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着,警方出現在校園裏,說要找一個叫姚方的學生調查情況!

緊接着,警方出現在校園裏,說要找一個叫姚方的學生調查情況!

學校裏找遍了也沒有找到姚方的下落,警方找到教務處主任李學義,讓其協助調查。

警方的介入讓這件事情更加複雜,李學義一臉的擔憂,似乎在關心方堯的安慰,警方的調查一定逃不過黑虎堂的那雙厲眼,黑虎堂絕對不會這麼輕易放過方堯他們的。

下一個讓校園爆炸的新聞就是薛慶東的身世背景!

不知道是誰率先在學校裏暴露出死者薛慶東的身份,校園裏再一次傳來震驚,薛慶東竟然是黑虎堂的老大薛玉亮的獨子,如今這件事情已經不再是僅僅學校裏發生的惡性事件了,它系科已經演變成黑幫之間的鬥爭。

這樣一來,方堯等人都被學校列入黑幫之列,只是從方堯的資料中卻找不到任何的證據證明方堯跟黑社會又關聯,甚至校方根本無法得知方堯一些基本的資料。

這一點更讓警方有所懷疑,但始再沒有見到方堯本人,得到任何的證實前警方絕對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開方堯這條線索!

一天的時間,方堯等人都沒有走出住所半步,他們一個個都緊張的幻想着學校裏此刻的情景!

吳葛洲沉不住氣,道:“也不知道學校裏現在怎麼樣了,想必都在找我們吧!”

方堯道:“想不到馬君武竟然能這麼快就從警方手裏出來,看來我真的小看了他!”

方堯擔心的是馬君武會對警方下手,如果馬君武真的那麼做了,恐怕這件事情就會變得更加棘手,想要擺平根本就不可能了,畢竟這跟警方牽扯到了一起!

方堯知道馬君武現在很有可能就在學校附近,不過一時間想要找到他也絕對是不可能的,馬君武的行蹤向來都是讓人捉摸不定,而如今想要探聽校園的一些狀況,他們沒有一個人合適,只要他們已出現在學校裏,絕對逃脫不了警方和記者的追問!

而現在嚴文德卻又不知去向,像刀子喝些方堯心裏就有氣,平時嚴文德絕對不會這樣不吭不響的離開,現在在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卻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方堯也等不下去了,一拍桌子,道:“我們不能再這樣等下去了,我們去學校看看情況再說!”

喬俊輝有些擔心,道:“這件事警方已經介入了,加上黑虎堂的實力,我想光靠我們幾個恐怕解決不了問題。”

姚桂清道:“那該怎麼辦?”

姚桂清是在擔心自己如果出了事,他的媽媽該怎麼辦,是不是能接受這個消息!

方堯道:“現在已經沒有辦法了,除非現在有人願意幫我們去學校探探情況!”

吳葛洲道:“這個好辦,你可以聯繫阿德,讓他去學校打探打探!”

方堯生氣道:“這個嚴文德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我上午聯繫他,也沒有聯繫上。”

嚴文德的行蹤突然變得這般詭祕,方堯知道這件事絕對不是巧合,想必嚴文德一定對自己有所隱瞞。


方堯自言自語,道:“現在也只有這樣做了。”

方堯拿出手機撥通了電話,在嘟嘟幾聲以後,電話接通了。

電話裏面傳出一個慈祥的老人的聲音,道:“你現在打來,應該是爲了今天的事情吧?”

方堯沒有震驚,老爺子的消息相當的靈通,這樣的事情絕對逃不過他的雙眼,道:“我就是因爲今天的事情纔打給你的,你說我現在該怎麼辦?”

老爺子並沒有責備的語氣,道:“今天你做得真的有些過分了,不過這樣也好,提前揭開了跟黑虎堂之間鬥爭!”

方堯問道:“那我現在該怎麼辦?”

老爺子沉默了片刻,道:“你什麼都不用做,等我的消息就行了,不過最近你們不去去學校,我怕黑虎堂的人會對你們不利!”

方堯知道老爺子的擔心是必要的,黑虎堂的人絕對會出現在學校裏,於文中的手下肯定會把當時的情況報告給黑虎堂的。

掛斷了電話,方堯安慰道:“放心吧,只要我們最近不去學校,就不會出事的。你們就安心在這裏呆着吧,不過你們要繼續睡沙發了!”

吳葛洲道:“誰沙發也總比死強的多了,不過我提議牀我們要輪着睡!”


方堯大叫道:“你們這羣勢利鬼!我死也不會讓你們如願的。”

“那你就怪不得我們了,”喬俊輝道,然後示意吳葛洲、杜學武等人動手,想要以武力迫使方堯答應此事!

方堯被勢力所迫,也只好答應了他們這樣無禮的要求,這樣總好過自己被湊一頓,然後還是答應他們的要求吧!

