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若是在明面上設立地下擂台,不僅有著收入來源,而且還極易打探外界消息。

而若是在明面上設立地下擂台,不僅有著收入來源,而且還極易打探外界消息。

二人大步抓走了進去,在裡面發現了一扇門,此時正有兩個玄級圓滿的武者,守在此處。

見到昊淵而二人過來,有人攔下說道:「閣下,請出示令牌或推薦信。」

地下擂台,畢竟是黑暗產業。

烽皇 冰冷小說系列之風玫瑰 輕易不能曝光。

因此,除了血魔教弟子外,只有熟客推薦的人,才能被放行入內。

隱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眼瞎了嗎?」

說著,他遞出一枚令牌。

那赫然便是他在血魔教的身份令牌!

那人見到此物,面色瞬間大變,瞥了昊淵一眼,瞧得隱對他微微點頭后,方才緩了口氣。

「屬下,見過執事大人。」

那麼弟子單膝下跪,滿臉恭敬。

血魔教中等級分明,下位者見到上位者,必須要盡到禮數,不得放肆。

他不過只是一名血魔教的學徒,就連弟子都算不上,見到身為執事的隱,自然是恭敬至極。

隱點點頭,看了昊淵一眼,二人便是走了進去。

通過入口大門,頓時一陣喧囂傳來。

放眼望去,數以千計的人在不算寬敞的地下彼此交談。

「還挺熱鬧。」昊淵有些驚訝。

「這些大部分都是天雲國各處的武者,而我血魔教則是從這群武者口中打探消息。」隱低聲說道。

昊淵點點頭,隨後問道:「如何才能見到你們舵主?」

此次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打探有關血魔教的信息。

像是那種高等機密,就算是隱也不知道,恐怕唯有舵主級別的人物,方才知道一二。

「血魔教舵主日理萬機,極少會出現在眾人眼球,唯有這處據點出現大事後,方才出手制止。」

昊淵聞言,只是點點頭,準備從那些武者口中看看能不能打探到有用的消息。

就在他剛要前去時,忽然一道人影擋住了他的去路。

「小子,你是新來的?」

一名粗獷大漢,隱隱有幾分盛氣凌人的味道,以威嚴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昊淵。

隱目光一寒,這裡是血魔教的地盤,若是讓昊淵在這裡受到挑釁,這必然會令後者不滿。

就在他要出手時,昊淵卻將他攔住。

「有事?」昊淵口氣很平靜,沒有絲毫怒意。

可一旁的隱聞言,也是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以他對昊淵的了解,後者可能很不爽。

如此一來,這片地下擂台,必然又將會是一場血風暴雨!

君心應猶在 那名壯漢沒有理會昊淵的目光,繼續說道:「老子是片區域的管理者,來這裡,就要守這裡的規矩,此處惡人極多,新人來就必須要交維護費。」

他那副模樣,就像本該如此。

昊淵眉頭一挑,這片地下擂台乃是血魔教的產業,何時需要這個螻蟻來管理了?

不過只是個地級初期的螻蟻而已,這話還真敢說。

他看了隱一眼,後者面色同樣不好看。

再怎麼說,他都是血魔教的弟子,如今在他的地盤被收保護費,看來此人還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看來此人是看出了昊淵僅有玄級中期實力,以為後者好欺負,方才如此。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已招來了殺身之禍。

「多少?」昊淵淡淡說道。

那人心中一喜,暗道,小孩真好騙。

他的確是看出來了昊淵只是一名玄級中期的武者,方才向後者收點保護費。

至於管理員什麼的…不過只是他瞎編的而已。

「一人十萬金幣!」

他雖然不知道昊淵的身份,不過這般年紀便是有著如此實力,想必絕不是尋常家族所能培養。

既然如此,為何不多坑點?

昊淵點點頭,沒有立刻去拿金幣,只是回頭看了隱一眼。

後者領會,上前幾步。

「啊!」

就在那壯漢準備收錢時,忽然面龐扭曲,只見他得到右臂竟是直接被砍斷了。

「你!」

他滿臉猙獰的看著昊淵等人,他怎麼也沒想到這人竟敢斷他手臂!

「老子可是此處的管理者,你竟敢斷我手臂,簡直找死!」他暴喝道。

說著,身形頓時暴射而出,不過就在下一瞬間,一股冷意襲遍他全身,令他忍不住一個哆嗦,直接停下。

隱手中的匕首緩緩靠近壯漢的脖頸,驀然間,有著幾分血色若隱若現。

「你..你幹什麼!」

重回一把火 壯漢心生膽顫,此時,他方才發現,這個黑袍人影竟是有著地級後期的實力。

只要他動動手中的匕首,自己必然會喪命於此!

此處的聲音,自然引起周圍不少人的側目。

「那不是霸冷嗎,怎麼被打成那樣了?」

「估計他又在佯裝管理者,亂收保護費,現在好了,遇到鐵板了。」

「不過這霸冷好像和此處有幾分關係,那兩人倒也是魯莽,必然吃不了好果子。」

「….」

顯然這名壯漢在這片地下擂台中有幾分名氣,周圍不少人都認識他。

「怎麼回事?」

隨後,一名管事帶著一群人連忙走來,面色一臉陰沉。

這裡乃是他血魔教掌管的地方,而他身為血魔教弟子,豈能任由他人撒野。

當他看到霸冷時,原本就陰沉的面色,卻變得更加難看。

後者乃是他的一個侄子,雖說不是血魔教子弟,但卻與他有幾分關係。

此時霸冷被抓,他豈能不管?

