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個過程,確是無比的艱辛,沒有頑強的毅力,根本就無法掙脫身上的『枷鎖』。

而這個過程,確是無比的艱辛,沒有頑強的毅力,根本就無法掙脫身上的『枷鎖』。

經過三個月的努力,封印已經出現了大面積的鬆動。這一天,他調動所有可以動用的力量,全力衝擊封印,一舉擊潰了施加在身上的「枷鎖」

然而,這並沒有徹底的擺脫縛束,不過離這天也不遠了。

接下來的日子裡,玄天用全身的神力衝擊泥丸宮的封印,花了兩天的時間,將這個封印也給衝破。

「剩下的,就好辦的多了。」玄天冷笑,喚出小黃印,對著身上的十朵金蓮進行狠狠的撞擊。


轟鳴聲中,金蓮破碎,化作光芒四散。

這個過程中,有恐怖力量散開,整個密室都在搖晃,這邊的動靜很大。

不過,就如龍人族老人所言,這邊的動靜再大,外面也不會有半點的感覺。在九宮格的隔絕下,密室與外界彷彿是兩個世界一般。

「還有這麼一個符文。不過既然是龍人族的屍體煉製而成,應該有效才對。」解決了十朵金蓮后,玄天又看向了背上的那個符文。

最終,他喚出了自己腹部的靈鏡,對著符文進行吞噬。

這面神奇的鏡子對各種寶器有著吞噬奇效,同樣,對於生靈以及各種屍體也可以煉化。

玄天就是看中了這一點,才喚出了靈鏡,對著符印進行吞噬。

令人驚訝的是,這枚實質性的符文可怕,不斷的散發著光芒,進行抵抗。

最終,玄天還是喚來了小黃印,對其進行鎮壓,這才使得靈鏡有機會,可以對其進行吞噬。

這個過程極為緩慢,整整消磨了三天功夫,才將整個符文都塞進靈鏡之中。

「終於擺脫縛束了。」玄天驚呼,舒展身軀時,感覺一身輕鬆。

被大山般的東西整整鎮壓了三個月之久,再次獲得自由時,這種感覺難以描述。彷彿整個身軀沒有了重量,有身輕如燕的錯覺。

「這麼長得時間,白龜那兩個傢伙應該已經在外面久等了,是時候出去了。」玄天自語,而後精神力在腦海中探索。

「這個傢伙死後,應該有部分記憶碎片才對。只要找到了,就能出去了。」他嘀咕,而後努力的搜索。

只是可惜,無法如願,他的腦海極其複雜,無法找到半點的靈魂碎片。

「還有這個傢伙的肉軀呢!」玄天並沒有放棄,因為龍人族老者的肉軀還在。


他入侵,探查這個老人的泥丸宮。

這些都是什麼?玄天傻眼,感覺有一種眼花繚亂的感覺。

是的,龍人族老者的泥丸宮中,滿是各種珍藏,寶器與靈藥不計其數。

重生1979:軍少,寵太狠! 一個王者的家當,果然是豐富。」玄天驚訝,甚至在靈藥區域內,發現了三株兩千年以上的靈藥。

「簡直是發了。」玄天將這三株靈藥拿到手中觀看,不過很快又放了回去。

此時,他最想尋找的是打開九宮圖的東西,並不是什麼財富。

「咦!這是什麼。」玄天驚呼,找到了一個類似龜甲的道具,上面赫然刻畫著九宮圖。


玄天將神識探入,查看裡面的信息。

許久,他失望,這東西也不是開啟九宮圖的鑰匙。而是介紹九宮圖的排布之道。

「等一下,有了這個東西,我就可以將這副圖畫給掌握。」玄天瞪眼,突然想到了這一點。

對於九宮圖,他很早以前就有接觸,在與糟老頭子來到仙之界時,就遇到了類似九宮圖的刻畫。

只是,當時的刻圖,繁奧複雜,光是觀看並不能夠將其學會。

然而,現在卻不同了,有了這個龜甲片,玄天完全有能力學習這個深奧複雜的圖形。

……

時間一點點過去,又是一個月後。


外界,中央王府的大廳內,白龜與小彎刀已經等的不耐煩了。邊上,還有那位昔日領路的中年大漢。

「可惡,都已經進去四個月了,為何還不出來。」白龜嚷嚷,就差掏出大砍刀了。

「對呀!照道理不應該啊!在我的預算中,只需要一天就可以完成傳承。」中年大漢開口,望著九宮圖滿是疑惑。

「只需要一天,結果你們的王用了四個月還沒有結束,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白龜跳腳,火氣很大。


