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出來,你的意思是想公開我們之間的關係?”林凡疑惑的問道。

“站出來,你的意思是想公開我們之間的關係?”林凡疑惑的問道。

“不算完全公開,只是在楊少青面前公開而已,讓他認清現實,知難而退就好!”

林凡懂了,雖然有點失望,但是總算是讓夏夢有了主動公開他們關係的心思,也算是在兩人關係的路上邁進一大步。

“既然你已經決定了,就按你說的做吧!”

夏夢點頭,很快就叫人將楊少青叫到了辦公室。 下午三點鐘,楊少青出現在了夏夢辦公室門外,他已經重新換了一身衣服,再次恢復成了那個溫文爾雅的翩翩公子形象。在祕書白飛飛的注視下,直接進入了夏夢的辦公室。

“小夢!你找我?怎麼是你?”楊少青在聽到夏夢要見他的時候還很高興,下一秒看到了林凡之後,臉色立刻就變得陰沉了起來。

這個該死的傢伙怎麼也在這裏?

楊少青的雙手不知覺就抓緊了起來。

“青哥,你來了,和你正式介紹下,這位就是我的老公,段飛!”夏夢由於早早離開了食堂,於是並沒有看到食堂那一幕,還一臉諾諾大方的給楊少青介紹着林凡,殊不知此刻的楊少青早就有了幹掉林凡的心思。

“什麼?他是你老公?那個窩囊贅婿?”楊少青大驚,沒想到自己想要暗殺的目標居然會是夏夢的老公。

其實,楊少青在收到林凡的資料的時候,並不知道這個人就是夏家贅婿,因爲夏夢和林凡的結婚十分隱瞞,很少有人知道,外界也只是傳言夏夢結婚了,至於夏夢的老公是誰,除了夏家之外,沒有人知道。

這也是爲什麼楊國斌和楊少青都不知道林凡就是夏夢老公的原因。

楊少青在剛接到暗殺目標的時候,還以爲只是對付夏氏傳媒的一個小保安,根本就沒有將林凡和夏家贅婿這兩個人等同起來,畢竟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因爲從組織反饋的資料得知,能夠輕鬆的幹掉他們殺手組織的成員,必然是身手極其不簡單。

這根本就不可能是楊少青印象中知道的那個夏家無能贅婿。

夏夢點點頭,不知道楊少青爲何這麼大反應,不過一想到楊少青一直都在追求自己,她便有點釋然了。

“沒想到你就是夢夢口中的青哥,中午的事真不好意思!”林凡還一點也不知道楊少青爲什麼想要殺他,不過心裏已經對這個傢伙產生了警惕。

不是什麼人都能散發出殺意的,這個楊少青必定是沾過人命的!

楊少青的臉色陰沉可怕,儘量忍住自己心中的殺意。

夏夢沒好氣的白了一眼林凡,知道這傢伙沒有把她的叮囑放在心上,還是在食堂對楊少青動手了。

“青哥,她就是這個樣子,做事毛毛躁躁的,希望你看在我的面上不要跟他一般計較。”

楊少青原本的臉色還很嚇人,這會兒已經恢復了正常,身爲一名殺手,早就習慣瞭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

“既然是小夢你說好話,我自然是不會放在心上,不過,聽我的勸,他不適合你!”楊少青淡淡說道。

林凡的臉色頓時就冷了下來,這小子什麼意思,這是要勸夏夢和自己離婚嗎?

就連夏夢的臉色也變得不好看起來,合不合適,是你說的算的嗎?

強忍着心中的不喜,夏夢冷冷說道:“青哥,我叫你過來,只是想明確的告訴你,我已經結婚了,不可能再接受其他異性的表白,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楊少青怎麼可能不明白,但是他不想明白,因爲他根本就不在乎夏夢是否已經結婚,而且他一點也看不起林凡,一個上門女婿而已,什麼東西?遲早要死在我手上。

眼睛下意識看了一眼林凡,彷彿是在看一個死人。

林凡頓時眯起了眼睛。

“我明白你的意思,小夢,不過,那又怎麼樣?就他?”楊少青看向林凡的目光露出深深的不屑。

“我還是那句話,不管你是不是已經結婚,我還是會一直追求你,直到你答應爲止。”楊少青一臉深情款款的看着夏夢。

夏夢卻是一點感動的情緒都沒有,反而是一陣厭惡,自己都已經跟他說的那麼清楚了,他居然還不肯放手,這讓夏夢氣憤的同時又十分的無奈,

楊少青灑脫的說道:“好了,小夢,我先走了,下次再來找你。”

臨走之時又狠狠的看了一眼林凡,便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林凡冷笑一聲,始終是一臉淡漠的看着楊少青。

“看吧,我就說讓我痛揍一頓那個傢伙,說不定他直接就離你遠遠的了。”林凡看着夏夢無奈的攤了攤手道。

夏夢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確實覺得自己的主意有點想當然了。

但是她能怎麼辦?難道真如林凡說的那樣,找人痛揍楊少青一頓?

