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一次竟然讓柳飄飄給接走了,不得不說讓古羲大開眼界。

而這一次竟然讓柳飄飄給接走了,不得不說讓古羲大開眼界。

“莫非,這是一個信號?”

想到這裏古羲心中一喜,暗想以後弄不好可以光明正大的享受左擁右抱。

“嘿嘿……”

想到這裏,古羲不由的笑了出來。

楊月珊聽見古羲的笑聲,有些惱怒,在她看來肯定是想些淫穢的東西,不由的有些怒氣,聲音大了一倍:“古羲,趕緊回去,蟬兒妹妹想你了!”

古羲心情大好,不由的調笑道:“咳咳,月珊啊,你要是想我就想我,不要往蟬兒身上推,這是令人髮指的行爲!”

“哼!”楊月珊冷哼一聲,心中也是有些欣喜,古羲似乎對她比以前好了很多,這些年不枉費她下的一番苦工。

“對了,你們快點回去吧,我辦完事就回去,很快的,到時候到家一起聚一聚。”

“古羲,你辦什麼事情啊?”

“汗,也沒什麼事情,就是我的八荒戟被人給搶了,我現在得拿回來。”

古羲汗顏,貼身武器被人給弄走了着實丟臉,不過道爺沒有將被誰搶走說出來,不然又得讓楊月珊他們擔心。

“豬頭!笨死了!”

果然楊月珊笑罵一聲,不過怎麼聽都是一種打情罵俏的口氣。

“好了,不說了,我得抓緊時間將東西拿回來了,就這樣吧。”

“嗯。”

兩人掛了電話,古羲深呼口氣, 總裁的空姐妻子 ,臉上露出一絲無奈之色,因爲最新消息,炎龍就在這個地方出現的。

“炎龍啊炎龍,你快點出來吧……”

古羲嘆息一句,踏着瞬字訣往大平原尋找而去。 “這麼大的地方這是要找死人了。”

古羲坐在大平原上面,打了一直野獸,切下小腿用衍力烤熟直接吃了起來。

雖然味道不錯,但心情着實不好,在這平原尋找了這麼久,竟然沒有找到炎龍兩人。

心中鬱悶,古羲站了起來,對着空曠的平原大聲吼道:“炎龍,你他孃的死哪裏去了!把老子的衍器還回來!”


吼聲巨大,蘊含一道狂暴的衍力,地面都被震的開裂了,聲音傳出的距離也是極其遙遠。

吼完,古羲渾身舒坦,算是舒了一口心中鬱悶之氣,準備繼續尋找炎龍。

翁……

就在此時,不遠處的虛空突然傳來一股強烈的波動,看的古羲一愣一愣。

“莫非真把炎龍給吼來了?不過應該沒有穿梭虛空的本事吧,不然還打個屁。”

古羲想到,卻暗自警惕起來。

緩緩的,空間裂開一道縫隙,緊接着看見一個有着老鼠頭,人身,鼠尾的怪物出現。目光陰沉,渾身都是血跡,顯示着這怪物是受了重傷。

“化形獸族?”

古羲眉頭一挑,心中卻樂了,他可記得芥末神讓他儘量擊殺化形獸族,如今有一直受了重傷的化形異獸出現,正好送他上山。

“朋友,是不是炎龍這雜碎搶了你的東西?”

就在古羲準備動手的時候,這異獸突然說道,聲音隱隱有些期待。

古羲愣了愣,旋即點了點頭,不過還是殺機凜冽的看着這擁有老鼠頭的異獸。

“朋友,我的敵人也是炎龍,雖然我是獸族,你是人族,但有一句話說的話,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們爲何不合作擊殺炎龍呢?我向你保證,等擊殺他之後,他身上所有的東西都是你的。”


異獸再次說道。

古羲眼中精光一閃,眯了起來,緩緩地說道:“你是竄天鼠,炎龍追殺的?”

異獸一聽,臉上露出一絲惱怒,鼠目上也有着一絲怨毒,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這智商也不咋滴啊,炎龍這人怎麼就追不上他呢?”

古羲聽見,心中發現,臉上卻一本正經,仔細看向竄天鼠,發現他時時刻刻都與他保持在一定的距離。


“沒錯,就是我,朋友只要你與我聯手,必定可以擊殺炎龍,他追我進入虛空被我擊傷,只要你努力一把,就可以將他擊殺,從而登上人榜第一!”

竄天鼠眼睛閃閃發亮,心中有些忐忑,因爲從古羲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驚悚的氣息,這是一股不弱於炎龍的氣息。

本來他正在逃脫炎龍的追殺,沒想到半途突然聽到這麼一嗓子,心中暗喜,以爲這是炎龍的敵人,沒想到出來一看,竟然是一個氣息有着不弱於炎龍的人,心中後悔的要死。

不過想要逃脫,卻也不太容易,他的天賦並不是時時刻刻都能夠呆在虛空當中,不然的話,炎龍怎麼可能傷的了他。

而眼前的這人也是一個極其恐怖的人,只有先想辦法穩住,然而尋找機會逃走。

“如果現在動手,恐怕會讓他給逃了,穿梭虛空,我可沒有這種本事。”

古羲暗暗想到,心中也對竄天鼠沒有把握,臉上卻皺眉,且帶有一絲不甘的說道:“炎龍乃是我人族靈衍境第一人,我與聯手你擊殺他,豈不是要揹負無數罵名?”

