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這麼多條件來看,那麼柳青的表哥在柳幫中也只有一人了,柳幫首領,柳影!

綜合這麼多條件來看,那麼柳青的表哥在柳幫中也只有一人了,柳幫首領,柳影!

柳影,建立柳幫。使得柳幫成爲中級住宿區第一大勢力,掌控着中級住宿區魂力濃度最高的核心區域。更是“天榜”之上前五十的強者,被稱爲是靈爵之下第一人,甚至一些剛突破的靈爵都不是其的對手。在學院中名氣極大。

有這樣的人做靠山,也難怪他的表妹會如此霸道橫行了,心中掠過一番思索,琉新長呼一口氣,他明白或許今日會因爲眼前之事而得罪柳影。不過,他也沒有懼怕,因爲他明白有些事情是躲不過的。而且他也不是怕事之人……

見得琉新沉默了下來,柳青臉上的得意之色更重,她相信琉新只要聽到了他表哥柳影的名號,定然會忙着向她道歉的。

“怎麼樣,怕了吧!”柳青嘴角噙着一絲不屑的道。

“動手吧!”對於柳青的詢問,琉新沒有理會,反而是對着殷弘淡淡道。

“你…”琉新這般忽視她的模樣,令得柳青格外的憤怒。她悄然後退了幾步,將殷弘與琉新空了出來,那意思不言而喻。

“小子,今天一定會給你一個難忘的教訓的!”殷弘獰笑着,寬厚的手掌之上,強橫魂力急速凝聚着。

瞧得這邊即將打起來,周圍的人,更是趕忙後退,生怕慘遭池魚。

冷冷地望着一臉獰笑的殷弘,琉新臉色也是再度陰沉了許多,冷聲道:“你真要打?”

“怕了?”

殷弘獰笑道:“馬上滾出這間修煉室,然後給青兒道歉,並且日後不準再進這片高級區域,我可以放過你。”

聞言,琉新微微垂下了眼目,默默地點了點頭,淡淡的道:“那麼就開始吧!”

琉新淡然的模樣,令得殷弘的憤怒之色更濃,殷弘身體微震,肉眼可見的深灰色能量自其體內暴涌而出,然後將整個身體都是包裹在了其中。

“小子,今日便要告訴你,在學院做人,最好低調點!”深灰色能量團中,忽然傳出殷弘冷笑的聲音,旋即其腳掌重重一跺地,身形猶如一頭橫衝直撞的巨型魔獸般,帶起兇悍的壓迫勁風,對着琉新狠狠衝撞而去…… 冷冷地望着衝撞而來的殷弘,迎面而來的強烈勁風,直接是將琉新的黑衣壓得緊緊貼在身上,漆黑眼瞳中,殷弘的身形急速放大,琉新臉色一冷,身形略微的後退了幾步,磅礴的精神力至眉心處涌動而出。

隨着心頭拗口的口訣默唸,一隻渾身冒火的完全由精神力所凝成的怪獸憑空出現。

這正是那日在競技場與段應對戰時,所領悟的精神攻擊。雖然厲害,但卻對精神力的消耗也是大的多。只是片刻,琉新的臉色便是有些蒼白。

精神力凝成的怪獸無形無影,雖然人們都是看不見其形影,但它一出現,都是能感受到一股異樣的壓迫之感。

而殷弘顯然也不是無能之輩,他已經清晰的感受到了這精神力怪獸的恐怖,那看向琉新的目光也是多了幾分凝重之意,現在他纔是明白,琉新能在競技場,擊敗魏通,段應絕不是偶然。

強橫的魂力匹煉,至殷弘的手中發出轟上那精神力怪獸,雖然也打散了幾分,但效果甚微。

而在這短短時間內,那精神力怪獸也是奔至殷弘的身前,殷弘滿臉的緊張之色,那洶涌的魂力覆蓋在他的大手之上,掌掌扇出,轟擊在那怪獸的身上。

殷弘的這般動作,讓得一些不知情之人感覺很是不解,現在殷弘的樣子就如不斷的在拍打着空氣。


幾息過去,殷弘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至極,因爲他發現他的攻擊對那怪獸並沒有多大的影響。因爲精神力攻擊還得是精神力化解,而殷弘雖然是懂得精神力,但顯然還沒有能夠化解這精神力怪獸的能力。

第二層高級區域室所在的區域,此刻不少在這裏修煉之人,都是被殷弘的那番動作所影響至醒。將這裏圍的滿滿的。

而反觀琉新卻在一旁圍觀着。這一幕,也令得先前知情的不少人都驚訝不已,按理說,琉新應該被殷弘一招擊敗纔是。而就在人們驚疑不定之時。琉新那冰冷的喝聲突然響起。

“碎!”

