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少女的眼中湧起了怒火,她柳月兒還從未碰到如此明目張胆的調戲之人,實屬令人感到厭惡。

聞言,少女的眼中湧起了怒火,她柳月兒還從未碰到如此明目張胆的調戲之人,實屬令人感到厭惡。

「有本事你就來試試?」柳月兒緊握著手中的長劍,頓時劍身之上湧入一絲絲淡藍色靈力,那雙冰冷眼眸也變得凝聚不少。

「這可是你說的,我還真就試一試。」

石岩舔了舔嘴角,眼神頓時發起狠來,身體表面湧出淡淡的青色靈力,拳頭緊攥,手臂上青筋跳動。

柳月兒俏臉上越發的冰冷,她也剛從鏡心湖出關不久,尋了一處休息的地方,沒想到圖個清靜都會有人打擾,而且還是一個色胚子。

「小心了。」


石岩的拳頭上浮現出淡淡的青色靈力,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一步踏出,一道拳影對著少女轟去。

拳影的速度很快,轉眼之間便快要貼近少女,柳月兒眉頭微蹙,她手中的劍也毫不猶豫的斬下。

一道蘊含靈力的劍芒斬向那個偌大的拳影,頓時砰地一聲兩者皆化為烏有,石岩沒有感到任何意外,同樣是人靈境初期,相信眼前的少女還是有點實力的,而後,他身體驟然前傾,一步步踏動而去,一掌對柳月兒拍去。

「哼!」

柳月兒絲毫不驚,手中的冰冷長劍嗡鳴作響,依然凌厲的斬出,空氣中劃過道道劍芒,無比銳利,削鐵如泥。

在這劍影之中,石岩的手不斷探來,而每一次都被柳月兒的劍芒抵擋而去,讓他碰不到自己分毫,不過即便如此,石岩也並沒有大怒,反而如同玩耍般緊緊逼近。

砰!

柳月兒嬌軀突然一閃,石岩霸道的一拳重重的轟在了她身後的大樹上,樹枝寸寸崩斷,枝葉滿地。

趁他收手之際,柳月兒的一道凌厲劍芒便劃破空氣,斬了過來。

石岩微驚,身體猛地後退,避開那道劍芒穩住了身形。

「嘿嘿,有點意思,看來還得動真格了。」

石岩的目光從那柄冰冷長劍上逐漸收回,頓了頓,看著少女的氣息想必是剛步入人靈境初期不久,應付起來並不麻煩,如果不是她手中的長劍一直替她掩護,自己早就得手了,按照他目測,那柄劍應該是品階不低的器物,雖比不上玄器,但足以產生一些作用。

「想死就來。」

柳月兒冰冷的道,但她私底下也沒底,眼前這人體型雖然看似普通,但頗有蠻力,剛才也一直留手,而自己卻沒有一絲保留。

從氣息上看,此人踏入人靈境已不是一天兩天了,一旦他真的動真格了,自己恐怕難以制勝。

望著那張動人的俏臉,石岩莫名的笑了一聲,隨後一把重斧出現在其手中,斧頭通體烏黑,時而烏光流轉,傳出一股不尋常的危險氣息。


「這一路,我的重斧染了不少人的血,非常血腥,要不是你手中的東西妨礙我,我真不願意拿出來對付你,劃破皮可就不好了,只要你現在從了我,一切都好說。」

石岩淫穢的笑道,一股靈力湧入重斧之中,引得它微微顫動起來。

柳月兒臉色略微一變,沒有言語,她就算提劍自刎也不會做那樣的事,所以只能賭拼一把了。

看著她臉上非常執著的表情,石岩怒了怒,握住重斧便走了過去。

「哼,看你能堅持多久,待會兒照應乖乖的躺下。」

石岩手臂一抬,頗具份量的斧頭從上而下斬了下來,迎來一道破空聲。

「鐺!」

柳月兒握起長劍擋在身前,一道鏗鏘之聲傳來,聽起來特別刺耳,隨後她嬌軀被一股力道震蕩,後退了數步才穩住身體。

她下意識看了看自己通紅的手腕,此時整條手臂都在顫抖,隱隱間傳來一種隱痛,險些握不住手中的長劍。

「好沉重的斧頭。」

柳月兒心頭一驚,那斧子光憑劈下的力量就足以勝過自己手中的長劍,加上石岩踏入人靈境已久的實力,滿打滿算自己也不是對手。

「怎麼,這就堅持不住了?我可要來了。」看著那副絕美的俏麗臉頰,石岩心中滿是激動,恨不得直接撲上去。

美眸微垂,柳月兒沉吟了片刻,直接手中的長劍陡然發出道道嗡鳴之聲,隨後幻化成青色,在那劍尖處有著一朵小小緊閉的青色蓮花。

「青蓮劍訣!」


唰!唰!

