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有幾個目標則是隊長下命令不許去碰的目標,雖然這些人都不明白為什麼。但是還是堅定的執行著他的命令。黃然的話對於他們來說就是聖旨……

而有幾個目標則是隊長下命令不許去碰的目標,雖然這些人都不明白為什麼。但是還是堅定的執行著他的命令。黃然的話對於他們來說就是聖旨……

黃然這個時候卻是全複式裝備,手裡拿著自己那把狙擊步槍。經過自己進一步改裝,這麼槍的威力已經到了變態的層次,黃然來到一座大廈的頂部。嘴角笑了笑,然後架起自己的狙擊步槍。在黃然的背後有一個精美的盒子,黃然慢慢的打開。裡面一共五枚子彈,但是這子彈卻是有點誇張,長約30厘米,前面是螺旋形,子彈上面還有許多凹槽。黃然看了看自己特製的五枚子彈,僅僅這五枚子彈,就花了黃然五萬美元。

輕輕拿起一枚子彈,慢慢的放進彈夾裡面。黃然猶如一個溫柔的小姑娘,連動作都是那麼的輕柔。黃然笑了笑,看著對面的大廈,黃然意念一動,在他的視線中,出現一個俊美的男人,男人長的確實漂亮。如果做一個變性手術,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會喜歡他,黃然邪惡的想著……

黃然慢慢拿的瞄準,雖然隔著一道牆壁,但是黃然還是充滿信心。嘴角露出淺淺的微笑,手也放到扳機上。而那個俊美的男人依然在熟睡,完全沒有感覺有危險的到來……

「碰……」一聲不是很大的響聲,一枚巨大的子彈飛了出去。櫻花突然睜開眼睛,沒有見他任何動作,身體已經飛離床,一秒鐘不到,他的身子已經躲到了沙發後面。就在他離開床的一瞬間,那張精美的大床好像被火箭炮打中一樣,自己剛才睡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大洞。而對面的牆壁上更是露出一個拳頭大小的同。

櫻花身影動了,猶如閃電一樣,快速的閃出房間,黃然這個時候看著櫻花的背影。臉上充滿了不甘,然後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武器。消失在陽台上……

櫻花的身影顯得異常的優雅,好像一個乘風飛揚的仙子,手裡卻多了一把精巧的東洋刀。刀鞘上古樸的花紋顯得有點年代。黃然快速的跑著,身體就像一頭獵豹一樣,想著郊區跑去……

櫻花嘴角露出甜甜的微笑,鼻子嗅了嗅,然後快速的向黃然追去。黃然在一個山腳下停了下來,看著後面的大山,黃然笑了笑。把自己的武器扔到地上,手上多了一把軍刺。

「來到夠快的啊!真不愧是櫻花啊!」黃然看著漸漸靠近的背影,笑著說道。

「呵呵,久聞太子大名,今天一見,真是名不虛傳啊!」櫻花停在不遠處,輕輕的說著。兩個人就好像一對很熟的朋友。

「你不會也是為了錢吧!」黃然笑著說道。

「我不缺錢……」櫻花這個時候淡淡的說,眼睛平靜的看著黃然。

「我想也是,今晚天色很好,但是卻有點血腥味,不舒服……」黃然拿著自己的軍刺,在手上輕輕的劃過,笑著說。

「呵呵,他們自不量力,怪不得別人……」

黃然笑了笑,看著櫻花。櫻花也看著黃然,好像依依相惜的朋友…… 陡然,唐小芯目光錯愕看著她,很吃驚問她:「你該不會是覺得我沒有原諒,所以你一直遲遲都沒懷孕,是嗎?」

「……」席秋怡巴巴地望著她。

「你……你……」一時之間,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席秋怡好了。

她真的沒想到席秋怡會是這麼想的,這也太荒唐了吧!

