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你狠!”好漢不吃眼前虧,我銀牙咬碎,甩給他一百塊便拿東西下車。

“算你狠!”好漢不吃眼前虧,我銀牙咬碎,甩給他一百塊便拿東西下車。

“哼,鄉巴佬也敢跟我鬥,自不量力!”黑車司機接過錢親了一口,鄙視的看了我一眼。

我揹着東西暗道倒黴,沒走幾步,就聽其中一個痞子對黑車司機說:“嘿嘿,桂哥,今天不錯啊,這都第七單了吧?”

“車站旁邊外鄉人多,宰一個是一個,他們就算要去天堂,我也能把他們拉到這來,哈哈哈!”黑車司機得意的笑道。

“這裏可不就是男人的天堂嗎?”

其中一個痞子也附和道,他說完,引得旁邊一衆人鬨笑。

我一聽更氣了,敢情他們是合起夥來坑人的;但我也沒辦法,只能怪自己倒黴,地痞流氓在哪都是無解的存在。而且看這裏的情形,這幫流氓恐不光的坑外地人的錢,還是這一帶的黑幫。

我強行壓下心中的火氣,就想再攔一輛出租車問問,自己身上帶着閻王印,容易招來髒東西,最好還是去“瀟湘人家”過夜比較安全。

可就在這時,突然一陣很陰冷,很沒有人氣的聲音飄進我耳朵裏:“他們都是壞人,你爲什麼不反抗?”

我渾身一顫,急忙望向四下,可旁邊哪有人。

“誰?”我問了一句。

“你知道我是什麼。” 重生為後之賢后很閑 聲音又來了,是女人,聽聲音應該很年輕。

該死!

撞鬼了!

我渾身發毛,不自覺摸向背後裝雞毛毯子的畫筒,這種沒人氣的聲音絕不是活人能夠發出來!同時心底暗暗發苦,外面的世界沒有贔屓鎮壓,果然兇險很多,這不,夜剛落幕自己就撞鬼了。還是在人氣相對旺盛的鬧市區!

既然她都說穿了,我也沒什麼顧忌了,直接抓住雞毛撣子舌頂上顎,凝神戒備。

“別緊張,我只想讓你幫個忙。”女人的聲音又來了,這回我辨認清楚了,就是從剛纔黑車司機靠邊的那家紅燈店傳出來的。

我皺眉,盯着紅燈店的方向,道:“我爲什麼要幫你?”

“因爲我知道瀟湘人家在哪,你幫我,我就幫你!”女鬼道。

我心裏有些緊張,這女鬼明顯盯上我了,直接拒絕也不知道會不會惹怒她,想了一下,我就試探着問:“知道瀟湘人家的恐怕不止你一個吧?”

“呵呵。”

惡妻請買單 女鬼輕笑了兩聲,道:“你恐怕還不知道瀟湘人家是幹什麼的吧?那地方尋常人根本不可能找的到。”

我聽的心裏一突!

……

(本章完) “你什麼意思?”

“話不投機,不信你就試試吧,我相信你一定會回來找我的。”女鬼說完,便再無聲響。

我眉頭一皺,這女鬼並非無的放矢,它恐怕是吃準了我找不到瀟湘人家農家樂。

但我不甘心,便跑到旁邊的街上到處攔出租車問地方,結果忙活了兩個多小時,一無所獲,所有的出租車司機都沒聽說有那麼一個地方。

我一陣無語,看來這事被女鬼說準了,那地方一般人根本找不到。

沒辦法,我只得找一家旅館住進去,準備在旅館過一夜算了,明天再找。

就算最後找不到必須求助於女鬼,也得避過今天,因爲今天是中元節,又稱鬼節,是一年當中陰氣最盛的日子,鬼節見鬼可是犯忌諱的事,不是鬧着玩的。

我特意選了一間一樓的房間,靠近過道,一來如果出了什麼事,不會從樓上摔下去摔死,二來靠近路口或者過道的房間,人氣重,不容易出事。

住進去之後我把七彩鷹放了出來,給它餵了點礦泉水和糯米,然後洗了個澡,就躺在牀上想,到底有什麼辦法能夠找到瀟湘人家。

可很久我也沒什麼頭緒,便又不甘心的給苗苗、皮衣客、瓜哥他們發短信,結果全部失敗。

我一直沒睡,鬼節的子時是一年當中陰氣最盛的兩個小時,如果要出事,十一點到一點是最容易出事的時候,自己必須保持清醒。

很快,子時來臨。

“咚咚咚!”

突然,房間門被敲響了。

我激靈靈一個冷顫,立馬抓起旁邊的雞毛撣子問道:“誰?”