在柳月兒周身,無數道劍影縱橫交錯,或虛或實的變幻,那朵緊閉的青色蓮花也慢慢的旋轉起來,逐漸放大。

「還是打算負隅頑抗嗎?你的特別我喜歡。」

石岩不慌不忙的說道,於是緊握手中的重斧,無數的靈力注入其中,蕩漾出層層肉眼可見的淡淡波紋。

「破空斬!」

重斧舉過半空,充滿了危險氣息,對著柳月兒狠狠的斬落,隨即一道暗黑色斧影驟然席捲而去。

「哼!」柳月兒輕哼一聲,手中的長劍也悄然刺出,在刺出的剎那,劍身之上那朵緊閉的青蓮緩緩綻放,瞬間有著無數的劍芒從中釋放,對著石岩暴刺而去。

「轟!」

那片空間中突然有兩股力量衝散來開,周遭的空氣被撕開,無數道青色劍影被震得支離破碎,那朵青蓮生生一分為二。

柳月兒臉色一變,還未來得及反應,一道被削弱大半的斧影直接籠罩而來,她下意識催動全身的靈力握起長劍擋在身前,但還是生生被震開,後退了十幾米,臉色蒼白了許多。

那石岩雖然可惡,但確實有那個實力,僅僅是施展一招靈技,就讓她招架不住,體內的靈力一片紊亂。

手臂一麻,柳月兒的玉手忍不住鬆開,長劍失控的插在地面,她的手臂已經疼的有點麻木了。

看著失去戰鬥能力的少女,石岩突然冷笑起來,眼中閃過一抹毫不掩藏的激動之色,側臉對著身後的石青說了句:「替我把關,別讓無知的小崽子跑來打擾。」

「得,你忙,完事了記得叫我,嘿嘿,一路上你這傢伙盡干這事,搞得我也冒了些火,我也想嘗嘗滋味,每次都讓我替你把關,不曉得都十幾次了。」石青搖搖頭,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哈哈,早說過讓你別折騰,現在還不是一樣?」

石岩不緊不慢的走來,雙眼滿是垂涎的笑著,少女的表情越是冰冷他越是喜歡。

「給我滾開。」看著那副厭惡的模樣,柳月兒試圖握起長劍,但無論如何也握不起來。

她真的有點慌了,放在北靈城之中,也有不少男子對他指手畫腳,但到頭來還是在自己的長劍下識相了,不過現在柳月兒才意識到,有些時候,自己的實力還不足以自保,譬如眼下,她何時有過這種遭遇。

「哼哼,你覺得可能嗎?告訴你,今天你怎麼也走不掉了,別掙扎不然有你好受的。」石岩一股狠勁的說道。

「知道我是誰?本小姐也告訴你如果碰了我,你石家一定會滿門被滅。」柳月兒怒道,俏臉上冰冷至極,同時也一步一步往後退。

「嚇我呢?老子今天不僅碰,還把你折磨夠了再離開。」


被少女的話一激,石岩實在忍不住了,猛地沖向前方,在距離少女一米左右,他那隻不幹凈的手忽的伸出,欲要將她一把拉扯過來。


不過就在石岩即將觸碰到柳月兒的身體時,在他身前的空間突然詭異的扭曲起來,隨著空間被扭曲,視線漸漸模糊,到最後已經無法清楚的看見少女的臉龐。

「什麼鬼。」

石岩頓了頓,顯然未緩過神來,察覺到有點詭異,剛想收回自己的手,卻發現那隻手臂被一隻鐵鉗般死死的抓住,無論如何也無法抽離。

放眼看去,石岩的身前突然出現一道略微清瘦的修長身影,是一名年輕少年,他身穿一身赤衫,臉龐俊逸,一雙眸子有著星光般的色彩若隱若現,此時的他正一隻手抓住石岩的手臂,十足的力道令他感到生疼。

「她也是你能碰的?」 「她也是你能碰的?」

空間驟然變得寂靜起來,石岩愕然發現此時正有一雙星光色彩的眼眸盯著他,那目光非常淡漠,隱隱間也有一絲不可察覺的火焰。

砰!