“我可以給你一根百萬年靈根作爲出手條件,只要你能夠與我聯手一同擊殺炎龍。”

竄天鼠心中一喜, 護花大宗師 ?不然的話爲何說起話來會有如此大的殺機與不甘?

“百萬年靈根啊……”

古羲皺了皺眉頭,摸着下巴沉思,心思卻放在竄天鼠的身上,同時也想拖延時間,畢竟竄天鼠在這裏,炎龍必定也在不遠處,只需要拖延等到炎龍來了,兩人聯手擊殺竄天鼠的把握就大一些。

這是沒有辦法,竄梭虛空,簡直就是一個逆天的技能。

“朋友,不要太貪心了,畢竟百萬年靈根可不是大白菜。”

竄天鼠臉色陰沉了下來,因爲古羲的這幅模樣擺明了就是希望多要一些好處,雖然厭惡人類的貪婪,卻也暗喜起來,只要貪,就不怕誘惑不了。

“再加一根十萬年靈根,我就答應下來!”

古羲演技登峯造極,看不出一絲破綻,給人一看就是貪得無厭之輩。

竄天鼠裝作爲難的想了想,最後點了點頭:“可以!”

“現在給,不然到時候你跑了我就白用工了。”古羲得寸進尺。

“哼,殺了炎龍之後給。你怎麼不說我給了你,你突然不對炎龍動手怎麼辦?”

古羲眼中精光一閃,大跨一步,兇狠的說道:“你若是不給,我現在就宰了你!”

竄天鼠急忙後退,臉上露出一絲驚慌之色,看見滿臉殺氣的古羲,還真怕古羲會不顧一切來攻擊,到那時,恐怕真的要死在對方受傷了,當務之急是穩住對方。

“我可以給你!不過你發誓要擊殺炎龍。”

“哦?發誓?”

古羲冷笑一身,看出竄天鼠的身體受了重創,恐怕都難以施展天賦神通了,這樣看來,他都能夠擊殺竄天鼠了,不過擊殺之前可得好好敲詐敲詐。

百萬年靈根,誘惑力還是很大的。

“你給了,我便發誓,你若不給,現在就對你出手,不要挑戰我的耐心。”

古羲臉色沉了下來,體內衍力醞釀而出,像是一道道奔雷,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人心驚。

竄天鼠感受到這股氣息,心中更加驚慌,恨不得扇自己一個巴掌,幹什麼從虛空中出來,現在好了,因爲進不去,逃不了了。

他只是逃跑功夫一流,戰力卻一般般,也正是自信逃跑功夫好,所以纔敢繼續在東部暢行。

“行!我給!”

竄天鼠咬咬牙,果真拿出一根百萬年靈根與一根十萬年靈根出來,而後丟了過來。

“真富有啊!”

古羲舔了舔嘴巴,接過靈根收了起來,並未對竄天鼠出手。

竄天鼠看見古羲沒有出手鬆了口氣,旋即說道:“該發誓了吧。”

“我先問你一個問題,還有多少化形異獸在東部沒有退回十萬大山?”古羲問道。

竄天鼠皺了皺眉頭,臉上露出一絲惱怒,不過還是說道:“目前還有二十化形天才沒有退回去。”

“這些化形天才是不是身上都有百萬年靈根?”古羲再次問道。

“是!”

“獸族真是財大氣粗,百萬年靈根不融合放在身上。”

古羲語氣羨慕的說道。

竄天鼠一聽,鼠臉得意說道:“我獸族自然是財大氣粗,三位大人更是擁有封神實力。”

古羲沒有理會一臉得意的竄天鼠,反而喃喃自語的說道:“怪不得炎龍這麼喜歡殺化形異獸,看來這其中的好處竟然這麼大,哎……算了以後我也就辛苦一點吧。”

“什麼意思!?”

竄天鼠臉色凝重,極度警惕了起來,只要古羲有一點妄動,就準備逃跑。

“嘿嘿……”

古羲獰笑一聲,深處手指僵硬在空中,旋即一動不動。

“嗯?”


竄天鼠看見古羲獰笑,臉色狂變,古羲擡手的瞬間更是如臨大敵,身體瘋狂後退,可惜看見古羲擡手之後沒有絲毫動靜有疑惑不已。

“這是個瘋子不成?”

竄天鼠心中疑惑不已,旋即搖了搖頭,對方肯定不會是瘋子,只可能是個傻子。

“瘋子?你這傻逼。”

一道聲音飄進竄天鼠的耳畔。一聽,竄天鼠臉色狂變起來,因爲這聲音離他極近,簡直就是在他耳邊對他說的,而發生聲音的赫然是敲詐他的年輕人。

“不可能,他不是在…….好恐怖的速度!”

竄天鼠臉色驚駭欲絕,回頭看向一動不動的古羲,卻發現那一動不動的古羲竟然漸漸的虛幻起來,一看,他就已經知道了這是對方的殘影。

眼角餘光忽然瞥見一個巨大的拳頭向着他的腦部而來,散發出出來的氣息讓他感覺這不是拳頭,而是一顆快速隕落的流星。

“該死!”

竄天鼠臉色大變,頭顱一偏,右手對着古羲的拳頭快速抵擋而去,同樣衍力驚人,而且視死如歸。

咔嚓!

一聲脆響,竄天鼠臉色大變, 隱婚權少愛妻入骨

“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