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宋玉明疑惑的問道:「出了什麼事嗎?」

聞言,宋玉明疑惑的問道:「出了什麼事嗎?」

程雙雙一邊感知著,一邊答道:「我感知到,正有一批人在往這邊趕來……至於是誰,距離太遠還無法確認。」

「什麼?這百穴山內應該就只有我們白虎堂的修士和葉凌俊這幫傢伙了,現在我們都在這裡,怎麼還有一批人?」

程雙雙道:「我也奇怪了,看守據點的吳洋洋是絕不會離開據點的……」

隨即,宋玉明凝重的道:「不管是誰,我們都先把眼前這幫傢伙制服吧。遲則生變!」

說著,宋玉明的身形又變得虛幻起來,直到消失……

程雙雙點點頭,而後,結印,閉目。一會兒后,猛的睜開,便從中噴射出兩道透明漣漪般的衝擊波。這次的目標,赫然是正與王小龍戰鬥的趙彌虹……

戰圈之中,趙彌虹忽即一怔,而後便就發現了正朝自己攻來的兩道衝擊波。當下,他不禁皺起眉頭,程雙雙的精神衝擊,明顯干擾到了他。

隨即,趙彌虹竟是不顧正朝自己發動攻擊的王小龍,選擇躲避而去,遠離了兩道衝擊波的軌道。可是,在這個過程中,他並沒有施展法術。當王小龍的攻擊襲至時,他卻是處在猝不及防的境地。

蘊含氣風能量的攻擊波從王小龍手中發出,狠狠砸向趙彌虹。見狀,趙彌虹只好暫時凝成一面氣風盾,加以防禦。

可是氣風盾明顯不敵攻擊波,很快就被擊潰了,而後,攻擊波砸在趙彌虹身上,將之打飛出老遠的距離!

落地,趙彌虹只覺體內一陣氣血翻騰,本就凌亂的元陽之力更加煩擾了。可就在這時,宋玉明的身形忽的出現在他身邊,並且朝他發出了一道風刃攻擊。

感知力不弱的趙彌虹自是能感應到這一切的,可是,才被擊傷的他卻是難以反應。那氣刃竟是擊中了他的左臂,裂開了一道血口子。

而後,趙彌虹才閃掠而出,來到已經清醒的陳欣身旁。 農家小團寵的躺贏人生

見趙彌虹左臂已被鮮血染紅,陳欣很是心疼,同時,心中也充斥著憤恨的情緒。和趙彌虹一起,面對王小龍等人。

見狀,王小龍卻是皺起了眉頭,他隨即用責怪的語氣對程雙雙道:「你其實完全不用幫我,我好不容易才遇到這麼一個逞心的對手……」

程雙雙道:「我這也是迫不得已,因為我們的處境已經十分危險了……」

那批人距這裡的距離已經不遠了,程雙雙便也感知出了來者是誰。其中,就有她很熟悉的吳洋洋的氣息,以及,周鄭天和程宇晴……

吳洋洋會帶著程宇晴這個被他們綁架的人出來嗎?答案是否定的。那程雙雙能想到的可能只有一個,程宇晴怕是獲得了自由,並挾持了吳洋洋……

聞言,王小龍不禁疑惑,他問道:「我們現在形勢一片大好,怎麼會是危險處境呢?」

「是據點那邊出事了,我感知到吳洋洋,周鄭天,程宇晴等人氣息在靠近!」

王小龍大驚,道:「什麼?」

略微思量了一會兒,王小龍隨即命令著喝道:「快,挾持住這幫傢伙。特別是葉凌俊,龍聰,做好隨時殺掉他的準備!」

王小龍的呼喝在山洞內回蕩,不知情的白虎堂修士不禁一陣疑惑。不過,他們卻是沒多想什麼,竟是聽話的各自挾持了一位修士。因此,還頑強抵抗的童小林等人卻都是不敢輕舉妄動了。



