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甄並不是不想阻止,但他也知道,現在說再多也沒有任何意義。

聶甄並不是不想阻止,但他也知道,現在說再多也沒有任何意義。

這個世道永遠是拳頭大的說的算,等自己的修為足以對抗整個燕家的時候,才是去接燕若雪的最好時機。

而在自己修為還沒達到這個程度的時候,就算自己說再多,也不過就是自取其辱而已。

待燕若雪來到尹婆婆身後的時候,她已經調整了自己的情緒,恢復了原本恬靜的樣子,淡淡道:「尹婆婆,咱們回去吧。」

尹婆婆微微點了點頭,正欲帶燕若雪離去,可這時候安道旭突然往前一步說道:「且慢!咱們還有事情沒有解決呢!」

燕若雪狐疑地看向安道旭,而尹婆婆則不予表態。

雖然尹婆婆也覺得聶甄剛才的動作已經觸碰到了自己的底線,可是因為她發現燕若雪似乎很自然地接受了,所以她並沒有追究下去,但安道旭的態度明顯是打算好好追究一下的。

在場唯一心裡頭清楚的人就是聶甄了,他淡淡地望向天空中居高臨下的安道旭,冷聲道:「你要殺我?」

安道旭充滿殺氣地注視著聶甄,厲聲說道:「你這隻臭蟲,居然敢褻瀆我燕家的神女,光是這項罪名,就夠你死一萬次的了!」

聶甄二話不說,直接召喚出殺神劍與魔王甲,提防著安道旭,同時全身上下修羅殺氣迸發出來,顯然是打算殊死一戰。

沒錯,聶甄的確不會在這時候得罪天極島的人,因為他還不夠這個資格,但不代表對方真的找上門來的時候,聶甄會選擇低眉順眼、卑躬屈膝,以他修羅神王繼承者的身份,可不會容許自己這麼做。

「喲?哼哼……有點膽色,本事沒多少,骨氣倒是比之前那隻小螞蟻要硬得多!」安道旭冷笑兩聲,就打算向聶甄出手。

就在這時候,燕若雪急忙對安道旭道:「安太上長老!如果你敢殺他的話,雪兒我立刻自爆丹田,到時候我倒要看看你拿什麼向沈家交代!」

「雪兒!你開什麼玩笑?!就為了這個小子?!」安道旭怒斥道。

尹婆婆也皺著眉頭看向燕若雪,而當她確認燕若雪還是完璧之身的時候,心中稍稍鬆了口氣。

當即,安道旭打算不顧燕若雪的威脅,朝聶甄出手,安道旭堅信,只要一個瞬間,聶甄就能化為飛灰。

燕若雪見安道旭殺心已起,當即沉聲道:「安太上長老,你可以試試看。」

當即,燕若雪催動自己的靈力朝自身丹田倒灌,此刻她的丹田明顯已經開始不穩定起來,隨時有崩潰的跡象,甚至只需要稍稍再發一點力,就能出現裂痕。

「安太上長老!」尹婆婆見燕若雪不是在開玩笑,立馬喝止道。

如果燕若雪真的自爆丹田,那不僅他們二人倒霉,就是整個燕家,恐怕都會不得安寧。

安道旭顯然也被燕若雪的動作驚到了,連忙收回功力,生怕一個閃失鑄成大錯。

尹婆婆心有餘悸地對安道旭傳音道:「安太上長老,看雪兒心意已決,我看暫時不好動這小子,反正只要帶雪兒回到天極島,只需要過個十來年,能沈家的那位結束閉關就可以了,這小子到底死不死,對大局並沒有什麼影響,如今不妨就放過這小子,也好成全雪兒之心,如何?」

安道旭依舊不滿道:「莫非你我兩個天神境強者,還要受兩個年輕人的威脅?!」

尹婆婆沉聲道:「我們並非受人威脅,而是顧全大局,否則萬一雪兒有個閃失,沈家那邊我們如何交代?!」

一想到尹婆婆口中的那個沈家,身為天神境強者的安道旭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最終咬了咬牙,喊道:「罷了罷了!老夫今日就給雪兒一個面子,不過臭小子你記住了,你這輩子都不用想見到雪兒,如果再被老夫見到一次,老夫必然殺你!」

聶甄朝著安道旭眯了眯眼睛,然後冷聲道:「今日之恥,聶某銘記於心,十年之內,我必再度登門拜訪!」

「十年?哼哼……老夫拭目以待。」安道旭自然看得出來,聶甄如今不過天境七段的修為,想要在十年內來到天極島?簡直痴人說夢!

