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羽他們反應過來,便看到皮皮此時忽然正經的坐在地面之上,而那塊獸皮則是漂浮在皮皮的腦袋之上,似乎在為它護法那樣,非常的人性化。

紀羽他們反應過來,便看到皮皮此時忽然正經的坐在地面之上,而那塊獸皮則是漂浮在皮皮的腦袋之上,似乎在為它護法那樣,非常的人性化。

兀然,一陣凌厲無比的氣息忽然從皮皮的身上爆發出來。

不管是紀羽還是懶貓,在此刻都反應過來了……

皮皮那傢伙,要趁著時機進階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雷海剛過,在吸收了雷海力量之後,皮皮渾身都充斥著雷電之力,而在此刻,它全身的雷電之力也已經完全儲滿。

紀羽他們小心翼翼的走在皮皮的兩邊,他們也不知該做什麼,只有站在一邊為它護法,但其實這也是沒什麼必要的……在時間禁止的狀態之下,又有什麼人可以動彈呢?

這一次,皮皮所在的那塊空間似乎並沒有禁止他們進入,很快,紀羽便來到了皮皮的旁邊。

靠近之後,他才真正感覺到了那股雷電力量的恐怖,皮皮竟然將那麼可怕的雷電當飯吃……這世界上怕也只有它一個敢這樣做的了。

「雷電之力,充裕而純凈,你說它能進階到哪一步呢?」懶貓的聲音傳來。

紀羽一手托著下巴,看著皮皮,此刻皮皮是二階的魔獸,真正的戰力應該就相當於戰師三階左右的強者吧,畢竟來到天幽城之後紀羽就將這小傢伙扔在林靈兒那裡,而小傢伙也懶於修鍊,修為一直都沒什麼提升,只不過現在……似乎又開始飛躍了。

「恩……也許會到達二階的後期吧!」最後,紀羽得出結論。

畢竟現在皮皮也就是二階初期而已,魔獸的分級是跟修士差不多的,初期就相當於一到三階,中期就是四到六階,後期就是七到九階,巔峰就相當於戰師巔峰,只不過魔獸都會比同級別的人類強上幾分,也就是說皮皮一旦到達二階後期的話,預計也會有天空戰師級別的力量,紀羽心中也是高興。

「不不不……我覺得它會成為三階魔獸。」懶貓此時跟紀羽做著一樣的動作,而後又若有所思的說著。

「難……難。」紀羽苦笑著搖了搖頭。

他不是覺得皮皮不行,只是這實在是太難了,他之所以會從戰士九階直接到達戰師九階,都是因為問道台,他坐在問道台上聆聽大道的聲音,吸收著最純凈的天地能量,這樣才勉強讓他提升了一個大等階,但皮皮這個造化……那獸皮再怎麼厲害應該都比不過問道台吧?所以他才覺得要成為三階魔獸的可能性不大,非常的難。

「那我們打賭?」懶貓的聲音傳來,顯然是不認同紀羽的話:「如果我贏了的話老大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如果我輸了我也答應你一個條件,怎麼樣?」

「好!賭就賭!」紀羽笑了笑。

其實他們之間沒什麼條件不條件的說法,只要懶貓需要幫忙或者什麼,只要他能做到的他都會儘力,同樣的,若是他有麻煩懶貓也一定會幫忙,條件,只是走走打賭的形式罷了。

轟隆隆!

兀然,又是一陣雷鳴電閃傳來,紀羽跟懶貓都嚇了一跳,旋即閉上了嘴巴,他們知道,皮皮的進階已經要開始了。

一陣雷電之力爆發而出,如果最聖潔的光明一般,將皮皮籠罩於其中。

紀羽他們退後了一步。

一股強大的力量從皮皮身上爆發了,皮皮全身發光,而修為,也開始動了……

「準備晉級了。」紀羽他們緊張的說道,絲毫不敢有任何的打擾,生怕會一個不小心的就干擾到皮皮以至於進階失敗。

此時,光芒形成了一個光繭,將皮皮包圍了起來,而後,那獸皮又開始發出一陣陣的雷電之力。

光繭吸收了雷電之力之後光芒更甚了,而皮皮的能量波動也是越來越厲害,似乎隨時都要突破了一樣。

轟隆隆!轟隆隆!

兀然,一陣電光閃動,光繭隨著一陣閃電的爆發而破裂。

紀羽跟懶貓目瞪口呆……

「這……這樣就進階完成了?」紀羽有些驚訝得合不攏嘴……

魔獸的進階比修士的進階時間要長上許多的,但皮皮這一次似乎是例外了,瞬間就完成了進階,難道是那獸皮的功勞?

