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上菜一般都是兩手提着盤子的邊緣,輕輕地往桌上放,哪有你這樣手託着盤子的下底上菜的?所以,你一定是假的。”楚皓笑呵呵地道。

“第二,上菜一般都是兩手提着盤子的邊緣,輕輕地往桌上放,哪有你這樣手託着盤子的下底上菜的?所以,你一定是假的。”楚皓笑呵呵地道。

一旁的美女服務員這才恍然大悟,她們也奇怪這個服務員是誰,怎麼從來沒見過。

“算你厲害。不過你千算萬算,就是沒有算到,這個女人死定了。”假服務員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獰笑。

“就憑你?”楚皓將飛刀在手裏翻來覆去的玩着,眼睛斜斜地看着這名刺客。

“去死吧!”刺客突然暴起,朝着楚皓撲了過來,左手拔出了插在腰間的另一把匕首,對準了楚皓的心臟。

沒見楚皓有什麼動作,烏黑的光芒一閃,刺客的身體一頓,整個人撲倒在地上。楚皓並沒有再次射出飛刀,如果在光天化日之下殺人,就會引起警察的干涉,楚皓還不想和警察打交道。再者,丁映嵐也需要一個活口調查誰是幕後的指使者。

就在這時,丁映嵐才發出了微弱的聲音。“楚皓,我……”

楚皓轉頭往丁映嵐看去,只見她臉色蒼白滿頭的冷汗,看上去非常的痛苦。


“怎麼回事?”楚皓衝到丁映嵐的面前,丁映嵐只是低着頭。楚皓低頭一看,只見刺客用來刺殺的匕首戳破她的肉色絲襪,直挺挺地插在她的腿上。

楚皓明白了,飛刀命中了刺客的手腕,匕首往下一落,正好刺進了大腿的肉裏。丁映嵐還算冷靜,沒有動手去將匕首拔出。

在傷口的周圍,絲絲血液正慢慢的滲出,顏色不是正常的暗紅,卻是青的發黑,還有一種甜甜的味道。

有毒!楚皓出手如電,封住了傷口周圍的幾個穴道,然後對着嚇傻了的兩個服務員大喊:“我需要大量的溫水,快點去拿!”

服務員只有二十來歲,哪裏見過這種場景,早已經嚇得變成了木頭樁子。

“快去啊!”楚皓大吼了一聲,服務員這才慌慌張張的點頭,然後跌跌撞撞的出了包廂門。

楚皓蹲下身,三下兩下將丁映嵐的絲襪撕開,然後擡起頭對丁映嵐道:“忍着點,有點疼,實在忍不住了就嘴裏咬一條毛巾。”

丁映嵐點了點頭,牙齒卻是咬住了自己的嘴脣。

楚皓抓住了匕首的柄,猛地向上拔,一股血箭飈射而出。幸虧楚皓封住了周圍的穴道,丁映嵐纔不至於失血過多。

楚皓將匕首丟在一邊,拿出自己的小刀將傷口割開一個小小的十字,然後雙手用力擠壓傷口周圍的肌肉。隨着楚皓死命的擠壓,那黑色的毒血一點一點的被擠了出來。

丁映嵐疼得大腿不由自主的顫抖着,嘴脣都被牙齒咬破,她硬是沒有哼一聲,楚皓也不得不佩服她的堅韌。

一邊的姚芸嚇得臉都白了,她看着丁映嵐雪白的大腿上被楚皓辣手捏出來的一塊塊烏青,一個勁的直抽冷氣。“喂,楚皓,你輕一點啊,你看丁總都痛死了。”

“命都快沒了,還管什麼痛不痛死。”楚皓不爲所動,還在用力擠着毒血。包廂的門被推開,服務員拿着兩個熱水壺走了進來。“先……先生,水拿來了。”

