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後面的消息更加勁爆。

而且後面的消息更加勁爆。

李子旺當然知道自己乾的那些好事,擡起的腳立馬放了下來,同時轉身一把抓住了王峯的胳膊,

“來人,給我把王峯捆起來,帶回城衛隊。”

一邊說着,一對小眼睛可憐巴巴地看向了雅兒。

“嗯嗯不錯,這纔對嘛。”

雅兒停止了掙扎,一臉得意。

身邊白髮老人就沒那麼輕鬆了,城衛隊銀甲將軍,這個職位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關鍵是他是防衛城池的官,看管着城內的人流,對山嶽閣來說不能輕易得罪,今天得罪了他,不知道以後會有什麼麻煩。

想到這,白髮老人目光幽怨地看向了雅兒,

“你倒是爽了,我就慘了。”

葉晨掃了一眼白髮老人,思考片刻便明白了白髮老人的擔憂,臉上頓時涌現了羞愧之色,

“白爺爺,這次是我不好,因爲我一個人的事,把雅兒拖進來了。”


“沒事,沒事。”雅兒一臉無所謂,連忙擺手道:“白爺爺他臉皮厚,處理這種事情擅長,我父親幹了什麼事也是他跟在後邊擦屁股的。”


“是吧,白爺爺。”

說着,雅兒扭頭看向白髮老人。

只見白髮老人臉黑得跟鍋底一樣,從牙縫裏艱難地擠出了幾個字,

“是啊。”

雅兒看到白髮老人這副樣子,頓時意識到自己闖了大禍,連忙跟白髮老人撒嬌。

白髮老人最受不了這一套,無奈嘆息之後,帶着雅兒進到了鬥獸場中。

目送他們倆離去。

葉晨一拍腦門,這纔想起自己還要挑戰鬥獸場。

隨即帶着王富貴,大踏步邁入了鬥獸場的大門。

。。。

。。。

鬥獸場。

競技區。

此處地方猶如巨大的體育館,四周是一排排觀衆,最中心的一塊橢圓形平臺則是比賽的場地。

比賽場地南北分別有兩個幽深的通道。

南方的通道,是挑戰者專用。

而北方的通道,則會隨機放出妖獸。

北方通道上方,有幾排華貴的座椅,明眼人一看就能瞧出,那椅子分明是由華貴的紅玉木雕刻而成,最便宜的也要幾百金幣。

“不虧是鬥獸場啊。”

孫家家主,孫耀祖摸着椅子,不住地誇讚着。

孫家在孤寒城屬於二流家族,實力不算強,因此位置在最後方。

“哼,沒見識。”

王天成冷哼一聲,臉上一片憤怒,顯然還對剛纔的事耿耿於懷。

“呵呵,王家主脾氣很大啊,是不是剛纔碰到什麼煩心事啊?”

身邊,葉天涯語氣怪異地調侃了一句。

剛纔王峯的事動靜極大,各大家族的人基本都收到了消息,聽到葉天涯開了個頭,頓時都笑了起來。


王天成不甘示弱,目光陰沉地反擊道:“要我說,挑戰鬥獸場就是因爲你們家那個賭鬼葉凌山不自量力,葉家明明已經淪落到二流家族,而且沒有錢財,竟然還想着去賭場奢侈一把,時代變了啊,葉老。”

說着,王天成嘴角勾起,挑釁似的看了一眼葉天涯。

其實這件事並不能怪葉凌山。

王天成祖上山匪出身,骨子裏帶着一點匪氣,做事無法無天,毫無章法,竟是直接逮住葉凌山和幾個葉家子弟,強迫他們在自己的賭場賭博,並且用珍稀丹藥做賭注,當時葉無涯還在昏迷中,爲了救自己的爺爺,因此葉凌山才中了套。

這事對風雨飄搖中的葉家打擊很大,如果不是葉無涯突然甦醒,強行撐住局面,只怕葉家的心就散了。

因此,但凡有葉家子弟聽到王天成這番話,必定當場動手。

但是葉無涯不一樣。

“呵呵,那是他小子不懂事,倒是麻煩了王家主對他的照顧,日後我定當報答。”說着,葉無涯雙眼微眯,竟是自然地笑了起來,那笑容極爲和善,有一絲看老朋友的感覺。

但是這絲笑容落在王天成眼中卻成了另一種感覺。

笑面閻羅。

這是葉無涯以前的綽號,之所以得這個稱號是因爲葉無涯對待自己家族的人,從來就沒有笑容,即使有也很勉強,然而面對敵人的時候,那笑容便會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而且極爲親切、和善,彷彿一個毫無威脅的小老頭,不過之後他們的結局都很悽慘。

因此這抹笑容在王天成的眼裏有一些可怕。

“哼。”王天成冷哼一聲,連忙轉移話題,“葉天涯,你們家族的挑戰者怎麼還沒出現,是不是害怕了?”