深吸了一口氣,「秋怡,當初你的孩子沒了的時候,醫生也說過了,你想再次懷孕比較困難,幾率幾乎為零,但也不是代表你就不能懷孕了,你也養了這麼多年,我覺得應該會比之前的懷孕幾率會提高了一點,你現在其他的事都不要多想,多跟宋多金試一下,說不定哪天就真的懷上了。」

「嫂子你的意思是說,我以後會懷孕,會有自己的親生孩子,對嗎?」席秋怡看著她,眼中閃閃發亮,還夾帶著絲絲的期待和喜悅。

「嗯!但孩子的事,也是要講緣分的。」這種事情也沒有絕對性。

席秋怡嬌媚一笑,眉梢間略顯輕鬆,似乎將內心深處的擔憂都給宣洩出來了,「嫂子如果我真的懷孕了,不管生的是女兒還是兒子,我都會給你封一個大紅包。」

「好,我等著你給我紅包。」

……

宋多金剛回到家門,他就聽到杜美華尖銳的聲音,他都感覺自己耳膜傳來刺痛,更別屋裡待著的人有多痛苦了。

他想到了俊哥兒和宋拾元,他急忙擰開鎖進去。

原本在發飆的杜美華,一看見宋多金,就好像被人掐住了耳聾一般,聲音戛然而止。

俊哥兒、宋拾元、宋大媽三人順著看去,宋大媽看起來很明顯地鬆了一口氣。

宋拾元沒了剛才的膽怯神色,目光一直盯著宋多金看。

俊哥兒放下捂耳朵的雙手,朝宋多金小跑而來,「姑丈,我媽媽呢?小檸檬怎麼樣了?燒退了嗎?她們怎麼還沒回來?」

宋多金知道他是想唐小芯和小檸檬了,他揉了揉俊哥兒頭頂上的頭髮,語氣溫潤地跟俊哥兒解釋了一下。

他見俊哥兒頭低低,什麼話也不說。

不用想宋多金也知道俊哥兒心情不好,覺得自己是被拋棄了。

「俊哥兒你是不想留在姑丈家嗎?也就待一個晚上,第二天小檸檬和你媽媽就會來接你了。」

「是真的嗎?」俊哥兒抬眼,清澈的眼睛望著宋多金的目光。

他雖然跟小檸檬性格有點不太一樣,兩個人的內心相同的是,都會覺得沒什麼安全感。

只不過小檸檬會表達出來,而他不太會去表達罷了。

「真的,姑丈不會騙你的。」

尤其是杜美華也還死皮賴臉地住在這裡,他也不太放心讓俊哥兒多在這裡。

「走,跟姑丈去睡覺,等你再睜開眼,你就會看到你媽媽和小檸檬了。」

「嗯!」

宋多金又把宋拾元喊上,他連頭也不回頭,帶著俊哥兒和宋拾元到卧室休息。

宋大媽擔心他一個人搞不定兩個孩子,她下意識就跟上去看看。

大廳就剩下杜美華一個人,臉上還仍然掛著未有發泄的怒火,模樣看起來就好像被膠水固定了一樣,非常難看,還有點令人覺得噁心。

過了半個小時后。

俊哥兒和宋拾元都睡著了,宋大媽用被子蓋在他們肚臍眼上,她看著宋多金仍然坐著不動,她便不禁嘆了一口氣。

聽到她嘆氣,宋多金朝看去,「怎麼啦?」

「剛剛也是幸好你回來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到底怎麼回事?」宋多金總覺得他媽還有話還沒說。

「俊哥兒也是擔心小檸檬的情況,好不容易被我哄著去看電視機,他跟拾元正看得好好的,杜美華一過來就要換台,拾元就不樂意,就非要去換回原先那個台,這下好了,杜美華脾氣一來,指著拾元還就打算要破口大罵,就被我制止了,杜美華就把矛頭指向俊哥兒。」

這也才有宋多金剛剛看到的那一幕了。

「杜美華罵的話,實在太難聽了,一點當長輩的樣子都沒有,更何況俊哥兒還是她親生孫子呢,她倒好了,還真把當孫子一樣罵,擱誰看了心裡都不舒服,如果這件事要是小芯知道了,她非要跟杜美華大吵一架不可。」唉,她現在總算是知道唐小芯為什麼不喜歡杜美華了。

