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發出就發出了,放衣櫃的門打開就打開了,這一切都已經發生了,再也不可以回到之前,現在李肅心裏面最想的就是,如果上天能夠給他重來一次的機會的話,他會保證,絕對不發出任何的聲音。

聲音發出就發出了,放衣櫃的門打開就打開了,這一切都已經發生了,再也不可以回到之前,現在李肅心裏面最想的就是,如果上天能夠給他重來一次的機會的話,他會保證,絕對不發出任何的聲音。

如果硬是要在這上面加一個期限的話,他可以保證是十分鐘,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有些事情,一旦發生了,就再也改變不了了,既然是自己作的孽,那麼也只好自己默默的承受了,同時在心裏面默默的祈禱。

祈禱在電視機裏的它,不到自己,千萬不到自己,菩薩保佑,菩薩保佑,估計現在的李肅,最想的就是菩薩能夠出現來保護自己,但到底,菩薩會不會真的出現在這裏呢。

李肅“躲”在放衣櫃裏看到了那臺電視機,那臺電視機裏,現在已經出來了一顆鬼頭和一雙鬼手,估計過不了多久,馬上它就能全部出來,至於它全部出來了以後,它會幹什麼,它會做什麼。

很明顯,它出來是有它的目的的,不然,它也不可能平白無故的出來,平白無故的出現。

爲什麼說李肅現在不算是躲在放衣櫃裏呢,原因是,自從放衣櫃的門打開之後,李肅的身體就已經暴露在了這間房間之中,現在只要是來人,那麼就可以看到李肅,所以,現在躲和沒躲,已經沒有多大的區別了。

當然,李肅也想過,要不要把放衣櫃的門重新關起來,但李肅在心裏想了想,最後還是覺得,算了,還是不關了,因爲,萬一在這個時候,被它發現了,那該怎麼辦,現在這樣子。

只能希望是,它沒有發現“躲”在放衣櫃裏的自己,然後十分鐘的時間一到,那麼就結束了,李肅現在,也不想和魔王再有什麼衝突,再有什麼意外的衝突,因爲李肅現在太想回去了。

衛生間裏的水聲還在緩緩傳來,這說明那個人洗澡還沒有洗完,當然,這也不能說他洗得慢,而是,畢竟他也還只洗了幾分鐘而已,要是平時的話,他隨便洗多久都沒有問題,但現在,這間房間裏,出現了問題。

修仙之不走老路 李肅當然是希望他能夠快點洗完,然後儘快的跑出去,在鬼還沒有完全出來之前,要是等鬼完全出來了,那麼李肅估計他是很難再活着出去了,因爲,隨着在電視機裏的那隻鬼慢慢的出來。

整間房間裏的陰氣、怨氣更是重了很多很多,彷彿是隻要一等它完全出來了,那麼在這間房間裏的人,就會全部死光,將會無一人倖存,在鬼類中,它算是比較厲害的角色了。

同時,它也是比較有名的,它的怨氣之大,李肅之前要用三天的時間,用三天的時間爲它念超度咒,然後才把它的怨氣消去,最後送去輪迴了,可沒想到,它就是又出現了,這其中絕對是有隱情。

要是說,這只是一部電影,那該多好,自己只不過是一個觀衆,那麼管它電影裏會不會死人,反正也不是真的會死,但現在不是電影,而是真的,如果硬是要說是電影的話,那麼也可以這樣說。

李肅剛好進入到了真實的恐怖片中,然後電影剛好放到這一幕,就是有貞子從電視機裏出現的這一幕,再加上這是在任務世界中,所以,恐怖片電影裏的鬼魂,它變成是真的了,相當於它不再是演員演的了。

傲嬌詭夫太兇猛 也可以說是,李肅他進入到了真實的恐怖片電影中,而他又不能使用道法,這就是魔王設定的遊戲,魔王它喜歡玩,並且它喜歡玩的東西,跟別人的不一樣,哦不,也可以說是一樣的。

這個時候,那個還在衛生間裏洗澡的人,他還不知道,此時,他的家裏來了一個“美女”,應該是說,從電視機裏出來了一個“美女”,當然,這個“美女”它也不是那麼好惹的,惹它生氣的話。

