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她腳下穿的是一款英倫風細帶小皮鞋。

而且她腳下穿的是一款英倫風細帶小皮鞋。

皮面被染成了鮮嫩的粉色,皮面光潔,半點泥土污垢都沒沾染。

與她身上樸素的學生裝形成了鮮明對比。

長發的女孩的長相也十分出挑,白皙的皮膚,水瑩瑩靈動的一雙大眼睛,笑起來時就像會說話。

粉唇水潤,笑起來一口整齊的小白牙,絕對360度無死角,甜美可人,教人過目難忘。

武清頓了一下。

她的大腦反應了一下,才做出了結論。

長發女孩不就是那晚夜舞巴黎生日宴會的主角,奇家的奇三夫人嗎?

今天這一身清純的裝束與那晚成熟嫵媚的打扮相差太多。

叫武清都差點沒認出來。

不過武清的眸光瞬間沉了沉,她想起奇三夫人與傅先生的師徒關係。

看來她們也是來找傅先生的。

她們的黃包車雖然從對面而來,但是走到距離武清大約二十米的地方后,便拐進了武清他們原本也要拐進的路口。

武清側頭低聲問向戴郁白,「能把傅先生情動的奇三夫人背後還有什麼更深的背景嗎?她哪裡可有什麼能助力咱們的地方?」

「奇三夫人只是個尋常人家的女兒,因為彈得一手好鋼琴,被奇三少一眼看中。

費了很多心思才追成了自己的妻子。

與傅先生是多年的師生關係,應該是個彈琴很有天賦,又善良柔弱的簡單女人。

對咱們這次的任務起不到什麼作用。」

武清眉梢動了動。

不覺抬眼看了一下戴郁白,勾唇輕笑了一聲,

「道長,您這話說得可是前後很矛盾呢。

既然與傅先生關係這麼密切,又是個善良的簡單女人。

咱們與她認識了,叫她引薦著些,也容易見到付先生些啊。

怎麼就沒有什麼作用了?」

戴郁白面色明顯一寒,他抓住武清的手臂,略略低頭,用外人根本聽不見的聲音低沉說道:「別忘了,她就是再善良,也是奇家人。而給你下毒最大的嫌疑人,就在奇家。

越是這種簡單善良的女人,越心軟沒有主見底線。

假如真的是奇家對你有什麼不良企圖,你與她交往過甚,難保她不會在閑聊間把你的是透給她丈夫知道。

屆時真的觸動了什麼不為人知的陰謀,她很可能會成為奇家的幫凶。

屆時咱們的身份任務,就會又多出一道阻力。」

雖然覺得戴郁白的勸告還是有些牽強,但是看著他那麼認真的樣子。

武清覺得,戴郁白在她不了解的地方,應該是有自己的考量。

所以她乾脆的點點頭,笑著著說,「好,雖然還有點不明白,但是金城的事你了解,聽你的。」

戴郁白這才放心的鬆了武清的手臂,卻又叮囑了著說,「不光是現在,在查出毒殺案真相之前,奇家人,武清都要少接觸。

奇家最初的當家人,奇星華以前不過是軍隊里一個小小的警衛員。

出身也很凄苦,是個孤兒小乞丐,要不是被人收留,養在了家裡當書童,早就凍死在城門外了。

跟著主家一起進了軍隊,不過二十幾年的功夫,就幾乎變成了金城首富。

其心志手腕絕非常人能比。

現在還不是處理他們的時候。」

武清重重的點了點頭,心中卻是不覺一暖。

戴郁白也知道自己之前的話沒有什麼說服里。

怕她不理解多想,才跟她解釋這麼多。

他果然有著自己的理由,因為環境所限,不能跟她多說。

卻又不想她疑惑,簡單點了她幾句。

她莫名感受到了一種被人在乎,捧在心尖上的幸福感。

「我明白了,你放心,我會避著點奇家人的。」

戴郁白抿唇一笑,像是對二人間的默契很滿意。

說話間,兩個人也拐進了奇三夫人走進的岔路口。

不過武清心中卻又多出了一點好奇心。

金城首富的發家史傳奇,金城人耳熟能詳不奇怪。

奇怪的是戴郁白知道的內情顯然要比一般人對首富過往的探究多很多。

尤其是談到奇星華跟隨的主家人時,明顯還帶著一種壓抑了很多情緒的感覺。

她隱隱有一種預感。

奇星華,梁國仕跟戴郁白的父氏白家,其間怕是有著很多不為人知的隱情。

武清這邊還在捋著思緒,卻被前方突然傳來的一聲厲喝瞬間打斷!