而葉凌俊,卻已是被龍聰扣在身前,巨錘舉在他頂上,隨時可以砸他一個腦袋開花。

見狀,胡眯娜不禁皺眉,她也感知了一下,卻也是發覺了周鄭天等人在往這邊趕來。隨即,她便就閃掠到趙彌虹身旁,與王小龍等人對持著。

這時,許濤卻也是發覺不對勁,他奮力一擊,暫時震退了王寅旭,趁機脫身,也來到趙彌虹身邊,問道:「怎麼回事?他們怎麼不打了?」

聞言,胡眯娜答道:「是周鄭天,那傢伙帶著一幫陌生的人在往我們這邊過來。」

「什麼?竟然又來一批敵人!」許濤皺眉道。

忽即,趙彌虹若有所思的道:「可能不是敵人,不然,他們也沒必要停手……」

就在這時,在王小龍和許濤兩方人馬的注視下,一批人從這山洞的通道中湧現出來,那領頭一人,便是周鄭天。和他一起的,乃是一位生得十分清秀的少女,她有著不亞於胡眯娜的白皙肌膚,想必就是常提到的程宇晴,華成巔峰修士!

此時,二人正扣押著一位遍體鱗傷的少年,赫然是吳洋洋…… 進入山洞,周鄭天第一眼就瞧見了被龍聰扣住的葉凌俊,見他嘴角還掛著血跡,周鄭天不禁盛怒,他喝道:「趕緊放了葉凌俊,不然我就殺了吳洋洋!」

說著,周鄭天立即召喚出一把土刃,架在吳洋洋的脖子上。

見狀,王小龍自是明白了很多東西,他的臉,漸漸變得陰沉!他身邊的程雙雙趕緊喝道:「周鄭天,你可別亂來,我們同樣可以殺了葉凌俊。」

這時,被扣住的吳洋洋不禁嘆息了一聲,抱歉的對王小龍等人道:「是我失職了,竟讓周鄭天這傢伙用『御土神通』撕下了被關押修士背後的『煞陽符』……」

忽即,王小龍卻是自嘲的輕笑一聲,說道:「呵呵,我最討厭的背叛,竟然一天內遭受兩次……」

「錯,這不叫背叛。這是棄暗投明,周鄭天本就是玄武門的修士!」許濤忽即喝道。

跟在周鄭天和程宇晴的後面的修士,可都是被白虎堂綁架的人質。其中,就有青龍院的陳鳳,吳嬌,孔丹等人。

見到這一幕,許濤等人再傻,也該明白周鄭天的意思了。他用自己的方式,在既不讓同伴程宇晴受害的情況下,保護了葉凌俊等人安全……

望著程宇晴和周鄭天一起出現,葉凌俊不禁欣慰一笑。因為得知周鄭天背叛的消息而產生的怒氣,現在卻是都煙消雲散了。

王小龍隨即說道:「隨你怎麼說好了,你們都令我討厭。現在雙方都有人質,一起交換怎麼樣?」

聞言,扣住吳洋洋的程宇晴嬌喝道:「那你先放了葉凌俊!」

「呵,你還真是天真。這種事情,應該一起放才是!」王小龍說道。

程雙雙忽即怒道:「少跟我們談條件,現在我們手中的人質可比你們多。答應交換已經便宜你們了,難道你們還想耍我們不成!」

許濤帶著趙彌虹,胡眯娜等人走到周鄭天身旁。另一邊,白虎堂修士,包括龍聰各自扣著人質來到了王小龍等人背後。形成雙方對持的局面。

因為朱家龍就被王小龍施法定在許濤等人背後的石壁上,所以,孔丹和吳嬌見后,一起先把他解救下來了。

隨即,許濤說道:「正是因為我們的人質比你們少,只有吳洋洋一個,所以才要你們先放人。不然,你們趁亂還是會傷害我們的人質!」

周鄭天握著土刃,忽即使勁,在吳洋洋脖子上劃開了一道血痕,淌出了些許鮮血。隨即,他強勢的道:「你們最好聽我們的,不然,我不怕這傢伙多流點血。」

見狀,王小龍等人不禁大驚。那個平素看著溫和書生相的少年的狠辣,絕對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慢著,別再傷害吳洋洋了。我們按你們說的就是了。」王小龍趕忙說道。

