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錢成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印海打來的。

第二天,錢成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印海打來的。

「喂,海哥,有什麼事?」錢成問道。

「上回你不是讓我打聽你的室友么,有消息了。」

「什麼消息,說來聽聽。」

「這陳浩,乃是易水市陳家的人,陳家在易水市也算是大家族了,手下產業隨便拉出來一個都是上億的生意。這陳浩的父親陳功,就是陳家的當家人,但是一個月前陳功因車禍意外去世。所以陳浩這才被家族叫回了家。陳功一死,陳浩自然也就跟著失了勢,現在已經被軟禁了。」印海把打聽到的事情一一告訴錢成。

怪不得陳浩說這事是因為錢,但是錢卻擺平不了。聽完印海的描述,錢成心中有了一個主意:「海哥最近忙不忙?」

「最近?還行吧,劉安和劉東都死了,我這邊的生意猛地一松,最近正好沒什麼事。怎麼,想讓我陪你走一遭?」印海多人精,錢成一句話,印海立刻就知道錢成心裡的打算。

「還是海哥懂我。」錢成之所以帶著印海,主要還是想帶著印海去長長見識。因為下一步,錢成打算好好的培養他。這人很重義氣,錢成極為欣賞。

「你就貧吧。」印海早就把錢成當成了兄弟,在慢慢的接觸下,印海越發覺得錢成是做大事的人。無論是運氣還是實力,那都是自己無法企及的。

掛斷電話,錢成忽然想起了昨天林老遞給自己的戒指。錢成趕忙戴在手上。手機搜索附近藍牙,果然直接連接到一個微信群中。正當錢成準備吐槽一個微信群加的這麼麻煩的時候。錢成手上的戒指瞬間消失。

「喵的,這…」錢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摸了摸手指上,剛才戴戒指的地方。根本摸不到任何的東西。

油膩大叔:「大家撒花,歡迎新人!」

愛吃烤香腸:「歡迎新人!」

冰雪皇后:「歡迎新人!」

一根魚刺:「是錢成兄弟吧!」

黑貓警探:「是錢老弟吧,歡迎加入異能世界!」

絕境保鏢:「錢老闆好。」

錢成想了想,自己在第一階段,僅僅靠著有錢,就已經在普通人中奉若神明。此時進入第二階段異能。那自己能低調的起來?很顯然,不能。那得起個霸氣的名字啊。

錢成:「大家好,我是你們的神!」沒錯錢成此時直接把名字改為了:你們的神。

處長:「小友,好名字!」

愛吃烤香腸:「處長好!」

冰雪皇后:「處長好!」

一根魚刺:「處長好!」

辣筆小新:「處長好!」

看著這整齊劃一的隊形,錢成一陣汗顏。果然林老的管理方式,讓人敬佩啊。

處長:「這位新人乃是我小友,大家多多照顧。」

愛吃烤香腸:「好嘞,放心吧,處長。」

辣筆小新:「新人需要裝備么?我來給你畫。」

愛吃烤香腸:「新來的,別聽這貨忽悠你,小心被坑。」

你們的神:「你們倆昨天我見過!」

愛吃烤香腸:「我們群一共加你才10個人,你昨天都已經見過4個拉。」

黑貓警探:「不對,是7個。除了油膩大叔和窺探地獄他應該都見過。」

辣筆小新:「你才坑新人,你全家都坑新人!@愛吃烤香腸。」

這是群里愛吃烤香腸發來一段視頻,視頻中辣筆小新在火里被烤的亂叫亂跳。忽然畫面一轉,變成了愛吃烤香腸的臉,臉上猥瑣的哈哈大笑。

辣筆小新:「WCNM!」說完也發來了一段視頻。

視頻上愛吃烤香腸臉上畫了一隻王八,他照著鏡子不斷的異化,但是無論怎麼異化,臉上的王八始終都在。最後畫面一轉,同樣是辣筆小新,陰冷的笑容。

冰雪皇后:「你們消停點吧,能不能不要讓新人看笑話。」

你們的神:「沒事,你們繼續,我買包瓜子。對了這是啥群,到底是幹嘛的?」

處長:「怎麼回事,你沒有跟小友交待明白么? 貴族校草的笨女僕 @油膩大叔。」

油膩大叔:「處長,我以為您已經說過了,我現在把群規重新發一遍。」

你們的神:「WTF?」

油膩大叔:「本群是為建立和諧新社會,為保障普通人和異能人雙方的權益。由國安部,特設建立的白虎特調處內部聯絡群。同時本群兼顧了國安局信息發布,積分的查詢、兌換,級別的鑒定,特權的授予等工作開展進度的公告和公示。本群為內部聯絡群,謝絕外泄。輸入關鍵字CX,便有智能助手,為你提供信息,此查詢信息只自己可見。」

