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脯劇烈地起伏著,臉帶面罩的少年不知道怎麼回事,為什麼自己的**力量竟然變得如此孱弱,直到現在,胸腔內還是一陣陣翻江倒海的感覺,但儘管如此,他還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心中的話說了出來,因為這些話完全關乎著他的生死。

胸脯劇烈地起伏著,臉帶面罩的少年不知道怎麼回事,為什麼自己的**力量竟然變得如此孱弱,直到現在,胸腔內還是一陣陣翻江倒海的感覺,但儘管如此,他還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心中的話說了出來,因為這些話完全關乎著他的生死。

傲爽並沒有說話,而是蹲了下來,看著少年眼中那抹強裝鎮定的神色,嘴角翹了翹:「不狂了?不是你剛剛想拿我二人當墊腳石的時候了?好,那我也問問你,如果將你我二人的位置互換一下,你會放了我么?」

「我……」

少年剛要說什麼,可眼神卻是猛然跳動了一下,開什麼玩笑,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自己不趁著優勢將對手擊殺,等到他回過勁來,哪怕不敢明著和自己作對,暗中給自己來一下也夠勁。

「無話可說了吧?所以你的問題,我不做正面回答!」

說完,傲爽神情不變,剛剛將少年整個人摔砸到地面上的右手,又是猛然抬了起來,在所有人那驚駭莫名的目光下,兇狠地插進了躺在人形凹槽內少年的心臟處,下一刻,一顆猶自跳動的心臟,便已經呈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內。

傲爽的手掌間,似乎附著上了一層赤紅色的靈力,猶如保護膜一般,防止少年心臟周圍的血跡和他的手掌產生最直接的接觸,但這般場景,還是有些太過瘮人了,血腥淋漓的景象,有些人看到甚至都直接吐了出來。

不怪傲爽出手如此兇狠,對方是神話精英團的人,雖然是對方犯錯在先,可這個世界,哪有什麼講理的地方?一陣添油加醋的訴說之後,恐怕自己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被無數個神話精英團團員通緝,因此他還不如出手狠一點,哪怕會被人視為眼中釘,也無所謂了。

事情的前前後後,以及這些利害關係,其實都只是傲爽在一瞬間思索到的東西,因為這種場面,他已經面對無數次了,雖然他對於自己如此招仇恨這點也有些無奈,但事情已經發生,不管如何,人他已經殺了。

「咦?這不是傲爽么?一個多月之前風雲亂戰中的王中之王,不說他已經加入藍日道宗了么?等等,他又殺人了?唉,你們閑著沒事招惹他幹啥?知不知道他在風雲域一夜間殺了多少人?五百多人!還有人敢招惹他,那不是沒事找事么?」

就在這時,一道略顯無奈的聲音自人群中傳來,是一名同樣和傲爽一屆參加風雲亂戰的武者,不過他似乎是風堂的武者,因此傲爽並不認識,可他卻是認識傲爽,因為就在那一晚,他差點死在他的手中。

「何人在我藍日城鬧事?不知道這裡是屬於藍日道宗的管轄之下?好吧,殺不殺人沒關係,地面裂開的錢,必須有人掏出來!」

先前的聲音剛剛落下,一道充斥著『陽剛正氣』的聲音便已自人群的正上空傳了出來,因為有著不管是什麼時候,藍日城的上空必須完全禁空,也就是不能飛行的條令,所以來者,必然是藍日城官方的人無疑了。

是一名老者,他身穿一襲蔚藍色的衣袍,背面綉著五枚驕陽,雖然身形佝僂,滿臉老相,可在所有人的眼中,他懸立於天空中之時的身姿都是異常的挺拔,之所以會如此,或許和他的實力有著直接的關係。

如何分辨出藍日道宗的這名執事在藍日道宗擁有著怎樣的地位,從其身上綉袍所繡的驕陽數量就能看出,最少為一,最多為九,雖說五枚只是一個折中的數字,但也不算低了。

據說只要是由藍日道宗管轄的城鎮或是分部,其中必然有著一名尊者級強者的存在,如果沒猜錯的話,此人應該就是藍日道宗在藍日城的管事人了,而他,也是這次選拔弟子的管事人。