王小龍雖然極討厭背叛,但卻也是極重視同伴,當下見到吳洋洋流血,他便就服軟了。

聞言,許濤等人不禁大喜。許濤隨即說道:「算你們識相,那趕緊把你們手中的人質放了,然後退出這個山洞!」

「放了他們。」王小龍喝道。

聞言,白虎堂眾修士雖然有些不甘願,但還是聽王小龍的話,把手中的人質給釋放了。修士們獲得自由后,儘是跟著沒被抓住的童小林等人一起,來到了許濤等人身邊。

不過,那龍聰卻是沒有將葉凌俊釋放,反倒控制得更緊了。

見狀,周鄭天不禁不高興的道:「怎麼?難道想反悔嗎?」

王小龍不禁不屑一笑,他說道:「我們可不傻,要是連葉凌俊也放了,那你們要是反悔,我們找誰說理去。」

聞言,許濤不禁暗嘆對付心思之縝密,隨即,他卻也笑道:「呵呵,我們也同樣擔心在放了吳洋洋之後,你們給我們來個回馬槍!我們現在這幫的人戰力,還真有點怕你們呢。」

程雙雙不禁不快的道:「那你們到底想怎麼樣……」

忽即,王小龍抬手止住了程雙雙的語言,他卻是說道:「他們所想的,必是對我們不利的,我們也不情願答應。這種情況,就該用雙方都樂意的方法解決……」

略微停頓了一下,王小龍隨即又道:「不如這樣吧,我們同時釋放人質。而且,我們許諾你們,在人質被釋放后,絕不對你們發動攻勢……」

聞言,被白虎堂修士傷得不輕的,脾氣暴躁的程玉潔不滿的道:「我們憑什麼相信你的鬼話。」

王小龍接著道:「這是我們能做出的最大讓步,如果你們非要拼個魚死網破的話,我們也不建議奉陪到底!」

「按他說的做吧,有些人對信用,可是很看重的。我從風中,可以感受出來……」趙彌虹忽即說道。

聞言,許濤不禁一怔,而後,右手抓住周鄭天拿著土刃要挾吳洋洋的手,並對他說道:「就這樣吧……」

周鄭天似是很不情願,但最後還是按照王小龍所說的做了,程宇晴也一樣。他們二人一起放了吳洋洋。

另一邊,在見到吳洋洋被釋放后,龍聰也鬆開了扣住葉凌俊的手,並拿開了舉在其頭頂上的巨錘。

吳洋洋和葉凌俊,同時向各自的「陣營」緩步走去。兩人在中央相遇,擦肩而過,直到現在,許濤和王小龍等雙方人馬,都沒有出手的。

很快,雙方便完成了交換。葉凌俊來到周鄭天面前時,竟是激動的一把將他抱在懷裡。心中抑鬱的感情,一下子噴發出來。

另一邊,吳洋洋卻是無顏面對王小龍等人,只是低頭站在他們身邊。可王小龍還是讓手搭在他肩頭,示意不用自責。

王小龍忽即有些怒道:「這次算你們好運,答應過的事情,我們一定會做到。我們走!」

說著,王小龍不禁憤恨的瞪了許濤眾人一眼,而後,倒是守信的帶著吳洋洋等人從另一邊的通道離開了這個山洞……

見到白虎堂眾人終於離開了,危機化解。許濤眾人不禁心花怒發。童小林等人不禁都歡呼出聲,一些實在激動的,竟是流出熱淚。劫後餘生的感覺,就是如此美妙……

儘管逼退了白虎堂眾修士,但童小林等一眾修士的傷勢卻是在戰鬥中愈加嚴重了。而後,在短時的興奮后,多半人都進入了調養生息的修鍊狀態。

包括許濤,趙彌虹,胡眯娜,葉凌俊,他們可都是被擊傷了的。



