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她的話,彭若若氣的臉色通紅,拳頭捏的咯吱直響,小胸脯一起一伏的,鼻孔一張一合,呼哧呼哧直喘氣,這真TM太膈應了。

聽了她的話,彭若若氣的臉色通紅,拳頭捏的咯吱直響,小胸脯一起一伏的,鼻孔一張一合,呼哧呼哧直喘氣,這真TM太膈應了。

旁邊的彭家老祖宗,差點跳起來,將手上捧著的茶杯,重重的放到旁邊的茶几上,也氣的老臉漲紅,對着陸秀珠就吼:「我們家的人才不會走這個後門,我孫女兒有的是真本事,不需要我們給她找後門,我兒子也不會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

公孫老爺子比他稍微冷靜一點點,他伸手一把按住身邊的老夥計,說:「說了讓你別生氣,你怎麼還是生氣,你氣壞了身體,那就是親者痛仇者快了。」

彭家老祖宗鐵青著臉,坐回椅子上,不住的喘氣。

彭若若怕他氣出個好歹,慌忙上前,從懷裏掏出一瓶,系統出品的靈泉井水,給老人餵了下去,老祖宗臉色這才逐漸恢復正常。

見老祖宗氣成那樣,彭若若只喂他喝了一小瓶水,老祖宗就恢復正常,兩位評委眼中有驚奇,知道彭若若也是個異能者,心裏就估摸著,這水肯定是和她的異能有關,可是心裏還是充滿了羨慕,唉,真是羨慕他們這些異能者啊!

看見兩位評委的表情,彭若若心裏,怎麼能夠不明白他們的想法,但是現在,確實不好送靈泉井水給她們。

這兩位評委,一直在再對她釋放出善意,應該是可以結交的,那就等再看一段時間,送幾瓶這水給她們也無妨。

只是,這兩位評委剛才也告訴她,有人冒充她父親替她走後門,先安撫好老人,彭若若微一沉呤,對兩位評委道:「這事兒我知道了,那些人我會提防著,時間不早了,我這兒好多菜,兩位評委,不如就留下來,一起吃熱鬧。」

李香竹和陸秀珠兩人笑着互看一眼,這丫頭真上道,馬上,她們也就坡下驢,樂顛顛的答應下來。

。 她好像突然間要像以前那樣跟他吵,而他就看著她,一句話也不回。

傅時寒盯著女孩瞬間沉默了下去,眼眸微微眯著,面色依舊冷沉至極:「你是我的,要一直待在我身邊,永遠都別想逃走。」

可她一直想逃,越是這樣,他愈發的想要將她完完全全控制,不讓她離開自己的視線。

他阻止不了自己,他知道自己不能沒有她。

沒了她就會像三年前那樣再次精神失常。

**

轉眼,時間到了周三。

晚訓結束后,洛桑回了房間。

洗完澡吹乾頭髮,從浴室里出來。

靠坐在沙發上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裝,包裹著精瘦頎長的身形,劍眉微動,狹長的雙眸看向女孩走出來的身影。

