面,準備今夜獨自一個人進行守護。

月亮透過茂密的森林,傾瀉進了一些月光,照在樹葉上,青霜爬在自己的肩頭,青色的尾巴纏在他的脖子上,暖洋洋的。

穆照夕身心疲憊的倒進睡牀,不一會就進入了夢鄉,楚芳姿看着穆照夕、沉香和貫晶瑩相繼的睡着,將靈貓釋放出來,融入樹木中,感知周圍的情況變化。

元七郎依靠在樹身,閉上雙瞳,釋放體內的靈氣,進入修煉中。

一陣的腳步聲,從帳篷那邊走來,元七郎聽到腳步聲,已經判斷出來,來的人的是那個名叫李守新的少年御靈師。

李守新做到元七郎的身邊,道:“大人,我知道你在進行修煉,我只想跟你說一件事情,這次來迷失森林歷練,我和貫晶瑩還有另外一個祕密,想請你們幫忙。”

元七郎睜開眼睛,雙瞳看着李守新,道:“這個迷失森林裏還存在什麼祕密嗎?這裏每年都有大批的弟子前來歷練,怎麼都沒有發現呢?”

李守新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張地圖,交給元七郎手中,道:“那一年,貫晶瑩的父親貫中流參加迷失森林的歷練沒有回來,失去行蹤。雖然琉璃門內派出晶瑩徹查了迷失森林,但是活不人見人,死不見屍,也就成了一樁懸案。可是誰能想到貫中流的靈獸豪豬歸來,給家人帶回這張描畫迷失森林的地圖。”

元七郎展開地圖,雙瞳看去,這是一張用羊皮作底,用獸血畫出的地圖,上面畫得就是迷失森林的全貌。

特別在迷失森林中間的地方,是一座古城的遺址,斷壁殘垣,野草蔓蔓,用紅色圈稱一個特別醒目的圓環。

這個古城遺址,元七郎也曾經去過,沒有發現他有什麼與衆不同的地方,除了一般城市擁有的宮殿,商鋪民宅,祭壇等設施應有盡有,一個都不缺。

據琉璃門的史料記載這個古城遺蹟是曾經八葉琉璃門沒有分裂前的的宗城,後來隨着八葉琉璃門的分裂,所謂老宗城被新建的宗城代替,人口都遷移到新的宗城,這裏慢慢的變的荒蕪,隨後杏葉琉璃門接管這裏,大面積種植樹木,建築結界,稱爲一個名叫迷失森林的地方,供自己弟子歷練的地方。

一個紅色的箭頭,標註的地點正是古城遺蹟的中祭壇的地方,那裏原本供着八葉琉璃門的八隻圖騰獸,分別代表了八葉琉璃門的八個分支。

元七郎記得那裏的八尊圖騰獸,分別由八種葉子形態的琉璃組成,流光溢彩,變幻瑰麗,是琉璃門守護神獸。

李守新道:“據我推測,貫中流是想告訴家人什麼,可惜這迷失森林每年纔開放一次,只有這時候才能進入古城遺蹟,查訪貫中流消失的地方。”

元七郎點點頭,道:“那隻靈獸呢?”

李守新道:“已經死去多年了,這張地圖一直由貫晶瑩的母親保留着,如今她的母親去世,臨終前將這張地圖交給了貫晶瑩,查找父親失蹤之謎。”

元七郎放下手中的地圖,道:“我們可以去那個古城遺蹟,幫助你尋找貫中流失蹤的線索,但是過去那麼多年,線索渺茫。”

李守新嘆了口氣,道:“我也知道過了這麼多年,尋找線索更是難上加難,可是屬下的女友,念念不忘此事,想知道父親的最終下落。”

元七郎道:“此事我會盡力幫你尋找蛛絲馬跡的,盡力查找到貫中流的下落。”

李守新道:“那屬下先謝謝大人了,這張地圖大人先留下吧,細細揣摩。說罷,起身離開,走回帳篷裏。”

元七郎看着李守新走進帳篷,道:“你來了。”

他身後的那棵樹中,緩緩走出一個女人,坐到元七郎的身邊,纖手拿起那張地圖,仔仔細細看了一遍,道:“這個地方是祭壇的位置。難道那裏有什麼祕密?”

