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嫣,你在哪裡……

羅嫣,你在哪裡……

原本還在修鍊的慕茗雪,當然也聽到了這句話,她眉頭微微一蹙,臉上流露出一絲奇怪之色。

這聲音好熟悉!

好像是……羅征的?

她下意識的扭頭掃了一圈,並沒有發現羅征的聲音,下一刻才恍然大悟,那是咆哮令響徹寰宇的聲音!

不過想到這裡,她一雙妙目頓時瞪的滾圓,心臟也是撲通撲通跳了起來,不對,不可能是羅征。

或許,只是聲音相似而已……

她聽自己的叔叔說過,那咆哮令價值無可估量,就算是這通靈界的界主,手中也只有一枚咆哮令而已,輕易不敢使用,羅征不過是一個飛升者,何況他若是擁有咆哮令的話,哪裡還需要在這裡挖礦?一枚咆哮令的價值,恐怕能夠能讓這礦脈所有的飛升者獲得自由,而且還綽綽有餘。

可是剛剛那聲音實在是太相似了,所以慕茗雪臉上才會流露出疑惑之色。

再來便是那句話的內容,羅嫣! 妻恩浩蕩 姓羅,單名一個「嫣」字,羅嫣,羅征……這兩者時間還真有些關係!

「巧合吧,」慕茗雪也覺得自己有些神經質了,這羅征就算再了不起,咆哮令也不是他能弄到的。

與此同時,整個寰宇之中絕大多數開啟靈智的生靈,都在納悶之中。

有人用咆哮令忽然沒頭沒腦的丟出了一句話,看樣子似乎是在找人,可是這羅嫣似乎是一個籍籍無名之輩,不知道為何,竟然要動用咆哮令?

「或許是某位天尊傳人吧,手裡的咆哮令多,不怕浪費!」

「這真是燒錢啊!我的天,一枚咆哮令……哎!」

「別心裡不平衡了,又不是沒人干過這種事情,當初神域天尊的長子為了向浩瀚天尊的女兒求婚,表白心跡,可是動用了百枚咆哮令!」

在小小的山洞之中,羅征並沒有下一步動作,他在等待著。

那位青年人的實力強悍的不可想象,就像熏所說,乃是超越天尊的存在,區區咆哮令應該不在話下,既然他答應了保護羅嫣,若是羅嫣聽到自己的話,必然會用咆哮令回應。

良久之後,耳邊沒有任何聲音傳來,羅征的目光也漸漸的沉了下去。

這種情況只有兩種解釋,第一種,羅嫣拿不到咆哮令,第二種,羅嫣不在寰宇囊括的範圍之內。

若是第一種,說明羅嫣的情況不如羅征猜測的那麼好,有可能是被囚禁,甚至有更不好的情況發生,當然,也有可能那青年人十分小氣,不願意給羅嫣咆哮令進行回應……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而第二種可能性,羅嫣並不在寰宇之中。

對於羅征來說,也是一個壞消息……

寰宇這麼大,羅征想要尋找妹妹,已經是比登天還難。

倘若羅嫣在寰宇之外,羅征便是難上加難了。

想到這裡,羅征臉上流露出一絲不甘心之色,隨即便是再一次激活了咆哮令。

「羅嫣,你在哪裡……」

隨著咆哮令輕輕震動之下,羅征的第二句話便是再度擴散出去,瞬間響徹寰宇!

整個寰宇之中,無數種族,無數生靈,耳朵之中再次聽到這句話……

「媽的,這羅嫣到底是誰啊?這女人怎麼這麼好命,為了找她,燒掉兩枚咆哮令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這叫有錢,任性!」

「不過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讓人挺鬱悶的,就算是尋人啟事也不是這麼廣播吧,好歹說一下自己的位置什麼的,有這麼找人的嗎?」

他們卻不知道,羅征並沒有強大的後台,也不是什麼天尊傳人,以他現在的實力和地位,自然要小心謹慎為妙,自然不會告知別人自己的名字和位置,若是暴露太多的信息,對於羅征來說純粹就是找死!

羅征的第二道聲音傳遞出去后,他再度等了一炷香的時間,依舊沒有回應。

他便是感覺自己有些煩躁起來。

原本定好的計劃,利用咆哮令找到自己的妹妹的音訊后,羅征拿到足夠的真元玉,成為一名獨立武者,便是想辦法在大界之中穿梭見到羅嫣。

遇到野蠻公主 可是這第一步,似乎就無法實現,因為羅嫣沒有回話。

非常不甘心之下,羅征再度激活咆哮令,依舊是那一句沒頭沒尾的話,「羅嫣,你在哪裡……」

他剛剛說完之後,耳邊驟然傳來一道聲音,有人動用咆哮令回復了!

「哼,就算你練成歸元分身又如何?我就在秋山界等你,就看你敢不敢來!」

當聲音忽然響起的時候,羅征原本還萬分的期待,結果卻是那靈火天尊的話,原本煩躁的羅征,臉色便是更加惱怒了。

羅征可是生怕自己的聲音傳遞不到羅嫣的耳中,換別人打岔,他心情能好才怪?