「全他娘的給老子拿下!」

那是一個男人兇惡的叫喊。

武清急急抬頭,卻沒有看到任何人。

由於街道前後沒有任何人,戴郁白便也不顧盲人的身份,拉著武清急急貼牆站立。

武清這才明白,聲音的來源是在前方又一個岔路中。

跟著戴郁白小心走近路口,武清拍了拍戴郁白的肩膀,示意自己去看。

戴郁白猶豫了一下,同意了她的決定。

武清小心的探出頭查看,就看到之前的奇夫人和女學生被前方兩輛軍中汽車攔下。

而黃包車夫早嚇得一溜煙的跑了。

短髮的女學生護著柔弱的奇三夫人,指著面前一個軍人的鼻尖,大聲抗議,「你們是什麼人?想要幹什麼!有什麼權利抓我們?!」

那名軍官冷笑了一聲,「就說現在這個世道亂了,也輪不到妓女婊子們滿街招搖過市的瘋跑!」

武清雙眼瞳仁一縮。

這個軍官不就是剛才下命令打老鴇的那一個嗎?

軍官手下士兵立刻大喝著應了一聲,雙眼放著賊光的就撲向奇三夫人與短髮女學生。

兩個女孩嚇得花容失色,便是身份見識明顯高出很多的奇三夫人,都被嚇得不善,與短髮女孩緊緊拉著胳膊,嘴唇顫抖著的連半句反抗的話都說不出來。

武清眉頭狠狠一皺,她這暴脾氣是真的不能忍了,邁步就要衝到前面去。

誰知卻被戴郁白一把拉住,「你哪去?」

武清回頭就對上戴郁白冷峻如冰山一般的臉。

她心下一動。

明白他是擔心自己只顧得見義勇為,而忘了對方是一群有槍又不講道理的兵痞子。

「放心,我不會魯莽行事的。」武清遞給了他一個自信的目光,「你瞧軍官後面副官提著一個文件箱,這裡又是女權女學負責人傅先生的家門前,他們應該是來找金城政府女學負責人來談事的,不會亂來的。」

戴郁白的眉皺了皺。

誠然,他再一次被武清精準的洞察力與出色的推斷力折服。

但是這一次,他卻是有些不甘心就這樣放她前去。

雖然隔著黑色墨鏡但是武清還是感受到了戴郁白對自己的關心。

她伸手安慰似的拍了拍戴郁白的手背,「放心吧,沒有把握的事我不會做。」

說完她放開戴郁白轉身就朝著那群兵痞子走去。

「放開那兩個姑娘!」她一聲厲喝,走到街道中央,雙眼射出刀子一般鋒利的目光,直直朝那名軍官而去!

那一夥兵痞一共有六個人。

除去那名軍官樣的人物,還有一個文員副官模樣的小兵站在他身後。

剩下就是兩個一面堵住女孩們的嘴,一面拉扯著就把她們往小轎車裡面塞的強壯士兵。

後面兩輛車裡還各有一個司機。

武清長腿闊步的走到眾人面前,心中卻將種種可能發生的意外情況都在心裡演算了一遍。

軍官模樣的男人最先回過頭,一臉兇惡的瞪著來人,當看到出來多管閑事的竟然是個身著黑色長裙的貴婦人時,雙眼不覺意外的睜了睜。

一個女人敢出來找軍隊的麻煩就已經夠叫人驚訝了。

尤其還是武清這般容貌驚人的絕色美人。

那軍官咬牙陰狠一笑,天下間竟然還有這種嫌自己命太長活的太安逸的蠢女人。

「什麼人,敢阻撓軍隊執法,就不怕把你也一起整治了嗎?」

之前由於角度問題,武清對這名軍官的長相看得並不十分真切。

如今當面鑼對面鼓的直面應對,武清才看出那人雖然張著一張忠厚的國子臉,臉頰卻有兩道十分明顯的橫肉。

隨著他臉上表情變化而小幅度的顫動,這樣的人,即便是態度正常,也帶著一種瘮人的陰狠之氣。

眼睛雖然不大,但卻生了一對中間有些殘斷的眉毛,言談話語間,殘眉擰動,更顯得兇惡無比。

「我的身份?」武清挑眉笑了笑,「我家先生也在部隊任職,平素最看不慣你們這些強搶良家婦女的軍痞敗類!