楚皓試了試水溫,將水壺高高的拎起,對着傷口就倒了下去。皮肉割開倒不是有多疼,但是一旦遇到水,那就火辣辣的疼了。

丁映嵐吃痛不起,低頭一口咬在楚皓的肩膀上,卻沒想差點把牙齒崩掉,楚皓的肩膀硬得像一塊石頭。

楚皓面無表情的繼續擠着毒血,直到流出來的血變成了暗紅色,接着再用大量的溫水沖洗傷口。等傷口被衝成了近乎於白色,楚皓這才停止了沖洗傷口的動作。

清除完了毒素,楚皓取出了銀針,刺入丁映嵐傷口的周圍。輕彈銀針,銀針嗡嗡嗡地開始振動,並把楚皓輸入的木系真氣送到了傷口處。

以療傷效果著稱的木系真氣絲絲點點滲入肌膚,在一陣陣的清涼中傷口也在慢慢的癒合。過了十多分鐘以後,丁映嵐的大腿光滑白皙如初,那深深的傷口和令人觸目驚心的淤青都消失不見。

“好了,幸虧你遇上了我,不然小命還真保不住了。”楚皓大大的鬆了口氣,將丁映嵐腿上的銀針收回。

丁映嵐完全是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就像是見到了神奇的魔術。她伸出一個玉蔥一般的手指,輕輕的點了點傷口處,又嘗試着摁了摁。

“呵呵,祖傳的醫術,雕蟲小技,不足掛齒。”楚皓將銀針收回了銀針盒,憨厚的笑着搓了搓手。

雕蟲小技?丁映嵐的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就憑這一手,做一個千萬富翁是綽綽有餘。多少女人破腹產生了孩子以後,對自己腹部的那一道扭曲凸起的刀疤耿耿於懷?

從今天楚皓的表現看來,丁映嵐發現自己對楚皓的瞭解是遠遠的不夠。會武功,會醫術,不知道他還會一些什麼。和楚皓接觸的時間越長,越是看不清楚皓的真實實力。

但是丁映嵐知道,楚皓完全有能力幫助她度過難關,只要楚皓願意。丁映嵐望向楚皓的眼神變得更加熱切起來,她下定決心要把楚皓拉攏到她的身邊,雖然楚皓對她表現的並不熱心。

上次楚皓當着自己的面,赤.裸裸地提出要自己的人,當時自己還非常的生氣,認爲楚皓是一個得寸進尺的小人,今天看他積極地替自己治傷,既不求物質上的回報,也沒有趁機佔自己的便宜,人好像不錯的樣子,自己還真是沒看走眼。

怎樣才能讓楚皓心甘情願的幫助自己呢?難道真的答應楚皓上次的要求,把自己的清白身子給他?丁映嵐一時迷惘了。 挺好的一個飯局,被刺殺事件給攪黃了,三人都沒了吃飯的心思。刺客被丁映嵐叫人帶走了,楚皓開着那輛破面包車載着姚芸一同回了家。

“楚皓,你這麼厲害,就幫幫丁總好不好?”在車上,姚芸躊躇着說着,試探着楚皓的態度。通過飯局裏發生的一幕,姚芸知道楚皓絕對沒有看上去那麼的簡單。

就在丁映嵐和姚芸等待楚皓的時間裏,兩人舉行了一次長談。

丁映嵐用升職加薪來誘惑姚芸,要求姚芸幫忙說服楚皓時,姚芸斷然拒絕了。而當丁映嵐把她自己的經歷和處境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姚芸,苦苦哀求姚芸一定要幫她這個忙的時候,富含同情心的姚芸猶豫了。

姚芸很想實事求是的告訴丁映嵐,其實自己和楚皓的關係沒有她想象的那麼親密,因爲自己認識楚皓的時間滿打滿算也不到一個月。但是看到丁映嵐那楚楚可憐的樣子,姚芸溜到嘴邊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了。