洛桑瞥見他看過來的視線,前天過後,她也沒再在他面前說起什麼。

靜默了幾秒,她邁步走過去撈起沙發上的手機。

傅時寒將她的手腕拉住,稍微一用力,拉她在沙發上坐下,伸出修長的大手,薄唇微微抿起,「手機拿來。」

洛桑直接把手機往後一帶,聲音不冷不淡地問,「做什麼?」

「號碼換了,不是之前那個,重新記下。」

洛桑看著他將手機號添加到通訊錄后,把手機拿回來。

「要睡了么?」他聲音沉沉的。

洛桑偏頭看了他一眼,搖了下頭,知道他今晚要走,便開口問了他一句:「你不是還有事要離開?」

傅時寒凝著她的神色,沒發覺什麼。

「等你睡了再走。」

「嗯。」洛桑只應了一聲,沒說什麼,拿著手機走到床邊放下,然後躺下床。

傅時寒又坐了會兒,桌上他的手機震動一下。

許野城發的消息,就一行字。

【該走了,快點和小丫頭道別後下來。】

傅時寒把手機揣進兜里,走到床邊,把床頭柜上的燈點亮。

看著女孩緊閉的眼皮,知道她沒睡,說了句:「不出意外,三天內會回來。」

洛桑聽到他說的話,掀了下眼皮,黑白分明的眸子看了他一眼后,重新閉上。

直到房間里的大燈被關掉,和房門被人關上的聲響后。

傅時寒前腳剛走,洛桑就從床上爬起身,站在窗口目視著兩輛軍車駛出基地。

洛桑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簡短吐出幾個字:「到了沒?」

「快到了,可以出來了。」

洛桑摁掉電話,拿了幾樣東西裝進背包里,正打算出門時,房間的門被人敲響。 瞧着他們的樣子,傾皇心裏也十分難受:「這些人估計都餓了好幾日了!」

「不過瞧著這些難民,也足以可見,牧尚城的官史可沒將我們放在眼裏,到如今都還沒有開城門的意思。」

「若是他們開了城門,安置難民,這些百姓就用不着在這裏忍飢挨餓了。」傾皇緊蹙濃眉,面露怒容。

葉南沉口氣道:「我們還是抓緊趕路吧!早些去牧尚城,也好讓他們將城門打開。」

「這些人不見棺材不落淚,本皇親臨,就不信他們不知道怕!」

他們身上帶的東西有限,又加上難民眾多。因此無法就地給他們一些幫助,所以只能加緊趕路,前往牧尚城解決問題。

從官道插近道,三人來到山林中,準備繞山向牧尚城趕去。

可誰知,小道上,一路墳墓無數,臨山的山坡上,還有無數難民被妖獸啃食過留下的殘渣。那樣的場面,三人着實不忍多看一眼。

正好入夜他們在小道上停下來,他們的身後就有三四座新墳。墳前連墓碑都是用小石頭在地上寫的字,一下雨就什麼都沒了。可他們實在是找不到什麼東西,可以為親人做一塊像樣的墓碑。

「這些人,真該死!」傾皇見到這些墳墓,和山上那些殘肢,無比痛恨那些魚肉百姓的官史。

「哎~可如今我們也做不了什麼,只能前往牧尚城,略盡綿薄之力。」

葉南的模樣也不好看,他望着那些墳墓發獃,腦子裏不斷的想着剛才那些路過的難民。

他們曾向他們下跪哭求着分一點吃的,但是他們身上的乾糧也不多,只能勉強支撐到牧尚城而已,根本無法分給他們。想起那個場景,他便滿心的內疚。

「吃點東西,接着趕路吧!」

傾皇稍稍點頭,從懷中拿出符紙,將這一路遇到的難民情況都寫了上去,傳遞迴墟府。

接着吃點東西,便騎上馬背趕路了。

次日,冶伽接到傾皇的消息,看着符紙上的一字一句,怒不可遏。

安桐剛端著葯碗走進房間,看見冶伽整張臉都呈現青白色,便覺有些不對。

「傾后,這是怎麼了?」

「傳我的令,今日午時,立即將舒關史處斬。其頭顱懸掛城牆七日才可取下。」

聽到這話,安桐着實有些愣住了,但是她立即反應過來,將葯放到冶伽面前的桌上:「是!我這就去。」

如此重的懲罰,相信會讓許多人有所畏懼。安桐雖然沒有看到符紙上寫的什麼,但是大概也能猜到,顯然是關於難民的。

被關在大牢中的舒關史,日子過得十分自在,心態也很好。一直想着那些在外面的同僚,會想法子救他。卻沒想,他等來的,竟然是一道要他命的旨意。

當宣旨宮人站在牢房門口,對他宣讀傾皇的旨意時,他整個腦子都懵了。腦子裏不斷重複著旨意上的話:舒關史魚肉百姓,欺壓良民,造成大批難民無處容身,罪孽深重。命今日午時梟首示眾。

「舒關史,您可走好吧!」宮人將旨意放到牢門口,輕聲說了一聲,便轉身離開了。

待舒關史回過神來,他跪爬到牢房門口,將那道旨拿了過來,攤開在自己的面前。上面的一字一句,無比清晰的刻在他的腦海里。在最終看完時,才老淚縱橫,悔不當初。

他千不該萬不該,與那些朝臣勾連,與靈都那些人合謀,奪取百姓錢財。如今傾皇怒了,他怕是再無翻身之日了!