隨着琉新聲音的落下,那由他精神力所凝聚的怪獸,身子快速的膨脹起來,後在殷弘驚駭的目光中猛的爆裂開來。

“轟…”

一股狂暴的精神衝擊自怪獸爆裂之處席捲而來。精神衝擊所過之處,將地方的灰塵都是震起,形成一個個旋風,就連那精製的地面都是裂開一道道細縫。

而殷弘正是處在精神衝擊的中心,所受到的傷害也自然是最大的,他的身形被這股衝擊力帶動的極速後退。

“嘭!”


他的身子猛的撞擊在那修煉室的門上,不但如此,他的臉色由於受到精神衝擊的緣故,一片慘白。顯然已經受到了不小的創傷。

這一切的事情都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等人們反應過來之際,殷弘已經臉色慘白的抵在那修煉室的門上……

“呼…”

圍觀的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那看向琉新的目光我都帶着滿是異樣之色,就如是在看怪物一般。

誰又能預料到,這個看似普通的黑衣少年竟然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就將“天榜”之上的殷弘所擊傷。

“殷弘,你在幹什麼?連一個毛頭小子都解決不了嗎?”柳青也纔是反應過來,她的俏臉之上,滿是怒容,只不過所對着的卻是殷弘。

柳青的嬌喝聲令得琉新的眉頭微皺了起來,他倒是沒有預料到這個面容美麗的女子,她的心卻如此之小,這個時候還說這樣的話。

剛纔殷弘受到他的精神攻擊,情況已經很糟了,如果繼續強行戰鬥下去,那麼受傷恐怕會更加嚴重。不過,殷弘似乎還就吃這一套。

果然,聽到柳青的怒喝聲,殷弘那慘白的臉色也是一紅,本來先前信誓旦旦的說要教訓琉新,如今自己卻吃了一個不小的虧。

不過,只是過了片刻,他的臉色便是被憤怒所代替,目光怨毒的盯着琉新,緩緩的道:“小子,你這是在…”

他剛張開口,話還未說完,接着便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想來剛纔是在一直壓抑着,現在說話動了氣血,才引發出來。

而殷弘卻彷彿什麼事都沒有,隨意的一把抹去血跡,將身子站起,他對着琉新伸出手掌,雙掌微微曲捲,凌厲的魂力在掌心若隱若現。在魂力的加持下,他的手掌又是寬大了幾分。

而在殷弘的這般氣息調動過程中,他又是有着幾口血噴出,不過他卻都是沒有在意,顯然,這殷弘也是意志堅定之人。

這般凝聚又是過了片刻,殷弘陡然動了,眼睛微眯,殷弘曲捲成奇異弧度的雙掌猛然射出,雙爪詭異旋轉間,直取琉新咽喉處,這殷弘一出手,竟然就是殺招。

然而面對殷弘那凌厲的攻擊,琉新只是腳底青光閃爍,他的身形便是遠遠遁去,躲避了開來

而殷弘那恐怖的手掌,已經落在了琉新剛纔所在的身旁立柱之上,微微用力,那立柱上已經是佈滿着裂紋。

一擊未果,殷弘並未放棄,他腳掌跺在地面,身體半躍上空,然後雙掌成爪,猶如兇鷹撲食一般,對着急速倒退的琉新撲殺而去。

一腳踢在身後的石牆上,藉助着反推力,琉新再度閃避開了殷弘的這記兇悍撲殺,殷弘雙爪重重地落在地面上,其尖銳的勁氣直接是令得堅硬的黑石板上也是出現了絲絲裂縫。

短短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兩人一攻一閃,足足十幾回合,凌厲的勁氣以及閃掠的人影,令得周圍圍觀之人忍不住地驚呼出聲,他們一是驚呼殷弘下手之狠,二便是驚呼琉新以高位師爵的實力,竟然能在殷弘手中堅持這麼久,而且在先前還是將其擊傷。

要知道,這個傢伙可是“天榜”上的強者,即使是放眼整個學院,能勝過他的,也不會超過百位之數。

“嗤啦!”