它可以分分鐘要了你的命,當然,你以爲你不惹它,它就不會分分鐘要了你的命嗎,只過它的錄像帶的人,它都會在一個時間裏,選擇一個合適的時間,然後出來和你見見面。

至於聊天,好像它不會,還沒有見過它和別人聊天的,但它真的可以像大家平時說的那樣,“哎喲,你這麼厲害,你怎麼不沿着線過來打我啊”,現在,它來了,但它好不容易過來一趟。

它可不會只打你一頓,至於是殺你全家呢,還是殺你一個人,那就它的心情了,所以,在此,李肅他要奉勸各位一句,以後千萬不要再在上發那些話了,不然,搞不好別人直接就從你的手機或者電腦裏出來了。

然後,出來之後,他也不會打你,他只會,嘿嘿嘿,大家盡情的去腦補一下,看看在你很認真看手機的時候,突然,“嘭”的一聲,一個人頭從你的手機裏蹦了出來的那種場景。

對了,記得它以前都是比較慢的啊,走路慢,動作慢,不過,它殺人快,真的是隻要分分鐘,甚至是隻要幾秒鐘,它就可以幹掉一個人,也就是殺掉一個人,彷彿人命如草芥一樣,對它而言。

但如果要說它站起來的那一瞬間如同開掛一般,那之後接下來它的移動速度,那就真的是,可以讓人大吃一斤,當然,肯定不是一斤翔,因爲那也太噁心了,甚至是看都沒看清,它就已經來了李肅的面前。

大概離李肅還有不到二十釐米左右的距離,這下,李肅可能真的是要悲劇了,之前,你不是很牛逼嗎,不是說,要把我滅了嗎,那你現在再來啊,我現在就站在你的面前,給你滅,你倒是睜開眼睛啊。

你倒是睜開眼睛然後來滅我啊,估計如果貞子會說話的話,那麼她一定會這樣說吧,也許,她不會這樣說,她可能會說:“謝謝你,之前謝謝你化去了我的怨氣,讓我能夠去輪迴,但不幸,最後還是沒有去成。” 朱門小嫡妻 46 秦穆然離開了莫輕舞的辦公室,並沒有回到保安部,他則是向著陸傾城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上次晚上發生的事情,秦穆然早就已經讓人處理了,所以此時陸傾城的辦公室依舊很是整潔,看不出前幾天這裡還發生了綁架。

至於徐秘書,陸傾城則是找了個理由將她給辭退了。

秦穆然來到了辦公室里,看到了正在工作的陸傾城。

「老婆!」

秦穆然看著陸傾城說道。

「嗯?你怎麼來了?不是讓你在家裡歇息,歇息的嗎?」

陸傾城看到秦穆然到來,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夾,臉上帶著一抹笑意說道。

「我是那種歇息的命嗎?天生就是勞累命。話說,這個徐秘書沒了,老婆你是不是該換個秘書了?」

秦穆然看著陸傾城,臉上露出壞笑道。

「有沒有考慮,換一個年輕,帥氣的男秘書?比如說我?」

秦穆然特地秀了秀自己說道。

「你?年輕倒是挺年輕的,帥也就那樣,不過體力不錯!」

陸傾城竟然出乎意料地開了個車道。

「是嗎?咱啥都不行,就是這個體力和腎比較好!你不是一清二楚嗎?」

秦穆然見陸傾城開車,也是毫不客氣一手探出,摟住了陸傾城的腰,然後霸道地吻了上去。

現在這個小妞都已經學壞了,還敢調戲自己了,不給點厲害瞧瞧,以後在家裡就沒有地位了!

「嗚嗚。這裡是公司!」

陸傾城沒想到自己不過調戲了他一句,秦穆然竟然就在這裡對自己這樣了,關鍵是,這傢伙進來的時候,辦公室的門沒有關!

「哼!小妞,看你還調戲我!」

秦穆然一巴掌打在了陸傾城的小臀上面,隨後便是放開了她。

「現在知道小爺的厲害了吧!」

秦穆然有些嘚瑟的說道。

雖然咱在家沒有什麼地位,但是咱在床上那可是數一數二的人!