元七郎道:“只有到了祭壇才能知道答案。”

楚芳姿道:“也只有這樣才能找到最終答案了。” “喵喵。”靈貓從身後的樹中走出來叫着,楚芳姿站起身來,一對鳳眼看着遠處的樹影婆娑,有靈獸的影子向這個地方迅速的移動。

楚芳姿道:“有靈獸向這裏快速的移動,不是一隻,是一羣木屬性的傢伙,是一羣飢餓的木狼向我們這裏集結。”

元七郎道:“召集大家起來,做好戰鬥準備。”

青霜睜開陰陽魚的眼睛,仰頭對着從樹葉中透出來的月光,嗚嗚嗚叫個不停,叫醒正在睡覺的這些人。

大家快速的聚集在元七郎身邊,沉香雙手揉着自己的眼睛,睜開朦朦朧朧的雙眼看着大家,穆照夕道:“七郎怎麼了?”

元七郎道:有木狼圍攻過來,沉香跟着我,大家召喚出靈獸,組成環形,做好戰鬥準備。“

穆照夕召喚出龍魚美人,李守新召喚出靈獸翼虎,貫晶瑩召喚出靈獸雙翼瑞獸,劉官祥召喚靈獸黑暗虎王,崔榮波的靈獸精睛獸、範廣軍的靈獸風狸。

這時,大家注意到遠處有綠影,向着他們這裏展開扇形的陣型圍攻過來,貫晶瑩道:是木狼,一羣木狼向我們這裏急速的涌來。

那些木狼如潮水般涌向元七郎他們,野獸的氣息鋪天蓋地,在這傾瀉的月光之下,構成一副讓九個人心境膽寒的悚然震撼。

沉香嚇得躲到元七郎的身後,李守新道:“晶瑩你要寸步不離小公主,守護住她的安全。”

範廣軍的風狸第一個竄出去,站在他們的面前,雙爪中靈氣凝聚,風球高速旋轉形成,發出呼呼呼的聲音。

風球完成,範廣軍道:“放。”兩道風球拋入狼羣中,旋轉的開來,凌厲的風刃席捲開來,將衝在前面防禦力最低的木狼絞殺。

“融入黑夜中。”劉官祥指揮黑暗虎王融入黑夜中,元七郎沒有到這裏還能遇到一個變異的的靈獸,盡然是罕見的暗屬性靈獸。


元七郎道:“劉官祥退帶後面去,指揮靈獸找到這羣木狼的首領,我自有妙計。”