又是一記極爲猛烈的攻擊,這一次,身形略微遲緩了一點的琉新,黑袍被殷弘狠狠地撕裂了一下,不過好在並未傷及身體。

蓄意已久的攻擊被再次躲開,殷弘臉龐上怒意更深,擡起頭來,對着不斷躲避的琉新譏諷地笑道:“你是屬兔子的不成?有種與我正面相戰。”

聽得殷弘這話,周圍圍觀的一些學員不免有些暗自嗤笑,你以“天榜”高手實力欺壓一名高位師爵,還讓得別人不要躲?真以爲別人是傻子不成?

然而就在這些圍觀學員心中嗤笑時,那一直身形飄忽的琉新,卻是真的停下了腳步,一張清秀臉龐此刻佈滿陰冷寒意,漆黑眸子冷冷地看着對面的殷弘。

“我念你先前精神受到衝擊,對你屢次忍讓,而你卻不知感恩,還出口嘲諷,你還真當我是怕你不成!”琉新冷冷的道。

“少廢話!”殷弘卻絲毫不懂領情,雖然他現在頭腦混亂,每多動一下對他都是有着不小的疼痛,但是他也不在乎,現在他只想把琉新擊倒,給他留下深刻的教訓,更是爲了在柳青面前表現自己。

而在見到琉新竟然還真的聽話不再躲避,殷弘頓時大喜,腳掌狠狠踏在地面上,身形猛然暴射出。

淡漠的望着暴射而來的殷弘,琉新身體再沒有絲毫移動,他的心念一動,骨愧便是從空間戒指中出來,擋在他的身前。

現在的他,並不需要什麼持久戰,爲了避免日後的麻煩,他需要用絕對的力量,來讓得自己擁有震懾般的聲望,不然的話,日後這些打擾修煉的人,或許將會絡繹不絕。

而骨傀所造出震懾,將會比任何東西都要管用。

對着琉新暴射而去的殷弘,同樣發現了琉新面前的骨傀,頓時,驚駭之色從臉龐上飛速劃過,他能模糊感應到那骨傀之中蘊含着何等恐怖的力量。

“糟了……這小子怎麼會有這種恐怖的東西。”心中閃過一道念頭,其驚駭之下,腳掌急忙死死地搽在地面上。

雙掌對着地面轟出一陣勁氣,藉助着股勁氣的反推力,他那前衝的身體終於是止了下來,然後雙腳並用,急急地倒退。

“嘭。”淡淡地望着後退的殷弘,琉新所控制的骨傀前腳輕輕踏出,然後落下地來。

一道悶響在腳底傳出,旋即骨傀的身體化爲一道模糊的白影瞬間便是出現在了殷弘面前,它的獨臂着其腦袋狠狠地砸了下去。

骨傀空洞的頭顱在殷弘的眼前極速放大,其上晶瑩的骨骼印射出那張驚駭與恐懼並存的扭曲臉龐。

不過只是瞬間,殷弘便是反應了過來,他也是明白不管如何,都得先把骨傀現在這招接下。

念及至此,殷弘也是快速的反應了過來,他的雙手互疊,其上深灰色的魂力涌動而出,將那一雙蒲扇似的大手覆蓋。形成一塊堅硬的方盾,互於身前。

也就在這時,骨傀的攻擊緊接而來,而此刻殷弘也是恢復了常態,他已經用出了最強的防禦力,他相信骨傀絕對是破不開的。

然而,他錯了,當骨傀那並不大的骨骼拳頭觸到他那自認堅硬的方盾時,他的臉色當下就變了。

“咔嚓…”

一道細微的破裂聲在殷弘的耳邊響起,還未待他做出反應之際,一股無匹的大力已經襲來,將他的身體衝擊重重的倒飛出去… “嘭!”