不過羅征也懶得去招惹這什麼靈火天尊,可是就在這靈火天尊話音剛落,另外一位止水天尊也動用了咆哮令,「嘿嘿,難你就老老實實的等著吧,等著我來取你的性命!」

羅征原本就十分煩躁,現在這兩位天尊還在羅征的耳邊動用咆哮令吵架,羅征頓時惱了,衝動之下,便是驟然激活了咆哮令。

「你們吵個毛啊!清靜一點不行?」

此前羅征的三句話,還是文質彬彬的聲音,現在一下子炸毛了,寰宇之中所有蘇醒著的生靈在這一刻頓時驚愕了。

雲渺界……

雲渺天宮之中。

無數個飛升通道不斷地閃爍著乳白色的光輝。

這些飛升通道並不是讓下界武者飛升之用,實際上創建這麼飛升通道的便是雲渺天宮中的一位女子。

這女子此刻正坐在雲渺天宮的中央的一座浴池之中,整個人身上不置一物,不過身體卻是籠罩在一片雲霧之中,只能隱隱約約看到她姣好的身段,以及宛若白玉一般的肌膚,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後背,在那後背之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傷痕……

不一會兒,周圍的一個飛升通道閃爍出銀白色的光芒,隨即便是有一位女子從那飛升通道之中走了出來,那女子竟然與雲渺天宮中的這女子長相一模一樣!容貌,表情,神態,幾乎沒有絲毫的不同。

剛剛走出飛升通道的那女子,便是在行走的過程中,將身上的衣物脫的一乾二淨,赤身裸體的踏入天宮,就在她走進雲渺天宮的一剎那,整個人就化為了一撮紅色的光點,被浴池中的女子所吸收!

不斷地有女子通過飛升通道出現,便是不斷地被吸收,散落在雲渺天宮周圍各種各樣款式的衣服,已經堆成了一座山!

浴池之中的女子,正是羅征在下界之中見過的雲落!

確切的說,羅征是見過她的分身。

雲落修鍊秘法將自己的靈魂自斬成百萬份,隨意散落在下界之中修鍊,這就是大名鼎鼎的百萬分身大法!

通過百萬個分身,不斷地歷練,對雲落的修為,閱歷,還有感悟都有極為恐怖的提升!

她便是要藉此,衝擊界主的修為!

眼下,她的百萬分身大法已經到了收官階段,便是通過飛升通道將一個個分身吸收回來……

不過整個吸收的過程並非是瞬間完成的,大約需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畢竟那麼多大千世界,飛升上來的速度也是有快有慢,而且百萬個分身也不是全都存活,極少數分身被旁人所殺,還有一些分身可能還被禁錮了,她無法掌控自己所有的分身,總歸是有意外發生。

當然了,雲落也不可能返身下界一個個的去報仇,她沒有那麼無聊。

除此之外,她還需要提取分身的記憶。

絕大多數記憶對於雲落來說都毫無意義,不過她很意外的從兩個分身之中發現了一位叫做羅征的傢伙!

當她關注到那兩個分身的記憶之後,與羅征接觸的林林種種很快就被她提起出來了……

「這個小傢伙,極為特殊,大世之爭者和無命者……這兩種命格根本不可能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彼此之間十分矛盾,可是偏偏出現在這小子身上了……」

泡在那翠綠色的浴池之中,雲落扎著髮髻,抬頭靜靜的沉思著。

就在則時候,羅征那咆哮令的聲音便是傳遞過來。

「羅嫣,你在哪裡……」

當雲落驟然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臉上頓時流露出疑惑之色。

她才獲取了自己兩個分身之中關於羅征的記憶……

一個記憶是關於羅征在先天生靈時候的記憶,另外一個記憶,則是在罪惡之塔中,羅征晉陞到神丹境的記憶。

所以在羅征聲音響起來的一剎那,雲落立即就認出了他的聲音!

「飛升的速度倒是不慢,」雲落淡淡的笑道,「可是這傢伙,到底是從哪裡弄來的咆哮令?」

即使是雲落手中,也只有五枚咆哮令。

以她半步界主的修為,擁有咆哮令的可並不多,像一般的大界界主,手中往往也只有一到兩枚,也是因為她地位特殊,才擁有這麼多咆哮令。

只是五枚咆哮令數量還是太稀有了,不是特別緊急的事情,她也不會動用。

然而,就這麼一會兒工夫,她便是聽到羅征將那一句話重複了三遍!