時間過得很快,距離事發已經將近過了三天了,方堯等人在這三天裏,一步也沒有走出方堯的住所,可奇怪的是嚴文德竟然三天都沒有回來,這不免讓方堯爲嚴文德擔心,是不是嚴文德發生了什麼事!

嚴文德三天沒有回來,說明他遇到了什麼困難,否則他絕對不會這麼長時間不會到住所,方堯心想,該不會嚴文德被什麼給抓住了吧! 三天之後,老爺子的電話打來了,他告知方堯學校在這三天裏發生的所有事情。

原來這三天裏,學校裏經常有警方的人在找方堯等人的下落,還有大量的不明身份的出現在學校內,想必這是黑虎堂派出的殺手,來找方堯等人的。

聽到這樣的消息,衆人心裏都是一驚,看來黑虎堂一驚開始行動了。

方堯知道此事已經不是自己所能夠解決的了,現在想要重新回到學校的機會,就是要擺平警方和黑虎堂兩方面,甚至還要加上學校這一方!

方堯對老爺子說出了他自己的意見,他對老爺子說,現在他要一段時間不回學校,在這期間他想讓老爺子給他一些殺手,轉移警方和黑虎堂的視線,讓他們以爲這件事跟自己無關。

老爺子答應了方堯的要求,在當天傍晚時分,六個義聯的頂級殺手就出現在了方堯的住所內!

看到這個六個殺手時,方堯吃了一驚,六個殺手中竟然有馬君武的身影!

馬君武看到方堯有些吃驚,道:“怎麼,不歡迎嗎?”

方堯急忙說道:“當然不是,我只是有些奇怪而已。”

“有什麼好奇怪的,我也是義聯的人,老爺子讓我來,我能有什麼辦法!”


看的出馬君武並不樂意過來,只是迫於老爺子的壓力,他也只好迎着頭皮再一次來到了方堯的住所。

對六位殺手的到來,方堯是極力歡迎,只要有他們六個在,他們的安全就有了保證,特別是馬君武的出現讓方堯的心裏更加安心了幾分。

馬君武撇開了所有人面對方堯說道:“義聯的那個方堯給我的答案還算滿意,不過我還是想知道,段可盈爲什麼會如此聽話,看得出他對方楠很順從。”

方堯笑道:“這個就你就沒有必要知道了吧,有撇開所有人不會就是因爲這件事吧?”

馬君武道:“看來什麼事情都瞞不了你,老爺子讓我轉告你,你想怎麼做就儘管放手去做吧,有他在背後給你收拾殘局!”

方堯笑道:“看得出你對老爺子的這個決定很不贊成!”

馬君武臉色暗淡,道:“我贊成不贊成又有什麼關係呢,老爺子的決定誰也無法改變,包括他自己!”

方堯知道馬君武話沒有錯,只要是老爺子決定的事情方堯從來就沒有見過任何人改變過。

現在六個殺手已經就位,方堯想也該是動手的時候,對馬君武道:“既然你來到了這裏,那你能聽從我的調遣嗎?”

馬君武的回答在方堯的預料之內,馬甲誒道:“你說呢,老爺子讓我來就是想讓我聽從你的調遣,我能不聽嗎?”

方堯道:“那好,今天晚上我們就行動!”

馬君武不在意,說道:“這是你的事情,我要做的是執行命令!”

馬君武是最合格的殺手,他從來不過問任何關於計劃之內的事情,他只要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就可以了,別的事情他不必知道也不想知道。

方堯道:“你現在可以出去了,該行動的時候我會通知你的!”

馬君武沒有隻聲,轉身離開了方堯的臥室,回到了客廳中,跟所有人都保持一定的距離,就連其他的五名殺手他都不願意理會。

這就是站在最高點的悲哀,在別人眼裏他是那麼的質的崇拜,可是他自己卻始終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值得尊敬的地方,他是孤獨的,站在最高點上,他沒有朋友,也沒有敵人,唯一擁有的就是別人押給他的任務!

方堯把其他的五位殺手叫到了臥室內,跟他們商量着什麼,見到五人並沒有任何的異議,方堯道:“那今天晚上我們就照計劃行事。”

五人像啞巴一樣,只是點頭,卻不願意開口說話。

最後方堯把吳葛洲七人叫到了臥室內,他安排道:“你們幾個今天晚上就好好的待在這裏那裏也不要去!”

喬俊輝道:“這怎麼可以呢,我們也要跟你一起去!”

方堯跟他們講明利害,道:“今天晚上肯定很危險,我怕你們去了會出事,況且我也只是遠遠的跟在他們身後。”

吳葛洲道:“那我們跟你一起遠遠的跟着他們,你一個人我們怎麼能放心!”

