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師餘光看到羅飛底下頭去,似是認錯的樣子,卻不知道此刻羅飛底下的頭掩蓋這閃爍的目光!

老天師餘光看到羅飛底下頭去,似是認錯的樣子,卻不知道此刻羅飛底下的頭掩蓋這閃爍的目光!

“至於你只是拼盡全力還是下死手,我們自有裁定,也會及時阻擋,你們不用擔心,我絕對不會讓一位前來參賽的武者因爲比賽而死亡,我們既是死,也應該是倒在衝擊更高境界的路上,倒在強悍無比的敵人的腳下,而絕對不是擂臺上!”

衆人聽了之後連稱擂臺之上定會盡力,至於對擂臺上點到即止的切磋對手下死手,那是邪魔外道的做法,作爲正道弟子是絕對不會這樣做。

葉荒一直注視這羅飛,他見羅飛緩緩的底下頭,直到老天師將話說完,羅飛的肩膀看是顫抖,好像忍笑一般。

他在笑?


事實上羅飛就是在笑,無聲的笑,嘴角咧的巨大,卻沒有一絲聲音,有口水滴下,瞳孔也開始變紅。

若不是羅飛躲在角落,又無人關注,一定會被人發現。

“閒話不再多說,我謹代表龍虎山,祝各位才俊在本次武林大會上都能取得好成績!” 老天師話說完便已退場,他要趕去下一個地方,那裏是爲登封榜爭奪的人所舉行的宴會,今晚那裏纔是主場。

老天師走了之後宴會現場便恢復了熱烈的氣氛,雖然李靈罵這個地方佈置的醜,和現在這座建築不搭,但是這種佈置還真就比那種傳統的宴會流動性更大,葉荒去盛飯的功夫就遇到了好多熟人。

現場的大多數人都在端着,沒有人去碰中間那些資助餐,葉荒倒是不介意,李靈更不是會在意這種事情的人,於是兩人便一起去掃蕩着這些在他們看來異常豐富的大餐,這樣以來倒顯得另類了。

不得不說很諷刺,本來就是一個酒席,一個吃飯的地方,兩個吃飯的人卻成了另類。

“哇!澳洲龍蝦!做道士這麼掙錢的嗎?”李靈舉起一隻龍蝦向張野揮手。

張野一陣頭大,裝作沒有看到李靈的樣子繼續與身邊的人寒暄。

“李靈,那隻龍蝦你還要不要吃啊,不吃的話給我啊!”葉荒在一邊向嘴裏塞東西一邊跟李靈說道。

本來想上前跟葉荒搭訕的衆人,紛紛停下腳步,都好像突然想起還有事情要做一般轉身離去。

只有段飛仍然嬉皮笑臉的走過來,也拿起一隻龍蝦啃起來。

“想當年我在白雲觀那會,哪裏吃過這種東西,三個月都見不到一點葷腥,嘴裏早就淡出鳥來了。”

段飛還想繼續說下去,卻看到葉家雙姝也朝着這邊走來,連忙改口。

“直到我進到葉家,這葉家是我爲己出,每天大魚大肉的供着,現在早就不稀罕這點東西了,我還是要努力在武林大會上爭個好名次,纔好報答葉家的知遇之恩啊。”段飛嘴上這樣說着,手上的動作卻是一點都沒停。

葉家雙姝看到在這狂吃的三人,嘴角一陣抽搐。

“葉先生,明天的小組戰,還望能招撫段飛一二。”葉菇開口說道。

葉荒擡起頭來這才發現葉家雙姝來到了自己身邊,當下將嘴上的飯渣一擦說道:“段飛是我兄弟,不用你說我也會這樣做的,但是晉級之後若是在對上我可就不會手下留情了。”

葉家雙姝聽到葉荒這樣說心中一喜,雖然葉荒說之後遇上不會留手,但是從裏一個側面來看就是葉荒有把握和段飛一起晉級。

“這是自然,段飛剛和我葉家相認不久,還來不及修煉我葉家絕學,能和葉先生分在一組真是太好了。”葉蘇道,葉家也是要面子的人,如今厚着臉皮來拜託葉荒照顧,已經是極限了,話裏解釋着是因爲段飛沒有修煉葉家絕學才需要照顧的,這之間和葉家的功夫沒有關係。

段飛停下狂吃擡頭說道:“你們都覺得我所修皆是旁門左道,如今武林大會我倒要讓你們都看到我左道的神奇,咳咳……咳……咳……”

原本聽到段飛前半段話葉家雙姝眼裏浮現的一絲異彩,也因爲後面段飛被嘴裏的飯嗆到而消失。

“切!吃你的飯,可少說點大話吧!”李靈見縫插針的嘲諷。

葉荒看着葉家雙姝頭上的黑線,尷尬打圓場:“段飛是我兄弟,我最瞭解他,他很厲害的!能在我手下撐十來個回合已經很厲害了!”

