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曾經告訴過尚卿文,他永遠不會去刻意要求尚卿文去做什麼事情,相比其他幾個員工,他更希望尚卿文去找到自己心底真的想做的事情。

老闆曾經告訴過尚卿文,他永遠不會去刻意要求尚卿文去做什麼事情,相比其他幾個員工,他更希望尚卿文去找到自己心底真的想做的事情。

而尚卿文從那次離家出走,並再次回到這裏后,他一直只是單純跟隨着老闆。

尚卿文似乎已經不願意再思考自己人生的意義。可,從他上次將斷劍沒入諾頓的心臟之後,他又覺得這世界的一切都變了。

尚卿文殺了不少的龍類,他總是不帶着任何負擔,因為龍是危險的,龍是邪惡的,龍是要毀滅世界的。

可,諾頓真的邪惡嗎?老唐,他真的邪惡嗎?

雖然他總是在路明非的面前擺出一副毫不在乎的灑脫模樣。

可實際上,從那以後尚卿文每次看到自己窗台上那三隻腳的小豬后,腦海里總是一大堆想不清楚的事情。

「算了,管他的。」尚卿文暫時也想不出答案,離開了酒店,按照預定的計劃去抓那個臭小子。 瓷香會上人頭攢動,林驚羲特意去換了一身裙子,重新整理了頭髮,在直播鏡頭前才不會顯得失態。

黑長的直發披落在肩膀,簡單地別了兩個珍珠髮夾,一身銀灰色的及膝禮服裙上點綴了一層星砂,凹凸有致的身材極適合這件禮服,彷彿是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

她修長的雙腿下腳踩一雙玻璃單鞋,宛若從童話書里逃跑的公主,脖子上掛了一串白色瓷珠鏈,散發著高貴優雅的氣息,讓人不敢輕易貼近。

她晃了晃手裡的高腳杯,裡面裝的是白開水,但不知情的人卻以為是白酒。

林驚羲駐足在遠處,許久才抬起腳步走向顧易征的方向。

她不是不願意去見師父,而是不願意去見師父身邊的周川。

周川是她的三師兄,從她來景德鎮的第一天,她就沒對他有過好印象。這個人確實有點才華,但就憑他對顧師兄做過的一切,她永遠都不會認可他做師父事業的繼承人。

學藝先學德,是林驚羲一直以來告誡自己的話。

德藝雙馨,才有資格成為真正的藝術家。

「林小姐,請問您這次回來,是準備接替顧老先生的位子嗎?」

「林小姐,請問您與顧知淮先生是什麼關係呢?」

媒體的話總是過於尖銳,他們巴不得抓住每一個機會,詢問她的隱私。

因為她不止是顧易徵收的弟子,更是商界大鱷林奉吟的女兒,還是非親生的。她親手將林清鋒拉下台來,不少人都在用最難聽的話來揣度她有多少野心。

她環顧周圍那一張張臉,落落大方地道:「顧知淮在我心裡,永遠都是我尊敬的師兄。我不會接替師父的位子,我也相信哪怕下一次師父不再出現在瓷香會上,他也不需要這麼快就定下傳承人公之於眾。」

撥開人群,她準備離開。

周川身旁的人接收到他的眼神,湊到了林驚羲跟前,擋住了她:「林小姐說話這麼尖銳,難道不止對林清鋒先生有意見,也對周川先生有意見嗎?」

她倦倦地看了周川一眼,瞭然於心不屑地答:「我怎覺得,是有些捕風捉影的人,對我林驚羲比較有意見?究竟是哪隻眼睛,看見我貪圖名利了?」

「驚羲師妹,別動火嘛,這個小記者不懂事。」

周川擺了擺手讓他下去,隨即走到她身邊:「師妹也要知道,師父年紀大了,定下傳承人是遲早的事情。師妹要是願意支持師兄,那……」

「我不願意。」她皺眉打斷了他。

周川的眼神立馬變了,冷颼颼的:「你不會還想著顧知淮能回來吧?」

「即使他不回來,我也永遠不會叫你一聲『師兄』,永遠不會佩服你這個卑鄙小人。」

兩個人壓低了聲音,還是硝煙瀰漫,林驚羲說完話就轉身走向顧易征,只留下了一個乾淨利落的背影。

顧易征身旁坐著的人是顧知淮,所有人都知道顧知淮是顧易征的孫子,但他的這位孫子是從五歲才帶回來的,身份究竟是真是假,無人得知。而且當年他們究竟發生什麼矛盾,為什麼顧知淮從此離開景德鎮,至今才回來,也沒有人知曉。

他現在回來,可算是有看頭了。

。 港島安家,是因為林天成才捲入這場風波當中,雖然最後在林天成的主動承擔下,安家並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但林天成還是沒有逃避,準備徹底和安家化解恩怨。