而這個時候,他的那些同僚正坐在一起喝着茶,閑聊著。

那是一個墟府朝中官史的府邸內,書房中有好幾個人。他們有得坐在椅子上,有得站在桌前。

大概聊得,也就是這次冶伽以雷霆之勢而下,直接拋出舒關史的各項罪證,並將他抓緊大牢。就算有人想要在朝中為他辯白幾句,那也是無話可說。

因為關於舒關史的一切罪證,都是毋庸置疑。沒有人敢提出任何異議。

「這次傾后的做法,倒是讓我吃了一驚!她就不怕我們更甩手不管難民之事?」

「她有何好怕的?她這麼做就是想震懾我們,讓我們收手。」

「傾皇已經前往望月城了,我們只要挺過這一兩個月,就能夠順風順水了。」帶頭的官史在朝中並不是大官,而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官史。

眾人聽到他的話,臉上都有些不解:「這兩個月?難道是靈都那邊有所行動嗎?」

「既然傾皇已經行動,那靈都那邊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 夜幕很快降臨,所有人在學生會室集合。

根據目前收集到的情報,對方是教會之人,跟他們交手一定會顯得非常不利。

並且,他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殺了王末,所以因波斯才會被捉住,或許是已經知道了『毀滅魔法』的事情。

安楚妍向眾人分析了一番之後,就讓單獨拉着王末進到了房間裏面。

「會長,有什麼事嗎?」

「這次是關於『毀滅魔法』的事情,對夏槐來說有點困難,你要記得,不要引起她任何的不適,知道嗎?」

「這麼麻煩呀,不讓她去不就好了。」

「我已經跟她說過了,但是…」

「我明白了會長,我一定會牢牢閉上嘴巴。」

安楚妍點了點頭,很快就從房間裏面走了出來。

於是,向眾人交代了一番關於此行的注意事項之後,學生會全員來就到了青洲市的一處人跡罕至的密林中。

一個教堂就坐落在這裏面,只有門前的一條大道通向這裏。

透過教堂的窗戶,裏面黑漆漆的。一點光源都沒有,這時,大門突然打開了,一股難聞的氣味伴隨着強風吹向了眾人。

「好臭!」王末捂住了鼻子,「裏面是茅廁嗎。」

緊接着,大門裏面的開始出現了光亮,一種天生讓惡魔不適的力量出現了。

寧修看向安楚妍:「會長。」

「我知道。大家要小心!」

緊接着,眾人跟隨着安楚妍朝着裏面走去,踏入教堂的第一感覺,王末的腦海中就浮現了很多記憶,但是現在他沒有時間整理。

只能先放一邊再說。

「你們看!」曹蘇寒突然指著前方的十字架說道。

「那是?」寧修看到了奄奄一息被綁在十字架上的因波斯。

突然,鼓掌的聲音從十字架後面傳了過來。

只見兩個穿着教會服裝的人走了出來。

「看看,我說什麼來着,主是會聆聽我們教員的意願,把這些魔鬼送到我們的身邊,呵呵……」

「這股魔力,好像在哪碰到過?」王末一臉疑惑,分明是在哪碰到過。

「魔鬼,這話唯獨你們這些垃圾沒有資格說!」

安楚妍的惡魔之翼頓時展開,強大的魔力一下子就把教堂所有的門窗全部震碎。

連眼前兩個男人也倒退幾步。

「嗚呼呼,脾氣倒是不小,也不跟你們繞什麼彎子,把這魔王交給我,興許我能放你們離開。」

「呵?什麼玩意,現在的局面輪到你們說話嗎。」曹蘇寒一臉不屑的模樣。

「你們是為了他而來是吧,我要是殺了他,魔王的毀滅魔法可就永遠消失了喲,考慮清楚了,我一劍就能把他的頭給砍下來。」

其中一人把劍抵在了因波斯的喉嚨之上。

「我想起來了!」王末突然咋呼的說道。

「嚇我一跳!」曹蘇寒按照慣例,一巴掌呼了過去。

王末捂著後腦勺,一臉痛苦的說道:「你是之前那個基倫吧!怪不得我會覺得你的氣息特別熟悉,沒想到你還沒死!?」

沒錯,這傢伙就是不久前想殺奧代德的那個教堂神父,王末利用創魔劍好不容易才擊敗了他。

「被認出來了呢,不過也無所謂了,你今天就要死在我手下!」基倫掀開了兜帽。

「另一個也別隱藏了吧,是之前跟阿米一起的那個女人吧,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什麼?

曹蘇寒和安楚妍一臉驚訝的看向王末,她們兩人完全都沒有感知到對方的氣息,他卻如此輕而易舉的做到了。

「小子,有一點本事,看來這段時間你的實力又提升了啊!」女人露出了她的真面目。她長長的舌頭在嘴唇邊劃了一圈,跟基倫半斤八兩的模樣。

「兩個手下敗將,再次見面,時光荏苒呀,哎呀!?學姐你打我幹什麼。」

「別裝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了,才一個月多的時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