「應該不會有問題,裡面是全封閉的空間,除了王與傳人之外,並沒有其他生靈可以干預。」中年大漢說道,回答的很肯定。

「弄不好,裡面出了什麼大事。而你還在這邊傻傻的等待。」白龜咒罵,覺得這個中年人是個傻子,明明可以打開九宮圖,卻偏偏不願意打開。

「可是,王之前有吩咐,除了他之外,令他任何人都不可以打開九宮圖,其中也包括我。」中年大漢解釋。

其實,他內心也是心急如焚,好幾次想要打開九宮圖,打算去看個究竟,但是最後都忍住了。

「四個月了,你告訴我,要等到何年何月?」白龜大喊,舉起彎刀橫劈桌子。

「碎了,要碎了。」

小彎刀慘叫,有一種落入魔王之手的感覺。

「你一把神器,怎麼見一個桌子也哆嗦?」白龜瞪眼。

「龜爺,這桌子是用神木做的,可是很牢固的。另外你再看看我,形象可是很慘的,裂縫密布啊!」小彎刀求饒。

白龜這才放開小彎刀。

而小彎刀這個傢伙,也是如釋重負,有一種逃離魔爪的感覺,這一刻連忙的躲在桌子後面,怕再遭『毒手』。

「再等等,如果再是兩個月不開,我就打開來看看。」中年大漢沉吟,思考了許久,這般說道。

「再過兩個月,那時候就算沒有事情,弄不好也出現了岔子。」白龜嚷嚷,跳了起來。

然而,就在這時,牆壁上出現了一陣轟鳴聲。

是九宮圖,竟然在此刻出現了動靜,並且裂開。

黑暗的通道中,走出了玄天的身影。他黑髮披肩,四個月的磨練,給他一種更加深沉的感覺。

「王。你終於將身軀轉移了嗎?」望著這道走出來的身軀,中年大漢激動無比。

「嗯?」玄天點頭,而後朝著這個大漢狠狠的打出了一掌。

「聖主,你怎麼了,我可是你最重要的心腹啊!」中年大漢抵擋,但是估計到玄天的身份,此刻沒有用出全力,結果被打得口吐鮮血。

「聖主你個頭。」玄天咒罵,但是很快改口,道:「我靈魂有缺,剛才對你出手,是一時的錯覺。現在,你跟著我到密室中去一趟。」

說完,他再次打開了九宮圖,與中年大漢一道走進了通道之中。

「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去去就來。」離開前,玄天暗中傳音。他之所以要將中年大漢叫到密室中,就是為了不影響其他人的情況下,將這個嶺主巔峰的人給擊殺。

要知道,嶺主級別的大戰,可是毀天滅地的。弄不好會波及整個畢雲城。

更何況,這個中年大漢還不是不同的嶺主級強者,他的一隻腳已經跨進王者境,實力深不可測。

「該死的。又進去了,弄不好還是半年之久。」白龜咒罵,再次陷入了等待。

「算了,他既然說了這次會很快,我們就等他出來好了。」小彎刀跳了出來,插嘴說道。

「這次若是等太久,我就砸了這幅圖畫,看看他們裡面到底在幹什麼。」白龜嚷嚷,眼睛死死的盯著九宮圖觀看。

「龜爺,這可是皇者才能打開的東西。」小彎刀提醒。

「我若是發狠,就是仙的東西也無效。」白龜說道,意氣風發。

然而,在小彎刀眼裡,這只是這個傢伙在吹牛而已,不可深信。

半個時辰后,九宮圖再次裂開。

玄天一身鮮血的走出,濃厚的腥味散發。在他的手中,還拎著一個頭顱,赫然就是中年大漢的。 「好傢夥,原來是個半龍人。」玄天說道,將中年大漢的頭顱一扔,丟在了這個大廳的角落之中。

「你小子也太喜歡殺戮了吧!這個大塊頭給你領路,結果就這麼無緣無故的被你滅了靈魂。」白龜瞪眼,被玄天的舉動嚇了一跳。

「不是我喜歡殺戮,而是他們要對我圖謀不軌。」玄天說道,做到了大廳的椅子上。

接下來,他花了幾柱香的功夫,將裡面發生的情況大致說了一遍。

「什麼,原來這一切竟然是個圈套。」小彎刀尖叫,算是了解到了一切。

「當然,目的就是為了奪取一具資質上佳的肉殼。」玄天齜牙咧嘴,回想起來依舊后怕,感覺離死亡就在一尺之間。

「這麼說來,你小子差點就被靈魂吞噬。」小彎刀驚呼,光是聽口頭述說就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像是看到是了當時的危機。

