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陰陽學堂四個字,絕大部分學員眼中都爆發出熾熱的光彩,陰陽學堂,這四個字代表的就是榮耀和實力。對於眼前這些學員們來說,陰陽學堂就是個神秘、強大更令他們無比嚮往的地方。

聽到陰陽學堂四個字,絕大部分學員眼中都爆發出熾熱的光彩,陰陽學堂,這四個字代表的就是榮耀和實力。對於眼前這些學員們來說,陰陽學堂就是個神秘、強大更令他們無比嚮往的地方。

姬動點了點頭,道:「沒錯,就是陰陽學堂。我也可以坦合告訴你們,曾經,我就是陰陽學堂中的一份子,先後參加過兩次聖邪之戰。

「哇,原來姬動老師是英雄。」 我的絕色美女姐姐 辛舞興奮的叫道。

姬動沒有駁斥辛舞的話,目光中的傲意更增添了幾分,如果他還不是英雄的話,恐怕光明五行大陸上就沒有英雄這個辭彙了。如果不是他和弗瑞、渺渺等人去阻止黑暗五行大陸的儀式,如果不是他的愛人烈焰及時出現,以紅蓮天火為光明五行大陸爭取時間,恐怕此時的大陸,早已被血雨腥風所籠罩了。

聽著姬動的話,原二班、三班的學員們頓時慚愧的低下了頭。他們一直認為只是一個酒鬼的一班班主任,竟然是參加過聖邪之戰的英雄,更是出自於陰陽學堂。這樣的背景別說是在熾火學院做一名老師,就算在天干學院當老師也是毫無問題啊!

一直以來,很多學員和老師們都認艿姬動進入熾火學院是圖為祝融院長的徇私,直到此刻他們才真正明白,院長引入姬動,根本沒有半分徇私的意思。姬動的實力是他們不可能去懷疑的。不論是個人實力還是教學實力,在昨天已經是有目共睹。二十多歲的七冠魔師,誰聽說過?

姬動道:「你們認為陰陽學堂很強大么?」

侯辛道:「老師,陰陽學堂還不強大?您就那麼厲害呢。」

姬動道:「是的,陰陽學堂的每一名學員都有著極為強大的實力。他們不但有著得天獨厚的天賦,更是將全部心力都用在修鍊之上。可以說,你們的天賦是根本不可能與它們相比的。在正常情況下,任何一名陰陽學堂排名前三十位絡弟子,都可以輕易的令你們團滅。」

「姬-動老師,您這是在打擊我們的信心么?就算您不太高陰陽學堂的地位,我們也很清楚。」一名原二班學員有些不忿的說道。他們雖然羞慚,但也不希望被評為垃圾。

姬動冷笑一聲「怎麼?不服氣?你應該明白,我說的是事實。我說這些,並不是要去太高陰陽學堂貶低你們,只是要讓你們知道實力上的差距。不只是魔力上的,更是戰鬥意志和實戰經驗上的。紫晨星,起立。」

「到。」紫晨星唰的一聲站了起來。姬動道:「你告訴大家,怎樣才能提升實戰謅驗。」

紫晨星毫不猶豫的道:「您教導過我們,並且親自帶我們實踐過。只有在面對危機的情況下,才能儘可能刺激自身潛力,提升實力。」

姬動點了點頭,道:「不錯。正是如此。因此,我要告訴你們的就是,天賦不能代表一切。如果你們能付出比陰陽學堂那些天才更多的努力,未必就不能擁有他們那樣的實力。戰鬥意志、實戰經驗,都是你們未來發展的方向。從現在開始,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我的教學絕不會是循規蹈矩的,我的命令也沒有任何人能夠違背。不論我讓你們做什麼,哪怕是讓你們立刻去跳崖,你們也必須要去做。我能向你們保證的就是,三個月後,你們這裡的三十一個人,至少能夠對抗陰陽學堂十名弟子的攻擊。也就是說,在三個月內,我會讓你們的實戰能力提高十倍以上。聽明白了么?」