很顯然不可能!

兩家的關係在哪裏,雖然如今今非昔比,明爭暗鬥,但是往日的情分不是說能抹掉就能抹掉的!

“夢夢,集團是不是有特衛這個組織?”過了一會兒,看到夏夢臉上的氣漸漸消了,林凡突然問道。

“是有這個組織,你問這個做什麼?”夏夢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感覺林凡的思維一下子跳躍的太快了,有些奇怪的問道。

特衛,和保安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特衛全部都是由身手高強的人組成的,比一般的中層幹部都還要有權力。 雖然同屬保衛部,但是並不歸保衛部管轄,而是聽出總裁的直接命令,可以說是總裁的私人力量。

這也是爲什麼,楊國斌已經掌控了保衛部,卻還是不敢和夏夢直接撕破臉皮的原因,他也忌憚夏夢手上的這支武裝力量。

“那你把富貴調到十五樓做你的特衛吧,這樣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還有富貴可以幫你擋住楊少青。”林凡想了一下,不管是出於對王富貴的安排還是對夏夢的考慮,林凡都覺得這是目前唯一的好方法。

林凡覺得王富貴現在繼續留在保衛部已經起不到了一絲作用,不如把他調到夏夢身邊來。對於王富貴的人品還是身手,林凡都是十分清楚的,完全有資格做這個特衛,將王富貴放在夏夢身邊,林凡還是十分放心。

其實,最適合這個位子的應該就是他自己,可是夏夢剛把他調到策劃部,這還幾天又調走,總是有點不好,於是林凡就幫夏夢推薦了王富貴。


夏夢聞言一亮,覺得林凡這個主意還是不錯的,既然連公開林凡的身份都沒有辦法阻擋楊少青,就只能叫人把他擋在外面不讓自己看到了。

眼不見心不煩!

王富貴夏夢不認識,不過既然是林凡推薦的,那麼應該沒什麼問題,於是便答應了林凡的提議。

很快,王富貴就辦好了手續上了十五樓。

於此同時,金剛也帶着十幾個手下來到了夏氏集團,門外的保安一看到十幾個小混混凶神惡煞的走來,剛想回去稟報卻是被金剛一把給抓住了。

“叫段飛給我出來!”金剛一臉陰沉的看着保安說道。

那保安聞言一愣,原來這些人是來找林凡的,看到對方人多勢衆,他心裏也有些害怕,只能點頭答應。

很快,他就把這事稟告到了保安部長陳沖那裏。

陳沖一聽這個事,頓時心裏一樂,感覺給外甥報仇的機會來了,於是對那人說道:“既然是別人點名叫他,這事就讓他去解決好了!” 那保安不明就裏,只能去找林凡,誰叫陳沖是他的上司呢?

林凡在得知這事也是十分納悶,好端端的怎麼有混混要找他?聯想到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林凡心中似乎已經有了答案。

看樣子,那些人不是針對趙盈去的,而是他!

自己倒是要看看,這些究竟是什麼人?

於是一個人來到了大廈門外,一眼就看到了金剛和他身後的十幾個小混混,正是昨晚想要追殺他和趙盈的那些人,眼睛瞥見他們腰間的鼓起,一下子就猜到那裏面藏在武器。

看來,來者不善!


想到這裏,林凡眯起眼睛看向爲首的金剛問道:“是你們找我?”

“沒錯!過去那邊聊聊!”金剛就一眼認出了林凡,兇悍的臉上露出狠厲之色。

林凡沒有拒絕,也不想當着許多人的面和這些混混動手,於是便跟隨金剛等人來到了大廈旁邊的巷子裏。

林凡直接問道:“說罷,你們是什麼人?是誰讓你們來找我麻煩的?”

