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你以爲已經發現了顧雲軒的祕密,其實這何嘗不是顧雲軒主動暴露出來的呢。

而且,你以爲已經發現了顧雲軒的祕密,其實這何嘗不是顧雲軒主動暴露出來的呢。

此時,一股炙熱如熔岩,蒼莽如洪荒的氣機轟然爆發,以絕強之勢強橫打破了周畫眉的拳招。

“這是!”

周畫眉神色大變,露出了自見面之後第一次震驚的樣子。

事已至此,顧雲軒已經展現了他的能力,今天的鬧劇也該結束了。

“沒想到,你居然掌握了這樣的力量。”周畫眉不無震撼地說道。

“眉姐看來,怎麼樣!”帶着幾分自得,微笑着說道。

“至少應付顧雲起是沒有問題了。”

周畫眉轉身走到了門口,帶着幾分遺憾的語氣說道,“你確實長大了,不再需要姐姐的庇護了。”


聽到這句話,顧雲軒也收起了得意的表情,鄭重地鞠了一躬說道:“雲軒永遠也不會忘記,姐姐對我的照顧。”


周畫眉略一停頓,隨即毫無異常地開門離去。

“王女看起來心情不錯的樣子,是發生了什麼好事嗎?”門外,一位妖嬈女子問道。

“你不是都看到了嗎。”

周畫眉對此毫無意外,反問道。

“誰能想到,區區一個當年的棄子,居然能掌握這樣的力量。”女子感嘆地說着,隨即提醒到,“既然如此,原本的計劃就不再需要了吧。”

“嗯。”鼻孔中出了一聲,周畫眉自顧自的離開了。

“唉,那位英國公世子算是好運氣了,免了一分毒打。”女子說道。

沒錯,這纔是周畫眉真正的計劃,相比於暴力軟禁顧雲軒,再一次重創顧雲起纔是她的第一選項。

不過因爲剛纔的意外,周畫眉放棄了這一個機會,不過這對顧雲起來說,也不一定是什麼好事就對了。

女子無所謂地笑了笑,旋即快步追上了離去的周畫眉。 怪物級氣機擊破了包間內隔絕氣機的陣法,雖然溫菡薇馬上就調集陣紋隔絕內外,但是片刻的耽擱也讓有心人注意到了這裏的動靜。

“世子級的戰力嗎,這個逆子。”

英國公府的房間之內,顧安國一時之間震撼莫名,旋即咬牙切齒地說道。

作爲對方名義上的父親,拍板送走了顧雲軒的罪魁禍首,顧雲軒每一次的進步,都是對他臉皮的重擊,讓顧安國感覺臉上火辣辣的,而這也讓顧安國對顧雲軒越來越憤恨了。

至於顧雲軒爲什麼會離開英國公府,又爲什麼不願意再回來,這就不在顧安國的考慮範圍之內了。

“果然已經達到了第二序列了嗎,看來是想在今天來一個了斷了,剛好我也做好了這樣的準備。”

顧雲起神色平靜,下意識的捏了捏衣角的一個東西,那是放着淡黃色的一個圓球。

經歷了老國公的教育之後,他已經能壓制住自己的憤怒了,至少是在明面上已經可以不露聲色。

“雲起,有把握嗎。”顧平川問道。

面對面交流之後,顧平川感受到了對方堅韌不拔的意志之後,就徹底放棄了將對方召回家族的選擇。

這樣一個心性執着的年輕人,就算是強行帶回家族,也不會有絲毫用處。

而在氣運之力的制約影響不大的情況下,貿然將顧雲軒帶回家族,反而對顧家有害。

做了一輩子的常勝將軍,當斷不斷反受其亂的道理,顧平川不需要任何人教導。

“只是地修密器撐起來的花架子而已,更何況我早就有了準備,必然是十成十的把握。”顧雲起自信說道。

就算沒有家族準備的東西,顧雲起也有自信擊潰顧雲軒這種升元密器的水貨,而帶上了以防萬一的東西之後,就更不放在他眼裏了。

顧平川點頭,顧雲起的自信在他看來也是理所當然。

顧雲起能這麼短時間以各種手段將自己推入世子級,其天資足夠駭人了,但是畢竟缺少了時間的打磨,而且破綻也很是明顯,絕不會是雲起的對手。

顧安國也在旁邊說道:“父親,雲起的實力您也是知道的,這些天更是動用了家族的一些底蘊打磨自身,各方面也是提升了不止一籌,那個逆子絕不是雲起對手。”