先前那名抗聲的二班學員忍不住道:「姬動老師,您怎麼能像我們證明我們能與陰陽學堂弟子對抗?」

姬動道:「我希望這是我聽到的最後一次質疑。你的問題我現在就可以回答你,三個月後,我待帶領你們三十一人前往天干學院進行交流。說的明白點,我就是帶你們去踢場子的。想在人前顯貴,就要做好人後受罪的準備。」

姬動話音一落,整個班已是一片嘩然,這一次,就連陳思漩眼中都流露出了異色。去天干學院陰陽學堂踢場子,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耳朵彷彿出了問題。哪怕是在熾火學院,他們也只是一年級新生,儘管之前姬動說一名陰陽學堂弟子就可以將他們團滅令這些學員心中有些不忿,但他們也不得不承認姬動說的是事實。可他此時卻又說,三個月有就要帶領他們眼前這些人前往天干學院陰陽學堂踢場子,這無疑像一顆重磅炸彈般轟然炸響。

「幹了。姬動老師,我跟你混了。」先前提出質疑的二班學員猛的一揮拳頭,眼中充斥著強烈的興奮火焰。

要回去踢場子了,嘿嘿。 二班學員這麼一叫,喊出了所有學員的心聲,加入熾火學院的要求雖然不像天干學院那麼嚴格,但能昝進入這裡的,也同樣都是天賦不錯又肯努力修鍊的青少年。修鍊的辛苦誰都知道,付出的多對於他們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付出要有回報。足夠多的回報。毫無疑問,姬動給予他們的就是這樣的機會。

三個月,修鍊再辛苦也絕不是支撐不過去的,想象一下,三個月之後就能挑戰天干學院陰陽學堂的強者,他們每個人都已經充滿了鬥志。

在場的所有學員,沒有一個對姬動的話產生懷疑,昨日姬動與軒轅鑫一戰,以及一班學員驚艷的表現,已經證明了很多東西。

看著學員們熾烈的眼神,姬動點了點頭「很好。只要你們肯努力,不久的未來你們會明白自己的努力是多麼值得的。現在開始分組,不按照原本的班級,按照自身屬性。每一組三個人,由原一班學員為組長,乙木系四人,陳思璇為組長。

原一班學員,你們將自己在五行相生循環陣法中的心得體授給同屬性組員,這是你們今天上午的學習科目。下午,我待幫絡們分別完成循環。

新的教學開始了,現在的姬動和當初剛開始成為一班班主任時候的他顯然有了許多不同,至少他的神志已經基本恢復了正常,祝融的安排正是姬動所想,他的五行相生循環陣法雖好,但也需要9進行試驗,只有用實踐來檢驗,才能證明這陣法是否適合在魔師界推廣。

事實證明,試驗是很有必要的,第一天教學的下午,姬動就發現了五行相生循環陣法修鍊的一個弊病。

簡單來說,這個弊病對姬動來說並不算什麼問題,那就是五行相生循環的第一次成型。

姬動發現,五名陽屬性學員或者是陰屬性學員,自身是很難完成相生循環的。畢竟,他們的魔力等級並不相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魔力運行方式,多次嘗試,二班和三班的學員都無法自行完成循環,不論一班學員將自己的經驗說的多麼透徹他們都無法做到。

在簡單的思索后,姬動明白了問題的關鍵,這個關鍵就在於他的精神力。當初一班學員完成相生循環陣法就是在他的精神力引導下進行的,有了那引導中記憶的路線和方式,一班的十名學員才完成了陰陽兩個循環。而沒有他引導下的學員就無法完成這些。這就是靈魂漩渦增強后的精神力作用了。

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姬動再次以精神力為新加入的兩個班級學員進行引導,果然如他所料,在他的精神力引導幫助下,雖然他們的相生循環依舊有些生澀,但卻一次成功。