「多少靈石,直接說吧。」

傲爽不打算在這件事情繼續討論下去,儘管他本人就是藍日道宗的弟子,況且,不管賠償多少靈石,他也不可能從自己的腰包中掏出來,凹槽內的少年不是已經死了么?他的空間戒,可是就被他戴在手上。

「四塊被打碎,十二塊受到不大不小的波及,一共是十六塊靈鋼石,每一塊原價是五十萬下品靈石,乘以十倍便是五百萬,再加上一百萬,呵呵,如果老夫沒算錯的話,應該就是六百萬靈石。」

老者一邊說著,還將衣袍下那枯瘦的手臂抬了起來,手掌攤開,對著傲爽比劃了一下。

「好。」

點了點頭,傲爽下意識地就要在萬鱷之源內拿出六百萬靈石了,畢竟已經不是當年為了幾塊靈石就可以拚命的時候了,六百萬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只是一個小數目而已,可剛剛將靈石拿出來,他卻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不僅雙眼中莫名之色閃爍,就連身形也是一頓。

猛然抬頭,一雙眼神,緊緊地盯在了老者攤開的手掌處。

只見老者的右手上,赫然有著整整六根手指,比正常人,多出了一根!

「嘩!」

感受到傲爽的異樣后,眾人也是順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當發現老者的右手上竟是生著六根手指后,人群瞬間變得騷動,喧嘩聲也是隨之傳了出來。

如果說尋常之時,傲爽看到一個人的手上有著六根手指,或許他還不會震驚,畢竟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可藍日道宗之內的生著六指的老者,卻只可能是一個人……

那就是在幾年前的一次戰鬥中,施展出一種強大的指法時,將陽光都是撕成五彩斑斕碎片,有著六指尊者,六指斷陽之稱的……藍奇!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離 ,熱鬧不凡,原來過幾日便是孝直皇后的壽誕。

這半年,因為邊界車察合台汗國的侵擾,搞得朝廷內不得安靜,朝廷派了大將祿淵凰將軍驅逐外犯,這幾日捷報頻傳,皇上一高興,賞了下面一大批人,還下旨傳聖令要親自給皇后做壽宴,以示慶賀。

孝直皇後接了聖旨,一邊是極其歡喜一邊又是極其憂慮,這些年,皇后的熙園宮一直清冷寒寂,皇上極少步臨。現在皇上下旨要親自來熙園宮給皇后慶賀壽誕,孝直自然受寵若驚。

不過,重墨離開京城一月有餘,遲遲難歸,這又讓孝直坐立不安。

錦恆將軍一月前準備暗自去畫廊山救援重墨,無奈走漏風聲被太子的人以各種理由攔阻下來,這些事情都背著皇上進行,被皇上知道了,太子和皇后都會被皇上責罵,甚至懲罰。

九子爭嫡,太子之位並不安穩,太子在皇上謹微慎步,不敢在其面前顯露一點點囂張浮誇的本性,唯恐一步之錯,全盤結皆潰……

皇后孝直因成文略事件后,連累牽涉,一直不受皇上待見,連同成家這些年也遭受冷落,成氏勢力是一年不如一年,皇上其實一直忌憚成氏家族權力過盛,為了更加打擊削弱成氏家族,這次邊界之亂,也不讓皇后之父成庭君征戰,不給他們建立功勛的機會,而是派了祿媛皇貴妃的父親祿淵凰征戰,祿淵凰戰報頻傳,大大打臉皇後娘家成氏……

祿媛沒有阻止皇上親自給皇后做壽誕,也是故意讓皇后孝直難堪。

不過,祿媛皇貴妃娘家藉助祿媛皇貴妃在皇宮裡的力量確實爬得很快,爬的高跌得重這個道理祿媛還是很懂的,所以太子和皇后各有忌憚,雙方都隱了重墨離宮事件下來,暗裡卻竭力鬥法。