“呵呵,你看那不是來了。”

葉天涯笑眯眯地指着走上南方通道走出的一道身影。

衆人順着葉天涯的手指望去。

只見葉晨緩緩從南方的鐵柵欄裏走了出來。

“竟然是他。”

王天成內心一震,正好葉晨擡頭看了過來,面帶笑容。

只不過在王天成眼中,這絲笑容分明有一絲譏諷的味道。

“咔嚓。”

王天成心中憤恨,手掌緊緊地捏在椅子上,竟然捏碎了椅子的一角。

這時,坐在中心位置的一名身穿黑色長袍,頭戴白色面具的中年男子看了過來。

中年男子乃是鬥獸場的管理員,實力深不可測,更有傳言說,此人乃是從國都來的大人物,甚至比來孤寒城的白王爺還強。

因此感受到中年男子的目光,王天成立馬慌了,

“靈大人,小人一時激動,不小心弄壞了您的椅子,賠償立馬就給您送過來,還請贖罪。”

“呵呵,無妨。”

靈玉淡淡地擺了擺手,沒有一絲情緒波動。

雖然靈玉這麼說,但王天成怎麼敢真的不送錢過來呢?而且只能多不能少。

一想到又損失了一筆金幣,王天成對葉晨的恨意又上升了一分。

不過這也不能怪葉晨。 王天成的身後,一道曼妙的身影靜靜的坐着。

正是雅兒。

剛纔葉晨分明是看向了雅兒而已,只不過被王天成會錯意而已。

雅兒感受到葉晨的目光,也回以微笑。

她對葉晨的出現並不感到意外。

要知道她身後可是一個龐大的情報機構,山嶽閣,從她第一次接觸葉晨後,白髮老人已經開始收集葉晨的信息,幾天前送到了雅兒的手中。其中最重要的信息肯定是葉晨要代表葉家挑戰鬥獸場。

聽到這消息時,雅兒是極爲驚訝的。

儘管那天葉晨召喚出六隻實力強勁的妖獸,但是從那幾只妖獸的氣息來看,最強的也就是一隻五級妖獸而已,而鬥獸場可是擁有六級妖獸的,如果想一百連勝,最後的一隻妖獸必定會是六級妖獸。

六級妖獸跟五級妖獸是一個分水嶺,妖獸到了六級之後便會衍生出妖丹,妖力激增,技能的威力也會大幅度的增加,越級挑戰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葉晨只有一隻五級妖獸,怎麼可能打的過一隻六級妖獸呢?

難道要在挑戰的這幾天內再做提升嗎?

因此雅兒想過阻止葉晨。

轉念一想,葉晨看起來成熟穩重,不像是那種盲目衝動的人,因此雅兒最後還是沒有出口阻攔。

不過雅兒心中還是有些不放心,一對眸子黏在了葉晨身上,充滿了擔憂。

一旁,白髮老人早已將雅兒的神態收在眼底,嘴角已是露出了笑意,

“家主啊,雅兒這丫頭終於遇到心上人了,你的願望竟然真的成真了。”

擂臺上。

葉晨的對手被放了出來。

小狗大小,渾身金黃,背生尖刺,頭有獨角,嘴巴尖細。

此乃二級妖獸黃金刺蝟。

果然如此,最先上來的是二級妖獸。

葉晨心念微動,身影已然消失在原地。

“碰!”

黃金刺蝟還沒反應過來便被一拳錘爆。

二級妖獸的實力太弱,遠遠不能激發葉晨的真正實力,爲了快點突破三級武者的瓶頸,葉晨決定加快速度。

觀衆席上,一羣大佬對葉晨的實力絲毫不感到意外,畢竟是要來挑戰鬥獸場的,這種實力只能說,稀疏平常,真正讓人在意的是葉晨的年齡,別人家十幾歲的孩子還在學府裏學習呢,葉晨就來挑戰鬥獸場了,這差距屬實有點大。

“這小子不錯。”

最中心的靈玉,淡漠地說了一句。

葉無涯微微一笑,正要開口,靈玉又接了一句,“不過我鬥獸場的妖獸不是那麼好殺的。”

話音剛落。

葉無涯的臉色登時變了。

靈玉那種身份的人根本沒必要說話,既然他這麼說了,那妖獸肯定有古怪。

這樣想着,葉無涯急忙看向擂臺之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