發現問題之後,姬動第一時間找到祝融,將這個問題告訴了自己的老師。

嚌了姬動的話,祝融眉頭緊鎖「這麼看來,想要推行五行相生循環陣法,首先就要面臨兩個問題。一個,就是你剛剛所說的,需要精神力強大者進行引導。另一個就是引導后,這完成循環的五個人就始終要在一起修鍊,形成一個組合,一旦分開,就無效了。看來,世間萬物的存在都是合理的,在強大的力量背後,弊病也是必不可少。不論是組合拆分,還是其中有成員死亡,相生陣法立刻就會破壞。姬動,你能不能告訴我,大概需要什麼級別的魔師,才能用精神力引導五行相生循環完成呢?」

姬動不假思索的道:「九冠至尊強者。」

祝融吃驚的道:「至尊強者才行么?」

姬動點了點頭,肯定的道:「除非是另有奇遇的魔師,否則,只有至尊強者級別的魔師才能擁有那麼龐大的精神力。靈魂指引極為危險,不但引導者有被反噬的危險,被引導者如果沒有足夠的精神力-進行指引,相生循環也很難完成。」

祝融道:「這確實是個問題。所以,這五行相生循環陣法還需要更多的輔助才能統一進行練習。你繼續教導這三十名學員吧。原計劃不變,三個月後你帶領他們前往天干學院進行交流。到時候,老師和你師母應該也全過去。」

三個月後。

「相生循環,生生不息。日月輪轉,分身錯影。」姬動站在寬闊的操場上,冰冷的聲音在操場上回蕩。

陳思璇就站在姬動身邊,眉宇間帶著一絲淡淡的憂愁。自從三個月前姬動開始執教這三十人的特殊班級之後,就可以與她劃清了界限,雖然說是單獨指導她修鍊,可實際上,兩人根本沒有任何單獨的接觸,每天都是在其他學員修鍊相生循環的時候,姬動對她進行簡單的指點而已。她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姬動那拒人與千里之外的冷漠。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還是該痛苦。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她和他之間卻絲毫沒有進展,她多麼希望能夠和他像以前那樣,多麼希望看到他能開心。可是,這些看起未現在還只是奢望。

雖然玖在的陳思璇已經對人類情愛有了一定的認識,可是,她乃烈焰轉生,還是烈焰的時候,她是神。又如何明白一個女孩子該如何倒追男生呢?為這個問題,她甚至請教過室友的幾個女孩子,可她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在這些女生看來,他們的姬動老師就是個怪胎,面對東木聖女璇公主這樣的絕頂美女倒追竟然無動於衷。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

操場上,三十名學員組成了六個相生陣法,排列成一個六角形,每相鄰的兩個陣法都是陰陽不同屬性的。姬動所說的日月輪轉,指的就是陰陽不同的陣法,讓他們行動起來。

姬動兌現了自己的諾言,不但一班學員學到了他的分身錯影,原二班、三班的學員們也是一視同仁,都學到了這神奇的技能。只不過以他們現在的修為還不可能將這個技能的威力發揮出來而已。儘管如此,也足以令他們的個體和陣法戰鬥力大幅度提升了。

只見那六個陣法在操場上快速的移動著,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齒輪,隨著學員們腳下的步法越來越快,整個三十人組成的陣法都帶起一連串的幻影。而六個分陣彼此之間的距離適中保持著一直,陰陽互補守望相助。

姬動冰冷的面龐上沒有任何錶情,但熟悉他的陳思璇還是能夠從他眼中看到滿意。如果有人三個月前看到過這些學員的話,那麼此時再看到一定會大吃一驚。每一名學員都瘦了一圖,但是他們的眼神卻要比三個月前犀利了許多。彷彿是受到了他們姬動老師的感染,陣法運轉起來,一個個氣度沉凝,竟有幾分強者風範。而此時這六個分陣組成的大陣,更是氣度儼然,其中蘊含的魔力越來越強大,哪怕是姬動和陳思璇這樣六、七冠的強者都不能等閑視之。