過幾日就是皇后壽誕,皇上來熙園宮慶宴,重墨雖然不受寵,被皇家邊緣化,究竟還頂著皇子的身份,還得面見皇上。皇后一邊為重墨的安全心憂,一邊為重墨不在皇宮惴惴難安。

蜜語 ,「皇上駕到!」把錦榻上的孝直皇后嚇了一個半死。

管事的葛覃疾步進來:「娘娘,皇上來了。」

還未來得及商量,皇上豐榮的身姿就昂步進來。

孝直穩了穩神,起身半跪,臉上堆出一個嬌嬈的笑臉,躬身迎接:「臣妾恭迎皇上……」

恆源皇上大略四五十歲,身姿矯健,穿著金玉皇蟒袍,帶著金玉莽冠,因為外面下著大雪,所以批了一件藏青色貂皮大披風,進得屋內,太監幫著皇上把大披風給接下了,到外面去都掉雪粒,皇上大約心情是極好,對跪在地上的孝直皇后揮了揮手,道:「免禮,坐下陪朕說說話。」隨即坐到了花團錦簇的玉榻上。皇后迎了過去,叫葛覃上了最好的碧螺春,陪在一邊坐了。

花樣快穿︰位面男神,晚上見!

談了一會兒話,恆源四下看了看,問:「很久沒見重墨了,重墨最近在忙什麼,叫他來見朕,朕要考考她這一陣學習怎樣。」

如意和德平公主聽了,面面相覷,回頭去看她們的母后,不敢回話。

孝直皇后勉強笑道:「臣妾告罪,臣妾教管不周,九皇兒重墨去武瓊山冬獵了。」

皇上臉色陰暗下來:「過幾日便是愛卿的壽誕,重墨怎麼能不在宮內!」

皇后馬上道:「皇上說的極是,臣妾馬上傳信給重墨。」

重墨是皇上不得不提的皇子,提了他便想起他生母文略,文略的事情實在讓皇上心情極其不好,皇上坐了一會兒,便沉著臉離去。

皇后望著皇上離去的背影,心中默默道:成文略,你真晦本宮的心情。

二十多年前,孝直不除成文略得不到重墨,除了文略,重墨是到手了,可是棄妃之子,尤受冷落。

孝直也是喜半參憂。皇子在手,皇權才在手,可是,孝直在手的只是一個備受冷落的弱勢皇子!

「不,本宮絕不服輸!」

眼看成家勢力這些年一點點消弱,祿媛皇貴妃娘家勢力卻一點點強大……成文陶咬了咬唇,本宮就不信成家從此就這樣衰落下去,要敗在祿媛家族手裡。


「來人。」

「娘娘,奴婢在。」


「去把雲易公公叫來。」

「是,娘娘。」 第九百五十一章成為王牌弟子的男人!

「哦,對了,你是傲爽?那這靈石,你倒是不用給了。頂點小說」

打量著傲爽,藍奇從剛開始便感覺眼前這少年有些熟悉,只是中域的天才少年實在太多:「只不過你應該不用來到這裡?你已經是我藍日道宗的一品弟子了,為了你身邊的人?」

傲爽點了點頭,而既然藍奇都發話了,也認出了自己,那麼自己也沒必要去再上交什麼賠償了,隨後,便是看向了一旁的君臨意:「我的這位兄弟,也對藍日道宗產生了一些『興趣』,所以便想趁著這個機會,成為藍日道宗的弟子,他……是個想要成為王牌弟子的男人!」

「哦?」

聽了傲爽所說,不止是藍奇那白花花的眉毛抖動了一下,就連周遭越聚越多的人群也是再度變得躁動起來,顯然,誰都知道這『王牌弟子』到底代表著什麼,這,的確是一個極為敏感的話題。