金剛的臉上依舊沒有變化,“前一個問題我可以回答你,但是後一個我暫時不能告訴你,除非你能打敗我!”

“啊?”林凡聞言一愣,感覺對方有點不安套路出牌,正常劇情不是應該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臉囂張的先說,“小子,就憑你也想知道我們是誰?”然後直接吩咐小弟對自己動手嗎?

金剛有點奇怪的看着林凡,雷爺讓他先試試對方的實力,先不要得罪對方,金剛自然是如命聽從,不知道對方爲什麼會是這個反應。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哦!”林凡這才反應過來,有點不好意思,覺得自己應該是電視劇最近看多了的緣故,纔會不知不覺受到影響!

尷尬的咳嗦了一聲道:“既然是這樣,那你就先告訴我你們是什麼人吧!”

“我們是紅幫雷三爺的手下。”金剛也沒有多想,十分坦誠的告訴了林凡。

“雷三爺?我似乎並沒有得罪你們紅幫,你們這位雷三爺爲什麼要找我麻煩?”

“我已經說過了,要想知道爲什麼,你必須要先打敗我才行!”

“這個是你的特殊規矩?”


“不是!只是雷三爺事先是這麼交代的,要我先試試你的深淺!”也不知道金剛是太過坦誠,還是人就是這麼老實,總之他直接就跟林凡交代了雷三爺對他的授意。

林凡笑了,覺得這個金剛還真有意思,於是也沒有再說什麼。

“那就來吧!”

雙方直接動手,沒過十秒鐘,金剛就一拳敗在了林凡手上,當即就是震驚的無以復加。

“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們的雷三爺爲什麼要找我的麻煩了吧?”林凡一臉笑意的看着金剛。

金剛一臉呆滯,久久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一滴冷汗就從腦門劃過,他嚥了咽口水,再也沒了之前兇悍的表情,十分艱難的說道:“不是雷三爺想要找你的麻煩,是張凱!”

“張凱?”林凡喃喃自語,總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

腦中靈光一閃,隨即,就想了起來,趙盈的同學不就是叫張凱嗎?難道是他?

林凡一時之間也不確定這個張凱是不是自己見過的張凱,於是接着問道:“這個張凱是什麼來歷?”

“張凱是恆生集團董事長張俊義的兒子。”金剛早已是被林凡的實力給折服,這個時候也不敢說假話,只能是實話實話。

林凡點點頭,這個恆生集團林凡還是知道一點的,是東海最大的房地產公司,市值幾十個億,而且恆生集團的董事長張俊義在黑白兩道通吃,因此沒有人敢得罪他們。

自己好端端的怎麼得罪了這個張凱?

難道真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張凱?

想到這裏,林凡趕緊掏出手機給趙盈撥了一個電話,直接就問道:“丫頭,昨天那個叫做張凱的傢伙是不是恆生集團張俊義的兒子?”

“是啊!怎麼呢?段大哥!”趙盈有點奇怪的問道,不知道林凡爲什麼突然打電話問她這個。

“沒什麼,隨便問問,沒事了,我先掛了!”林凡想着心思,也沒有留意趙盈對他稱呼的改變。

弄清楚了張凱的真正身份,林凡的目光陡然眯了起來,心裏似乎已經知道了張凱爲什麼要對付自己了。感情是爲了趙盈這個丫頭,自己這桃花運沒沾上,這桃花劫就來了。

這生意做得真虧,早知如此就不應該找那丫頭要那麼點好處!

要是讓林凡知道,早在之前張凱就已經派耗哥對付過他了,不知道會做何感想?

雖然基本上清楚了張凱找自己麻煩的原因,但是林凡還是想從金剛口中得知一下答案。

“原來如此,你知不知道張凱爲什麼要找你們對付我?”

“不清楚!”

“真不清楚,還是假不清楚?”林凡似笑非笑的看着金剛,眼神卻是泛着冷光。

金剛雖然看的林凡再笑,但最感覺有兩道冷光猶如尖銳的刀子直插自己的心臟,身體忍不住就是一陣顫抖。“我是真的不知道。”

林凡收了目光,因爲他從金剛的臉上並沒有看出不自然,這便說明對方並沒有說謊,便也不再爲難這個傢伙,但是這並不代表着林凡就這麼放了金剛。

如果不是自己比金剛厲害,今天鐵定會被對方痛揍一頓,這都還是最輕的,還有那個雷三爺心思也不單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