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剛才不是在……

自己剛才不是在……

「嘩!~」腦袋猛的清醒,林風倏然回過神來。

用力睜開眼睛,思緒的回歸帶動紫晶槍的『鏗鏘』之聲,如空谷幽鳴般響徹。前方一道精光徐徐灼現,剛是恢復知覺的身體。莫名又是變的無法動彈,強烈的氣勢在這瞬間完全壓迫而下。

如煙雲般籠罩,如雷霆般轟然而落!

「鉦!」腦中一道巨震聲,將所有雜念都是剔除。

這一刻,再沒有任何聲音。沒有任何的視線,自己彷彿進入了一片『槍』的世界之中。

天空。許多碎片般的白霧散開,漸漸匯聚成一朵雲彩。

很白。

潔白無暇。

正如前方那片光點一樣。

那好似這片白霧的匯聚,宛如雲朵的誕生,周邊所有的氣息全部匯聚於這一點之上,力量、勁力、氣息,化作乾淨利落的一槍,化作那片白雲宛輕幽幽的出現。

這一槍,並不快,更談不上什麼迅猛,雷霆之威。

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槍,卻好似白雲落下,天空綻放出靛藍色光亮。

但,給自己的感覺,卻比任何的槍招都要來的強。彷彿將無數槍招融合為一體,彷彿將簡樸發揮到了極致,槍的出現毫不拖泥帶水,一槍就是一槍,直截了當。

如雲起霧開,破曉天明。

「此槍,名為『雲起』。」淡淡的聲音在耳邊響徹,好似鐘聲敲響心靈。

林風霎時睜開眼,周圍一切如夢幻泡影,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此刻,自己仍站在那片岩石群上,天,還是那片天;地,還是那片地;沒有絲毫的改變,但…卻少了一個人。

那手執長槍的中年男子。

早已是不知所蹤,正如這槍招一樣,雲起霧開,人跡消無。

「他……」

「是在教我么?」

林風怔然望著自己的雙手,感覺極是不可思議。

哪怕只有那麼一瞬間,但自己彷彿成長了許多,並非槍法疾速增長,而是對槍的理解,對槍法意境的領悟,更是對未來槍道的全新認知,前方那片迷霧,正如這一槍落下——

雲起霧開!

「啊!?」餘光瞥過羅盤,上方指示的時間,林風面色頓變。

「這麼快已經七天了?」

瞪大眼睛,林風倍感驚然。

感覺,自己彷彿只是過了那麼一剎那時間而已,但…這就七天了?

「對了,之前我似乎頓悟了?」林風倏地想了起來,眼眸泛光。自己完全沉浸在槍法的世界里,好像正是那中年男子把自己喚醒,然後…又傳授了自己那一槍。

之後,便消失無影。

「他果然很奇怪。」林風苦笑搖頭。

從之前,自己便一直感覺到這中年男子怪怪的。

如今,這種感覺更勝一層。

「娘說的沒錯,在這片斗靈世界,有許多隱藏不問世事的強者,一心一意想要突破軒輊,成就星空強者。」

「想來,他便是其中之一吧?」

林風眼眸微粼。

眼下,自己若還不知這中年男子的實力,那就委實太傻了。

雖不知他身份,但他的實力,絕對是在娘這一檔次,遠遠超出人魔聖主。 總裁是冷文霸主[快穿] ,自己根本沒法反抗。若他對自己心存殺意,自己恐怕早已死了不知多少次。

「不過。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是古族強者,又或是隱藏的人類強者?但人類有那麼強的武者么?」

「最奇怪的是,他為什麼要教我?」

一頭霧水,林風眺望遠方,心中倍感好奇。





水簾洞。

唰!一道身影霎時出現。

倘若林風見到,定能認的出來,正是那背著巨大槍鞘的中年男子。

他來這裡做什麼?

嘩!嘩!寸步而行,看似行走緩慢。但卻彷如瞬移般的行進。更奇怪的是,在這陌生的水簾洞中他完全如履平地,儼然非第一次到來。前方那片水霧朦朧,水莜玫正是婷婷而立。

「聖主,這邊請。」開啟通道,水莜玫神色恭敬。

聖主?