這時,所有人的視線都聚焦在了傲爽身旁的君臨意身上,他們都想要看看,這個胖子,究竟擁有著怎樣的實力,難道只是傲爽隨意一說?應該不是,他也不是這般輕浮之人。

「獨孤幻影跟我說,我若是能成為藍日道宗的弟子,他就給我五千萬靈石,還有一本遠古之時的天階低級靈技,所以我就來了,不過我現在才想起來,我還沒好好問問那個傢伙,五千萬靈石,到底是下品靈石還是中品靈石,或是上品靈石……」

「不過那個獨孤幻影還是有些小看我了,成為藍日道宗的弟子只是開頭而已,接下來,我要從三品弟子開始,一步步地向王牌弟子進軍,用不了半年的時間,嘿,崢嶸畢露榜上,你們就會看到我的大名!」

噗……

眾人這時才發現,這胖子不是一般的臉大,五千萬靈石,要是上品靈石的話,恐怕獨孤幻影都可能會吐血,不過再怎麼說,能被獨孤幻影選中,並且花費這般代價來加入藍日道宗,倒是不難想象,這胖子有著怎樣的潛力。


不過有句話說得好,沒有實力裝比是撒比,有實力就是牛比了!

「是幻影那個傢伙說的么?」

不知怎得,藍奇的神色頓時變得有些古怪起來,隱隱間,似乎還升起了一絲怒氣,自言自語道:「難道他不知道,這次負責招攬弟子的人是我么?呵呵,不過也好。」

其實別說是眾人對於君臨意實在是有些陌生了,只要他身為傲爽兄弟這一點,就足夠得到所有人的重視,而剛剛還在街道內動手的兩個人,不知是已經被嚇得說不出話來還是自覺羞愧,到此時已經完全消失蹤跡了,根本沒有人看到兩人是何時離開的。

傲爽和君臨意兩人,也是將一身的氣勢盡數收斂,變作尋常之時的模樣,可就算如此,還是再沒有任何人敢輕視他們了,開什麼玩笑,這動不動就出手擊殺,殺完人還跟沒事人似的,別說實力根本不處於一個層次了,哪怕高上一些,恐怕都要暫避鋒芒。

而且看看人家,一看就是有著豐富人生閱歷的人,縱然是跟六指尊者說話,都沒有任何的拘束感,傲爽還好,那胖子君臨意甚至都開始貧嘴了。

整個場景瞬間變得有些微妙起來,不過或許只有藍奇才看出了其中的端倪,雖然看起來兩人是平起平坐,可實則還是要以傲爽為主的,因為在他未說話之前,君臨意並沒有開口。

這兩個人,雖說都是半王之境的武者,但很顯然,君臨意的實力是在半王巔峰,也就是說差一步便可成為真正的靈王境武者,可他卻以傲爽為首,這就不難看出,傲爽的實力和人格魅力了。

怪不得被宗主如此看重,這傲爽果真不一般,而且他的身上……難道是錯覺?怎麼我感覺,這少年若是全力出手的話,我都可能受到生命的威脅,實在是……讓人捉摸不透……

傲爽只是半王之境的武者,可身為尊者級巔峰的藍奇卻看不透,這就實在讓人感到匪夷所思了,什麼最可怕?未知的事物,看不透的人!而傲爽在他的眼中,恰巧屬於後者。

但百密一疏,或許藍奇根本都沒發現,自打傲爽開口之後,整個街道都徹底安靜了下來,就好似他站在這裡,原本所有人那昂揚的興緻都齊齊熄火了一般,興緻沖沖的神色早已消失不見。

震懾力,壓迫感,致使他不動,無人敢戰!