「這件事也別跟席秋怡還有嫂子說。」

「我不說。」宋大媽知道這件事一說了,這個家裡又得要掀起爭吵。「不過……你打算什麼時候把杜美華弄走?」

對她來說,杜美華就像美味的雞湯里不小心掉進了一顆老鼠屎,而杜美華就是那一顆老鼠屎,壞整個家庭的溫馨氣氛。

「我有打算。」

多餘的話,宋多金沒說。

宋大媽也是見他累了,就讓他早點休息。

宋多金在她起身時,他小聲說:「媽,明天一大早就要麻煩你準備早飯,我給嫂子帶過去。」

「行。」

……

另一邊,阿豪從劉金園手上逃離時,狼狽不堪,好不容易甩掉劉金園后,他火速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他大口大口地喘氣,緊接著拚命地給自己灌水。

終於不再口渴后,他整個人猶如瞬息間被奪走了所有的力氣般,癱坐在地上。

等他休息好,已經是半個小時后。

到了晚上七點多,古廣利出現在他住處。

一聽說綁架席錦琛的兩個孩子不成功,還差一點就被劉金園抓到,古廣利綳著臉,不悅蹙著眉頭,怪罪的眼神落在阿豪身上,彷彿像是在說:你真沒用,這一點小事情都辦不好。

阿豪忙不迭解釋:「我也不知道那兩個小孩子是如此刁蠻,防備心如此重,要是我早知道的話,我直接開車去掠奪他們上車了。」

「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唐小芯那邊,我也估計已經有了警惕性,接下來一段時間她不可能會讓兩個孩子離開她的視線。」

「那要不我乾脆連唐小芯母子三人一塊抓來,不就行了?」

「能讓殷文聰喜歡的女人,你覺得她會沒幾分聰明嗎?」

聞言,阿豪沒再出聲,他之前有調查過唐小芯,他知道唐小芯能在短短的五年將生意擴大這麼多,頭腦肯定也是比其他女人聰明很多。

而他低估了對手。 黃然和櫻花兩個人互相的看著對方,櫻花這個時候也慢慢的抽出自己的東洋刀。而黃然看了看自己的軍刺,臉上依然掛著淡淡的微笑。

櫻花的動作很優雅,好像一個小姑娘,刀慢慢的露出本來面目。古樸的刀柄,而刀刃上露出絲絲的寒光。櫻花輕輕的撫摸著刀刃,臉上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刀名正陽……」櫻花慢慢的握住刀柄,然後慢慢的說道。

「無名軍刺……」黃然笑著說道。櫻花也隨即點了點頭……

「你很強……」櫻花這個時候靜靜的說。

「你也是,不過我肯定你要不了我的命……」黃然慢慢的說到。

「那就試試看……」櫻花笑著說,語氣裡面充滿了平靜。

「呵呵……」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櫻花動了,正陽刀劃過一道寒光,而黃然也動了,軍刺沿著一個神秘的軌跡。黃然和櫻花的動作很快,黃然的動作就像一條毒蛇,每一次都是最兇險的地方。而櫻花就好像一個美麗的舞者,就連刀書都充滿了美麗。

真氣在身體裡面運行,黃然臉上布滿了平靜。此刻他心裡對櫻花也產生了佩服,刀術更是了得,雖然看起來很漂亮,但是其中的兇險恐怕只有黃然才能體會到。

櫻花雙手握著刀,快速的劈砍著。看似緩慢的刀其實快如閃電,黃然手中的軍刺更是迅速,身體猶如一條毒蛇一樣,不斷的扭曲。

「鐺……」兩個人迅速的分開,黃然看了看手中的軍刺,特種鋼材製作的軍刺竟然被砍出了許多豁口,黃然抬頭看著櫻花的刀。還是那個樣子,一點痕迹都沒有……

「好刀……」黃然笑著說。

「好功夫……」櫻花慢慢的說。

「你殺不了我……」黃然輕輕的說。他們彼此都清楚,兩個人實力平等,誰也不能把誰怎麼樣。

「我必須殺了你,這是我的任務……」櫻花慢慢的說。

「那麼你註定要完不成任務了……」黃然嘴角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未必……」櫻花這個時候臉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這個時候一道寒光劃過,黃然身體快速的躲開。但是還是沒有躲掉,胸口出現幾根細細的銀針。黃然突然感覺胸口有點麻……