而周鄭天等人,自是在為他們護法。這個因剛才的戰鬥而變得破敗不堪的山洞,迎來了暫時的寧靜……

陳欣在剛才的戰鬥中倒是少有的受傷不重的幾人之一,她只是遭受過程雙雙的一波精神衝擊,現在只覺精神略微飄忽罷了。

陳欣對周鄭天笑道:「在許濤他們說你是叛徒的時候,我都開始討厭你了的,沒想到錯怪你了。剛才要不是你及時趕來,我們恐怕都難逃一劫。」

聞言,周鄭天卻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他隨即笑道:「要不是他們用宇晴要挾我,我才不會答應跟他們合作呢。 替愛新娘 ,為了贏得聯賽的冠軍,竟然肆意傷害別人的同伴!」

一旁的程宇晴也道:「沒錯,真想好好教訓教訓他們!」

陳欣呵呵笑道:「消消氣,現在大家都沒事了。以後小心提防著他們就好。」

周鄭天點點頭,忽即,他的面色明顯怔了一怔,眼眸不禁瞪大了幾分。他吃驚的道:「不會吧!這裡可是百穴山內部,它們怎麼會發現我們的?」

見狀,陳欣不禁疑惑的道:「怎麼了?」

隨即,程宇晴也做出同樣的反應。她也吃驚的道:「有好多的飛行兇獸,正朝我們這邊攻來……」

「什麼!」陳欣大驚。而後,她第一時間便就來到趙彌虹身旁,將之從修鍊狀態中喚醒。

同時,周鄭天也趕緊對著修鍊中的其他人大喝道:「不好了,百穴山外的飛行兇獸,朝我們攻過來了,大家快逃啊!」

他的嗓門可不小,一下子驚醒看眾人。才聽到這個消息,大多數修士可都來不及反應,他們正想多問些什麼。可隨即便又聽到了程宇晴震驚的聲音。

「遭了,來不及了。它們竟把通往這個山洞的三個通道都……堵死了!」

許濤眾人所處的這個山洞,總共只有三個通道進出。如果其中都有凶獸阻截的話,真是插翅難逃!

聞言,才恢復了一點元陽之力,還處於疲憊狀態的許濤不禁皺起眉頭,他不甘的道:「看來,我們太放心白虎堂那幫傢伙了……」

「現在說這些已經無濟於事了,它們很近了。我能清楚的感知到,它們的數量不下白只,其中三級巔峰的凶獸,有六隻之多……」趙彌虹緩緩起身,平淡的說道。


「御土神通!」

周鄭天突即大喝,只見他雙手連揮,旋即,通往這山洞的三個通道,竟都被從地面升起的巨大岩石堵住了!

「光憑這些擋不了多久,我們要怎麼辦?」周鄭天焦急的道。

在他說話間,眾人分明的聽到,在山洞外,逐漸響起了嘈雜的飛行兇獸的嘶叫聲。

那聲音,帶有野性的瘋狂,想必是十分饑渴的凶獸發出的…… 嘈雜的凶獸的嘶叫,已經告訴了許濤眾人許多東西,至少代表它們的數量不少就是了。同時,這樣的嘶叫聲,也攪得焦慮的眾人更加心煩。

葉凌俊忽即怒道:「這幫該死的傢伙,明明說好了放過我們的。現在居然用這幫畜生困住我們!」

站在一條已經被周鄭天封掉的通道前,許濤猛的握緊了右拳。現在仍感覺不到左手的能活動的他,卻是有些苦澀湧上心頭。

旋即,許濤決然的道:「我有一個辦法,可以帶大家衝出重圍!」

聞言,周鄭天眾人不禁急切的問道:「什麼辦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