半響之後,藍奇終於是發現了這個情況,微微眯起雙目打量了一番眾人之後,輕笑道:「呵呵,尋常之時都自詡為天才,甚至是某個地域的佼佼者,可這回,你們見到真正的天才了?」

他所謂的『真正的天才』,自然指的是傲爽和君臨意了,聽到藍奇如此奚落自己,不少人的臉上都劃過怒容,可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此,兩人只是說了幾句話,殺了一個人,他們就不敢再造次,甚至話都不敢說了。

「你們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最不缺少的便是你們這種人!天下之大,藏龍卧虎,想要一枝獨秀?根本不可能,不過這也不怪你們,畢竟你們的經歷擺在那裡。」

「你們當中,有身份尊崇之輩,有沽名釣譽之人,也有曾想過依仗自己的實力,獨步天下的『天才』,可既然你們都想拜入我藍日道宗的門下,就要懂得,什麼是規矩。」

這句話,藍奇是對所有人說的,當然了,這個所有人,自然包括著傲爽和君臨意在內,他這是在提醒兩人,殺伐果斷一些固然是好,可進入宗門之後,難道就因為一些平時的口角或是如何便出手殺人?顯然不行,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整個中域內,各種勢力分鬃錯雜,多得連我都數不過來,不過我可以向你們保證一件事情,那就是不管你在原本擁有著怎樣的身份,再加入藍日道宗之後,一切都要憑藉你的實力,出身不好?沒關係,只要你足夠天才,宗門內總歸是有你的一席之地!」

這也是藍日道宗的一個特色,或是說,整個天下,也只有藍日道宗敢放出這等狂言,那就是不管是誰,只要成為了藍日道宗的弟子,便不能仗著身份去欺壓別人,除非是憑藉實力!

怎麼,受不了這一點?那你可以離開宗門,什麼?想要藉助你的家族向我藍日道宗施壓?試試就行了,都不用聖階蓋世級強者出手,隨隨便便拉出幾個尊者,分分鐘滅了你宗門。

「好了,也跟你們說這麼多了,接下來,就讓咱們……前往試煉空間!」

藍奇說完,右臂便是猛然豎起,那手掌間的六指上,驟然閃爍過大片的藍芒,一股渾厚到極點的靈力波動傳來,眾人只感覺,整個藍日城瞬間便是鋪上了一層蔚藍的色彩……

不愧是尊者級的強者,這般實力的確強大的無可匹敵,縱然傲爽也見識過不少尊者級強者出手,可不得不說,哪怕都是尊者,實力上也有著分明的層次之分,就算只是一個小境界,也總會有著翻天覆地的大變化被摻雜其中。

在一團蔚藍色靈光的包裹之下,傲爽和君臨意頓感天旋地轉,兩人似乎又在虛空之中橫渡了許久,急速飛行之下,山海相間,奇珍異獸飛舞,好似來到了一片光怪陸離的新大陸,峰林山瓊,遨遊虛空。

這時,藍奇的聲音又是傳來,噓噓渺渺的聲音,似乎遠在天邊,又好似就在眾人的耳畔。

「這片『試煉空間』,是在十年之前,一些強者們在聯手探尋虛空之時發現的,最終也是被我藍日道宗所得,你們可以把他當作另一個世界,原本只是幾名蓋世級強者修鍊的空間,可現任宗主藍星卻是發現,用來試煉弟子比較合適,於是乎,呵呵……」

「這個獨立的空間,每兩年的時間才會開啟一次,尋常時刻,除非你是聖階蓋世級強者,否則是無論如何都打不開的,所以正因為此,我藍日道宗也是每兩年才會招收一次弟子,進行磨練,最終能夠勝出者,便能夠真正成為藍日道宗的一員!」

眾人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心中的期待之火也是再度被點燃,空間相對較大的話就好說的多了,最起碼碰到傲爽和那個胖子的幾率也會少上一些,這才能慢慢發展,逐漸變得強大。

他們畏懼傲爽,也只是心理作用在作怪,如果實力都相差不多的話,這種心理作用自然會變得很小很小。

從天而降,當眾人都站穩之後才發現,他們早就不在藍日城內了,而是來到了一片視野比較空曠的開闊地界,除了頭頂上那在藍芒籠罩之下的天空外,這裡的靈氣倒是極為濃郁。

四周早就站滿了無數人,並且這種增加的趨勢還沒有徹底停止下來,伴隨著一道道藍芒在天空中垂直落下,一名名武者的身形,還在不斷地顯現而出…… 一會兒,葛覃姑姑臉色沉重地回來了。

「怎樣?」孝直急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