殷弘的身子再一次的倒飛出去,恨恨的撞擊在那修煉室的門上,發出一道沉悶的響聲,這次的撞擊也比上回更是徹底。他的身子已經癱軟了下來。大口的鮮血涌出。

而琉新卻還是沒有停手,雖然他並不是心恨之人,可是殷弘卻屢次觸碰他的底線。他已經打定注意,這次一定要徹底的給殷弘一個教訓,同時也震懾別人。

想到這裏,他便控制着骨傀繼續上前,伸出腳來,就欲踩上殷弘的胸膛。

“住手!”然而,就在骨傀的腳隔殷弘僅僅只有不到半尺距離時,一道蒼老低喝猛然由遠而近傳來,由於喝聲中所蘊含魂力之強,導致這片區域的學員頓時被震得耳膜一陣發疼。

聽到喝聲,琉新臉龐微變,心中急速閃過念頭,猛然踏下的骨傀強行僵在了半空處,不過饒是如此,那帶起的氣勁也將殷弘又是震的一口血噴出。將漆黑的地板渲染成一片暗紅色。

在骨傀停下了動作後,琉新也是緩步上前,隨着場中目光一起轉向那喝聲傳來之地。

在光線明亮的通道盡頭,幾道影子閃掠而來,當先一人明顯是一位老者,其速度極爲快捷,衆人僅僅看見其身形幾個閃躍間,便是已經出現在了這處事發之地中。

“胡長老?!他怎麼會被驚動出來?”

瞧得出現的這位身形略有些佝僂的老者,一些圍觀學員不由得臉色微變,旋即失聲驚呼了出來,這些守層長老在學院地位極高,一般這種學員互相間鬥毆的事情他們根本不會出面,沒想到今天,這位第二層的最大管事,竟然會現身,這讓得這些學員不由得有些驚訝。

在老者閃掠而來後不久,四五道身影緊緊而隨,這幾人都是這裏的導師,同樣也是感覺到這邊的巨大動靜,方纔趕過來的。

“你們在幹什麼?!”身形有些佝僂的老者,凌厲目光環顧四周,冷聲喝道。

聽到老者的喝問,周圍的學員都是緊閉起了嘴巴,這些長老在學院的聲威,那是不可侵犯的,得罪了他們,準沒好果子吃。


“胡長老,怎麼會驚動你老人家?這裏只是普通的切磋而已啊。”略有些甜美的嬌聲打破沉默,原來是那柳青快步上前,衝着胡長老笑着道。

“普通切磋?哼,若是再來晚點,恐怕要出人命了!”

胡長老冷斥一聲,移動目標停在了琉新身上,而當其目標掃到殷弘身前的骨傀時,眼瞳驟然一縮,顯然是沒有預料到這裏會出現着一具珍貴的骨傀。

“小傢伙,能先把你的那具骨傀移去不?這裏的事我會主持公道。”對着琉新走了一步,胡長老便是停了腳步,在這個範圍內若有任何突發情況,他都能瞬間解救。

“全聽長老吩咐。”聽得胡長老的話,琉新略微遲疑了一下,便是點了點頭,他也清楚這些長老在學院所擁有的能量,自然也不願意輕易得罪他們。

這般想着,琉新便心念一動,將那骨傀收入到空間戒指中。

見到那恐怖的骨傀被琉新收回,胡長老悄悄鬆了一口氣,緊繃的身體也是緩緩放鬆了許多。

“小傢伙,你是叫琉新是吧?”在鬆氣之餘,胡長老上下打量了一下琉新,再想起先前的那骨傀,眼中閃過一抹驚訝,若有所思,對着琉新道。

微微一怔,琉新沒想到自己的名字連這位胡長老都聽過,當下忙笑着點了點頭:“小子琉新見過胡長老。”

“大荒平原的任務執行的很不錯,要不是你我們可要損失不少精英學員了!”胡長老笑着道。

“原來是這樣,”琉新心中瞭然,恐怕是因爲見到了骨傀,才確認了他的身份。

胡長老在對琉新說完後,那冷厲的臉色明顯緩和了許多,問道:“這裏發生了何事?”

“胡長老,這處修煉室您也知道,是青兒常用之處,今天被這人霸佔,殷弘大哥只不過是想替青兒討個公道,但沒想到這人下手下手如此之狠,先前若不是長老出聲,恐怕殷弘大哥就得命喪此處了。”

聽得胡長老詢問事情始末,那柳青急忙上前一步,俏美的臉頰上略有些委屈地道。因爲長久在這裏修煉,所以柳青與胡長老倒是有着幾面之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