“咚咚咚!”

外面沒有回答,依然是敲門聲。

我渾身發毛,忍不住扭頭看了七彩鷹一眼,它沒有任何表示,就伏在那裏半眯着眼,這讓我有些奇怪,它之前在紅燈店旁的時候也沒有反應,不知道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覺得沒有威脅?

“咚咚咚!”

敲門聲依舊。

我又問了一句誰,但還是沒有回答。

我感覺不對勁,於是摸出一根蠟燭點了,輕手輕腳的放在門背後。

這時候讓我驚悚的事情發生了,蠟燭的火焰斜着向裏,有一股風透過門往裏面吹。

敲門的不是人!!

能吹動蠟燭只有風!而能穿過實體的牆或者門的,只有陰風!活人身上是不會有陰風的!

“咚咚咚!”

敲門聲如同催命一樣,敲打在我心臟,讓我心跳加速。

“不能慌,慌先輸一半,不慌贏一半。”我深呼一口氣,不斷的告誡自己,這些都是苗苗她們教我的,人怕鬼

三分,鬼怕人七分,遇事一定不能慌。

想了想,我壯着膽子走到門口,這時候敲門聲剛好又來,我猛抽一口氣,對着門外一聲炸吼:“滾,再敲對你不客氣!”

這一聲吼幾乎用盡我所有的力氣,肺都吼疼了。

“嘰嘰……”

外面頓時傳來一聲尖叫,很細很尖,驚慌失措,然後就安靜了下去。  “跑了?”

我暗暗一喜,人大吼的時候,陽氣會從口裏面集中釋放,可以震懾鬼魅邪祟一類的東西,很多時候如果感覺背後有東西,只要吼一嗓子,或者重重的咳嗽一聲,都能有效果。

這些都是苗苗教給我的,沒想到還真有效!

想來,敲門的應該是個小角色。

我鬆了一口氣,抹了把頭上的冷汗,想了想又把包裏的紅線拿出來,在門後和窗戶上纏了幾圈,這玩意辟邪。

“咕咕。”見我忙活完,七彩鷹偏着頭讚賞的看了我一眼,又伏下去閉眼微眯着。

“艹!”我不禁罵了一句,總算鬧明白了,這傢伙在考驗我呢,頓時覺的自尊心好受傷。

接着我打算重新上牀,要是子時沒出什麼事就睡下算了,坐半天車問半天路真的好累。

可我剛剛走到牀沿,突然就覺得身後一暗。

猛的回頭,發現蠟燭滅了!

我心臟狠狠一抽!

不好,鬼吹燈!

“咕咕咕……”七彩鷹渾身雞毛倒豎,一雙鷹眼死死的盯着門口的地方,寒光流轉。

我立刻將雞毛撣子抓在手裏。而這時候,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頭頂上的電燈“滋滋滋”的,突然一下滅了。

整個房間頓時一片漆黑,只剩下外面的路燈透進來一點點昏黃的光,更讓房間裏顯得陰冷而幽深。

“嘭!嘭!”緊接着房間門被猛的撞響,力量非常大,就感覺門要撞碎了一樣。

封仙紀 “王八蛋!”我罵了一句,急忙衝過去死命抵着門,剛纔敲門應該是想騙我開門,騙不成現在改用強了!

有東西要害我!

門被撞擊的力度特別大,每撞一次,我都要被彈開,同時我還問道一股淡淡的焦糊味,仔細一看,是我纏在上面的紅繩子正在冒煙。

是個狠角色!!

我太陽穴突突直跳。

“咚!叮鈴鈴……”很快又來了一下,地上傳來金屬碰地的異響,我一看,發現是門鎖的鎖舌被撞斷了,掉在了地上。

我汗毛炸立,立刻離開門後朝牀上的包裹撲去,從裏面抓出來一瓶黑狗血擰開蓋子。

“轟”的一聲,只見房間門直接被撞的塌掉了,幸好剛纔自己離開了,否則

非得被門打飛不可。

門一開,一陣黑色的陰風朝我來了,速度飛快。

“去死!”我怒吼一聲,將黑狗血直接潑了過去。

“嗤嗤……”一陣腐蝕的聲音響起,只聽陰風裏面一聲痛叫,來勢一滯。

我見機用雞毛撣子就朝那邊甩了過去,“啪”的一聲抽中了一個什麼東西,卻沒能把它拍飛,只是稍稍把它打偏了一點。

這時候,我終於看見要害我的是個什麼東西了。

是個男人,身材很魁梧很壯實,但恐怖的是,他的腦袋是癟的,頭上紅的白的全流出來,糊了一臉,整個腦袋就像是被車輪子軋了,一隻眼珠子不見了,另外一隻眼珠子從眼眶裏面蹦出來就掛在臉上,還有牙齒,估計是被擠碎了,嵌在它的鼻子上,幾乎將整個鼻子切斷。

這哪裏是人,分明就是一個被車軋死的惡鬼!!

