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江寂塵的話,眾修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聽到江寂塵的話,眾修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眼前的青年男子,口氣未免也太大了吧?

竟然輕描淡寫之間,就想要抹去星雲盟!

只是,一眾追殺者自不會相信的江寂塵的話,甚至直接嘲笑了起來。

「好狂,這樣的大話也敢說。」

「不必理他,此人必是一個瘋子,把他當成這些人的同黨,一起送他上路吧!」

(本章完) 一眾追殺者冷冷地道。

對於江寂塵的話,他們只覺對方在吹牛逼,因為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說罷,此時已經有人再次圍殺上來,對江寂塵出手。

江寂塵靜靜地飄立在那裡,任由他們殺過來。

眼看著,他們就要殺到,江寂塵終於抬手彈指。

噗,噗,噗!

幾乎是瞬息之間,對江寂塵出手的幾名修士,當場爆滅,化成一片血霧。

這一幕,震撼全場,嚇得那些正要對江寂塵出手的修士,立刻停下,不敢再出手,只是驚恐地看著江寂塵。

「他怎麼可能這麼強?抬手彈指之間便滅了四品上仙境的修士,讓他們盡化血霧。」

「這等手段,便是六品仙君也未必能做到啊!」

「此人,他倒底是誰?我們怎不知幽雲族有這麼強大厲害的幫手?」

一群追殺者臉色終於變了,聲音驚顫地道。

他們此時不敢上前,靠近江寂塵,只怕江寂塵抬手彈指之間,讓他們化成血霧。

現在,他們才認識到,這個青年男人的強大,只怕絕非他們能敵。

「這位公子,此事與你無關,若你不插手,我們星雲盟當你是朋友,如何?」

這時候,其中一名追殺者首領開口說道。

知道不敵江寂塵,他們立刻改變了策略。

想以星雲盟的威勢,驚退江寂塵,畢竟,在這片星雲世界中,沒有人不懼星雲盟,都要賣給星雲盟面子。

然而,江寂塵聽到他的話,不由得淡淡一笑道:「莫非,你們忘了我剛才說過的話?」

「我說過,星雲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我會親手將它抹去的。」

「你們可笑到竟然還拿星雲盟來威脅我。」

聽到江寂塵的話,一群追殺者臉色要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之前,他們還以江寂塵只是開玩笑而已,並不是當真的。

然而,此時江寂塵再次強調,這麼看來,對方恐怕是認真的。

「你、你真的要與星雲盟為敵,你可知……」

這時候,追殺者們,還要說什麼。

但江寂塵已經不耐煩,直接打斷他們的話道:「好了,我不想再與你們廢話了,也該送你們上路了。」

說罷,江寂塵要主動殺出。

此時,江寂塵表現得太狂了,根本就是視這一群追殺者如無物。

之前,他們當幽雲族人為獵物,但現在,眼前這個青年男子,顯然是把他們當成了獵物,可以隨意殺之。

對方這樣的態度,讓這一群追殺者難以接受,畢竟,他們習慣了扮演獵人的角色,現在突然被人當成獵物,他們很不爽。

所以,追殺者中首領冷冷地道:「如此狂妄,當真我們怕了你不成?」

「真戰起來,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弟兄們,結陣招呼他。」

最後,追殺者首領怒然下令道。

雖然明知道對方不簡單,實力很強大,但他們依舊不願意就此低頭屈服,所以,要與之進行一戰。

然而,江寂塵只是不屑地開口道:「結陣?沒用的,一切掙扎都是徒勞!」

「我會讓你們感受一下獵物走投無路時的感覺。」

說罷,江寂塵再次出手。

而四周的追殺者已經結陣,殺向江寂塵。

不得不說,結陣之後,他們攻擊的威能倍增,非常強大。

只可惜,他們並沒有認識到自己與江寂塵之間的差距有多大,所以,哪怕再提升十倍、百倍的力量,在江寂塵眼中,也不過是螻蟻一樣的存在。

要知道,江寂塵幾乎已經站在低等仙界最巔峰的一層。

所以,看著他們結陣殺來,江寂塵站立在那裡,動都不曾動一下,只是隨意的抬起一拳,直接轟出。

轟!

一拳之威,一群追殺者結出的戰陣當場崩碎。

同時,有幾名追殺者也被打爆,化成血霧。

「太弱了,真是不堪一擊啊!」

江寂塵淡淡地道。

「這……」

而一眾追殺者,看到了這一幕,已經完全被嚇傻,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江寂塵此時繼續邁步而出,身影不斷的閃爍。

而每一次閃爍,便有一名追殺者修士被擊殺。

噗,噗,噗!

一個個追殺者,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江寂塵打爆,化成血霧,飄散天地間。

這一刻,他們終於感受到了作為一個獵物,走投無路時的絕望無助。

之前,他們獵殺幽雲族人,看著他們絕望無助,他們都感到無比的興奮,但絕沒想到,自己也會落到如此下場,這角色的轉換也未免太快了?

「此人如此強大兇殘,他到底是誰?絕不可能是默默無聞之輩。」

餘下的追殺者心中生出這樣的想法。

而江寂塵沒有留手,取這些追殺者的性命,簡直就是如同踩死螻蟻一般簡單。

噗,噗,噗!

很快,一仙船的追殺者,就只餘下了兩個五品仙將後期境的追殺者首領。

這時候,他們已經被驚嚇到呆愣當場,全身顫抖,不知該作何反應?