你們的神:「CX」

白虎:「你們的神,積分:0。級別E級(特許進入)。特權:保護罩正常運行中。」

你們的神:「這麼高大上。」

愛吃烤香腸:「新人,習慣了你就知道,這裡比你想象的還要高大上!」

辣筆小新:「你總是這樣嘲諷新人,有意思么?」

愛吃烤香腸:「滾!怎麼哪裡都有你!@辣筆小新。」

辣筆小新:「畫個圈圈詛咒你。」

辣筆小新說完,真的發了張圖片過來。

愛吃烤香腸:「WRNXR!」

冰雪皇后:「淡定…」

窺探地獄:「吵什麼吵!都給你閉嘴!」

愛吃烤香腸:「閉嘴就閉嘴!」

辣筆小新:「哼。」

林處長:「我去開會了,有事第一時間@我。」

絕境保鏢:「收到!」

油膩大叔:「收到!」

一根魚刺:「收到!」

… 錢成搖了搖頭,關掉了聊天界面,回到了家中。美美的睡了一覺,這一覺整整的睡到了第二天的下午。

打開屬性

人物:錢成

性別:男

階段:S級系統第二階段

道具:暫無

輔腦:萌小美

代幣:454個

現金:4.4億(存款在系統中依舊顯示現金。)

衛道者:無

異能槽:金剛身軀,無

金剛身軀:等級3。經驗判定:8670/10000

寶器:七級浮屠塔

寶器技能:蘊靈

異體:暫無

擁有異能:金剛身軀(比對等級:F)

異能吞噬:螞蟥異能

異能掛機:活期掛機插件

異能更換:暫無其他異能

看了看自己的數據,錢成嘆了口氣,除了金錢還讓自己滿意之外,其他的數據簡直可以說是慘淡。心中越想,越覺得心中有口氣出不出來。想了想最近老是找自己晦氣的人員名單。最終自然的被轉嫁到了魏天的身上。

既然家裡已經有了能量屏障的保護,後方已經完全放心,是時候可以掃除垃圾了。錢成直接開車來到了魏天的家。

「大佬,您好,請問您有預約么?」很明顯魏家的保鏢個個都是訓練有素,精神抖擻。

「沒有預約,怎麼這是你們魏家的傳統么?天天就是預約預約的,難道沒有預約我就見不到魏天?」錢成早在收購燕州酒肆的時候,就對魏天這一套預約的說辭很是反感。現在心情不爽更是如此。

「大佬,沒有預約確實是不可以進入魏家的。」保鏢聽出了錢成話語中的敵意,語氣開始變得強硬起來。

「告訴魏天,我錢成來看魏時雨。你看看,我順便從超市裡買了雞蛋。」錢成說完,打開了車廂,裡面確實滿滿都是雞蛋。頗有看人的架勢。

「請這位,先生快點離開魏家,不然,我就要不客氣了!」無論是錢成的說辭上,還是帶的禮品上,都讓保鏢深深地感覺到了錢成,就是來砸場子的。所以戒備心立刻就上揚了起來。

「我說,你們魏家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既然這樣,那我也只能硬闖了。」錢成嘆了口氣,剛關上車門就往魏家宅子的大門走去。

「停住!」 剛好我想嫁給你 保鏢上前準備一個鎖肩直接制住錢成。怎奈錢成根本就沒有任何理會,一把手便把保鏢打到了一邊。保鏢瞪大了雙眼,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放水了。

「我讓你停住!」保鏢再次上前,這一次準備雙手扣住錢成,直接摁倒在地上。但是當他真正來到錢成面前的時候,才發現錢成根本就是他無法撼動的。錢成看了眼這可憐的保鏢,一腳便踢出十幾米開外。

「這裡是門崗!有不明人士闖進別墅,有不明人士闖進別墅!」那保鏢手扶著剛才被錢成踢到的地方,不停的重複著。

「我來幫你通知。」錢成冷笑一聲,一腳便踢開了魏家的大門。

「停下!在靠近,我們就開槍了!」錢成剛把大門踢開,身上立刻就被密密麻麻的激光瞄準器的紅點覆蓋了一遍。

「魏天!你就是這麼招待客人的?」錢成大喝一聲。

「哼,是你小子!」魏天這時站在了自家的二樓,居高臨下的看著錢成。他早就猜到錢成會來家裡搗亂,但是他沒想到的是,錢成竟然就這樣大搖大擺的來了,對自己家裡的安保絲毫無所畏懼。

「魏老闆,這就是你的不是了,我好心好意的來看你家的..公子?還是公主?哎,算了管他呢,你還非得讓我預約,這不合適吧。」錢成淡淡的微笑道。

「錢成,我給你30秒,趕快滾出我魏家!不然我讓你豎著進來橫著出去。」這幾天他已經聽說了經理朝著錢成開槍的事。當時經理描述的很清楚,子彈一半打進了錢成的肉中,一**露在外。所以理論上,錢成的身體並不算是無敵的。僅僅只是比一般人的肉體更加的強硬罷了。