他們七人對方堯的關係都是出自真心的,這一點方堯明白,可是方堯卻不願意他們冒險,雖然是遠遠的跟在馬君武他們身後,可是也是相當的危險的。

方堯道:“如果人太多的話,我們就更加容易暴露,那樣我們豈不是更危險嗎,聽我的話,你們都給我待在這裏,那也不要去,知道嗎?”

任光畢卻道:“這樣精彩的場面我倒是想親身經歷一番,光聽你說有什麼意思!”

吳葛洲急忙附和道:“就是嘛,這樣的場面你也不讓我們去見識見識,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如此危險的事情,在他們一人一語下卻變成了像是看戲一般有趣的事情。

方堯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讓他們望而卻步,道:“這件事可不是鬧着玩的,弄不好會出人命的,難道你們不怕嗎?”

吳葛洲道:“見多了就不怕了嘛,這樣的局面我們以後早晚也是要見到的,今天就權當作嘗試一下吧!”

方堯說不過他們一言一語,見到他們達不到目的誓不罷休的樣子,方堯只好放寬了政策,道:“既然如此你們也去準備一下吧,今天晚上行動!”

衆人一片雀躍聲,竟然把方堯擡了起來,拋在了空中,嘴裏喊着方堯萬歲!

方堯被這一羣人弄得沒有一點脾氣,這時馬君武卻突然出現在臥室門前,道:“別高興的太早了,到時候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馬君武難得關心別人,方堯從衆人之中走出來,道:“想不到堂堂**第一殺手馬君武竟然也會關心別人!”

馬君武道:“我沒有關心任何人,我只是覺得他們幾個如果因爲你死了,豈不是很可惜嗎。”

方堯道:“這倒也是,不過他們去了也未必就會出什麼事情,再說就算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不是還有你們嗎?” 馬君武苦笑道:“到時候會是什麼情況誰都說不準,你也不要忘記了我的責任不是保護他們!”

見到方堯爲難的神情,衆人覺得是自己給方堯帶來了麻煩,吳葛洲道:“放心吧,就算我們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也不會影響你的任務的。”

馬君武笑道:“希望如此!”

方堯扯開話題,道:“好了,你們幾個先去阿德房間了睡一會兒吧,晚上沒有時間睡了。”

下午,都沒有太多的話,他們都在爲今天晚上做最後的準備!

方堯和其他五個殺手在自己的臥室裏商量了整整一下午的時間,希望這個計劃不會出現一丁點的失誤。

而馬君武卻一個獨自坐在陽臺上,神情相當的輕鬆,彷彿這一切都與他無關。

吳葛洲等人都聚集在嚴文德的臥室內,都進入了睡眠狀態。

嚴文德依然沒有回來,這一點不免讓方堯覺得有些奇怪。

夜幕時分,嚴文德終於回來了,看到一屋子都是人,他有些吃驚。

在他看到坐在陽臺上的馬君武時,他把自己的注意力提高到了最高的狀態,他明顯的從馬君武的身上感覺到了殺氣,這殺氣比起他來說不知道要強上多少。

嚴文德只覺得在這個人面前他根本就沒有任何還手的機會,有這樣氣勢的人恐怕在**也找不到幾個,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馬君武,因爲方堯是義聯的原因,馬君武是最可能的對象。

見到嚴文德回來了,方堯走出帶着五位殺手走了出來,道:“你今天跑到哪裏去了,怎麼到現在纔回來?”

對方堯的問話,嚴文德不敢不會打,這裏似乎已經可以說都在方堯的掌握之中,但是爲了確保萬一,嚴文德指了指陽臺上的馬君武,道:“他是誰?”

方堯道:“這個你就沒有必要知道了,我現在只想聽到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嚴文德不知道自己該怎樣解釋這件事,因爲今天發生的一切他都已經知道了,看到陽臺上的馬君武,又說道:“想知道原因的話,你就直接去問他!”


嚴文德提到馬君武就很生氣,想必嚴文德跟馬君武之間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情,於是方堯走到馬君武身邊,問道:“我想知道這到底是什麼原因!”

從嚴文德一開口,方堯就知道嚴文德今天的失蹤肯定跟馬君武有關,見到馬君武坐在陽臺上一動不動,方堯覺得這個馬君武似乎太囂張了,不過他也沒有辦法,馬君武確是有囂張的本錢。

嚴文德一臉的怒氣,看着馬君武,而馬君武卻慢慢的轉過身,笑道:“想不到你早到了一個小時,看來你真的盡力了!”

馬君武的話讓方堯有些摸不着頭腦,馬君武猛然間說出這樣的話實在是讓人太難以想象嚴文德好好和馬君武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嚴文德怒氣衝衝的來到馬君武身前,憤怒道:“你這樣做到底有什麼企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