「準備了,又要進階了!」懶貓的聲音傳來。

皮皮的力量剛剛穩定之後,身上又發出了一陣電光,那電光再一次形成了一個光繭,又一次將皮皮包裹了起來。

獸皮發出強烈的力量加持在電光之中……

這一次若是成功,那皮皮便是二階後期的魔獸了。

紀羽跟懶貓都小心翼翼的看著這場面,大氣不敢呼一口。

咔擦!

「快看!又好了!」懶貓發出一陣驚呼。

這進階的速度真的是飛快……就這麼一瞬間,光繭破開,皮皮的力量便已經進階到了二階後期。

「這下……應該要停下來了吧?」紀羽一怔一怔的,這速度,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嘿嘿……誰說的,老大,這一回是你輸了哦!」懶貓開口。

紀羽一驚,此時他真的是驚訝無比……

因為他看到皮皮身上再一次發出一股力量,又一次形成了一個光繭。

「這……竟然有這麼濃郁的力量?」紀羽有些不敢相信了,皮皮竟然還能進階?那未免也太恐怖了吧,難道那獸皮的力量真的要比問道台更加厲害?

皮皮進階了,也就意味著他跟懶貓的打賭是他輸了……但此時他心中快非常的爽快,輸了就輸了,皮皮變強了,他心中高興!

一陣雷電落下,光繭破裂,此刻皮皮再一次出現的時候,猶如新生的嬰孩,全身毛髮非常的乾淨漂亮,帶著幾分閃電。

「好吧,我輸了,說吧,你要什麼條件?」紀羽笑著看向懶貓。

「那個……我還沒想好,以後再說吧!」懶貓撓了撓腦袋,而後道。

紀羽才懶得理會呢,以後就以後吧,現在皮皮完成了進階就好了!

這的確讓他驚訝無比,皮皮進階的無比順利,而且速度真的是快的可怕,僅僅是那麼一刻鐘不到的時間,竟然就已經連升了一個大等級,速度恐怖如斯……

「咦?」

在此時,又一個讓他驚訝的事情發生了,他驚咦一聲,便見到皮皮腦袋上的那塊獸皮開始動了……

獸皮忽然開始變得透明,而後慢慢的落在了皮皮的後背之中,最後,獸皮徹底消失不見……

紀羽特意看了看皮皮的身後,他驚訝的發現……皮皮身上多了一個紋身,正是那一個獸皮!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皮皮的身後此刻多出了一個獸紋,那是獸皮在皮皮進階的時候融入到它背後的東西。

但這獸紋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大清楚,隱隱可見但卻非常的模糊,靠近一看,紀羽還是可以看出,那獸紋上有一條古怪的生物,正是之前獸皮上的那個奇怪生物,帶有著雷電的標誌。

「皮皮這傢伙這麼快又追上我咯!」

紀羽嘆了口氣,真的有些無語,他為了到達戰師級別可謂是費盡心思,不斷的壓制原本的修為,最後在問道台上幾乎崩潰,咬牙堅持到最後才達到現在的這個程度,沒想到皮皮這傢伙……似乎什麼都沒有做吧,就已經成為三階魔獸,又一次超過了他。

這人比獸還氣死人了啊!

當然,皮皮強大了,紀羽自然也高興,起碼以後還有強有力的助手。

此時,皮皮的眼睛也終於慢慢睜開來了,那三階魔獸的氣息慢慢收斂起來之後,他身上的雷電也慢慢消失不見你……

而此刻,紀羽發現皮皮身後的那個獸紋也跟著不見了,非常的奇怪。

「皮皮,感覺怎麼樣啊?」紀羽朝著皮皮喊了一聲。

「恩!我感覺很好!老大,我現在的力量真的已經到達三階了!」

這時,一個非常稚嫩的聲音傳來。

紀羽一怔……

「懶貓剛剛是你說話嗎?你不是王級魔獸嗎?怎麼又成三階了?」

紀羽下意識的看向懶貓。

「什麼?說什麼?我什麼時候說話了?老大,你耳朵最近不太好使吧?」

懶貓一怔,也有些奇怪的看向紀羽,剛剛他一直都在留意著皮皮的變化,根本就沒有在意其他東西,紀羽的話他聽到了,但他也並未搭理。

「啊?不是你?」

紀羽一愣,這裡除了他就是懶貓了,不是懶貓……

「老大,是我!我是皮皮!」那聲音又傳來。

紀羽這回可算是驚呆了,他嘴巴微微張開,做出一個誇張的動作,一時間眼睛瞪得大大的。

「皮皮……你,你會說話了?」紀羽指著皮皮,手指都有些顫抖。

「呵呵,我還不能用嘴巴說出來,只不過我已經會用意念傳音了。」皮皮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腦袋。

這樣的皮皮,給紀羽的感覺就是……這小傢伙似乎長大了!