就是永恆大陸最頂端的那些人,也未必知道天極島的所在,更何況以聶甄現在的修為,就算能進入天極島,無非也就是底層的螻蟻而已,安道旭根本不會放在眼裡。

所以對於聶甄的話,安道旭就當是個笑話來聽。 「送我回去之後,你好接著工作是嗎?」

蘇歌是第一次發現這個男人竟然那麼好看穿。

或許是他真的太急於工作了,所以找的借口有些拙劣。

直接被拆穿,男人似乎尷尬了一下。

輕咳了一聲才淡淡解釋,「我擔心醫院的飯菜,不合你的口味。」

「你吃什麼我吃什麼,我不挑食。」

「你明天還要做實驗,晚上要好好休息。」

「我明天下午才去學校。」

「醫院晚上冷。」

「我不怕冷。」

「醫院的床沒家裡舒服。」

「我能習慣。」

「……」

終於所有的借口都找完了,男人陷入了沉默。

蘇歌也沉默。

靜靜的坐在床邊,一直看著藥瓶上的藥名。

果然他現在用的葯,和前世用的葯一模一樣。

他的病,提前惡化了。

蘇歌心情壓抑得跟什麼似的。

到底是什麼原因引起的?

什麼原因……

她為什麼,一點思路也沒有。

「小歌。」男人沉默了良久,終究無奈嘆了口氣,「財團有些事,必須要處理。」

他,必須得工作。

蘇歌唰的將目光朝男人看過去。

男人沉邃的鳳眸,認真看著她。

幾乎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蘇歌突然想到,前世男人也是一直這麼拚命工作。

所以他的病,應該不是勞累過度引起的。

不是勞累過度,那又是什麼原因?

應該也不是被氣的,畢竟誰有她氣人的本事厲害?

思緒一下子就走遠了,楚亦寒聲音再度響起,卻是朝門外道,「凌特助,把重要的文件拿進來處理。」

蘇歌這回沒再阻止男人。

沒一會兒,凌風就整理了一堆文件進來。

蘇歌沒有去看文件,而是靜靜的從床邊走開,走到沙發上坐下。

男人沒有看他,凌風文件剛送過來,他就開始認真處理文件了。

兩人直到晚飯時間才說上話。

男人一直在邊輸水邊處理文件,蘇歌臉上倒也不見什麼怒意。

「多吃點。」雖然沒有表現出生氣,但男人還是很主動的討好她,主動給她夾菜。

蘇歌乖乖的把男人夾過來的菜吃了。

「你一會兒還要處理文件嗎?」

男人吃飯的動作立馬僵了下,隨即點頭,「嗯。」

沉靜的俊臉上,沒什麼波瀾,只有一絲淡淡的無奈。

「處理多久?」

女人吃著飯,問得似乎十分隨意。

「全部處理完。」

蘇歌吃飯的動作還是頓住,卻也沒說什麼,點點頭,繼續吃飯。

男人看了她一眼,眼底隱隱閃過一道複雜之色。

吃好飯,等到專門的人將東西撤下去,蘇歌在床邊靜坐了一會兒,突然起身。到一旁的醫藥籃子里翻找起東西來。

男人目光一直在看著她,只見小女人竟然拿出了抽血的工具。

眼底當即掠過一道詫異。

很快,小女人就拿著抽血工具向他走來。

男人一眨不眨盯著小女人平靜如水的臉。

想做什麼?

「把手伸出來。」

蘇歌特地繞到他沒輸水的右手邊,淡淡開口。

男人看了眼她手裡的工具,還是聽話的把手伸了出去。 既然無法當著燕若雪的面轟殺聶甄,安道旭也就就此罷手了,回過頭對尹婆婆說道:「既然雪兒小姐已經接到了,那我們便回去吧。」