事實上也確實如魏天所想。

「魏老闆,你覺得這樣得罪我,真的好么?別以為你串通賈老六,對付我的事我不知道。我不妨告訴你,今天來我就是讓你跟賈老六劃清界限!賈老六我遲早收拾他,而你,最好給我收斂點。」錢成之所以敢來魏家,當然就已經預料到了這個情況。他根本沒有絲毫的畏懼。

魏天看著錢成,沒有說話。他雖然知道,現在就可以解決錢成,但是他真的不敢。因為據他埋伏在錢成家附近的探子,彙報了錢成昨天晚上的壯舉,以及他的後台。導致魏天一晚上沒有睡覺。今天錢成的到來,讓魏天打心底里產生了畏懼。

但作為燕州市十幾年來的社交大佬,他的手段當然不僅僅只有這些:「我想,成老弟大概是找錯人了吧。我和賈老六已經久未聯繫。所謂不知者不怪。我並不怪你。」

「不過我聽說你最近在找李虎?我倒是知道李虎的下落。」魏天心中明鏡,此時的錢成肯定心中不爽想找人出氣。乾脆把這禍水直接引到了李虎身上。讓這個煞星趕快從自家離開。 許你溫暖如昨 以免徒生變故。

「你知道李虎的下落?」顯然對於魏家,他對李虎的怨恨要更高些。

「沒錯,當年我的手下跟著劉安混過一段時間,劉安那些窩點也基本都知道。至於李虎在哪,當然有一些猜測。」魏天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你想知道李虎的消息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有話快說,有屁快放!」錢成對於魏天是越看越討厭,根本懶得搭理他,現在的錢成只想知道李虎的下落。

「我要你答應我,不準再找魏家的麻煩,不然我拼了這條老命也要和你同歸於盡!」魏天面色一冷喝到。

「這件事,你,我倒是信得過,但是如果你兒子不識抬舉呢?」錢成斜眼看了看魏天。

「我當然會跟他說,你只要答應我!」

「行,我答應你,快點說,李虎在那?」錢成不耐煩地說道。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他就在燕州酒肆下面的地下室中!」魏天說完,揮了揮手,示意保鏢撤離,轉身便離開了。任由錢成在門口發獃。

「什麼!」錢成一臉的震驚,他確實沒想到,他沒想到李虎竟然離他這麼近。但他卻立刻就反應過來了。這也是李虎和劉安當初為什麼第一次在燕州酒肆可以躲避警察抓捕的關鍵原因。因為燕州酒肆里就有這一個可以躲避的地下世界!

錢成想到這裡心中一陣發毛,自己的父母,高原母子,那可是都在燕州酒肆之中。這麼危險的地方,暴露給一個敵人,這是件多麼恐怖的事情。

此時他根本沒有閑心在與魏天插科打諢,開著車飛快的來到了燕州酒肆之中。

「董事長,您來了。」杜月看到錢成的到來異常的熱情。

「杜月,你來的正好。這事很急,你要如實回答我。」錢成急聲說道。

「董事長,您說,我保證知無不盡。」杜月看到錢成來的匆忙,問的急促,趕忙回答道。

「你在燕州酒肆也這麼多年了。你可知道燕州酒肆的地下有什麼暗道或者其他的東西么?」錢成問道。

「暗道?確實是有一個,當時劉安和李虎似乎就是借著這個暗道逃跑的。」杜月想了想肯定了錢成的猜測。

「在哪?帶我過去!」錢成沒時間跟杜月解釋,急聲說道。

「董事長跟我來。」杜月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知道能讓面對持槍的顧順都毫無畏懼的董事長,如此急促的事情,那絕對不是普通事情。

杜月把錢成帶到了當時劉安和李虎進入的包間,拉開一副畫卷,後面就是暗門。可以說這個暗門設計的相當沒有水平。基本上來這個包間吃過幾回飯的,都差不多能看出來。其實也確實是,這個暗門在建立燕州酒肆的時候本來就是留作後門使用的。只是由於後來設計原因。這才變成了暗門。

錢成跟著杜月來到暗道之中,由於沒有燈光,所見之處漆黑一片。杜月點亮了手機,這才看的清晰。這暗道不長,也就7-8米左右,只是由於兩邊都被遮擋了所以才顯得很暗。

就這7-8米,兩人並肩都難以過去的地方,能藏下李虎和谷靜?錢成有些疑惑。他當然不會懷疑魏海的話。因為魏海完全沒有欺騙自己的動機。但是事實確是,這裡藏人的話那就太荒誕了。

「杜月,除了這個暗道,燕州酒肆之中可還其他的類似的地方?」錢成問道。

「沒有了。」杜月想了想,搖了搖頭。

既然沒有,錢成索性就埋頭研究了起來。他有種預感,這7-8米的通道內,肯定藏有乾坤。錢成想著,忽然抬起頭,示意杜月往頭頂照去。這一照,沒想到這暗道如此之高,整整得有4米的高度。

「這裡這麼高?」錢成問道。

「哦,這事我以前向魏老闆打聽過。這裡以前準備開個後門,用以直接連通二樓包間用的。所以開得比較高。」杜月解釋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