它掛着這晃盪的那顆眼珠子,正死死的盯着我,離我不過三尺遠!

“嗬嗬!”那鬼怪叫一聲,伸出手直接朝我抓了過來,手上指甲成鉤狀,分明是鬼爪。

“瑪呀!”

我驚叫一聲差點被嚇尿,本能的往後面一躺,從牀上滾了過去,滾到了另外一邊。

惡鬼一爪抓空,而直接牀單墊背扯碎了一大塊。

就差差一點!

“咕咕!!”

這時候七彩鷹高叫了一聲,撲棱棱騰空而起,朝着惡鬼撲了過去。

但它明顯擋不住這惡鬼,雞毛亂飛,被逼的步步後退。

“跑!”

二話不說,我抓起雞毛撣子和揹包,趁着七彩鷹延滯惡鬼的時機,立刻從旁邊繞過去,奪門而出。

奔到大街上,我卻發現此時的大街空無一人,想了想,一咬牙立刻朝着紅燈區那裏跑;沒走幾步七彩鷹也跟出來了,咕咕叫了幾聲就追上了我。

但我沒停,一路狂奔,因爲我發現我們身後的路燈一盞接一盞的滅了,那惡鬼沒走,就跟在後面!

狂奔了一陣,我和七彩鷹又回到了紅燈區,來到了之前下車的地方。

這時候那個很陰冷的女鬼聲又來了:“快進來,它不敢來這裏。”

我想都沒想直接衝了進去,七彩鷹緊隨其後。

店門進去是一條不算太長的走廊,我衝到最裏面,回頭發現軋死鬼就站在門口,朝我叫狂躁的叫了幾聲,卻不敢踏進店門一步。

“嘭!”

下一刻,店門瞬間自動關閉,將軋死鬼和外面的燈光截在外面,裏面頓時一片漆黑。

我心臟狠狠一抽,暗道自己不會從狼窩裏面逃出來,又進虎穴了吧?

……

(本章完) 昏暗的店內,只剩走廊拐角處透出一點幽幽的光。

“往裏面走。”女鬼的聲音又來了。

我扭頭看了一眼七彩鷹,見它沒什麼特別警惕的反應,便抓着雞毛撣子一步步朝拐角處走去。

拐過角又是一條走廊,兩旁有許多單獨的小房間的,裏面時不時傳出來陣陣女人的喘息,空氣中飄蕩着一股脂粉的淫靡氣息。

我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心跳不免加速幾分,果然是一家紅燈店。有的房間門口,還有妙齡的女郎搔首弄姿,或坐或站,擺出一副撩人的姿勢。

我本以爲她們應該像電視或者電影裏面一樣,一見有人來就撲上來攬客,但結果卻沒有,她們好像看不見我一樣。

我覺的不對勁,等走近一看,發現她們目光都是呆滯的,眼瞳裏出現了一點灰色的東西,失去了焦點,就像是一個娃娃。

我微微一驚,用舌尖頂着上顎閉住陰竅,這些女人都被迷了,想來應該是女鬼乾的。因爲房間外和看不見的房間內,完全是兩種狀態。

我沒在磨蹭,帶着七彩鷹走到底,面前是一道門。

“進來,我在小樓!”女鬼的聲音又來了。

邪王醜妃 我嚥了口唾沫,緩緩壓下門把手,打開門走了進去……準確的說是走了出去,因爲門背後是紅燈店的後面,一片空曠。女鬼並不在紅燈店裏面,而是穿過的店子,在後面一片區域。

我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這裏的紅燈店是圍着一片湖而建的,每家店後面都用圍牆圍起來了。

這讓我有些奇怪,目測這片湖並不算小,不知道爲什麼要圍起來,這可是寸土寸金的都市,臨湖的的地方更是難得的好地方。何況重慶號稱山城,湖泊不論大小,更是稀罕的存在。

“嘭!”

就在這時,身後的門一下自己關上了,鎖芯啪嗒一聲,聽聲音應該是鎖死了。

我吃了一驚,急忙就去壓門把手,卻發現真的是鎖死了!而且感覺手上有東西,印着淡淡的月光一看,發現上面都是鐵鏽!

“靠!”

我暗罵了一句,心裏的預感越來越不好,手上有鐵鏽,說明門把手上面也是鐵鏽,這扇門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打開過了。

換而言之,裏面平時根本就沒有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