顧平川滿意地點了點頭,不過最後的那句“逆子”讓他不由得臉色微沉。


就是因爲顧安國的這種態度,絲毫不講顧雲軒當做自家子弟的作爲,纔會將對方徹底推到了家族的對立面。

這可是有望怪物級的種子 即使荒廢十數年也能突飛猛進,憑自身實力不假外物就觸摸世子級的天驕,任何一個家族都是視若珍寶的存在。

如此天資縱橫的家族嫡系子弟,原本應該成爲家族未來的扛鼎強者,卻被自己這個廢物兒子硬生生逼了出去。

一想到這,顧平川更是氣的肝都疼了。

不過想到這,顧平川突然想起來了自己爲什麼這麼重視自己這個回不來的孫子了,這可是能一次次打破固有觀念,創造出奇蹟的存在。


戰爭中自己無法取得必勝把握,比武中可就不一樣了。

怪物種子級的天驕成長起來,可是擁有顛覆世家之力的,雖然只是那麼一絲可能。

所以顧平川決定拿出一些東西,爲顧雲起十成十的決戰再加上一些把握,徹底葬送那個敵視家族的孫子,哪怕爲此付出一些家族底蘊。

“安國,一會兒取一顆交給雲起。”顧平川平淡地說道。

沒有說明拿的是什麼東西,但這本就是最好的說明了,聽到這句話的顧安國甚至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父親,不必如此吧,雲起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何必消耗家族的底蘊。”

“愚蠢,雲軒的天資已經夠資格成爲家族的敵人了,他現在又受到了武安王府的庇護,觀龍宴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了。”

雖然有些遺憾,但是顧平川很快就下定了決心,“哪怕萬分之一的可能也要斬斷,以家族底蘊斬殺未來大敵,值得。”

顧安國雖然還想爭論一下,但是顧雲起默默拉了他的衣角,阻止了他。

即使再怎麼恨顧雲軒,顧雲起任然不得不承認對方的天賦,在虛度了十多年之後,仍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崛起,到現在甚至自行觸摸到了年輕一輩的頂尖序列。

一人可抵一族的評價,顧雲軒當之無愧,其天賦遠在自己之上。

所以,顧雲起默默同一了爺爺的做法,他也不想再給顧雲軒成長的機會了,也不敢再大意了。

直到這時,顧安國纔算明白過來最近名噪一時的“怪物種子”,代表着什麼了,他不由得腳一軟癱倒在了位子上。

……

武威郡王廂房。

“皇室又出現了一位怪物嗎,大周皇族的底蘊果然深不可測。”

分辨出了武安王府包間中傳出的怪物級氣息,饒是已經跨入第一序列的蕭雨潔也不由得一嘆。

皇朝衰朽氣運的拖累之下,皇族居然能接連蹦出來兩位第一序列的強者,簡直叫人跌破眼鏡。

不過另一邊,向來和她形影不離的令曉君關注的點卻不一樣。

只見她咬牙切齒,目光彷彿能穿透已經被重重陣紋籠罩的房間,恨恨地說道:“世子級,那混蛋居然真的達到了這一層次。”

蕭雨潔無奈地看着她,自從在驕橫天帝遺留的空間中吃了一點小虧之後,令曉君似乎就徹底恨上了顧雲軒。

現在連皇族新出現一位怪物級也不聞不問,居然一直盯着一個勉強達到世子級的存在,令蕭雨潔很是無語。

“只是藉助了升元密器而已,他當初不是還拔升到了怪物級,這又有什麼大驚小怪的。”蕭雨潔道。

“哼 這怎麼能相提並論,當初他拔升到了怪物級,是藉助了驕橫天帝的遺留,現在跨入世子級卻是他將自己地修之道與武道修爲相結合,是他真正的自身實力展現。”令曉君鄭重說道。