她沒有想到丁映嵐這個堂堂董事長的身世是那麼的可憐,爲了她父母的基業,她甚至放下了她那高貴的身段,低聲下氣的求着自己。

“那個丁映嵐今天都跟你講了什麼?”楚皓的嘴角劃出一道翹翹的弧線。

姚芸就把丁映嵐告訴自己的話倒豆子般的全部告訴了楚皓,說完了又接了一句。“我看丁總挺可憐的,你能幫就幫她一把吧。”

姚芸說的,與葉鴻調查出來的信息基本上一致,楚皓對丁映嵐的好感多了幾分,至少她沒有編造一些狗血的故事去博取姚芸的同情。

“芸芸,說實話,我是一個粗人,打架會一點,打架打得多了也學會了一些粗淺的醫術,但是對生意場上的事情根本就不懂,就算我有心想幫,也不知道該怎麼幫。”楚皓說的是實話,做生意他還真的不懂。

別看血豹僱傭兵團一次任務的報酬非常豐厚,但是支出也是非常的龐大。武器的購買,日常的訓練和彈藥消耗,基地的維護,僱傭兵的工資支出,特別是一旦有隊員致殘或者死亡,楚皓提供的撫卹金通常是其他僱傭兵的兩倍,這些支出曾經一度令血豹傭兵團差點破產。

雖然血豹傭兵團的財政情況非常的不理想,有隊員提出降低撫卹金的標準,但是楚皓還是堅決的拒絕了,他只說了一句話。“兄弟們已經爲了我流了血甚至犧牲了,我不希望他在天堂還在爲自己的家人生活困苦而流淚。”

幫助納米比亞的**軍消滅了叛軍勢力以後,楚皓得到了兩個鑽石礦的經營權。爲了把自己生產出來的鑽石原石賣掉,楚皓建立了翔龍集團。

由於翔龍集團是最低級的原料供應商,獲得的利潤是極其微薄的。在得到了天才美少女奧德麗的加入以後,鑽石業務纔開始蒸蒸日上。

楚皓自己對經商一竅不通,就把翔龍集團都交給了奧德麗去管理。

奧德麗不僅是世界最年輕最有才華的鑽石設計師,而且也是一個經商天才。她接手翔龍集團以後,馬上耗資三億美元在納米比亞成立了一家世界級的鑽石加工中心,不僅將楚皓鑽石礦裏的原石全部打磨出鑽石成品用於出口,還將觸手伸到了非洲的各個鑽石礦產地。

而她自己設計出來的鑽石飾品,更是在拍賣場上的價格屢創新高,使得翔龍集團的利潤成幾十倍的增長。有了奧德麗,楚皓他們再也不用爲了節省經費而勒緊褲腰帶了。

姚芸也知道隔行如隔山的道理,也許丁映嵐的事情楚皓真幫不上什麼忙。她暗暗地嘆了口氣,也就不再勸說。

還沒到家,楚皓接到了謝志峯的電話。“老大,城西的劉老頭叫人帶來了一張請柬,說是請您去喝茶。”

劉老頭?楚皓的眉頭不由的一皺。他曾經聽王強說過,劉健和城西的劉老頭兩人狼狽爲奸,搶走了他不少的地盤。

趕跑了劉健,謝志峯帶人橫掃劉健的各個生意場,自己還特別提醒謝志峯當心劉老頭這個人。那個時候劉老頭沒跳出來,現在形勢已經穩定了,這個老頭倒冒了頭,他這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莫不成是鴻門宴?