來人,正是人類十二聖主之一。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雲槍聖主!



「怎麼樣?」天機聖主慈祥的笑道。

「不錯。」雲槍聖主惜字如金。

「哦?」天機聖主微訝。

「槍感極佳,然資質……」猶豫了下,並未再說下去, 千世百魅之狼性總裁的偽裝嬌妻 ,沉聲道,「欠你的三個條件已悉數奉還。從此你我兩清,告辭,後會無期。」

追獵小小丫頭 ,轉身便欲離去。

「一身修為,雲槍你就甘願平庸一生?」天機聖主目光粼粼。

未停下腳步。雲槍聖主昏暗的眼眸精光一閃即逝,「毋須再勸。人族存活與我無關。」

「但她……」天機聖主還想再勸,卻是倏地一道恐怖氣息在前方轟然爆起,雲槍聖主腳步已然停下,未回頭,但那巨大的槍鞘卻是錚錚劇震,澎湃的槍意止不住釋放而出。

「好吧,我不勸了。」天機聖主識趣的閉上嘴,卻知雲槍聖主脾性。

巨震的槍鞘停落而下,雲槍聖主難以抑制的氣焰徐徐消散,隨即再踏起步伐,往外行去。

「對了,忘記告訴你。」天機聖主微笑道,「你見到的林風並非全部,此子還有一個資質絕頂的分身,主修戰神之道。」目光投向雲槍聖主,見其步伐稍緩了少許,但仍未是停下,進入那片漩渦之中,霎時消失。

嘴角微微划起,天機聖主眯了眯眼。





「可惜!」


「如此好的感覺。」

「不能浪費時間,必須儘快結束決戰。」

林風雙眸粼粼。

直覺告訴自己,這槍的感覺並不適合本體,但極適合分身。然此時此刻,所有感悟都在本體上,而且唯有雙瞳的特殊性才能記憶住剛才那一槍,閉上眼,身體的感覺仍回味著那絕妙滋味。

此刻修鍊,絕對是最佳效果。


但,眼下自己必須要參加『帝位爭霸賽』最後決戰。

太可惜!

這種修鍊的感覺,可一不可再。

失去了,下一次不見得能再找回來,正如頓悟一樣,要看時機和運氣,有時候說來就來了。

「快!」

「早點結束,早點修鍊。」

林風緊抿嘴唇,心急如焚。

或許自己最強的是火焰,但從小自己最喜歡的——


便是槍。



挑戰台。

此時,早已人滿為患。


遠比之前人魔聖主那一役時要多好幾倍的人數,幾乎雲集所有南方域聖者,共襄盛舉。因為這一次,將是決定未來南方域之主的位置,誰也不想錯過。

真正的帝位爭霸賽!

除林風外,另外六個晉級聖者早已到齊。

炎王、魯王,鉅王,三個九洲之王領銜堯帝一脈,而另三個晉級聖者,則都是閑散聖者。包括隱居強者『黃氮』,在人魔聖主一戰中他也是到場,親見林風那震駭一役;還有橘顏宮主,統領橘月宮,勢力相當之龐大;而另一人,便是百年前那橫空出世的大盜『乩軻』。

六強齊聚,只欠林風一人!

… 「聽說那林風很虎啊。」

「那還用說,我可是親眼目睹,強如人魔聖主都被他擊敗。」

「真的假的,傳說中的第十三聖主?」

「那可是遠古時代的強者啊!」

……

周圍儘是熱議之聲,一片熱鬧不凡。

人魔聖主的名,在聖者的圈子裡相當響亮,雖然不被提起,但誰都知道『十三聖主』的存在,名聲鼎沸。而眼下,林風在眾目睽睽之下擊敗人魔聖主,自是惹人關注。

尤其是,他還是七個帝位繼承人之一。

「都不知是真是假。」橘顏宮主一臉傲然,眼高於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