「為了找自己的妹妹,竟然這麼浪費……」雲落也是有些無語了,通過白帝城中那位雲落的分身,雲落了解到羅征有一個叫做羅嫣的妹妹,似乎還和下界的一個二品宗門勢力有關係。

後來是被人擄走到了中域,至於這羅嫣是如何來到了上界,分身的記憶之中並沒有線索,雲落也無從得知。

她只是將分身如同種子散布下去而已,自己並不會去控制分身的行為,何況上百萬個分身,她還真的控制不來。

接下來,就是兩位天尊利用咆哮令隔空對罵了。

這靈火天尊和止水天尊也算是一對老冤家了,這個罵戰持續了許多年,也不知道浪費了多少咆哮令。

不過人家畢竟是天尊,有這個資格浪費,沒想到那羅征竟然如此浪費……

雲落環繞了一下,發現飛升通道並沒有再度亮起的跡象,大部分分身應該都還在飛升之中,她便是將整個人都滑入了浴池之中,吸收分身的階段,她整個人都脆弱無比,必須完全浸泡在這特製的靈液之中。

就在她將半個腦袋沉進去的瞬間,驟然聽到羅征惱怒的叫罵聲傳來,她便是「噗」的一聲,吐了一口氣,這一下甚至還嗆進去了不少靈液,便是讓這位半步界主都劇烈的咳嗽起來…… 寰宇之中,能夠動用咆哮令的人,基本都是頂尖的存在。

而像這靈火天尊和止水天尊這般,老是用咆哮令隔空對罵的則是極少數了。

兩人的名氣在寰宇之中也是極大,實力自然也是極強,便是許多天尊也不願意招惹這兩人……

倒不是惹不起這兩人,只是這靈火天尊和止水天尊都屬於獨立武者,隨意招惹他們便是後患無窮!

所以兩個人亂用咆哮令,最多也只是耳邊聒噪,十分討嫌罷了,忍忍也就算了。

絕大部分人聽了也當沒聽見一般,最多私底下罵幾句而已,哪裡敢用咆哮令這般辱罵?

眼下這羅征倒是厲害!

上來就將這兩人都給罵了……

雲落咳嗽了好久,才將那些該死的靈液給吐出來,臉上便是流露出哭笑不得的笑容。

在乙女遊戲中當紅娘 「這小子,還真猛啊,不知道她飛升到哪裡了?」

雲落很認同罪惡之塔中自己那位分身的做法,無命者,事關重大,不要強擰他的命運,

這小子雖然是無命者,倘若他真的飛升到自己的域下,那也是緣分了,想到這裡……

雲落便是走出了浴池,不過剛剛離開浴池中的霧氣之後,她身上便出現了一道道淡綠色的光芒籠罩在她身上,很快便是形成了一件合身的綠色長裙。

這時候又有五六個傳送通道閃爍著光芒,瞬間就出現了數位長相一模一樣的雲落。

她們便是神色木然,打算褪掉身上的衣物,與雲落的主身融合。

雲落便是淡淡的說道:「在這裡等等,有點事情去處理一下。」

那些雲落們便是木然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等候著主身的發落。

雲落離開了雲渺天宮之後,便是發布了一道命令,將最近所有飛身者的名冊呈遞上來,她要查閱一遍。

得令的那位下屬也頗為奇怪,為何雲落大人要查閱飛升者名冊,那幫傢伙有什麼好看的?只是雲落的親令,他可不敢有絲毫怠慢,趕緊將這個命令發布下去。

幾千個大界之中,可是有無數飛升通道,將最近所有的名冊通過這些大界一一收集起來,然後呈送到雲落面前,這也能算是一項浩大的工程了……

當羅征罵出這句話的時候,寰宇之中所有的界主,天尊們,以及其他無數的武者的反應和雲落都差不多!

先是滿臉驚愕,然後一個個臉上都浮現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這傢伙到底是誰?膽子也太肥了,連天尊都敢罵!

原本羅征找羅嫣的時候,大家都在奇怪他的身份,這一下整個寰宇都炸鍋了!那可是兆兆億的生靈!

至於兩位天尊,沉默了一會兒,隨後止水天尊憤怒的咆哮便是再度響徹寰宇。

「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止水天尊的性子剛烈,哪裡容忍別人罵他?

眾人以為這樣應該結束了。

得罪了天尊可是要吃苦頭的,點到為止就好了,罵一句這兩位天尊,不少人對羅征已經是無比欽佩了,畢竟這些年聽這兩個老怪物斷斷續續的吵架,大家心中也是膩歪的要命,現在蹦出一個不知名的小輩罵兩句,心中也是十分解氣。

何況,這咆哮令可是稀罕東西,估計這小子是某個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幾枚咆哮令,用完了也就沒了,也不可能無限制的回應天尊的話。

婚後再愛,老公乖乖就範 不過大家的猜測,全錯了。

「知道,你不就是止水天尊么?」羅征激活了咆哮令冷笑道。

「哼,知道我是止水天尊,你還敢罵我?想死么?」止水天尊怒道。

羅征嘿嘿一笑,再度將咆哮令激活:「我當然不想死,不過你能奈我何?」

寰宇之中的生靈多的難以想象,各個種族,各種生靈……

想要在十萬大界之中找到羅征,這比大海撈針還要難上無數倍,何況這止水天尊壓根就不知道羅征是誰,就算是想找,也無從找起!

說白了就是我罵你了,你也找不著我,除了干著急還真的沒有太大的辦法!

曾經的寰宇之中倒是有不少人干過這種事情。

那時候哮天貘這種神獸,在寰宇之中數量還不少,咆哮令也沒有如此精貴,所以那一段時間裡,整個寰宇中都是烏煙瘴氣一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