「呵呵,太子不愧是太子……」這個時候一個漂亮到極點的女人走了出來,雖然是晚上,但是那雙充滿魅惑的眼還是讓黃然愣了一下。

禍國殃民,這是黃然對眼前這個女人下的定義。櫻花這個時候滿臉笑容的看著黃然,然後慢慢的說:「我說了,未必……」

「呵呵,冷鳳,沒想到你會跟櫻花聯手,這可不是你的做事風格啊!」黃然看著眼前的兩個人,慢慢的說到。

「呵呵,誰說我和他聯手了,我只不過找一個最合適的時機殺了你罷了!我是殺手,你不要忘記哦!」冷鳳笑著,兩隻眼睛看著黃然,想透過黃然那兩隻烏黑的眸子,看穿他的心底,卻失敗了。

「呵呵,你以為這樣你們就能殺我了嗎?」黃然看著兩個人,慢慢的說到。

「呵呵,我知道太子你不容易,我的銀針上面沒有什麼毒藥。裡面的藥物就是暫時封住你的真氣,只有一個小時時間。但是這已經足夠了,沒有真氣,你以為你能逃得掉嗎?」冷鳳笑著說。黃然聽到這話立刻試著運行自己的真氣,發現自己的真氣完全消失了,臉色一變,兩隻眼睛狠狠的看著冷鳳。

「呵呵,沒辦法,誰讓你太子命值錢呢!」冷鳳笑了笑,然後伸出自己的那雙手,輕輕的活動著。

「呵呵,記住千萬不要落在我的手裡面,這樣漂亮的女人,落在我手裡面,我可不會客氣的!」黃然此刻輕輕的笑了笑。

「你沒機會了……」櫻花這個時候笑著說到。話音還沒有落,黃然就動了,身體快速的後撤,就好像一頭髮瘋的獵豹,快速的向樹林衝去。而櫻花的動作更快,一刀直接劈了下來。冷鳳也快速的攻了上來。

黃然感覺後背一痛,但是動作並沒有停下來。雖然封住了自己的真氣,但是自己的實力並不靠真氣,肉體力量才是自己的本錢。

櫻花和冷鳳都沒有相到黃然真氣被封動作還這麼迅速。轉眼間黃然就鑽進了大山裡面,冷鳳和櫻花也追了進去。當三個人都進去以後,一道身影也隨之鑽了進去……

黃然快速的在樹林裡面穿梭著,後背火辣辣的。挨了櫻花一刀和冷鳳一爪,這個時候黃然的精神力快速的向傷口處跑去,黃然感覺後背一涼,那種火辣辣的感覺慢慢的消失了。後背涼颼颼的,傷口竟然慢慢的止住了血。

櫻花和冷鳳兩個人快速的追著,黃然的速度明顯落後他們一分,此刻黃然的臉上也有點焦急了。一個櫻花就更難纏的,而又出現一個不次於櫻花的冷鳳。自己根本就沒法抵抗……

「嗖……」一道風聲劃過,黃然迅速的躲開。幾枚忍著鏢釘在黃然旁邊的樹上。櫻花此刻在樹上來回的跳動,動作顯得更加詭異了,看著前方的黃然,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黃然在樹林裡面快速的鑽著,而冷鳳就好像一條毒蛇一樣。身體異常的柔軟,快速的接近黃然。黃然這個時候突然停了下來,前方櫻花微笑的看著自己,而自己的後方冷鳳則好奇的盯著自己。黃然慢慢的抽出自己的軍刺,臉上已經恢復了平靜。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慢慢的舉起自己的軍刺,眼睛盯著櫻花。身體突然動了,軍刺直接向櫻花刺去。而櫻花也快速的抽出自己的刀,直接劈了過來……

黃然沒有一絲閃躲,手裡的動作更快一分,臉上露出凝重的表情。櫻花看著刺過來的軍刺,一咬牙快速的劈了下去。黃然此刻身體突然異常的扭動,本來劈在頭上的正陽刀落在黃然的肩膀上,而黃然的軍刺卻刺進了櫻花的胸口。