劉官祥退到沉香身旁,通過靈光聯繫,指揮黑暗虎王在黑夜中潛行,尋找這羣木狼的首領的位置。

“讓我的靈獸來。”楚芳姿叫了一聲,操縱着靈貓出現風狸的身旁,雙爪拍在地上,木狼羣裏出現數十根刺藤,靈性十足,纏繞,攻擊,將周圍出現的木狼一一解決。

月光,黑夜,忽明忽暗,木狼還沒有真正靠近自己敵人,已經受到人類御靈師的攻擊,屍體橫七豎八倒着,鮮血染紅了樹木,枝葉,地上堆積的殘葉枯枝,散發者着血腥味兒。

木狼見到身邊同伴死去,發出悲憤的叫聲,驚動林中的鳥類靈獸飛起,眼中充滿殘暴、血腥,殺意向元七郎他們合圍過來。

李守新的翼虎和崔榮波的精睛獸已經衝進狼羣,撕裂爪,撕咬,野蠻撞擊,骨刺,翼斬,兩隻靈獸在御靈師的指揮下,施展着領悟出來的技能連續的落到木狼身上。

穆照夕指揮着龍魚美人施展水球術,藍色的水球落到木狼羣,瞬間發生爆炸,有效的殺傷木狼的數量。

元七郎指揮着青霜施展月光刃,如水的月光傾斜在羣狼上,頓時死傷一片。

貫晶瑩操縱着雙翼瑞獸,展開雙翼,根根如利劍的翎羽,閃動金屬的光澤,在一側輔助元七郎殺傷木狼。

在大家齊心合力的協作下,有效的控制狼羣的進攻,在他們面前堆滿了木狼的屍體,鮮血染紅周圍一草一木。

女友帶我吃雞

它猛地揮出雙爪,頓時綠影閃動,無數根綠木刺閃出,如萬箭齊發,越過狼羣的上方,鋪天蓋地射向元七郎等人所在的位置。

每一道綠木刺在半明半暗的的月光下,閃動着奪人魂魄的寒光,如同狂風驟雨一般,射了過來。

“好厲害的攻擊手段,”楚芳姿道:“大家小心!”說完之後,急忙讓靈貓施展木牆,將大家保護在其中。

綠色的木刺撞擊在綠色的木牆上,摩擦出火星四濺,閃動着光星,跌落在木牆的外面,堆了一層。

隨着這隻木狼的出現,局勢大變,綠木刺的攻擊,瞬間讓翼虎和精睛獸遍體鱗傷,李守新和崔榮波不得召回的靈獸進行防禦。

這樣一來,只有楚芳姿的靈貓獨自一個站在衆人的前面,施展技能與這些木狼相互周旋着,身上帶上傷痕,鮮血流淌。

楚芳姿一邊操縱靈貓阻止木狼的進攻,一邊還的騰出手來,給大家周圍布上防禦的木牆,阻擋着木狼射過來的綠木刺。

李守新等幾人指揮着靈獸退回到木牆的裏面,施展技能,殺死靠近他們的木狼。可是這羣木狼越聚越多,殺死一批又上來一批。

靈貓身上的傷痕越來越過多,鮮血流淌,元七郎雙瞳看着道:“楚芳姿召回靈貓,進行防禦吧。”

楚芳姿果斷召喚回靈貓,及時給它吃下療傷藥,召回御靈空間休息,雙手揮動,在他們身前布上三層木牆。

元七郎道:“照夕指揮龍魚美人進行水球攻擊,貫晶瑩指揮靈獸輔助照夕進攻。其餘的先休息下,恢復體力。”

龍魚美人的水球落到狼羣中,發出爆炸聲,頓時有十幾條木狼被炸飛出去,隨後幾道翎羽閃過,擊殺幾隻木狼。

這一段時間,大家都從靈獸反饋的靈氣中提高境界,穆照夕直接提升到九層,而其他幾人,除了劉官祥外,,都提升到九層境界。

元七郎問道:“劉官祥,黑暗虎王可找到這羣木狼的首領的位置。”

劉官祥急忙回答:“已經找到了它的位置,接下來,該怎麼辦?”


元七郎道:“不要着急,潛行過去,殺傷它,取它身上的鮮血來。”

劉官祥不解其意,問道:“只要一些血嗎?不殺了他嗎?”

元七郎道:“以你靈獸現在的能力根本殺不了它,我只要一些血就可以,不可貪戰,速速潛行回來。”

劉官祥點了點頭,通過靈光聯繫,指揮着黑暗虎王藉着夜色慢慢靠近這羣木狼的中首領。

元七郎問道:“楚芳姿你還帶有粘土吧。”

楚芳姿道:“我這裏還帶有粘土,跟你在一個團隊時養成的習慣,到現在還沒改呢。”

穆照夕看着二人,心內明白他們二人認識,還是一個小隊的隊員,但是在這關鍵的時候,沒有開口詢問。

元七郎道:“那就有勞你準備粘土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