因為,江寂塵的神念已經完全鎖定了他,只要他們稍有異動,死的恐怕就是他們了。

「這、這位公子,你莫非就是江寂塵江公子?」

這時候,劫後餘生的三名幽雲族人,此時才反應過來,他們看著江寂塵,無比吃驚地問道。

「是我,你認識我?」

江寂塵倒是有些疑惑地看著他們道。

「幽蘭小姐曾向你傳訊過,讓您前來相助,但是,最終沒有聯繫上你。」

其中一名幽雲族人開口說道。

原來,幽蘭向自己傳訊過,不過,那時自己在仙魔界中,神念傳音石自然不可能跨界傳訊了。

「幽蘭現在怎樣了?」

江寂塵最關心的是幽蘭的安危,所以,急忙問道。

「公子,幽蘭小姐受了重傷,不過,正在趕往一處隱秘之地,暫時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

幽雲族人悲傷地開口道。

什麼?幽蘭重傷了?

江寂塵心中一怒,身上殺意衝天,可怕的氣息捲動虛空。

三名幽雲族族人,還有那兩名追殺者的首領,幾乎同時都被江寂塵突然爆發出來的殺氣,嚇得渾身顫抖,身體發軟的要癱倒下來。

(本章完) 而此時,最震驚之人,莫過於那兩名追殺者首領。

他們臉色一片慘白,腦門上直冒冷汗。

「什麼,他、他就是江寂塵。」

「這些年,低等仙界中最傳奇的人物!」

「我們怎會遇到這樣的惡魔?」

兩名追殺者首領終於知道了江寂塵的身份,感到極度的驚悚。

難怪,對方敢如此放言!

以江寂塵的身份,確實有資格說出這樣的話。

「江公子,饒、饒命啊,我們有眼無珠,衝撞了閣下。」

「我們陪罪,請放我們離開。」

這時候,兩名追殺者首領,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變化,放低姿態,卑微的求饒。

江寂塵冷冷一笑道:「你們重傷了我的女人,竟然讓我饒過你們?」

「你們,覺得有可能么?」

「何況,我要抹殺掉星雲盟,那麼,自然也包括你們在內了。」

說罷,江寂塵抬手一掌拍出。

噗,噗!

兩名追殺者的首領,也同時拍滅成霧,當場神魂俱滅。

然後,江寂塵一拂袖,便卷著三名幽雲族的人,上了虛空魔船。

親眼見識了江寂塵的驚天手段,再看到這一艘虛空魔船,三名幽雲族族人心中震驚,暗嘆江寂塵不愧是傳奇人物,也許,他們幽雲族真的有救了。

畢竟,江寂塵剛剛直接放言,要抹去星雲盟。

如此霸氣絕倫,強大無邊的男人,難怪自家的幽蘭小姐對他思念不休。

「跟我詳細說說,幽雲族倒底發生了什麼事?」

回到虛空魔船上,江寂塵直接開口問三名幽雲族人道。

而這時候,沈三、江靈兒、依雲、依雪、瑤嫣、小灰他們都在,想聽聽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依雲、依雪、瑤嫣與幽蘭都是好姐妹,所以,她們也非常擔心幽蘭。

於是,其中一名幽雲族人開口道:「星雲盟暗中聯合,欲滅幽雲族,奪取幽雲族的傳承秘密。」

「因為,星雲中心之地,本是我幽雲族的族地,雖然因發生變故,化成了寂滅凶地,但是,我們幽雲族還保留有不少關於古幽雲族地的秘寶埋藏處。」

「這些本是秘密,但星雲盟不知從何處得到了這些消息,他們就逼幽雲族把這些秘密共享出來。」

「這些秘寶是屬於幽雲族的,雖然以前因為天地環境限制,無法取到,但隨著近年來,天地環境大變,這星雲中心之地便可以進去了,一些我古幽雲族的秘寶,也可以取到了。所以,對星雲盟的無理要求,族長自然拒絕,不可能同意了。」

「但是,我們卻不知,如此已經埋下了禍根,因為,星雲盟各方勢力,早已經對我們幽雲族的秘密感到眼紅,一直都在虎視眈眈著。」

「終於,前一段時間,我們幽雲族發現古幽雲族的真正傳承之地,那裡將保留有我古幽雲族的至高傳承。」

「要知道,我古幽雲族是十大古仙族之一,其至高傳承,那是何等的驚人?任何人聽到,只怕都想得到,為之瘋狂。」

「而星雲盟各方勢力為了得到我古幽雲族的至高傳承地之秘,他們竟然底下聯合起來,直接對我幽雲族發起了攻擊,要滅掉我幽雲族,搶奪這一個秘密。」

「於是,我幽雲族幾乎在一夜之間被滅族,最後,族長和幽蘭小姐帶領一群幽雲族子弟,在幾位幽雲族老祖的拚死相護下,才逃了出來,但是,那幾位幽雲族的老祖也全部殞落。」

「衝出星雲盟各方勢力的包圍之後,我們分散逃跑入星雲之地深處。」

「但是,星雲盟要對我們趕絕殺盡,所以,一路追殺不止。」

「普通的修者,追殺我們,星雲盟那些強大人物,都前往追殺族長和幽蘭小姐,只怕,他們的藏身之地,也會被那些人很快衍算到,現在,幽蘭小姐和族長處境非常危險,公子,你、你能救救他們么?」

說到最後,幽雲族的三名族人,已經悲憤到極點,雙眼通紅。

江寂塵聽了,反而顯得異常的冷靜。

他道:「放心吧,既然我來了,你家小姐和族長就絕不會有事。」

「但是,你需告訴我,他們藏身何處?」

幽雲族人道:「幽蘭小姐和族長,具體藏身哪裡,我們也不清楚,我們只知道,他們正在向前古幽雲族的至高傳承之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