“我這就過來。”楚皓掛了電話,先把姚芸送到樓下,接着風風火火的開着車走了。

姚芸望着楚皓的車消失在樓房的拐角,心裏充滿了失落。當初楚皓想來跟自己合租的時候,自己對他是滿懷戒備萬分提防,可是當楚皓一連二十多天沒有在家睡過一次覺,每次回到家看到的是冷冷清清的房子,心裏卻總不是個滋味,自己甚至有些想念和楚皓住一起鬥嘴的日子了。

楚皓趕到了酒吧找到了謝志峯,從他手裏接過了請柬。打開一看,劉老頭的話說得非常客氣,盛情邀請楚皓三天後去他的茶館一敘。

“這個劉老頭是什麼來頭?爲人怎麼樣?和我們有什麼過節?”楚皓問。

謝志峯搖了搖頭,道:“真不清楚他有什麼來頭,我剛來到杭城的時候他已經在這裏了。”

“我只是一個小人物,身份卑微,和他沒有打過交道,只是聽說他爲人仗義疏財,愛好結交,而且是一個有名的孝子。”

“王強大哥起初和劉老頭稱兄道弟關係非常的好,劉健仗着和警察局治安警察大隊的大隊長有一腿,警察三天兩頭來找我們酒吧的麻煩,不是停業整頓就是鉅額罰款,多虧了劉老頭居中調停,劉健纔沒有繼續針對我們。”

“後來,王強大哥手下有一個陪酒女一不小心得罪了一個大人物,爲了向大人物賠罪,王強大哥差點要把那個陪酒女當場打死。陪酒女跑進了劉老頭的地盤求劉老頭救她一命。王強大哥找劉老頭要人,劉老頭堅決不給,因爲這件事情兩人大吵了一架,就鬧翻了。”

“再後來就是劉健又開始不停地找王強大哥的麻煩,劉老頭再也沒有出面過問,所以王強大哥一直認爲劉健和劉老頭合夥想侵吞自己的地盤。”

謝志峯三言兩語,就把劉老頭的爲人和王強之間的恩怨講得清清楚楚。

楚皓對這個劉老頭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讓謝志峯給他回覆說三天後一定登門拜訪,楚皓離開了酒吧溜進了杭城鋼鐵廠。

在一個巨大的鋼鐵倉庫裏,楚皓開始了金系功法的第一次修煉。楚皓一運功,銀色的金系真氣就紛紛進入他的身體,開始了新一輪的能量循環。


天快要亮的時候,楚皓翻出了鋼鐵廠的圍牆去商場上班,剛到商場門口就嚇了一大跳,商場門口攔起了警戒線,大量閃着警燈的警車停在路邊,許多警察在商場裏進進出出,一副忙碌的樣子。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楚皓走近一看,除了警車,居然還有一輛電視臺的轉播車停在商場的門口。我的乖乖,居然驚動了電視臺的人,看樣子出大事了。

既然警戒線拉起來了,於是楚皓繞到了商場的後門。就在經過商場門口的時候,看到一臺攝像機正架在正對商場大門的廣場前,一個穿着時髦的年輕女主播拿着話筒正說着什麼。

咦,這個女主播不就是當時在車禍現場開寶馬的尚韻涵嗎?

既然尚韻涵在工作,楚皓也沒有和她打招呼,直接從後面的員工通道進入了商場。

商場一樓的大廳裏圍滿了上班來的營業員,黑壓壓的一片。楚皓伸長了脖子找了老半天,纔在一個角落找到了姚芸。

楚皓費力地擠過人羣,來到了姚芸的身邊,問:“芸芸,商場裏發生了什麼事,怎麼來了那麼多的警察?”

姚芸搖了搖頭道:“我也不是很清楚,聽說昨晚商場裏進賊了,把一樓珠寶櫃檯的黃金鑽石等值錢的東西都偷走了。”

靠,這麼巧,難道盜賊知道自己昨晚請假?楚皓頓時無語了,他往珠寶櫃檯望去,果然許多警察圍着櫃檯忙忙碌碌的尋找着各種線索。

有幾個警察還把珠寶櫃檯的營業員叫到一邊,詢問着一些問題,楚皓估計是詢問一些有沒有見到行爲舉止可疑的人啊諸如此類的問題。


“楚皓,楚皓!”楚皓突然聽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順着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人正朝着自己拼命揮手。