葉家雙姝聽到葉荒的話,臉上陰鬱更重。

葉荒說完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悻悻的閉嘴,低頭繼續遲東西。

“原來和尚也可以吃肉的嗎?”遠處傳來一聲調笑,葉荒擡起頭的時候聲音的主人已經來到了身邊。

葉荒擡頭,正是姜琴,姜家的大小姐。

姜琴正一臉笑意的看着拿着半隻雞腿的葉荒。

葉荒看清楚來人,後也不拘謹,又將手中的雞腿送入口中撕下一大塊,含糊的說道:“這算哪門子的肉!要說武林地位或許少林寺和龍虎山相差不多,但是若說道這烤肉技術,龍虎山是拍馬也趕不上少林寺!”

姜琴笑嘻嘻的說道:“這麼說你會烤肉嘍?”

“那是當然,等比賽結束,你想吃的話我拷給你吃好了。”

“嘻嘻,真是越來越期待和你交手了,到時候我一定不會留情!”

“嗯?不是說烤肉嗎?怎麼突然就轉到比賽上了?”葉荒一頭霧水,什麼不會留情,她在這裏留過情?

姜琴沒有回答葉荒的問題,直接轉身走了。

葉荒看着姜琴轉身離去,走到喬祺身邊,說來幾句話,兩人便咯咯直笑,還不時用手指下葉荒。

莫名其妙。

葉荒繼續悶頭吃飯,自從達到更高的境界之後,自身對於能量的攝入的要求就變得越來越高,往常一碗飯就能維持自己一天的運動,但是現在就算吃十碗都是不行,米飯提供的能量已經不夠了,要攝入更高等的能量,於是便吃肉,還有每天的打坐,所獲的真氣是更高等的能量。

葉荒甚至在想,會不會有另一種更高等的能量,比真氣還要高級的,那些超凡之上肯定用的都不是真氣了,因爲真氣的力量不足以使超凡之上這麼恐怖。

葉荒邊吃邊思考,不知不覺人已經走了大半,畢竟第二天還要比賽,大家對自己的隊友有了一個簡單的認識之後便趕回去休息,沒有一個好的經歷是不足以應付第二天高強的比賽的。

葉荒擡頭髮現人已經走了大半,而自己纔是半飽,看着一旁的李靈,分明是已經吃不下了,段飛也不知何時已經走了。

“李靈,我們也走吧,明天還要比賽。”

李靈聽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說道:“完全可以,不過我現在吃的太飽了,我怕走不動,你揹我回去。”說罷一把抱住葉荒的胳膊。

葉荒雖然無奈,但是也沒有把這當成什麼過分的事情,只是覺得李靈現在撐的走不動了,而自己剛好有能力幫她,那何樂而不爲呢?

助人爲樂而已。

“上來吧!”葉荒走到李靈面前彎下腰。

“耶!”李靈一下竄到葉荒擺上雙手摟住葉荒的脖子,葉荒雙手託着李靈的大腿將其托起。

葉荒感受着背上的溫度和手上的觸感,打了個機靈。

“助人爲樂助人爲樂……”

“你在說什麼?”李靈貼到葉荒耳邊說道。

如果葉荒能看到自己的耳朵,一定會發現現在自己的耳朵紅的異常。

“沒……沒什麼!我們走吧!” 葉荒背起李靈向門外走去,周圍的人看着葉荒將李靈背起走向門外,臉上都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一位安全局的和葉荒相熟的人竟然跑到葉荒面前說讓葉荒節制,明天要比賽了還是比賽要緊,其結果肯定是被李靈罵走。

“節制?我節制你大爺,你惡不噁心啊!快閃開,別擋道!”那位安全局的人吃癟,悻悻退下,不過他肯定理解錯了李靈話中的意思。

李靈所說的噁心,並不是說那位安全局的葉荒的同事想法噁心,而是一想到和男人在一起親熱就噁心,就算這個人是葉荒。

就算這個人是葉荒?

李靈沒有繼續想下去,趴在葉荒的肩膀上罵罵咧咧的,似乎是來掩飾心中的不平靜,還是真是覺的討厭,誰知道呢?