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如果非要給這三十名學員一個形容的話,那麼,脫胎換骨這四個字再合適不過。哪怕是他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現在的實力達到了怎樣的程度,只是知道在這三個月內,他們各自的能力都在幾何倍數提升。單是魔力等級上,平均每名學員就提高了兩級之多。這樣的修鍊速度是他們以前連想都不敢想的。對於姬動,他們已經不只是信服那麼簡單,只能用崇拜來形容。在他們心中,姬動老師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最開始的一個月,在姬動地獄式的訓練中,女學員們不知道哭了多少次,男學員們也不止一個支撐不住。可是,他們就算想退出姬動也沒給他們機會。到了第一個月結束的時候,姬動又帶領他們去進行了一次實戰試煉。也正是這次試煉令他們堅定了信心。這次試煉的結果很簡單,獵殺魔獸所獲得的收益令他們每個人都擁有了一套專屬於自己的魔力鎧甲,儘管只是能護住重要部位的輕鎧,可魔力鎧甲這種東西的昂貴可想而知。就算是一些六冠魔師都未必能夠擁有。也正是在那次試煉後期,他們三十個人組成的大陣在沒有姬動靈魂指引的情況下,殺死了數只七階魔獸。這棒的成績可以說是熾火學院前所未有的。那時他們就感覺到,對抗陰陽學堂已經不再是夢想。

之後的兩個月,甚至不需要姬動再以嚴厲的手段逼迫,他們已經能夠自覺進行修鍊,努力去完成姬動布下的每一個修鍊任務。到了第二個月結束的時候,分身錯-影步法成為了對他們的獎勵。同樣的獎勵還有兩個技能。男學員學的是烈陽噬,女學員則是暗月爪。只不過是根據他們各自不同的屬性進行了調整。而且,經過姬動改良后的烈陽噬和暗月爪也和姬動自己所施展的大有不同。

姬動的這兩個技能本是近身戰鬥技能,而傳授給這些學員后,就變成了遠攻技能。姬動的目的,就是給予他們真正能夠用來凝聚相生魔力的一種方式。只是攻擊形式保持了烈陽噬和暗月爪的一些特性而已。

技能的名稱未改。

「姬動老師,院長有請。」一名年約四旬的中年老師來到姬動身邊說道。

「謝謝。」姬動臉上的冷意收斂幾分,向這位老師點了點頭。然後再向陳思璇道:「你在這裡繼續指導他們練習。我去去就回。」

「好。」陳思璇點了點頭,目光溫柔的向他報以微笑。

姬動轉身而去,那位前來報信的中年老師看了一眼場中正在修鍊的三十名學員,眼底流露出強烈的羨慕。現在姬動的教學能力已經得到了整個學院的認可,不只是各年級學員們都極為希望能夠得到他的指點,就連老師們都恨不得成為姬動的學員。就在昨天的全校大會上,亢融宣布,三天後,姬動將以熾火學院副院長的身份,帶領他的三十一名學員前往天干學院進行交流。對於這個副院長的職位,竟然沒有一個人提出異議。

來到祝融的辦公室,沒等姬動敲門,裡面已經傳出祝融的聲音「姬動,進來吧。」

搔門而入,一看到辦公室內的情況,姬動頓時愣了一下,在祝融的辦公室內,除了祝融以外還有一個人。對於姬動來說,也可以說是熟人。

「嘿嘿,姬動小子,沒想到。巴。」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位傻有錢商會會長,庚金系至尊強者,傳宋冕下周小小。

周小小的身材越發富態了,那龐大的身體站在祝融的辦公室內大有一種頂天立地的感覺。

「周會長,你好。你怎麼會在我老師這裡?這次來南火帝國又是來找我師祖的么?」姬動疑惑的問道。對這個胖子,他還是有幾分好感的。 戀清塵 至少他幕不做作,而且實力強大。

周小小嘿嘿一笑,道:「不,我不是來找陰朝陽大哥的,這次是專門來找你。」

「找我?」姬動疑惑的看向祝融,祝融顯然也不知道周胖子前來的目的,微微搖了搖頭。

周小小道:「就是來找你的。難道上次我們說好的事情你忘了?你那十大名酒,我多少有點下落了。」

「啊?」姬動大吃一驚,眼中難得流露出驚喜之色。十大名酒乃是烈焰最後的心愿,也可以說是姬動心中最重要的事情。他之所以沒有去急於尋找,是因為有兩種就在他的儲物手鐲之中,只要找到阿金就能拿回來。所以兩年內他還不用太著急。此時聽到周小有下落了,他又怎能不喜?