看你們穿著應該是外地部隊吧,怎麼?才進我們金城,就這樣肆無忌憚的當街搶人,是打量著我們金城沒有警察,沒有軍人嗎?」

武清這裡特意沒有明說戴郁白的名字。

天知道,這些為了一畝三分地的軍閥之間有沒有什麼過節。

萬一正好是戴郁白的手下敗將,她卻還懵懂不知的扯著錯誤的大旗虎皮,能辦好的事情,說不準也被被辦砸。 星長空感到很吃驚,怎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看來他體內存在著一種無形的力量在保護著他。已經知道他本身並無大礙,扭頭看向凌封說道:「凌師弟他是你黃炎宗的弟子,就由你來照看他吧,其餘的宗主就走吧,他身體並無大礙,這裡也沒有什麼異樣。」

四宗宗主看到既然掌門發話了,他們只好離去,雖然他們對風不凡引來雷劫很是驚奇,但也不能不服從掌門的話,紛紛離去,此地只留下了掌門星長空和黃炎宗主凌封。凌封對著星長空問道:「掌門師兄,你說這風不凡小小的自然境圓滿,元魂修鍊成實體,怎麼會引來雷劫呢?這在星玄門可是第一次出現這樣的情況。」

「我剛才替風不凡療傷之時,向他的體內輸入了藍耀靈力,可是被他體內的一股無形靈力給排除到了體外,也許正是因為他體內存在著某種特殊力量,在他自然境圓滿時,才會觸發雷劫。」星長空說道。

「掌門前段時間,風不凡剛剛通過了黃炎宗內的試煉,得到了黃炎靈力,他體內本身就有紫玄靈力,這兩種靈力共同存在他體內之中。這段時間,他在這天玄山上修鍊,我發現他體內的丹田裡居然存在著兩種靈源,而且他已經能熟練的運用這兩種靈力。」凌封把對風不凡的觀察如實的告訴了星長空。

「剛才我已感知到了他體內的情況,就像你所說的,看來此子不凡啊,現在就能引來雷劫,說明天道難容,修真本就是逆天而行,此子將來必定有非凡的成就,如若是那樣的話,也許他能夠重振我星玄當年之威。凌師弟他現在可就交給你了,再過一個月就是五年一次的入門比武了,你可要好好的教導他呀,我先走了,今天的事情就到這裡了。」星長空語重心長的對著凌封說道。

「掌門我懂了,你放心吧,我絕不會對別人說起風不凡的情況,只要他在我黃炎宗一天,我定當保他安然無恙。」凌封知道星長空對風不凡的良苦用心。

星長空自言自語的說道:「要是能再出個玄尊那樣的修真者,星玄門也不至於落寞於此啊。」說完御空飛離了天玄山。

凌封看著躺在地上的風不凡:「風不凡啊,也許你將來真的能夠成為像玄尊那樣的人,你可不要辜負了掌門和我對你的期望啊。」

躺在地上的風不凡已經醒來,看著身邊站著的凌封,趕緊起身站了起來,剛想說話。凌封就打斷了他說道:「風不凡啊,你剛遭遇雷劫,現在身體有傷還很虛弱,就別在意這些禮節了。」

風不凡雖然並無生命危險,可是現在身體極奇虛弱:「多謝宗主。」

凌封看到他這樣,從乾坤戒中拿出了瓶藥水,遞給了他:「不凡啊,這瓶藥水乃是我黃炎宗內秘葯,雖然不是什麼靈丹妙藥,但對你體內的傷勢還是有所作用的。」風不凡也沒有客氣,抬手接了過來。

「你現在先去療傷休息吧,等你傷好了,我就來找你,你現在自然境圓滿,要進入功利境了,我會來指導你修鍊《黃炎幻星決》的,去吧好好去療傷吧。」凌封說完,風不凡也知道此刻他急需療養內傷,於是向凌封道別後,就向天玄山半腰處的小院走去。

風不凡走後,凌封也離開了天玄山。

風不凡回到小院的房間內,盤坐在床上。其實他在星玄門掌門以及宗主到來之後,就已經清醒過來了,只是身體極奇虛弱,他動彈不得,他沒有想到自己遭遇雷劫,居然驚動了他們。掌門星長空與凌封他們的對話,風不凡也都聽見了,心想原來自己的一些情況,凌封都知道啊,看來還是自己太大意了,以為會沒有人關注他,看來自己以後修鍊要小心啊。雖然掌門和凌封對他沒有惡意,可是難保其他人對他不動心思。掌門和凌封這麼看好自己,還拿自己和曾經的玄尊做對比,真是高看自己了,既然這樣,自己也要努力修鍊,不要辜負了對自己好的人,同時也是為了自己。

他此時進入了魂戒中,找到了厲鷹,在風不凡遭遇雷劫時,他就想厲鷹收進魂戒之中,可是居然無法使用魂戒把它放入進去。在遭遇雷劫時,他發現厲鷹居然同時也遭受到了雷劫,不是他遭遇雷劫的餘威,而是單獨的屬於厲鷹自己的雷劫,他撐到自身的雷劫結束,發現了厲鷹的雷劫也結束了,感知到有人向著天玄山上趕來,他才把厲鷹收進了魂戒中。