尹婆婆點了點頭,單手搭在燕若雪的肩膀上,三人直接瞬移離開了原地。

浮生繚亂 在燕若雪被尹婆婆帶走的時候,聶甄明顯看到燕若雪往自己這邊瞥過來的眼神,充滿了不舍。

聶甄眯起眼睛,在心中再度發誓道:「我以修羅神決之名發誓!十年時間……十年之內,我若無法登上天極島,必遭修羅神決反嗤!」

修羅神決身為諸天宇宙三大頂尖功法之一,自有其靈性,聶甄以修羅神決的名義發誓,比起以天道發誓更為恐怖,聶甄以此發誓,也表明了他的決心。

在安道旭與尹婆婆離開之後,四周天神境強者的壓迫才終於消散,鐘鳴這時候才終於鬆了口氣。

他也不去問聶甄關於燕若雪以及之前那兩大強者的事情,因為他們距離自己實在是太遙遠了,他就算問了,也沒有任何意義,還不如好好看看段榮的傷勢。

聶甄這時候也在查探段榮的情況,丹田破碎已成定局,原本還處於迷離狀態的段榮,之前因為感受到天神境強者的氣魄,導致此刻已經陷入了昏迷。

「聶甄,你師尊他……」鐘鳴緊張地詢問聶甄。

聶甄凝重地對鐘鳴道:「師叔放心,弟子就是傾盡全力,也定要治好師尊!」

有了聶甄的保證,鐘鳴稍稍鬆了口氣,他知道聶甄的性格,絕對不會隨口答應自己。

而且聶甄屢屢創造奇迹,之前又有過重塑丹田的戰績,所以鐘鳴對聶甄還是有些信心的。

與此同時,尹婆婆帶著燕若雪通過瞬移,連續跨了好幾個空間,此刻已經遠遠離開了永恆大陸。

一路上,尹婆婆向燕若雪問道:「雪兒,剛剛那個少年是……」

燕若雪一時沒有回答,其實就是燕若雪不回答,光從她與聶甄之間的動作,二人也看得出來一些端倪,尹婆婆這麼問只不過是想從燕若雪口中得到答案罷了。

見燕若雪不回答,尹婆婆也不追問,實際上在尹婆婆看來,燕若雪與聶甄是根本不可能再有什麼交集的,這次燕若雪被他們帶回去,一定會被嚴加看管,燕若雪想要再次離開,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二人之間有什麼情愫在,終究也會被時間沖淡。

「哼!能是什麼關係,不過就是個擅長花言巧語的登徒子而已,一定是他貪圖了雪兒的美色,此人不過是一隻螻蟻,不足為雲,不過雪兒,你可知道薛振興那老傢伙去哪兒了,他竟敢私自將你帶離天極島,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亂轉,現在居然還敢舍下你,自己不知道去到什麼地方了!這次回到家族,家族一定要嚴懲他!」安道旭氣不打一處來,當即斥問燕若雪道。

薛振興是薛老的本名,安道旭與薛老二人同為燕家太上長老,二人素來十分不對付,這次薛老犯下這麼大的事情,安道旭要在家族中狠狠地參薛老一本,最好將他逐出家族。

男主祭天法力無邊 當下,燕若雪表示並不知道薛老的去向。

燕若雪知道薛老是為自己去尋找鎮魂石去了,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薛老一直沒有消息,其實以薛老那不下於安道旭的手段,如果薛老能夠及時趕回來的話,燕若雪也就不用引動家族訊號惹來安道旭他們了。

只能說,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如今燕若雪只是希望,薛老得到消息之後,千萬不要返回天極島才好。

見燕若雪搖頭表示不知,安道旭冷哼一聲,也不知道燕若雪的話有幾分真幾分假。

當即,安道旭眼珠子轉了一下,對尹婆婆道:「尹婆婆,我先去看看我們那個通往天極島的出入口是否穩定,你們隨後趕來。」

尹婆婆深深地看了安道旭一眼,淡淡說道:「真的有這個必要麼?」

如嬌似妻 「哈哈!謹慎起見,確保萬無一失嘛!」說完,安道旭直接一個瞬移離開了,而尹婆婆看了燕若雪一眼,默默地長嘆一聲,卻沒有再說話。

此時,扶起了師尊,正打算返回玉唐國然後再療傷的聶甄,突然眉頭一皺,然後朝身旁的鐘鳴猛然道:「三宗主小心!」

而聶甄話音剛落,安道旭的身影就出現在上空,然後朝著聶甄大笑道:「哈哈!小畜生!老夫說過,下次看到你的時候,就是你喪命之時!」

「好卑鄙的小人!」聶甄冷喝一聲,知道安道旭這次恐怕是瞞著燕若雪偷偷回來殺自己的。

「螻蟻是沒有資格說話的!去死吧!」

安道旭話音剛落,瞬間朝下方拍出一掌。

頓時,底下的聶甄與鐘鳴同時感受到一股毀天滅地的能量從天而降。

霎那間,方圓十萬里的土地,在安道旭掌風的攻擊下,直接被蒸發殆盡,一切的一切,無論是生靈,還是花草樹木,瞬間碾為齏粉!

天神境強者,哪怕是一個紙頭,威力也足以洞穿天地,安道旭隨意一掌,便將方圓十萬里的土地內一切事物直接化為齏粉,就連腳下的地面都被整個蒸發掉了數丈,時而有些地底的泉水,從地面噴了出來。

「哼哼……區區螻蟻,還敢在老夫眼皮子底下亂竄!」安道旭冷笑一聲,一個瞬移回到了燕若雪與尹婆婆的身旁。

「哼哼,出入口很穩定,咱們走吧。」安道旭冷冷道。

尹婆婆看了安道旭一眼,她自然知道安道旭這次去是去幹什麼的,從安道旭的表情來看,恐怕那個少年已經被他給轟殺了。

不過尹婆婆並沒有阻止或者點破安道旭的意思,說到底,在尹婆婆看來,滅殺這個少年也並不是什麼大事,如果不是考慮到燕若雪的話,當初她也會動手。

如今聶甄一死,燕若雪沒了念想,等回到天極島,過個幾年就會徹底忘了這個人的。

當下,安道旭與尹婆婆二人,帶著燕若雪穿過空間缺口,返回了天極島。

作者燕山城主說:如果這裡寫個大結局,會不會成為神作? 在這片焦黑的土地上,很難有人能想象到,這裡原本是多寶宗的山門所在。

就在剛剛,以為天神境的強者,一掌將這方圓十萬里的土地完全轟碎,整個十萬里的土地完全凹陷了下去,地下水慢慢滲透上來,形成了一個有一個大大小小的水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