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林時彥喊她,白小然一邊小跑一邊回頭囑咐道,“你一定不能說漏嘴了哦。”

聽到林時彥喊她,白小然一邊小跑一邊回頭囑咐道,“你一定不能說漏嘴了哦。”

司機無奈的看着白小姐的背影,心裏一陣哀嚎。只能祈禱這件事情總裁不會知道。

可下一秒,總裁就來電了。

司機喪着臉接起,“總裁!”

“人送回去了嗎?”清冷強大的聲音在電話那端響起。

司機咬牙把話說一半,“還沒。”

顧寒辰皺眉,“你們在哪?”

“……”司機大腦當機一秒。

“你沒跟着她?”清冷的聲音急劇降溫。

司機額頭冒冷汗,“我、白小姐讓我等晚一點送她回去。”他沒有說白小姐和一個男人離開的,怕總裁會誤會白小姐。

顧寒辰眸底冷寒一片,“這次算了,再有下次自己提交辭職。”

司機脫虛的靠在車椅上,背脊浸溼一片。要是還有下次,他打死都不同意白小姐的提議了。



一家高大上的西餐廳,裏面放着清揚優美的音樂。

白小然也是算是見過大場面的人,這次還比較鎮定。“我這是要去哪?”

“包廂。”林時彥深眸瞥了眼白小然說道。

白小然還不知道林時彥先斬後奏的帶她去見人。當侍者推開包廂門的時候,看見裏面坐着的一男一女。她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不是因爲那個優雅高貴漂亮到極點的女人,而是那個女人身邊坐着的男人——居然是林石海。

她下意識腳步往後退了一步,結結巴巴道,“這、我們是不是進錯地方了?”

“沒有。”林時彥淡定的說道,實則心裏忐忑不安。

白小然剛想要說話,裏面就傳來林石海冷淡的聲音,“還不進來?杵在門口做什麼?”

頓時,兩個人像鵪鶉一樣乖乖進去了。

白小然坐在林時彥身邊,一直在使眼色,小聲說道,“怎麼林主任也在這?”剛纔都快嚇死她了。

林時彥摸摸鼻子,沉默了一會說道,“他是我小叔。”

“什麼?!”白小然驚詫至極的大聲喊出來。喊完,才後知後覺剛纔聲音很大,估計對面的人都聽見了。多事臉頰唰的紅了。

頂着對面傳來的探尋目光,白小然頭皮發麻。林主任居然是林時彥的小叔,那豈不是說林主任是林時彥爸爸的弟弟?天,她可到現在還記得學校裏流傳關於林主任的身上背景。那豈不是說林時彥的身份背景也很厲害?

“白同學,不歡迎我在這?”林石海繃着一張臉,面無表情的說道。

“沒有,沒有。”白小然縮縮脖子,欲哭無淚的解釋。她怎麼就把心裏的話給說出來了呢?

“別鬧了。”旁邊那個穿着一身淡藍色連衣裙的美女解圍道。

白小然立馬朝她過去感激的視線。

“你叫白小然?很好聽的名字。我叫你小然可以嗎?”顧佳佳脣掛着暖暖的笑意,親切的說道。

白小然點點頭,她很喜歡眼前這個人。很溫柔,和母親身上的氣息很像。

“我叫顧佳佳,你可以叫我佳佳姐。”顧佳佳說道。

白小張了張口,她叫她佳佳姐合適嗎?

“沒關係。”顧佳佳鼓勵說道。

“佳、佳佳姐。”白小然羞赧的說道。她從小到大沒有一個姐姐,只有白菲菲那個處心積慮想要陷害她的妹妹。這種叫別人姐姐的感覺,很新奇。心裏涌起一股淡淡的喜悅和開心。

“好了,吃飯。”林石海淡淡說道。

顧佳佳輕瞥了一眼身邊的男人,“小然,你多吃點。這頓飯是石海他請客,你不要客氣。”

白小然點點頭,不敢發話。默默的夾菜吃飯。

“你是白成林的女兒?”林石海清冷問道,無視自家侄子遞過來的眼神。

白小然拿着筷子的手頓住,點點頭,“我是。”

“自小在白家長大?”

白小然困惑,這個問題問道好奇怪。不過還是乖巧的點點頭,“嗯。”


“白家不是隻有一個女兒白菲菲嗎?”林石海無視侄子殺人的眼光,繼續道。

白小然握着筷子的手指猛然攥緊。她牙齒緊咬下頜緊繃,不說話。



林石海皺眉,繼續道,“你生母是誰?”

白小然嘭的一下站起來,“抱歉,我有點事先去趟洗手間。”然後拉開椅子,匆匆忙忙離去。

林時彥本來想要跟着出去,可看到林石海冷寒制止的表情,動作停在半空中。他憤怒的吼道,“不是說的嗎?你剛跟審犯人有什麼區別?”

林石海皺眉,“這就是你說話的態度?”

林時彥抿脣,面部線條繃的緊緊。

林石海無奈的嘆了聲氣,“你和她在一起不合適。”

“什麼?”林時彥只覺得天雷滾滾,一頓響雷站在耳邊。

可他這副樣子在林石海看來就是情根已深的,便繼續苦口婆心勸道,“不是我阻攔你,而是她不適合你。”

林時彥只覺得好笑,他做了什麼竟然讓小叔誤解這麼深。本來只是打算讓小叔認識瞭解一下小然,多相處培養感情。畢竟小叔在林家的地位不低,雖然小叔他自己申明脫離了林家,但爺爺那根本就沒有承認。而且,以後他不在a市的時候,也可以方便照顧一下小然。但是現在,他眸底一轉,閃過一絲惡趣味。“小叔,如果我非要和她在一起呢?”