就在石岩回神之時,他的眼神也充斥著怒火,隨即剛欲提起重斧,只見一個拳頭已經重重的砸在自己胸口上,同時被如鐵鉗般抓住的手也突然鬆口,讓他狼狽的退了十數米,胸口一片疼痛,險些噴出一口血來。

而在那道有些熟悉的聲音響起時,柳月兒的目光便是驚詫的看著前方,只見身前原本扭曲的空間中,呈現出一道逐漸清晰的身影,相同的背影似乎好幾次都這麼站在她身前。

「星……炎?」

柳月兒輕聲呢喃,有點不敢置信的看著,她心頭躊躇萬分,好像從小到大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如此護著的感覺。

淡漠的目光看了眼前的青年許久,星炎轉過身來,看著臉色蒼白許多的柳月兒,淡淡笑道:「好久不見。」

說起來也就幾天時間,但星炎卻覺得她一個人有點招架不住直接趕了過來,誰能想到還真會出現這樣的事,還好她身上也有自己暗自留下的精神烙印,不然出點什麼意外,柳翟那邊可不好交差。

看著那張轉過來的臉龐,柳月兒咯噔了一下,心頭一暖,不過臉色卻故意變得冷淡起來,沒好氣的道:「不是說你來參賽的目的是為了那些東西嗎?現在怎麼還不走?」

「咳咳。」星炎搖搖頭:「你現在應該知道我為什麼那樣做吧大小姐。」

「哼!」

柳月兒撇過臉去,許久之後才輕聲道:「那你為什麼演的那麼認真。」

「不認真你會信么?」星炎苦笑一聲,還好她直接跑開了,如果當時直接給他一巴掌,自己可就虧了。

無奈之下,星炎取了一些復靈丹放到少女手中,然後轉過身來瞥了一眼眼前的青年,淡漠而視。

被不明不白的打了一拳,前方的石岩頓然大怒起來,他狠厲的目光盯著眼前的少年,緊緊握住重斧,怒道:「小子,你竟敢壞老子的好事?」

「好事?什麼好事?」

星炎淡淡的問道,不知道是真不明白還是故作糊塗。

「哼,原來你們是一夥的,怪不得這位美女一直不肯從了我,原來是惦記著你啊,也罷,等我把你給劈了,她也就死心了。」

石岩怒笑起來,狠厲的眼神盯著手中的重斧,暗暗一笑,看來今天這東西又要沾血了。

「你胡說什麼?」聞言,柳月兒臉色一變,驚道。

但星炎則是不咸不淡的道:「劈了我,你算個什麼東西?」

「喲,小子,夠狂妄,但你也要拿出真本事才行,光憑你這人靈境初期的實力還有點難。」石岩自信滿滿的冷笑道。

星炎卻不以為然,直接一步步朝著青年行去,臉龐驟然淡漠,冷聲道:「這兩天憋了一肚子火正愁沒處發泄,剛好啊。」

話音方落,星炎身形一動,速度飛快的踏出,一股磅礴的靈力自體內湧出,直接對著石岩一拳轟出。

看到這移動的速度,石岩微微一驚,隨即抬起重斧擋在身前。

「砰!」

星炎一拳砸在重斧之上,發出一道沉悶的響聲,接著石岩生生被那強悍的力道震退數步。

感受了一下重斧上傳來的麻木感,石岩有點錯愕的看著星炎,換做常人,一拳打在這上面就像撓痒痒似的,但眼前的少年卻憑藉一拳將他給震退了。

「今天老子就親手宰你。」

石岩將手中的重斧一把丟開,身形微傾,也是對星炎一拳轟出,失去了重斧之後,他的速度也明顯大增。

只不過對此,星炎依然淡漠視之,此人的實力在人靈境初期中還算是有點能耐,但和數天前的華秦相比還差一些,況且他連手持玄器的華秦都能打敗,眼前之人又算什麼。

淡淡的赤色靈力注入整條手臂,星炎的眼神忽的詭異起來,他五指勾轉,熾熱的頭拳重重轟了出去。

「砰!」

兩道拳影砸在一起,周遭的空氣為之一盪,隨後石岩的臉色率先大變,五指頓時發出清脆的響聲,他能感覺到眼前少年的一拳究竟蘊含了多少力量。

轟!

星炎的一拳直接將石岩重重轟飛。

身體重砸在地面上,石岩的眼神之中顯得極為震驚,變幻不定的看著眼前尚還有點稚嫩的少年,沒想到兩者之間的差別會在這一拳中徹底拉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