這人楚皓認識,是自己在保安部的一名同事。“楚皓,劉主管請你去一下,有些事情要問你。”

“知道了,我這就去。”楚皓答應了一聲,低頭和姚芸打了一聲招呼,就擠開人羣走進了保安室。

一推開保安室的門,就見到小小的房間裏全是人。三個警察站在中央,居前的是一個女警,齊眉的劉海加上齊肩的短髮,面容姣好,嚴肅的臉上寫滿了自信、精明和果敢,好一個英姿颯爽的女警。

劉主管陪着笑站在女警的對面,王展鵬則坐在沙發上,和他一起坐的還有另外一個保安,他們兩個鼻青臉腫的很是狼狽。

一見到楚皓,劉總管指着楚皓對着女警道:“蘇警官,他就是楚皓。”

“抓起來。”蘇玫淡淡的吩咐道,身邊兩個身強力壯的男警一左一右朝着楚皓撲來,抓住楚皓的手就要把它擰到身後。

“慢着,爲什麼要抓我?證據呢?”楚皓兩腳微微分開兩手自然的下垂,兩個男警察用出了吃奶的力氣都不能撼動陳浩分毫。

“我們懷疑你和這件珠寶盜竊案有關,請你回去接受調查。”蘇玫的眉頭一皺,臉上露出不悅的神情。

“只是懷疑?沒有證據你們憑什麼抓人?”楚皓冷冷地問道。

“你老實一點,我會給你看證據的。”蘇玫說完,然後對着兩個男警察吼道:“還不把他銬起來?”


男警察哭喪着臉,不是自己不出力,而是這個傢伙就像是鐵鑄的雕像,根本就無法扳動。

蘇玫看到兩個男警察青筋盡爆,滿臉漲得通紅,而楚皓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就知道是楚皓在搗鬼。她突然拔出手槍,頂在楚皓的腦門上。

“如果你不配合,信不信我一槍崩飛你的腦袋?”

兩個男警察嚇得臉都綠了,這個暴力女還是這麼喜歡動槍。楚皓並沒有做出什麼威脅他人生命的行爲,就算你是警察也不能隨隨便便開槍。

楚皓啞然失笑,這個女警察實在是太可愛了。在傭兵界,用槍指着別人的腦袋是最腦殘的行爲。人的腦袋目標小,容易被對手躲閃開,同時自己舉高的手會把自己的視線遮擋,導致看不到對手手上的動作。

楚皓自信能在兩秒鐘內解決掉這三個警察,但是一旦自己這麼幹,就不得不卷好鋪蓋回非洲繼續做自己的土皇帝了。

楚皓老老實實地將兩手平伸,兩個男警察大大地鬆了口氣,拿出手銬銬住了楚皓。

“搜一下他的身。”蘇玫將手槍放回了腰間的槍套裏,吩咐兩個男警道。

楚皓纏在腰間的飛刀被搜了出來,當蘇玫看到那柳葉一般的飛刀時瞳孔忍不住的一縮,這個細微的動作被楚皓銳利的眼神及時的捕捉了。

這個蘇玫也認識小李飛刀?楚皓正想着,只見蘇玫拿起了飛刀翻來覆去的看,接着又把刀舉到楚皓的面前。

“這是什麼?”


“這個啊,是刻刀,用來雕刻木頭的工具。”楚皓笑眯眯地望着漂亮的蘇玫開始胡說八道起來。“警官小姐,要不要我給你刻一個?我是一個雕刻師,雕刻過許多著名的作品,上次我刻出來的維納斯女神可是拍出了高價。如果你能願意做我的模特兒,我保證雕刻出來的作品比維納斯女神更美。”

“閉嘴!帶走!”蘇玫的臉一下子陰沉了下去。維納斯女神幾乎是不穿衣服的,這個傢伙在故意玩弄自己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