「那……那你現在的感覺怎麼樣?有沒什麼不良的反應?」紀羽趕緊繼續問道。

皮皮會用意念傳音,這對他來說沒什麼不好的,起碼交流的時候不需要這麼麻煩了。

「感覺很好,我覺得我現在的力量又可以跟老大叫板了,而且……我體內的雷電之力非常的精純,精純到……似乎都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皮皮想了想之後,若有所思的說道……

不屬於這個世界?紀羽一呆,但他並不介意這些,只要沒有什麼壞處便是了。

「那好吧,既然沒有問題的話,管他是什麼地方的,屬不屬於這個世界也沒什麼所謂了。」紀羽大大咧咧的說道。

「恩!老大!不過還有一個事……」皮皮點了點頭,而後又有些吞吞吐吐了。

「什麼事?」紀羽一怔,接著問道。

「那個……我在接受這獸皮的力量的時候,有一陣意念之音傳到了我的耳朵裡面。」皮皮回想著當時的情形,而後慢慢向紀羽解釋著。

在突破的時候,它似乎看到了一頭巨大的怪物在自己的面前,不斷的給自己吐納雷電之力,供自己吸收修鍊。

而在最後要完成的時候,那個東西也出聲了……「最後一個天段年,大劫將至,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守護這個世界,莫讓過去的悲劇再次重演!」

說完之後,那個怪物忽然消失不見,重新印在了獸皮之上。

「你說……有個怪物告訴了你你的使命?」

聽了半天,紀羽整理了一下思路,而後才緩緩開口問道。

「恩,沒錯。」皮皮點了點頭。

「我靠!又是一個使命!」

紀羽幾乎失聲大叫。

很明顯,皮皮被選中了。

接受了獸皮的力量之後,它就必須要在最後一個天段年的最後一站參戰,要阻止這個世界再次走向毀滅。

這一切……似乎都是早已經埋好的伏筆。

不管在哪一步,似乎都已經先被人預知了,而他們便就是照著那個人的計劃走下去一般。

「皮皮,你願意麵對那場大劫嗎?告訴我!」紀羽看向皮皮,凝重的道。

畢竟天段年最後的那一場大劫的確是非常的恐怖,那是毀滅所有文明的恐怖劫數,無數修士都要拼上去。

「為什麼不?老大,那你會去面對嗎?」皮皮反問回紀羽。

紀羽默然……這一次不管願意不願意,這場大劫他都是要面對的,他走上了問道台的最頂層,他身上有著上一個天段年人留下來的東西,背負了使命,最重要的是,他不願意看到自己至愛的人在大劫之中死去。

不管如何,他都有理由,有萬萬個理由去面對那一場劫數。

「我去。」

「那我就去呀!連老大都走了,我怎麼可能一個人在這裡獨活!」皮皮連想都沒有想,就直接表明態度了。

紀羽心中感動……他自然也明白,皮皮肯定會跟著自己的。

「好了,既然這樣的話我也不多問了,你實力提高了就好,好好鞏固吧,接下來我們還是有些事情要做的。」紀羽笑了笑,旋即道。

這一霎,一股古怪的力量忽然從皮皮的身上發出……

一切,似乎都回復了原狀。

所有的人都會動了,時間在此刻似乎沒有再次的停留,大街之上,所有人都動了。

他們似乎一點都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

「皮皮,這……是獸皮的力量嗎?」紀羽一驚,旋即問道。

「恩,沒錯!」皮皮點頭。

「那……現在的你,可以用嗎?」紀羽小心翼翼的問道,若是可以的話,他無疑多出了一個巨大的底牌。

「可以呀!只不過時間太短了,以我的力量,最多可以制止敵人行動大約一秒左右,這樣似乎沒有什麼用處啊!」皮皮點了點頭,而後又有些懊惱的搖了搖頭,這技能,似乎有些雞肋了……

「沒用?不不不!有大用!哈哈!沒想到你這小子竟然會這麼幸運!」

大街之上,傳來紀羽的大笑。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天幽城西街……

在皮皮進階之後紀羽的心情也好了許多,自己多出了一個強力的助手。

以皮皮三階魔獸的力量,對付普通的天空戰師就不成什麼問題了,再加上那個有些變態的時間停止的能力,就算是對付王者,打不贏也有機會逃跑,對於接下來要面對溫家的紀羽,這自然是一件好事。

「這麼多天了,我的武器應該也快製造完畢了吧?」

紀羽心中想著,很快,他便走到了張元所在的鐵器鋪門口。

「關門了?」

紀羽一怔,他發現張氏鐵器鋪今天竟然關門了……這是他從未見過的啊,張元難道不在?

他悄悄的釋放意念之力進入,而後臉色微微一變。

「不在?老爺子去哪了?」

紀羽心中奇怪,按理來說張元是不會離開這裡才對的啊,怎麼今天竟然會不見了?

這下就有些麻煩了……自己將要離開天幽城,他要的武器還在張元那裡煉製啊,現在張元卻不見人影了……這怎麼回事?

「老大,該不會是他逃跑了吧?攜寶逃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