「你們二人,給我過來!」

他指向昊淵二人,一副命令的口氣怒喝出聲。

眾人看著昊淵等人的目光中蘊含憐憫,誰讓他們惹誰不好,非要去惹這霸冷。

可就在他們以為二人會乖乖束手就擒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忽然響徹。

「想死嗎?」最近傻魚有點事,可能會斷更幾天,再次先道個歉,如果諸位書友等不急了,大家可以去看看傻魚第一本書《凌星紀》,這本書雖然可能沒有魔帝好(畢竟是處女作),但也是傻魚的一本盡心之作,開頭或許比較平常,可後面絕對會越來越精彩。

最後,傻魚再次道個歉,過幾天等這些事忙完了,傻魚欠的更新一定會全補上,絕不會讓大家少看一章!

《武御魔帝》第108章通知 天空中一道紫色的線與一道黑色的線不斷碰撞摩擦出火花,衝擊破在空中一波接著一波。

木子墨突然停下身形開始不斷舞動刀劍,黑色刀氣,白色劍氣夾雜著少量紫雷,不斷向金髮少年斬擊,金髮少年正好被這些劍氣刀氣打中,渾身上下都是劍傷與刀傷,這時魔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復了金髮少年的傷口。

「我可是不死的,不像你這個弱到不行的天命者,保護不了學院,保護不了同伴,保護不了摯愛,你跟一個鹹魚又有什麼區別呢?」

聽到金髮少年的話語木子墨也無力反駁,正當木子墨消沉的時候,感覺身體一晃。

「糟糕!大意了!」

木子墨被金髮少年傳送了過去,而胸前多了一把長劍,鮮血不止。

「到此為止了嘛…..」

木子墨從空中自由落體,自身的力量在逐漸消失著,天空中金髮少年狂笑著,學院曾經的校友們在大喊著「將軍威武!」

「如果有來世,我希望不再是一個奇才,我想平平淡淡的一生。」

「但是…我不甘心啊!我…還會…回來的…」

木子墨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你想重新開始嘛?」

一個動聽而又熟悉的女聲傳入木子墨的耳中。

「你是誰?」

木子墨眼前一片漆黑什麼都沒有隻能聽到這個聲音而已

「我?現在你不用知道,總有一天你知曉一切的!先回答我的問題。」

「想!」

「那麼你就回到….去改變吧…」

聲音逐漸變小,隨後木子墨逐漸失去了意識。

「鈴鈴鈴。」

一個黑色短髮少年一臉懶散的拿起床頭上的手機,並熟練的關掉手機鬧鈴。

「啊,又是這個夢,到底是誰想告訴我什麼嘛?」

這個黑髮少年名為木子墨是一個大學生,前不久剛考進a市普通大學的一個普通學生,懶散的木子墨穿好衣服,站起來撓著頭髮準備走進洗手間,感覺沒站穩一樣,摔倒在地上。

「嗯?是我沒睡醒?話說夢裡的人都是誰來著,有點記不清了,算了,快吃飯了,得抓緊了」

剛站起來的木子墨因劇烈震動再次摔倒在地,而桌子上的東西全部掉到了地上。

此刻木子墨明白了,地震來了,正當木子墨反應過來是地震的時候,地震突然劇烈了起來,房屋出現了裂痕。

此刻木子墨條件反射的跳到了牆角,正好之前的位置屋頂坍塌掉落下來,不知道過了多久地震停了下來。

「不知道爸媽怎麼樣了,總之先打個電話。」

當木子墨打開手機看到的是,無信號。

「可能是附近的信號塔都倒塌了吧,現在的移動空間也不大,可惡!」

木子墨用拳頭追打著地面,心裡總有不好的預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飢餓感讓木子墨很不自在,手機也快要沒電了。

在這種又黑又安靜的環境中,飢餓的木子墨漸漸的絕望了,強烈的怨念出現在木子墨的腦海中。

「為什麼,為什麼還不來營救,為什麼!難道,我就這樣被拋棄了?為什麼?」

無論木子墨如何的嘶吼,都不會得到任何回答,過度的飢餓讓木子墨逐漸的失去了意識。

「這裡是?」

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醒過來的木子墨眼前依舊一片漆黑,但是可移動空間卻無邊無際,木子墨開始一直向前走去,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已經走了多遠。

「如果是你的話….」

微弱的聲音傳進木子墨的耳中,已經麻木的木子墨瞬間驚醒過來。

「你是誰?是誰在說話?回答我!」

但是沒有任何聲音回復木子墨,木子墨只好繼續前進,不知道又過了多久,木子墨眼前一道紫色閃電一閃而過,周圍的景色彷彿在被什麼吞噬,被吞噬過的地方呈現為純白色,最終木子墨前方插著一把太刀,從刀柄到刀刃均為純黑色的130厘米長的太刀。

「這是?」

強烈的親切感,讓木子墨自己的身體行動了起來,走上前去拔出長太刀,此刻太刀黑芒大起包裹住刀刃,最後形成了一個純黑色刀鞘,刀鞘上刻著兩個字。

「夜魅,原來你的名字叫做夜魅,很配的嘛。」

隨後刀柄處黑色的氣體入侵到木子墨的右手,雖然感覺不到疼痛,但這種恐懼讓木子墨不由的驚叫著,隨後再次失去了意識。

「子墨!子墨!醒醒!木子墨!!」

「有人…在呼喚我…」

感應到呼喚聲的木子墨,從現實中緩緩醒來,透過帳篷的入口看向外側,附近只有幾個簡易的帳篷,幾張簡易的床鋪,滿地的雜亂的水和食物的包裝袋,一眼就能看出來都是從倒塌的超市裡撿出來的,隨後看向遠方,一望無際的廢墟,證明了地震的規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