柳子凝也從角落中走出,看着兩人親密的背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一夜無話。

“李靈?李靈?你開門啊!”葉荒站在李靈的門前。

這裏是龍虎山後山的客房,昨晚葉荒將李靈背到這裏,門口的道童也露出一絲瞭然的神色,非常自覺的給葉荒二人開了一個房間,李靈已將在葉荒背上睡着,不然肯定又要罵那道童一番。

葉荒將李靈放下,想要躺下睡覺才發現這個房間內就一個牀,而且幻境特別曖昧,粉色的燈光,圓圓的大牀,還有牆上還有皮鞭之類的東西,葉荒不疑有他,還以爲那鞭子是武器之類的,心中還想這龍虎山果然是武道聖地,就連給客人住的臥室裏都有兵器。

葉荒將李靈放在牀上,將被子給李靈蓋了蓋,卻聽見李靈嘴中唸唸有詞,葉荒好奇,離近一聽才發現是李靈口中說着什麼死光頭臭光頭,葉荒老臉一黑,心想這李靈做夢還不忘罵自己,卻是沒有看見李靈臉上幸福的微笑。

將李靈安頓好之後,葉荒又回到樓下,讓那道童再次給自己開一個房間,那道童見到葉荒的第一句竟然是“這麼快?”

葉荒不明所以。

“什麼這麼快?”


“沒沒沒什麼。”道童連忙否認,非常識相的將葉荒安排在李靈隔壁。

怎麼都奇奇怪怪的?葉荒心中疑惑着進入夢想,睜眼便已經是第二天了。

“喂?你開門吶!”葉荒還在敲李靈的門。

門突然打開,李靈將葉荒一把抓緊房裏,又迅速將門關上。

“說!你昨天是不是趁我睡着對我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李靈的一句話把葉荒問懵了。

“嗯?什麼不好的事情?你覺得葉荒是那種趁人之危的人嗎?”

李靈早上醒來之後也是一臉懵逼,自己居然躺在一件情趣房間裏?

李靈第一想法是龍虎山不是道家聖地嗎?怎麼會有這種地方??

第二就想到了昨天是葉荒把自己送回來,他爲什麼要選這種房間?難道……

剛好這時葉荒在外面敲門,李靈便將葉荒拉進門了,問了剛纔那一番問題。

葉荒回答之後,李靈也覺得自己想多了,以自己對葉荒的瞭解,他怎麼可能做那種事情?雖然疑惑消除了,但是氣卻沒有消。

“今天要在演武場集合,我們是不是現在出發?不要讓你隊友久等啊!”

葉荒還以爲李靈有起牀氣,但是今天有比賽,可不敢被起牀氣耽誤。

葉荒拉着滿臉不高興的李靈來到演武場,此時演武場已經站了不少人,龍虎山演武場極大,大約相當於兩個足球場,也不知道龍虎山的前輩怎麼在這山石之間開鑿出這麼一大塊平地。

演武場八方分別豎了八杆大旗,顏色各不相同,葉荒一眼就看出了這是抽籤分組的顏色,定睛一看每杆旗下都站了些人正是這次比賽的參賽選手。

“葉荒李靈?”有在此接待的龍虎山弟子認出了葉荒和李靈。

“正是。”

“還請兩位前往與自己分組顏色相對應的旗幟下等待。”

果然正如葉荒猜測的一般,這些旗幟下面都是這次的比賽的選手,旗幟的顏色代表了組別的區分。

葉荒和李靈分開,分別前往自己的旗幟下面,葉荒是黑色,黑色旗幟在正北方,距離葉荒並不遠,葉荒感到之後,發現段飛已經在這裏等待,同樣在這裏等待的還有葉畫、姜紫。

三人見葉荒前來,趕忙上前問候,畢竟這個組平均實力並不是很高,若是想要出現,還真是要仰仗葉荒的發揮。

“見到葉師兄我心裏就踏實多了。”葉畫開口說道。

段飛也上前恭維。

“葉師兄神威無敵,想要晉級還不是如探囊取物般簡單,我等只需在後面搖旗吶喊,葉師兄自當席捲全場,你們說是不是?”

段飛將頭轉向姜紫和葉畫,葉畫一臉的難堪,畢竟段飛現在是葉家少主,說出這番話未免也太吊身份了,姜紫倒是掩嘴一笑,覺得這葉家少主真是有趣。

段飛看到葉畫臉色難堪,自知說錯了話,但是這拍馬屁的習慣是這麼多年養成的,哪那麼容易改?

“我這是和葉荒開玩笑呢,是吧葉荒。”

葉荒看着段飛的樣子也覺得有些好笑,之前段飛還不是葉家少主的時候也是這般說話,當時大家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但是現在身份一變,再來說這限額阿諛奉承溜鬚拍馬的話馬上就變了味道。

人常說屁股決定腦袋,就是說坐在什麼樣的位置上,便會用什麼位置的思維考慮事情,可是葉荒覺得屁股不但決定腦袋,還決定嘴巴,你坐在什麼位置上就要說什麼樣的話。

“哈哈,我和段飛是好兄弟,段飛開個玩笑而已,葉姑娘不必如此。”葉荒看着臉色黑成一片的葉畫開口解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