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火球術和魔法箭這樣的魔法都是正常法師使用的,而高澤斯則是因爲半屍人的情況所以可以通用。一旦有奇襲部隊進入了射程他不僅僅能用葉清揚教他的近身鬥技攻擊,這種出其不意的魔法攻擊絕對會讓敵人想不到。

而火球術和魔法箭這樣的魔法都是正常法師使用的,而高澤斯則是因爲半屍人的情況所以可以通用。一旦有奇襲部隊進入了射程他不僅僅能用葉清揚教他的近身鬥技攻擊,這種出其不意的魔法攻擊絕對會讓敵人想不到。

西方大陸距離德亞大陸有上不小的距離。中間的差距不是幾個大陸能夠概括的,還有那廣袤無垠的大海和重山,最簡單的辦法也只有使用傳送蟲洞了。而最近的傳送蟲洞就是在西南和東南地域的交界處,靠近沙漠的一個西方小鎮了。

而葉清揚也早就盤算好,今天一大早跟衆人告了別,昨夜已經和幾個女孩子溫存了一晚,不要想歪了,只是在一起相擁入眠。葉清揚也要踏上了自己的征程。戰馬愈走逾越,直到消失在琴界衆人的眼中。

葉清揚帶着高澤斯一起前往小鎮的方向,同行的還有琴界之中的可馬奇和可馬裏兩兄弟以及他們家族的護衛軍。兩人的父親已經先一步回到西方大陸的老宅準備在那裏的發展計劃,而兩兄弟也跟隨着回去一段時間,因爲據說西方大陸近期動盪,而可馬家族的老宅地則在一個伯爵的封地旁邊,貪心的伯爵因爲可馬家族的大批量轉移將念頭打到了可馬家族的土地上了。

可馬家族自然要給他一個好看的。因此這次隨行的除了可馬奇可馬裏兩兄弟之外還有可馬家族培養的一隻三百人的精銳部隊。這些身後戰馬上穿戴**,紅色板甲的士兵就是可馬家族的精銳力量“聖堂武士”。

(積攢當中,等待大爆發。初步預計在我們的六一兒童節左右~三更繼續,今日的第二更,第三更隨後就來。) 灰濛濛的南京城,完全被的一層煙霧遮擋住了,“轟!”“轟!”爆炸聲一直在持續,炮火瀰漫,整個世界都變得昏暗了。

腳下是被炮火洗禮過的焦土,眼前是一片片被炮彈轟裂的牆壁,房屋,沒有一處得以保全。

整個世界都在告訴你。

這裏正在經歷戰爭,這裏已經是一片廢墟。


“呼!”“呼!”的不時還傳來防空警報,飛機從頭頂飛過,伴隨着“轟!”“轟!”的轟炸聲。

就是在這種條件下,前前後後,用了大概兩個小時。

韓立把99式坦克的基本操作交給了他們,每輛坦克上安排好了機槍手,都安排好了車長,都安排好了炮手。

此時七輛坦克纔算是整軍待發,也已經可以說是一個坦克小型編隊了。

再加上武裝整齊,分隊完整的二百多號被二十一世紀的先進武器武裝起來的超級士兵。

韓立覺得可以大幹一場了,拿着AK47,穿着解放軍的作訓服,站在99式坦克上,呼喊道:“我們來自不同的部隊,來自不同的地區,但我們都有一個名字,那就是中國人,中國軍人。今天命運讓我們聚集在一起,那就沒什麼可說的,大家都是同袍,都是兄弟,一起出生入死,一起生一起死,但是·······”

韓立沉吟了一下道:“但是想讓咱們死,也沒那麼容易,得先問過咱們手中的槍,得先問過咱們腳下的炮,得先問過咱們所有人才行,哼哼,所以我決定給咱們的小隊,起名爲龍之隊,龍騰九霄的龍,大威天龍的龍,我們華夏民族的圖騰,龍,這就是我們的名字,因爲我們要咬死那些日本鬼子,一個不留,全都咬死。”

“殺。”

“殺。”

“龍之隊。”

“龍之隊。”

所有人整軍待發,士氣已經完全被點燃了。

耳邊“轟!”“轟!”這時越來越近,已經盡在眼前,必然是日軍已經拓展到了這裏,整個南京城已經淪陷大半了。

韓立接着呼喊道:“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擡眼望、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踏破賀蘭山缺。撞壞飢餐胡虜肉,笑談刻印匈奴血。嶽爺爺在上,咱們守土安家,做一個真真正正的中國爺們,中國軍人,以告慰嶽爺爺在天之靈,走,和日本鬼子拼了。”

“轟!”坦克啓動。

衝殺而出。

其他人也早就被點燃了,想試試自己的新裝備,“嗷!”“嗷!”叫着呼喊,“殺,殺,把這些日本鬼子趕盡殺絕。”

“殺啊。”

“龍之隊,殺啊。”

奮起而追,跟在韓立的坦克後面,開啓了反擊的號角。

這一刻。

系統的聲音再次來襲,“提示宿主韓立,主線任務,守住南京城,依然還在繼續。下面分配支線任務二,消滅日本第16師團,務必擊斃師團長中島今朝吾!”