「可是,我並沒有給你看過名酒錄啊!」姬動疑惑的道。

周小小拘了拘自己圓滾滾的肚子「要是連這點本事都沒有,我胖子也就白混了。我讓人去了一趟調酒師公會。」 周小小道,我派人到調酒師工會抄寫了一份名酒錄,按照書上面的記載在商會珍藏酒庫中尋找了一下。十大名酒中,除了你已經有的生命之源和瀚海瓊漿之外,我那裡還找到了四種。剩餘的四計就比較麻煩了。按照名酒錄上的記載,這十大名酒我們光明五行大陸有六種,你手上的兩種加上我這邊的四種正好湊齊了。而其他的四計就都在黑暗五行大陸上。暫時我是無能為力。不過,五年後紅蓮天火消失,聖戰必不可免,到了那時候我在想辦法去黑暗五行大陸給你找。」

「周會長,謝謝。」姬動發自內心的說道,看著胖子的目光明顯變得親近了幾分。胖子當初的承諾雖然只是口頭上,可他卻極為上心-0甚至過親自跑未熾火學院一趟將這個消息告訴自己。但是這份人情,姬動就牢牢記在心頭。

胖子道:「別謝我,從商人的角度來看,我們這是一場交易。你的情況我已經上報商會議事團了,經過統一討論。超過百分之八十的議事團成員同意了我的提議。只要你能通過商會議事團的考核,就將確定你為商會會長的候選人。並將對你進行全方位的支持。」

「等一下。什麼商會會長候選人,姬動,這是怎麼回事?」祝融疑惑的問道。

周小小道:「祝融,這件事我已經跟陰朝陽大哥說過了。大哥說由姬動自己做主。你就別摻和了。放心,我不會害你這寶貝徒弟的。其實,本來我考核的對象主要是你另一名弟子雷帝弗瑞,後來發現了姬動這小子,我才臨時酞變了主意。我們商會的規定你也清楚的很。雖然承擔的責任要多一些,但作為商會會長,更大的作用是威懾力,實際工作並不是很多。還能得到商會的全面支持,這可不是什麼壞事。

祝融眉頭緊皺,雖然周小小身為至尊強者,但他也不會懼怕什麼,可周小小抬出了陰朝陽,就令他無話可說了。自己老曄一決定的事情他是絕不會質疑的。

周小小臉上流露出一絲狡猾的神色,向姬動道:「小子,你什麼時候跟我去拿酒啊!」

姬動毫不猶豫的道:「自然是隨時可以。」

周小小道:「那就看你的時間吧。等你準備好了,就去金城找我。我會在那裡等你。不過,我必須要提醒你。你拿了這四瓶酒,就代表你已經正式認可成為我的接班人這件事了。而這四瓶酒也都是稀世奇珍。你想要拿走它們就必須要通過商會議事團的考核。否則,就算我是會長,也無權將商會珍寶送人。」

姬動道:「我明白。我會去的。最近恐怕不行,我要先去一趟中原城,然後可能會去一趟聖邪島。等這些事情都完成後,就去金城找你;;!鄉√內間為了兩片大陸的聖戰而努力。他已經想的很清楚,給了自己十年的時間,在完成烈焰心愿的這十年中,他一定要將所有的事情都完成。盡到自己最大的努力。十年之後,當他完成烈焰心愿的那一S,1,就是他去找烈焰的時候。

周小小神情愉悅的道:「事情都說清楚了,我這就走了,還有些其他事情要去處理。姬動小子,你要做好心理準備,雖然你實力非常不錯,但商會議事團的考核卻是千奇百怪的,並不局限於實戰能力。當初我進行考核時,整個人險些脫層皮。

這還是因為沒有另一個候選者,老會長的身體又不好,才勉強通融過關的。」

姬動淡淡的道:「十大名酒我勢在必得。」

周小小笑道:「那就好。我回去等你,等商會正式確認你為我的繼任者之後,我就能輕鬆一些了。再不需要每天被那些老傢伙逼迫著修鍊。有那時間,我還不如多陪陪美女們呢。不知道多少美女期待著我的臨幸。」

看著他的樣子,姬動不禁一陣元語,難道說,做著傻有錢商會的會長,就一定要貪財好色么?