「討厭!看我晚上回去怎麼收拾你!」

陸傾城咬了咬牙,惡狠狠地說道。

但是她的威脅在秦穆然的眼中沒有絲毫的作用,因為無數次的事實證明,最後勝利的都是秦穆然。

「走著瞧!」

秦穆然很是嘚瑟地說道。

「不過老婆,好久沒看見我小姨子了,她人呢?」

秦穆然突然想起花朵朵,他說怎麼最近安靜了好多呢。

「朵朵已經出國留學深造去了。」

陸傾城看著秦穆然說道。

「出國留學?去哪裡留學了?」

秦穆然想起之前花朵朵好像跟他說要好好努力,但是沒有想到這小丫頭竟然選擇出國去了。

「寒國。」

陸傾城回道。

「寒國?」

秦穆然沒有想到花朵朵竟然去了寒國。

「嗯!朵朵是藝術生,寒國那邊的影視明星培訓比較好,她選擇去那邊進修。」

陸傾城點點頭道。

「聽說夏國的學生到那邊當練習生很辛苦的。」

秦穆然不由地想到了幾年前的新聞,幾個當紅的明星回來以後都說在寒國當練習生的日子很是辛苦,幾乎是沒日沒夜的訓練。

「吃點苦對她來說是件好事。從小家裡嬌生慣養的,也是該讓她鍛煉鍛煉了。」

陸傾城說道。

「嗯!」

這是花朵朵自己的選擇,想必在做出這種選擇的時候,花朵朵也是考慮清楚了。

「有機會去寒國的話,我會去看看她。」

秦穆然說道。

「嗯!」

又與陸傾城說了一會兒后,秦穆然便是自覺地要離開陸傾城的辦公室。

有秦穆然在,陸傾城基本上是不要想著做事了,因為秦穆然賊不老實,一會兒就要來調戲下自己,然後調戲完了還跑。

「媳婦,我先走了!不要太想我啊!」

秦穆然笑了笑,隨後便是一溜煙,離開了陸傾城的辦公室。

幸孕成婚:鮮妻,別躲了 回到保安部,秦穆然正好遇到了許久不見了吳亞龍。

「部長!」

吳亞龍看到秦穆然,立刻打招呼道。

「老吳,最近小月和小芳怎麼樣了?」

秦穆然看著吳亞龍,想到了他的兩個女兒問道。

「小月如今上學,還接拍一些廣告,自給自足。小芳上學,雖然剛開始的時候成績有些跟不上,但是這丫頭聰明,如今成績在班級里也是名列前茅,看樣子應該能考個京城大學!」

一說到自己的兩個女兒,吳亞龍的臉上就是掩飾不住的驕傲。

「挺好的,老吳,你這是苦盡甘來!」

秦穆然笑了笑道。

「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啊,部長!」

吳亞龍看著秦穆然,目光之中儘是感激。

「好了,老吳,我當初說過了,我救人就靠一個緣分,什麼感激不感激的。」

秦穆然擺了擺手道。

「你也不容易,苦了這麼多年!以後就等著享福吧!」

秦穆然笑了笑。

「哦,對了,小芳我好久沒有看了,今天她在家嗎?我再給他複診下。」

秦穆然突然想起來好久沒有關注吳芳的身體了,問道。

「在的,不過要等放學,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要不一會兒下班,部長我們兩個一起走?」

吳亞龍看著秦穆然問道。

「那可好了!好久沒有吃到嫂子的飯菜了,怪想念的!」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哈哈!只要你想吃,我家那口子隨時可以為你做!以後想吃就來家裡吃!」