安家人也知道了欺負安恬的人是林天成,但一路上,所有人都保持沉默,無人對林天成出言苛責。

倒不是安家人菩薩心腸,而是因為,這件事情的導火索本來就是安恬,安恬被林天成欺負也是咎由自取。最後關頭,林天成為了保安家周全,願意站出來說明情況,已是高義。

安貴人的心情也很複雜。

林天成高義是高義,但不管怎麼說,林天成都欺負了安恬,而且還利用了安家。

追究吧,安家人理由不夠充分,而且林天成太厲害,就算安家傾盡全力也收拾不了林天成。不追究,安家沒面子。

就連安貴人都覺得很棘手,其他人更加不知道怎麼處理。

只是,林天成和安恬之間的事情肯定要解決的,所以,回到安家后,其餘人都找借口離開,把這個難題拋給安貴人。

安貴人坐在椅子上面,林天成和安恬兩人站在安貴人面前。

林天成道,「安家主,我和安恬之間的事情,你也清楚了。她有錯在先,但也付出了代價。如果安家主沒有異議的話,我和安恬的事情就一筆勾銷,從此各不相欠。」

安恬反駁,「我又沒有真的殺了你。」

林天成道,「正是因為你沒有殺掉我,我才有機會討還公道。」

林天成不願意和安恬多說,他轉頭看着安貴人,「安家主,我和安恬的事情可以一筆勾銷,但安恬殺了我的救命恩人,我允諾過救命恩人的女兒,要給她一個交代。」

安貴人自知理虧,再說因為實力關係,安貴人也沒能力把林天成怎麼樣。

他略微沉吟,道,「這件事情確實是安恬有錯在先,安恬先是悍然殺人,已經是錯。後來林少俠讓往生樹起死回生,讓安恬得到了往生果,安恬還要恩將仇報,對林少俠痛下殺手,更是錯上加錯。林少俠寬宏大量,願意和安恬冰釋前嫌,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說到這裏,安貴人停頓了下,又道,「至於安恬殺了林少俠的救命恩人,這件事情,我也會責令安恬給對方的女兒道歉,並且,安家也會竭盡全力,給對方的女兒做出補償。」

林天成拱手,「安家主深明大義,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辭了。」

安貴人道,「不急,林少俠來了港島,又治癒了我的暗疾。我作為東道主,如果不好好招待一下林少俠,於心不安。希望林少俠能夠在港島遊玩兩天,再回內地。」

林天成道,「安家主的好意我心領了,只是,九龍山一戰雖落下帷幕,但三大世家的人不一定是真心悔過。」

安貴人也看透了三大世家的嘴臉,他絕對不會相信,三大世家的人會悔過。

安貴人用狐疑的目光看着林天成,「林少俠,以三大世家的人的性子,誠心悔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且,林少俠還拿走了三大世家的修鍊資源,除非他們願意自斷傳承,否則肯定會捲土重來。就算林少俠心慈手軟,不願意殃及他人,但三大世家的老祖,林少俠不應該放過。」

林天成也不願意放過,只是小青吃不消。

這算是林天成在戰鬥中的一個弱點,肯定不能說出去的。

沒有辦法,林天成只好道,「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雖然我也認為他們誠心悔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萬一呢?」

安貴人肅然起敬。

僅僅是蕭風等人萬一會改過自新,林天成就不惜冒着被三大世家的人秋後算賬的風險,給蕭風等人機會。

這是多麼高貴的品格?

安貴人越發覺得,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

是的,他畢竟老練,在對林天成是親是疏上面,早已經有了論斷。

他認為,林天成和安恬都那個了,唯一又有面子又有裏子的做法,就是讓林天成和安恬在一起。

以林天成的天資和手段,在習武一途上面,大有希望登峰造極。如果安恬真的嫁給了林天成,安家肯定也能夠再創新高。

再一次見識了林天成的品格,安貴人越發堅持自己的決定。

唯一的問題,就是林天成是不是已經結婚?

安貴人道,「我明白林少俠的意思,不用擔心,林少俠儘管在港島遊玩,就當是放鬆一下心情,接下來的時間,安家會密切監視三大世家的動向,如果有什麼不對,便會及時和你溝通。如果林少俠還是不放心,我可以安排人對林少俠的妻兒進行貼身保護。」

「不用了。」

「林少俠信不過我?」

「安家主誤會了,我還沒有妻兒。」

安貴人聞言,心中一顆石頭落地,他臉上露出幾分訝異之色,「林少俠竟然還是單身?想想也是,如林少俠這種天資卓絕,如蘭如玉之人,能夠配得上林少俠的女子確實難尋。」

說到這裏,安貴人突然間想起來什麼,又道,「對了,林少俠,你信不信做法卜卦?」

林天成不明白安貴人為什麼會這麼問,但還是點了點頭,「信,卜卦即算卦,包括向他人問卦,及自己為自己占卦卜算,範圍上大於問卦。是占問一些事件的未來走向的一種古老方法,其源頭一般認為是來自於《易經》或者《周易》。只是,厲害的卜卦大師少之又少。」