“時彥,你聽你小叔的。他不會害你。”顧佳佳怕兩個叔侄鬧起來,趕緊說道。這兩個人以前可都是混不吝的。

林時彥撇撇嘴,“那他倒是同意啊?難道你不喜歡小然?”

林石海陰沉着一張臉,“她很好,只是你們不合適。”

“爲什麼不合適?”林時彥挑眉問道。他這個小叔從來都是不把門第還在眼裏的,沒道理到了他這,就變成了老頑固。

林石海抿脣猶豫,“你真的很喜歡她?”

“喜歡,喜歡的不得了。沒了她我就不能活。”林時彥誇張的說道。 林石海眉頭蹙的更深,“她,你有沒有想過她其實有喜歡的人?”

林時彥到現在還不知道那天去拿申請書蓋章是顧寒辰陪着白小然一起去的。他勾脣笑道,“怎麼可能?她、沒有喜歡的人。”開始有些心虛,後面聲音又變得強硬。反正小然已經失憶了,應該不會喜歡上顧寒辰那個討厭的傢伙。林時彥選擇性忘記白小然已經和顧寒辰住在一起的事實。

“你怎麼知道沒有?人家女孩子喜歡上誰會跟你說?”顧佳佳插了一句。

林時彥拍拍胸脯,“小嬸嬸,這點你放心。我敢打包票,絕對沒有。”

顧佳佳掩脣輕笑,好幾年沒看見時彥這傢伙這麼幼稚了。

可林石海壓根就不管,冷冷打擊道,“她喜歡顧寒辰。”如果那天沒看錯,白小然眼裏深藏的是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的愛意。

林時彥脣角的笑意凝滯,倏地眸色冷沉下來,“小叔,你聽誰說的?”

“你知道?”林石海怒問道。

包廂內的氣氛頓時劍拔弩張。

走廊外,白小然站在窗戶口透氣。她不知道林主任剛纔問那些問題是什麼意思,但她不喜歡。好像自己身上一層遮羞布被扯下來,難堪。


恢復好情緒,打算往回走時。樓梯拐角處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

白小然下意識頓住腳步,眼睛朝左右看看。隨即,整個人藏在大花瓶後面。幸好她人比較嬌小,茂盛的綠植恰到好處的完全遮擋她的身影。

“你這些年過的怎麼樣?”激動又帶着哽咽的聲音由遠及近的響起。

白小然雖然聽得不夠真切。但這聲音顯然是李芸的,絕不會聽錯。

只是,她旁邊的年輕男子是誰?

透過隱隱綽綽的綠色樹葉,白小然依稀可以看見男人的容顏,但是看得不太清楚。只能大概感覺到對方身材高大,俊美英朗。不過這個人倒是身穿一套正式的西裝,一絲不苟。似乎性格很認真嚴肅。

白小然豎起耳朵傾聽他們的談話。

“還好。”年輕男子的聲音似乎很冷淡。與李芸的激動形成了鮮明對比。

“你爸爸他對你好嗎?”李芸的嗓音帶着一絲期盼。

年輕男子冷笑一聲,“這似乎與你無關。”

“怎麼與、”李芸猛然提高的聲音頓時卡在半空中。她左右看看旁邊有沒有人,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樣特別像是做賊的。

年輕男子嗤笑,“怎麼不說了?”

李芸面上撩過一陣尷尬,“先進去吧,我定的包廂。”

等兩人進去後,白小然才從大花瓶後面慢慢爬出來,胳膊腿都是麻的。剛纔那個年輕男子是誰?李芸好像跟他很熟悉的樣子。可是兩人年紀差異這麼大,總不可能會是忘年交。仔細回想了下對話,好像琢磨不出來什麼。但莫名的,她就覺得下意識不對勁。雖然談話內容沒有什麼,但兩人之間的情緒明顯有些問題。

她回到包廂,推開門。除了林石海,林時彥和顧佳佳的視線齊刷刷的射過來,

白小然抱歉的點頭打招呼。她這趟廁所似乎去的有些久了。

本以爲林時彥會問她,結果什麼也沒說。只夾起幾道她愛吃的菜放在碗裏。

白小然瞅了瞅,好像有些不對勁。

“看什麼,我臉上有花?”林石海冷不丁的說道。

白小然嚇了一跳,然後頭像是撥浪鼓一樣,搖個不停。

“好了好了,吃飯。”顧佳佳覷了男人一眼,示意他別鬧了。

與此同時,帝都顧家老宅,

顧寒辰面無表情的站在兒童房,眸子閃過一抹輕柔和心疼。

顧奶奶坐在牀沿邊,一直心肝寶貝的叫個不停,,“小寶,你可嚇壞太奶奶了。以後不要在去那麼威脅的地方,知道了嗎?”

顧小寶面色蒼白的躺在被窩裏,反駁道,“太奶奶,池塘邊,不危險。”危險的是那個背地推他的人。但他人小言微,說出來的話根本就不會有人信。

“還說不危險,你都掉進去了。”顧奶奶板着臉嚴肅道。

顧小寶撇撇嘴,明明是他長待帶着的那個位置被動了手腳。而且他本來可以拽住旁邊的木柱子,不會掉下去的。結果背後有個人推了她一把,不然他根本就不用受這種苦。

“小寶,這件事情很嚴肅你知道嗎?”顧奶奶見小寶不以爲意,壓下聲音說道。

顧小寶想耍賴,他睜着無辜的大眼睛,“太奶奶,我下次不會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反正他是小孩子忘性大。

顧奶奶得到滿意的答案,勾脣一笑。“明天起,你要開始學習游泳。”

“不、我不要。”顧小寶搖晃着小腦袋,滿臉的抗拒。他不喜歡水,一點也不想要學擁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