周小小走了,不用祝融動問,姬動就將他認識周小小的過程講述了一遍。

聽完姬動的話,祝融不禁嘆息一聲「姬動,你身上背負的責任已經夠多了。」

姬動道:「對不起,老師,我必須要成為周小小的繼任者。因為十大名酒我勢在必得。這是烈焰臨死前最後的心愿。我要每一年用一種名酒來祭奠她的在天之靈。」

祝融全身一震「你肯去做那商會會長,竟然是為了祭奠烈焰?」看著姬動那帶著幾分淡淺的眼神,祝融的心不禁一陣絞痛,這孩子承受的真的是太多太多了。他對烈焰用情竟然如此之深。

「老師,請您不要阻止我。我意已決。」

祝融嘆息一聲「就像你師祖說的那樣,想做什麼就去做吧。老師相信你會有所判斷的。回去準備準備,後天你就該車隊前往中原城了。這次你去,有兩個任務必須要完成,一個就是要讓天干學院知道我們熾火學院的強大。另一個就是將祝炎給我帶回來。至於五行相生循環陣法的事如何運作,就看你自己的了。」

對於這次前往天干學院的交流,祝融極其重視。他當初離開天干學院不只是因為姬動的原因,雖然陰昭融在十大董事中地位超然,可祝融卻只是普通董事而已。在那裡,他根本無法盡展抱負。所以才選擇了離開,他要向天干學院證碉,就算沒有各大帝國全面的支持,他也一樣能夠建立起一所像天干學院那樣的高等學府。

對於祝融來說,他一生中最得意的事就是有兩名好弟子,他當然極為希望這次姬動帶領熾火學院的學員們前往天干學院進行交流能夠展現出熾火學院的風采。至少要讓天干學院那些董事們知道,熾火學院正在一步步接近天干學院的實力。

因此,祝融不但親自為姬動那個班級的學員挑選鎧甲,更是專門給他們配備了三十二匹馬,以備這次出行之用。否則的話,就算擁有足夠晶核,想要再短時間內找齊三十套魔力武器輕鎧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當然,要是能把祝炎帶回來,那情況就大為不同了。在五大帝國中,火系魔師為主的南火帝國本就最擅長鑄造,祝炎又是魔力武器鑄造界的頂尖人物,有他來坐鎮,可以說熾火學院會直接提升一個檔次。雖不說能與天干學院分庭抗禮,至少在綜合實力上也會大幅度接近。

兩夭后,清晨,三十二騎風馳電般離開了熾-火城,直奔中土帝國的方向而去。

在闊別近一年之久后,姬動終於叉要重返中原了。

姬動騎乘著一批棗紅色的高頭大馬奔跑在最前面,雖然是坐在馬背上,他的腰桿依舊挺得筆直。學著他的樣子,每一名學員也都目光凜然的保持著這樣的做派。

官道上,除了清脆的馬蹄聲以外,竟然沒有任何其他聲音出現,學員們絲毫沒有交頭接耳,一個個面容冷峻。

地獄式集訓的效果絕對是極其強悍的,這一點早年在姬動跟隨烈焰修鍊時就曾證明過。而對於這些學員們的訓練,姬動甚至比當初的烈焰還要嚴厲。他甚至下達過七天不許說話的命令。少花多做才能更加專註,這是姬動的主張。

現在他手下這三十名學員組成的班級被祝融親自定名為日月學堂,大有和天f學院限陽學堂分庭抗禮的意思。

這三十名學員中,已經有十二人修為突破了三冠,還有七人即將突破三冠。等級最低的也已經達到了二十七級。按照姬動的計算,最多再有三、四個月時間,這批學員的整體實力就都能提升到三冠以上。