正陽刀落在黃然的肩膀上,竟然沒有把他的肩膀劈開,正陽刀緊緊的卡在肩膀裡面,鮮血猶如泉水似地流了出來。黃然的臉色蒼白,但是臉上卻露出了微笑,櫻花那張俊美的臉不停的顫抖,身體也不停的晃動著。然後努力的低著頭看著自己胸口的軍刺,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

「為……什麼,你不……可……能躲……開的,為……什……么……」櫻花努力的說道,語氣裡面充滿了不甘。

「因為我是太子,我的實力不來自真氣,而來自身體,我的身體,不能用常人的眼光來看我……」黃然輕聲的在櫻花耳邊說道。

「我……輸了,我們……本來……可……以……做朋……友……的。」櫻花努力的笑著。

「下輩子吧……下輩子我們做朋友……」黃然臉色蒼白的說著,情投意和,卻註定沙場相見,未必不是一種悲哀。

櫻花笑了笑,身體慢慢的軟了下去。櫻花死在低估對手的問題上,按照原理自己的到劈在黃然腦袋的時候,黃然的軍刺才能接觸自己的身體。把黃然劈死自己最多也就是受傷,但是結果卻相反……

黃然看著倒下去的櫻花,他慢慢的拔出自己肩膀上的正陽刀。努力的轉過身來,冷鳳正坐在樹榦上,好奇的看著黃然,兩隻眼睛瞪的圓圓的,像一個乖寶寶似地看著黃然。

「為什麼剛才不動手呢!」黃然慢慢的坐在地上,看著冷鳳慢慢的問到。冷鳳這個時候跳了下來,看著黃然,黃然此刻心裡則充滿了無奈,看樣子今天註定要死在這個荒山野嶺了,不過就算註定要死,黃然也不想束手就擒。

冷鳳從上向下的打量著黃然,然後神秘的笑了笑。轉身消失在樹林裡面。

「呵呵,記得欠我一條命啊!我還會回來殺你的,嘿嘿……」樹林裡面傳來冷鳳的聲音,聲音裡面竟然充滿了調皮。黃然看著冷鳳消失的方向,然後搖了搖頭。

冷鳳放了黃然,也放了她自己一命。就在不遠處,一個渾身黑色衣服的人正認真的觀察著一切,看到冷鳳離開,他的身影也慢慢的消失……

黃然慢慢的坐在那裡,精神力這個時候慢慢的運行到自己的肩膀,慢慢修復著受傷的肩膀。時間一點點過去了,黃然突然感覺身體裡面又恢復了真氣,真氣慢慢的運行著,精神力這個時候也加入其中。黃然快速的回復著。

大約過了兩個小時,黃然睜開了眼睛。慢慢的站了起來,手裡拿著正陽刀。看著躺在一邊的櫻花,然後慢慢的把櫻花抱了起來,走了出去……

山腳下,黃然把櫻花放在枯枝上面,整理了一下櫻花的衣服。然後點著了那些枯枝,看著大火中安詳的櫻花,黃然默默的祈禱著。雖然是敵人,但是櫻花卻贏得了黃然的尊重。櫻花隨風而去,黃然拿著正陽刀慢慢的走進了都市……

而這個時候張青他們那些人,也慢慢的回到自己隱藏的地方,明天湘江註定是一個不平凡的一天,這麼多兇殺案,夠那些警察忙一段時間的。

「隊長,你受傷了……」張青看著屋子裡面的黃然,驚訝的說道。

「沒事,你們怎麼樣……」黃然笑了笑說。

「全部解決了,一共五百一十二人,兄弟們可是忙了一晚上才搞定……」張青興奮的說。

「大家辛苦了,把猴子他們幾個留下,其他人明天回去吧!湘江暫時不會有人來了……黃然慢慢的說。

「好的隊長……」張青點點頭,黃然笑了笑,慢慢的走出了房間,消失在黑夜中。 第二天早上,湘江的市民就感覺到一股異樣的氣息,本來應該熱鬧非凡的湘江街頭,現在卻已經戒嚴。到處都是全複式武裝的警察,飛虎隊的直升機在天上來回巡邏。就連駐湘江的部隊都出動了很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