來到厲鷹身旁,用手撫摸著它,發現它雖遭雷劫,卻沒有受什麼損傷。風不凡心想到你又是因為什麼而引發的雷劫呢?難道是因為我分給你的一半的元魂力量?厲鷹感受到了他的想法,輕輕的點了幾下頭,以表示肯定。他親昵的撫摸著厲鷹說道:「看來是我連累你了,你現在先暫時待在這裡面,過幾天平靜了,我在放你出去。」看到厲鷹並沒有什麼損傷,他就離開了魂戒。

拿起凌封給它的秘葯服了下去,運起靈力來治療著自身受損的經脈和內臟。沒過多久,藥效的作用就發揮了,受損的筋脈和內髒得到了修復,看來要完全治癒好,也需要兩三天的時間。他又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元魂,元魂遭遇雷劫時被劈裂了,但他觀察發現,自己的元魂居然完好無損,沒有一絲裂痕,這是什麼情況,難道是元魂自己癒合的,看來是這個樣子了,他很是吃驚自己元魂的恢復能力。此時祭出元魂,發現他變得更加精純了。既然元魂沒有損傷,他就可以專心修復自己的經脈與內髒了。

本來已經平靜下來的天玄山上,忽然出現了一道黑影,這黑影來到天玄山半腰處的上空,從空中向風不凡所在的房間望去,感知到他的身體並無大礙,就飛離了此地。 黑影離開天玄山後,向藍耀宗飛去,剛回到藍耀山脈之時,就發現自己住處的小院內站著一人。離小院越來越近,她漸漸的看清了院中人的身影,來到院中她來到那人身邊,拱手彎腰低頭朝那人拜道:「拜見師傅,不知師傅這麼晚了,在這裡做什麼?」

這黑影正是紫葉,她夜晚修鍊時,忽然聽到震耳欲聾的雷聲,看到天玄山方向猶如白晝,就聯想到了天玄山上的風不凡肯定出事了,雖然不想再理會他,可終究還是擔心他,怕他出事情,所以剛才她等到掌門和宗主都離開后,她才敢去探望他,知道他並無大礙后,才離開了,沒想到在這裡碰見了自己的師傅。

院中站立的正是藍耀宗宗主嵐塵,他從天玄山回來后,順便想來看一下紫葉,可是發現她並沒有在藍耀宗內,故在此地等她。現在看她身穿夜行衣,才天玄山方向回來,他知道了她去哪裡了:「紫葉啊,你是不是去天玄山去看風不凡了?你從黃炎宗的試煉回來,我就聽說你和他走的很近啊,本來我並不相信,看來現在是真的了?」

紫葉聽到師傅的話,竟然一時不知該怎麼說,只好沉默以對。

嵐塵看到她無話可說,知道她定與風不凡有所關係,心想這麼多年了,這紫葉一直都是清心寡欲一心修鍊,怎麼就和風不凡接觸了幾次,就開始關心他了,看來風不凡倒是有些特別之處啊。今日小小年紀,修鍊突破竟能引來雷劫,掌門和凌封對他好像也青睞有加,郁痴死去掌門並沒有不管他,而是讓他進入黃炎宗,進入黃炎宗后凌封居然破例讓他參加試練,而他好像成功的通過了試練,並且得到了黃炎靈力。這一切看來並非運氣巧合,風不凡卻有非凡之處,將來也許成就非凡。紫葉和他的事情,現在看來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啊。於是說道:「紫葉,你和風不凡之間無論有沒有事情,我可以不管,但我希望你和他的事情不能耽誤了你自己的修鍊,你要記住如若想要得到一些東西,自身必須先有足夠的實力。」

「是,師傅你的話我會牢記的。師傅你不反對我和風不凡啊?」紫葉聽到師傅不反對她和風不凡,開心的上前挽住嵐塵的手臂撒嬌的說道。

「你啊你,如果我真的反對,會有用么?你從小在我身邊,我難道還不知道你的性格脾氣么,我說的話你什麼時候聽過?再說我又不是老頑固,只要你喜歡的,我又什麼時候阻攔過。我看那風不凡也有特別之處,而且頗得掌門和那凌老頭的青睞,將來也許成就非凡啊。」嵐塵笑呵呵的說道。

「我就知道,師傅你對我最好了。師傅,你也覺得風不凡有特別之處啊,我覺得他和這修真世界里的修真者完全不同,他的一些為人和感悟,總是很新穎,而且他還很懂音律,你說他厲不厲害呀。」紫葉向嵐塵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