三冠在魔師界不算什麼,個體的實際戰鬥力還屬於較弱的層面,可姬動要的卻是綜合戰鬥力。他對自己的學員很有信心」

天干學院不只是祝融心中放不下的,對於姬動來說,那裡也同樣有著特殊的意義。當初,他可是被逼離開天干學院脫離陰陽學堂的。儘管之後他參加了兩次聖邪之戰。可實際上,對於天干學院他心中始終都存有怨念。如果天干學院真的是公平的,那麼,他也不需要離開了。

當然,現在的姬動,早已是今非昔比,就算他不還手站在天干學院院長姬銘簿面前,姬銘]也不敢動他一根汗毛。

姬動的身份極多,而且每一個都是在大陸上足以給人巨大震撼的。魔師公會執法長老、平等王嫡孫、勝光冕下和太乙冕下的弟子、光明天干聖徒中的丙丁雙火聖徒甚至是聖王,熾火學院副院長,再加上傻有釕商會會長候選人。這一大串名頭隨便拿出一個,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更何況,各國高層對於聖邪島上那最後一次聖邪之戰的情況都有所了解,每個人都知道姬動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因此,祝融派姬動前來天干學院根本就沒有半分擔心。

駿馬賓士,以每天四百公里的速度前進,如果不是怕馬吃不消,這個速度還會更快。人的休息都算是沾了馬的光。

日月學堂剛剛成立,姬動深知祝融對這第一批學員的重視,因此,在對這批學員進行教導時,除了實力之外,他還特意強調了意志品質的訓練。沒有過硬的意志力,就算實力再強也難成大器。哪怕是陳思璇,對於姬動這種教學方式都是極為讚賞的。

從熾火城到中屬城比當初姬動從離火城到中原城要遠上許多,離火城距離兩國交界很近,而熾火城則在南火帝國中央。因此,在急速行進的情況下,也整整用了六天時間,眾人才來到了兩國邊境。

簡單的補給之後,姬動命令不再急行軍,降低行進速度到每天二百公里繼續前進。他要給學員們調整狀態,從不能讓他們身心疲倦的到達中原城。

三十二騎在官道上還是十分醒目的,尤其是這種男女各半的情況下。剛剛進入中土帝國時間不長,突然,前方一大隊人馬隱隱擋住了眾人的去路。

那並不是什麼商隊,而是軍隊。更令姬動驚訝的是,這支軍隊竟是由重裝甲騎兵組成的。在各國的戰鬥序列中,重裝甲騎兵雖然還不是位於頂端的兵種,但也是最昂貴的幾個兵種之一。僅次於配備魔師的一些兵種。一個重裝甲騎兵軍團,但是後勤補給就需要他們的兩倍人數。而此時出現在眾人眼前這批軍隊,通過目測,至少有三千之多。

三千重裝甲騎兵,奔騰起來,宛如地震一般,遠遠的就已是隆隆巨響。這種級別的軍隊調動,足以算得上是大規模了。難道他們是要去執行什麼任務?

姬動揮了揮手,道:「讓開到路旁。」

日月學堂的弟子們也大都第一次看到如此龐大的軍隊,一個個目光都流露出幾分興奮之色。眼看著那鋼鐵洪流帶著滾滾土霧快速接近,他們都感受到了一種恢宏磅礴的氣勢。

奔行在最前面的一騎,身穿厚重的明黃色全身鎧,跨下並不是健壯的高頭大馬,而是一頭身體龐大全身呈現為土黃色的地龍。可不正是鑽石軍團的專屬配備裂地龍么。這人的穿著打扮也正是鑽石軍團的樣子。只是帶著頭盔,看不到相貌。