傳說總裁會克妻 ,小眼睛瞪瞪,閃爍著光芒。

「你這個傢伙幹嘛?」玄天不解,望著白龜。

「彎刀,快走,弄不好這個傢伙已經被奪舍,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臭小子了。」白龜懷疑。

「怎麼說?」小彎刀不解。

「一個王的靈魂,怎麼可能被人輕輕鬆鬆的覆滅?要知道玄天這個臭小子,才不過嶺主的境界,從靈魂上絕對鬥不過一個王者的。」白龜嚷嚷,謹慎後退,結果還是被玄天一個爆栗。

然而,白龜卻為此驚喜,道:「這麼喜歡打頭顱,是這個臭小子沒錯。」

「廢話,我如果被人奪舍,還會這麼心平氣和的在這裡和你們談話?」玄天白眼。

「也對,換做是那個王奪取了你的身軀,恐怕此刻早就來收拾我倆了。」白龜沉思,而後來到了大漢的頭顱旁邊。用爪子撥開濃密的黑髮,而後一陣搜索。

很快,它在大漢的頭顱上,找到了兩個突出的鼓包。

「不錯,這個傢伙確實是龍人族。只是血脈不純,頭上的犄角沒有長出來罷了。」白龜說道。

「這個傢伙很強大,一隻腳已經跨入王者的境界,我也是動用了全部手段,才將他擊殺的。」玄天述說,而後全身燃燒氣焰,將身上的污穢之物驅逐。

小彎刀這時候也靠近,觀看大漢的頭顱。

白龜自語,道:「太可怕了,一個人類城池的王,卻沒有想到是異族,恐怕說出去也沒有人會相信。」

「應該不可能是陰謀。就如那個臭小子所言,這個龍人族的聖主來此,只是為了找一具肉軀。」小彎刀分析。

「奪取他人的肉軀,這也是修士的大忌。」白龜咒罵。

最終,這個傢伙看向了牆壁上的九宮圖,決定到裡面去一觀。

在離開前,玄天伸手,揮出一道劍氣,毀去了角落中的頭顱,進行毀屍滅跡。

走過黑暗通道,來到密室之中,這裡已經一片狼藉,原先的石床已經被震為粉末,地面上滿是猩紅的鮮血。

玄天與那位半龍人的大戰,之前就在這裡進行。

經過一番奮鬥,玄天獲勝,割下了那半龍人大漢的頭顱。而身軀則是被他震為了粉末。

「那位龍人族老者的身體,被我特殊照顧,放在角落中,用神鼎守護,所以在戰鬥中也是完好無損。」玄天說道。

「果然是龍人族。」白龜望了一眼角落中的龍人身軀,當即就撲了上去,狠狠的抱住。

經過一番探索,它哀嚎,並且磨牙道:「可惡,身為一個王者,竟然沒有半點的財產。」

「已經被我全部拿光了。」玄天在一旁,『好心』提醒。

白龜斜瞥,嘟噥道:「不錯啊!臭小子,腦瓜子倒是變的機靈了。」

玄天嗤牙咧嘴,豈能不知道這個傢伙的諷刺之意。

「啊!」

就在這時,邊上傳來了小彎刀的慘叫聲。

這個傢伙很奇葩,竟然鑲嵌在龍人族強者的肉軀裂縫中,無法拔出。

「你幹嘛?」白龜咋舌。

「我看這具身軀快要破碎了,因此想要試試我的刀鋒,哪知這麼堅硬。」小彎刀哀嚎。

「笨蛋,這是一個王者的身軀,即便是布滿裂縫,也比一個嶺主的肉軀強十倍。」白龜數落,而後上前,「罄!」的一聲,將小彎刀給拔出。

即便是脫離了『險境』,這把彎刀還在詛咒。

不過,有一點值得一提。小彎刀在這四個月中,已經進階成為了霸主的境界。

並且,刀身上的裂縫也少了一些。長時間的吞食靈藥,這個傢伙也在暗中修復著刀身。

「這個龍人族的肉殼先收起來,弄不好以後還有用。」白龜囑咐。

玄天按照這個傢伙的吩咐,收起了龍人族老者的肉軀。而後,三個傢伙看向了牆壁上的另一道九宮圖。

在這個密室之中,有著兩個九宮圖,並列在一起,均是通往異地的通道。

「西側的九宮圖,就是我們進來的通道。而東側的九宮圖是通向哪裡呢?」白龜好奇。

「我也沒有去過。」玄天說道,而後上前去觀摩。

九宮之圖,千變萬化,每一幅圖的開啟之道均是不同。

玄天花了半天的功夫,終於將這副九宮圖給看透,而後進行開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