吳亞龍好客地說道。

「那感情好!」

秦穆然就這樣,和吳亞龍聊著天,時間過的也是很快,沒多久便是到了下班的時間。

秦穆然有車,便是讓吳亞龍坐上了車然後向著吳亞龍的家開了過去。

因為不是第一次來了,秦穆然對於路也是熟悉,沒過多久,車便是停在了吳亞龍家的院子門口。

剛剛從車上走下來,迎面便是飄來了飯菜的香味。

「紅燒肉的香味!」

秦穆然深深嗅了一口,滿臉迷戀的樣子說道。

「哈哈!部長這鼻子真的是!喜歡吃嗎?」

吳亞龍大笑。

「必須的啊,就是懷念嫂子的這紅燒肉,念念不忘!」

秦穆然說道。

「走!我們進去整兩口!」

吳亞龍拍了拍秦穆然的肩膀,便是帶著秦穆然向著院子里走了過去。 自己連認都不認識它,沒理由它一來就要來找自己啊,其實啊,只是李肅不知道而已,這隻鬼,他早就認識了,並且之間還有一些衝突和事情,但此時,李肅怎麼也沒有想到,怎麼也不會想到。

站在自己面前的這隻鬼,它竟然就是貞子,它竟然就是自己花了三天的時間超度了的鬼,超度了的貞子。

不知道如果最後李肅有機會知道這個事情的話,那麼是不是會後悔,當初沒有選擇把貞子滅掉,但其實這兩件事它是有矛盾的,如果說,現在貞子把李肅殺了的話,那麼李肅就永遠也不會知道,殺他的其實就是貞子。

不過,估計魔王也是不想滅了貞子,至少是現在不想,不然魔王大可以借李肅的手去滅了貞子,但如果是這樣的話,估計魔王也就沒必要去阻止貞子輪迴了,那麼也就是說,魔王留着貞子絕對是還有其它的什麼目的。

但至於到底會是什麼目的,估計這個就只有魔王它自己知道了,而李肅現在是完全處於被動狀態,先保命再說吧。

至於魔王到底還有哪裏下三濫的招式,李肅現在不是很清楚,但是李肅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那隻鬼,它終於走了,至於它去了哪裏,李肅在心裏猜,它最大的可能就是去了衛生間。

而此時在衛生間裏洗澡的那個人,他突然覺得有點冷,感覺溫度一下子怎麼下降了這麼多,水溫應該是不會下降的纔對啊,奇怪,就在他感覺到奇怪的時候,這時,他不經意的看到了衛生間門口外好像站着一個人。

到底是一個人,還是一個“人”,這個問題現在不是很重要,現在重要的是,他是怎麼進來的,這個在衛生間裏洗澡的人,在看到衛生間門口外的那道人影之後,最先想到的,就是這個問題。

“不對啊,我記得門應該是關上的啊,那他是怎麼進來的,莫非他是”,這個時候,把一切的事情全部聯想了一下,那個洗澡的男的,他開始有點害怕了,他真的知道害怕了,之前不該好奇去看那個錄像帶。

這時,“咚”的一聲,衛生間的門被打開了,該來的還是要來,隨着門被打開了,那個洗澡的男的瞬間感覺到了非常的恐怖,非常的恐懼,彷彿接下來就會看到令自己感到非常害怕的東西。

沒錯,他猜對了,門打開之後,他馬上就看到了貞子的真身,至於貞子到底是有多恐怖,在前面我們也提到過了,所以,在此爲了不讓大家的心跳加速,也就便不再過多的去描述了,其實是某人自己也覺得怕怕的。

現在,李肅正好和貞子四目以對,大家可以想象一下當時的那個情景,李肅和貞子一人一鬼之間,差不多隻隔了十釐米左右,由於貞子比李肅矮一些,所以,貞子此時是漂浮在空中。

然後一人一鬼的身高就差不多了,剛好可以四目以對,也不知道是不是貞子故意這樣的,莫非是,有情況。

這時,對於李肅而言,那真的是有點無語,李肅在心裏想着,哎,自己爲何要在這個時候把眼睛睜開呢,早睜晚睜都不會出現現在的這種情況啊,李肅現在當然是非常後悔,但也是隻能後悔了。

除了後悔,現在李肅還能做什麼,使用道法,那是萬萬不能的,要知道魔王比眼前的這隻鬼要厲害多了,李肅還是總覺得自己現在鬥不過魔王,因爲魔王太強大,太神祕了,甚至是,魔王根本都還沒有使出全力。

現在就和魔王鬥,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李肅不打算使用道法了,只希望時間過得快一點,再快一點,趁眼前的這隻鬼還沒有殺自己之前,十分鐘就到了,然後自己就能夠回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