不愧天師令家不世出的天驕,儘管觸摸不到祖脈之力,但是也憑藉蛛絲馬跡,將顧雲軒手段推測的七七八八。

沒錯,除非恰好碰到一大團已經被馴化過的地脈之氣,否則顧雲軒暫時無法重現當時的手段。

以顧雲軒現在的地修準宗師修爲,想要提取祖脈之氣無異於癡人說夢,甚至就算是對方自己送上門,那狂暴的本質也會將顧雲軒碾碎。

只有已經被大能梳理之後,顧雲軒才能憑藉自身得天獨厚的體質,將其化爲己用。

但是顧雲軒此次跨入世子級,雖然是藉助了地修密器,但那密器也是顧雲軒自己製作的,本就是他實力的一部分。

“就算是這樣又與你何關呢,不過是當初的一點小摩擦罷了,也是你先出手算計的他啊!”蕭雨潔說道。

令曉君很是不忿地說道:“我只不過是順水推舟,他居然爲此敢打我,這件事沒完。”

“所以,你就不顧自己與地脈的親和度,也要報復對方!”蕭雨潔玩味地說道。

溫菡薇一呆,尬笑着轉移了話題。

此時,戰舞結束了。 包間內,顧雲軒甩了甩**的雙手,苦笑着對溫菡薇說道。

“你也不來搭把手,看着我被人捆走啊。”

怪物級強者實在是強過頭了,別看顧雲軒兩次乾脆利落地破開了周畫眉的攻擊,似乎兩人的差距不是太大。

但這是建立在顧雲軒越級覺醒的鬥戰聖體,使他的肉身幾乎媲美半步法相,遠勝神藏修士,而且周畫眉也是沒有真正認真搏殺的意思。

而就算是這樣,顧雲軒也是吃了不小的虧,碰撞的雙手也是**不已。

儘管與怪物級交手已經有數次,但第一次是有祖脈之力的奇蹟加持,第二次周通爲了公平一戰自鎖了修爲,兩次都是陰差陽錯,讓顧雲軒完全沒有感受到怪物級的真正手段。

但這一次,儘管不是生死相搏,但是兩次毫無花哨的碰撞,也讓顧雲軒徹底理解了第一序列的強大。

以一屆凡體居然能與顧雲軒的鬥戰聖體爭鋒,而且在沒有巨大境界的差距之下,兩招之下就把顧雲軒打得幾乎沒有招架之力,強的彷彿像是另一個次元。

怪不得被人畏懼的稱呼爲怪物級,確實是強大的如同怪物一樣。

溫菡薇懶得搭理顧雲軒的抱怨,剛纔她真的出手的話,纔是出力不討好。

“沒想到周畫眉已經跨入了那個層次,很多人都以爲她一生都會困在世子級。”溫菡薇忍不住感嘆道。

細數歷史,如數年前的周畫眉一樣,距離怪物級只有一線之隔的存在不在少數,但能突破這層阻隔的不過寥寥,一線之大恍若天淵。

更何況大週末年,身爲皇族的她不免被殃及池魚,原本就不大的修煉機會,再度被削減了許多。

溫菡薇客氣地說“許多人不看好周畫眉”,其實真實情況是每一個人看好她,即使是他的父親——齊王。

顧雲軒聳了聳肩,笑着回答道:“可能是眉姐這樣純粹的心性更契合武修大道吧,所以才能跨入第一序列。”

溫菡薇挑眉,想起顧雲軒在動手之前的一句“果然”,頓時語氣古怪了起來。

“你似乎,早就知道了。”

顧雲軒搖了搖頭說道:“並沒有早多少,就在早上碰到圓空和尚之後,纔想起來眉姐之前的表現有些奇怪,之後有了一些猜測而已。”

“瞎猜居然就敢往怪物級猜測,你是不瞭解這一層次的恐怖嗎?”

溫菡薇忍不住暗罵顧雲軒,真是什麼都敢猜,關鍵是瞎猜居然還猜對了。

“你與其想這些有的沒的,不如想想皇室又出現一位怪物級該怎麼辦。”

顧雲軒提醒到,“雖然不知道世家的計劃,但很明顯我們的作用不是來玉京城逛街的。問題是皇族年輕一輩兩位怪物級強者聯手,足以鎮壓全場了,事情恐怕不是那麼樂觀了。”

“這自然有高層頭疼,還輪不到我這個小角色來頭疼。”溫菡薇毫不在意的說道。

顧雲軒難以置信地看着對方,簡直懷疑她是不是變了一個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