安貴人臉上露出幾分自得之色,「我這麼多年浸淫卜卦,自問對卜卦還有幾分心得。如果林少俠不介意的話,就讓我為林少俠卜上一卦,也算是對林少俠治癒我暗傷的一點回報。」

林天成想到安貴人的戰鬥方式,和其他人不同尋常,身上的衣衫上面也有八卦圖案,覺得安貴人可能真的是一個大師。

想了想,林天成道,「那就麻煩安家主了。」

安貴人擺了擺手,「舉手之勞,談不上麻煩,不知道林少俠是要問前途還是姻緣?」

……周想帶著大部隊到芝麻衚衕后,直接指揮計斌帶著李麗張寧還有吳昊天薛振東去找超哥。

「叫超哥再去買床鋪,我們都會去那邊休息的。」

「好!」

周想叫凌然也過去,凌然點頭,親人相見,他暫時不適合。

周家人的全體出現,把蔣蔚芳驚喜得不得了。

「哎呀!大姐大姐夫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689章告知 儘管桑厄的態度很認真,還把工具都送到了她手上,蘇溪若也沒去接。

聽著青年說的那兩個字,她差點以為自己是幻聽了。

這些年她見過的奇奇怪怪的人不少,可像桑厄這種主動把工具遞到自己面前的傢伙,有史以來還真就這麼一個。

蘇溪若面色複雜的看著青年那具傷痕纍纍的身體。

這傢伙身上的傷,該不會都是他自己心甘情願弄出來的吧?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抖M?

蘇溪若恍恍惚惚的看著桑厄,眼神是說不出的複雜。

「你……這是認真的?」

就這?

交易?

「我看上去像是在開玩笑嗎?」桑厄目光灼熱的看著她,「這麼簡單的交易,你要做嗎?」

蘇溪若垂眸,盯著他遞過來的皮帶。

她知道在社會中有這麼一部分特殊群體,可她從未想過自己參與其中。

蘇溪若對這種施暴沒什麼興趣,哪怕這是桑厄心甘情願。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

蘇溪若眼神閃了閃,淡然道。

面前這個男人城府極深,誰知道他在玩什麼套路?

桑厄皺了皺眉,「你想讓我怎麼證明?」

蘇溪若微笑,「你不是說你跟他們不是一夥的嗎?既然要跟我做交易,那就先讓那些人放了我的同伴,並且把你們在杏村做了什麼事兒,全都告訴我。」

桑厄笑了起來,「那還不簡單?」

沒有任何猶豫,他直接就把杏村現在的情況全都說了。

他們這夥人都是混跡在國際上的雇傭兵,大多都是沒有組織的散兵。

漂亮國那邊有人雇傭他們這些沒有組織的散兵,點名了要東方面孔的雇傭兵,為的就是在偷渡到夏國后,能夠悄無聲息的潛伏下來,將他們帶來的病毒在夏國擴散出去。

桑厄加賀都是其中之一。

可惜漂亮國那邊沒料到病毒出了問題,傳染出了問題,只有接觸到被投放了病毒水源的人才會感染上這種疫病。

因此才派了十來名專家偷偷來到夏國,並且就駐紮在杏村張桂華的家中,對病毒進行各種進化升級。

桑厄直接就把那些漂亮國的專家所在的位置給出賣了。

甚至還笑著問要不要幫忙通知警方。

蘇溪若一言難盡的看著他:「……就這麼出賣你的僱主,難道你不怕漂亮國的人找你麻煩?」

「我不像加賀他們有把柄在他們手上。」桑厄理直氣壯的說道,「只是因為個人原因才幫他們辦事兒,現在我對你感興趣,他們自然就被我放棄了。」

蘇溪若嘴唇顫抖:「你……為什麼要讓我打你?」

桑厄把身上的外套隨便丟在地上,摸著自己身上那些猙獰的傷口,漠然道:「我感覺不到疼痛,所以一直在尋找能夠讓我痛的人。」

蘇溪若皺眉,專業知識立即浮現腦海。

她倒是聽說過有人得這種病,不過這類病患要通過保持較低的環境溫度來控制病情,服用抗生素避免感染,而桑厄除了皮膚是不健康的蒼白之外,跟這類患者壓根沒有任何關係。

桑厄道:「我的心理醫生告訴我,當我對一個人有著強烈情緒波動的時候,對方可能讓我感受到正常人的觸感,疼痛是最刺激的一種,而剛才,我的大腦皮層對你起了反應。」

蘇溪若恍恍惚惚,「就因為剛才我躲避了狙擊?」

桑厄的不正常好像就是從那會兒開始的。

果然,她話音剛落,就瞧見桑厄盯著自己的眼神更加灼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