“我草,這次要動真格的了。”

韓立非常清楚。

這個日本第16師團是什麼來歷,它們列屬於日本關東軍,曾是918事變的主要參與者。也是南京大屠殺的最兇殘師團。

在師團長中島今朝吾的授意下,它們不接受任何俘虜,而且屠殺平民,不管男女老少,只要遇到統統殺掉。南京大屠殺死傷的三十萬人,二十四萬人死於這個師團。

實行三光政策,殺光,燒光,搶光,拿不走的就破壞掉,燒掉,絕絕對對的一幫屠夫。

南京大屠殺中最讓人痛恨的‘百人斬比賽’中的向井明敏和野田毅都是這個師團的,可爲說罪大惡疾。


全師團都死掉,也不低他們犯下的罪行。

但老天不開眼啊,首犯中島今朝吾,卻是在日本投降後不久便病死了,沒有得到應有的懲罰,其他倖存者,也基本都安享晚年。

但這一次。

老天給了韓立一個機會。

那麼韓立就不會辜負,一定要和這個中島今朝吾,來一場正面對決,“第16師團,好,我就要讓你們有來無回,全都死在南京城下。”

發了狠。

可問題也隨之迎面而至。

那就是第16師團在哪啊,這個首犯中島今朝吾在哪啊?

他對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知道一些,可對南京城卻一無所知,現在在哪條街道,在哪個區域,他都不清楚,想找16師團,難啊。

看着殘垣斷壁的街道,看着灰濛濛的城市,不免讓他有些頭大,“日軍一個師團基本都在1點8萬人以上,這個16師團參加了淞滬會戰應該不可能整編,但人數肯定在1點5萬人左右。整個進入南京城的軍隊是五萬人,那麼,就是三分之一的機會遇到16師團的人了,嗯,只要遇到日軍就消滅,也是可以的。但自己才二三百號人馬?看來,下次在有召喚機會,得小心了,不能在亂來,要不然,消滅這個第16師團,不容易啊。”

暗暗有了計較。

而這時。

也沒容他在去多想。

前面出現了一大票日軍。

邁着整齊的步伐,正在穩步前進,還有汽車,摩托車,軍旗,一看就是日軍的主力部隊了。

人數最起碼兩千來人。

“嘩啦啦!”

日軍同樣看到了這邊,發現了坦克,立刻開始進行掩護,準備反擊,而且,在後面也有坦克。

“吭哧!”“吭哧!”的往這邊開。

“大爺的,總算是遇到日軍主力了,哈哈,那就來吧,狹路相逢勇者勝。”

不清楚是哪個師團的,但這個第16師團是最先進入南京城的,有可能眼前的就是,韓立立刻喊道:“發炮。”

“嗯。”

他的炮手周曉藝,瞬間啓動自動裝彈,“咔!”的一聲裝好了,已經有過經驗,就也還算熟練。

“轟!”的一聲。

韓立直接發射,先殺了對面的日軍一個湊手不及,然後在通訊器裏喊道:“一字排開,給我幹,把這些日本鬼子,全都給我滅了。”

“2號坦克,就位。”

“3號坦克,就位。”

“4號坦克,就位。”

“5號坦克,就位。”

“6號坦克,就位。”

“7號坦克,就位。”

一字排開了。

對方的炮火,“轟!”“轟!”的攻擊了過來,迫擊炮、機槍,甚至還有噴火槍、**,全都招呼了過來。

但在龍之甲陸戰之王的面前,就是撓癢癢。

韓立喊道:“給我一起開火。”

“是。”

一起回答。


隨後,七輛99式坦克,瞬間炮管前伸,“轟!”的一聲,周身一陣,發射而出,“轟!”的又一聲,炸開了。

直接把前面的建築物,阻擋物,汽車、摩托車,坦克,削平了。

一片火海、寸草不生。

尤其是對面的日本的豆戰車,簡直是筷子穿豆腐,一下子就碎了,直接把日軍的主力陣型給炸燬了。

“在放。”

韓立“轟!”的一聲,繼續開火。


“是。”

其他坦克,“轟!”“轟!”不斷,根本沒用近距離戰鬥,在99式坦克面前,形成了碾壓。

“往前推進。”

韓立指揮着,呼喊,“機槍手就位,給我掃射。”

“是。”

一時間,沒有其他話了。

對於韓立的命令,完全是惟命是從,機槍手快速的從坦克裏鑽了出來,架着高射機槍,“呼!”“呼!”開始噴射子彈,足以將鋼鐵擊穿,足以掃平一切。

七把高射機槍聯合在一起。

那就是神擋殺神,佛擋**啊。

“轟!”“轟!”的碾壓者。

韓立的腦海裏,系統的聲音也接連不斷的出現,“恭喜宿主,殲滅160名日本鬼子,獲得一次召喚機會。”

“恭喜宿主,殲滅320名日本鬼子,獲得一次召喚機會。”

“恭喜宿主,殲滅640名日本鬼子,獲得一次召喚機會。”

“恭喜宿主,殲滅1280名日本鬼子,獲得一次召喚機會。”

“恭喜宿主,擊殺少尉七名,獲得魅力值140點,總魅力值170點。”

“恭喜宿主,擊殺中尉三名,獲得魅力值150點,總魅力值320點。”

“恭喜宿主,擊殺大尉一名,獲得魅力值300點,總魅力值620點。”

“提醒宿主,魅力值到達一百,可以獲得一項新增能力,比如日語、英語等語種!”

“提醒宿主,魅力值到達五百,可以獲得一項特殊召喚,比如地圖顯示,鎖定敵人目標一類的能力。”

一連串的聲音讓韓立應接不暇,大喜過望,哈哈大笑不止,“四次召喚機會,哈哈,如果全部召喚坦克,可以召喚上百輛了,爽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