眼看著,那巨大的裂地龍就已經到了近前,突然間,裂地龍背上的騎士猛然一拉韁繩,大喝一聲「停一一」

頓時,一陣陣馬嘶聲伴隨著金屬鏗鏘聲同時響起,想讓重裝騎士團這種鋼鐵洪流停下,絕不容易。一般都要有個減速的過程,可眼前這三千重裝騎士卻就那麼硬生生的停了下來。由此可見,他們是何等精銳。 四階裂地龍龐大的身體向上揚起,巨大的尾巴支撐著地面!後肢微徼抬起再轟然落下,已經秸定住了身體。龍背上的騎士一橫手中鑽石軍團標準重鎚,透過頭盔,朝著姬動他們這邊望來。

他這一望,頓時令姬動身後的學員們緊張起來。這裡畢竟不是南火帝國了,面前的可是三千重裝騎兵,先前那恢宏的氣勢乇經深深的震住了他們,此時鄰為首的地龍騎士朝這邊看過來,帶來的是整個大軍的壓力。

那騎士的目光直接落在了姬動臉上,下一刻,他已經迅速將手中重鎚掛在裂地龍背上的鞍橋上,翻身7-龍,動作十分利落,大踏步的朝著姬動這邊走了過來。

幾步來到近前,那騎士已經摘下自己的頭盔,露出了一頭金髮和幾位英俊的面龐。但是,下一刻他卻已經單膝跪倒在姬動馬前,眼中閃耀著波動的神色,恭敬的道:「狼天意拜見少主。」

當他摘下頭盔的時候,姬動就已經認出了他的身份,眼前這金髮青年,正是中土帝國鑽石軍團軍團長狼邪的兒子狼天意。平等王一脈嫡系。

當初第一次見到狼天意的時候,他是和藍寶兒在一起的,囂張跋扈得罪了炮龍,被姬動親手斷去一臂。後來姬動感念狼家為平等王一脈的付出,給了狼鄔半瓶生命之源,用來恢復狼天意的手臂。此時看來,他的手臂早已是完好如初了」以姬動的精神力更是能看出徽天意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實力又有了明顯進步。可以說的上是突飛猛進了。

姬動認出狼天意,西他背後的學員們一個個卻已經張大了嘴。很明顯,眼前這位騎士乃是那數千名重騎兵的統帥,他竟然會直接跪倒在姬動老師面前,還稱為少主。天啊!我們的姬動老師到底是怎樣身份?

姬動沒有下馬,淡淡的逸:「原來是你,起來吧。」

「是。」狼天意恭敬的站起身,一年多前的那份囂張已是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份沉秸。

「少主,您怎麼會在這裡,我聽說您參加了上次的聖鄔之戰……,您的頭髮……」狼天意看著姬動那一頭白髮,眼中除了流露出毫不做作的崇敬還有深深的震驚。上次被姬動擊斷一條手臂,帶給他的是極其沉重的打擊。他是狼家精心培養的後代,準備是作為鑽石軍團未來軍團長接班人的。僅僅二十七歲的時候就突破了六冠。這一點絲毫不比陰陽學堂排名前十的弟子差。甚至猶有過之。因此他也有了囂張的本錢。可是,那次遇到了雷帝弗瑞和暴君姬動,先是被弗瑞一巴掌抽飛,緊接著又被姬動廢去一臂,這個過程不只是對他身體上的傷害,更是對他那高傲內心的巨大打擊。要知道,姬動看上去比他還要年輕幾歲啊!也就是二十齣頭的樣子。

當他返回家中,期望著父親和叔叔能替他做主的時候,父親問明情況之後,竟然毫不猶豫的打斷了他另一條手臂。並且告訴他,如想活命就老實的聽從安排。

狼鄔身為鑽石軍團軍團長,雖然位高權重,但對他這個獨子卻是極其寵愛。從小到大,別說是打,就連一句重話都沒說過。可這一次,他卻親手打斷了這親生兒子的手臂。當狼邪帶著他跪倒在姬動面前請罪的時候,狼天意才明白,自己這所謂的天才終究不是最頂尖的存在,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他好後悔,為了追求一個女人令父親也要受到牽連。儘管他有些高傲囂張,但秉性卻極為孝順和父親感情更是最為深厚。在那時他恨不得一頭撞死也不希望父親受到屈辱,反正他已經是個廢人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