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出了清音閣不久,靈覺明銳的天豐就發現自己被人鬼鬼祟祟的跟蹤,但不知道適合原因,況且也沒有理由被跟蹤,要是有的話,也只有剛剛得到的地靈乳液了,所以天豐故作小計,拿出地靈乳液,果然,這些人是為了地靈乳液而來,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剛得到地靈乳液,為什麼就被跟蹤,還是有目的的跟蹤。

自從出了清音閣不久,靈覺明銳的天豐就發現自己被人鬼鬼祟祟的跟蹤,但不知道適合原因,況且也沒有理由被跟蹤,要是有的話,也只有剛剛得到的地靈乳液了,所以天豐故作小計,拿出地靈乳液,果然,這些人是為了地靈乳液而來,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剛得到地靈乳液,為什麼就被跟蹤,還是有目的的跟蹤。

為了弄清緣由,天豐先是搖頭輕問,眼中也是暗暗打量四人實力,『將級三階初期!』四人竟然全是將級初期,天豐現在內力也才是將級二階中期,單憑內力,實力就達到將級三階巔峰,再加之元力這個本身就達到將級三階初期的力量,實力更是*近帥級一階初期。

只見那四個黑衣人鴛鴦不馴的怪笑幾聲,用鄙視的眼神看向天豐。

「放心,等你將死之時,我們會讓你知道的。」

天豐眼中陰霾初現,這四個黑衣人自己初次見不說,而且一見面就是為了自己剛得到的地靈乳液,更是要殺了自己,天豐雖然之前沒少聽過殺人越貨之例,但當真發生在自己身上之時,心中那種氣氛和彆扭別提有多重。


「你們確定得到地靈乳液后也要殺我?」

天豐語氣陰沉,冷聲問道。

「哈哈!!!大哥,你說這小子是不是被嚇傻了?竟然問這麼白痴的話」


其中一個黑衣人突然哈哈大笑,一手指著樹下的天豐,一手拍著自己的肚子,笑的前俯後仰。

其他三個黑衣人更是如此,他們四個幫少爺做這種事也不少了,第一次見有人這樣問自己,警惕心也放鬆了些。

「原來是個剛出門的雛呀!」

「一會可別輕易殺死他,要好好玩玩,逮住他慢慢折磨死他,我好久沒有聽到骨骼被踩碎的聲音了。」

「是啊二弟,一定這麼做,不然,不符合咱們四兄弟的風格。」

那位被叫做大哥的黑衣人笑著對剛開口的人說道。

「哼!」

天豐一聲冷哼,他雖然可以憑藉身法離去,但天豐這次不想如此去做,暗自下定決心,天豐決定今天第一次殺人,況且就三人所言,他們四個手上沒少沾染血腥。

「疾!」

「八級崩勁!」

天豐不想放過他們其中任何一個,於是先行發動攻擊,兩聲清喝出口,只見天豐在地上的身影瞬間消失,再次出現之際,八級崩勁的右拳就攜帶著濃厚的天地靈氣打向正在開口的老大面龐。 這四人也不虧是經常殺人越貨之色,更不用說其將級三階初級強者,戰鬥意識絕不比胡飛躍差上分毫,就不用說沒有經歷生死戰的天豐了。

只見他右手抬起,應戰天豐的右拳,另外三人見天豐的速度如此之快,又見大哥已經出手應戰,於是紛紛發動自己擅長的攻擊打向天豐,殺意滿滿。

「奔雷拳!」

「暗影殺!」

「斷頭台!」

三道強大的攻擊立即夾雜著天地靈氣,聲勢浩大的分別打向天豐頭部,胸部和腹部。這三處無論哪一出被這三人打中,天豐都會受重傷。

「嘭!」

天豐右手與黑衣人大哥劇烈碰撞,一時間天地靈氣紊亂,黑衣人所站之樹更是在強大的攻擊下碎裂。

「寸勁!」

天豐發動另一功法這一類似八級崩勁的功法,只見七重寸勁隱隱纏繞天豐雙手,隨著天豐落葉身法而出拳,低頭,高空170度轉身,迅速的以攻代守,與攻擊而來的三人碰撞,發出陣陣巨響。

一時間碎木飛揚,將天豐和掩埋在內。

「嗖」

「嗖」

「嗖」

「嗖」

四聲,只見那四個黑衣人從中倒飛而出,分別落在天豐四周的樹上,眼中沖滿震驚之色的看著逐漸顯露身形的天豐。

億萬總裁的逃妻

「好霸道的力道!」

四人相視一眼,皆從對方眼中讀出震驚之色。

總裁的試婚甜妻 用四象陣法攻擊他,爭取短時間拿下他離開,這裡離清音閣太近,要是裡面人來了,咱們一個都走不掉了。」

「是」

四人略作交談,立即準備用他們多年磨合的針法快速拿下天豐。

天豐學識豐富,一見四人身上四色內力外溢,相互連接,立即明白這是四象陣法即將形成的表現。

四象陣法,古人創造的一種群體用的攻殺針法,主要由四個不同內力屬性修士構成,可以將四人內力相互兼容,利用屬性相撞的原理讓四人實力大幅提升。

按照天豐估計,這四人如果成功使出四象陣法,將力量提升,大約能提到將級三階巔峰之鏡!

面對四個將級三階之鏡,天豐雖然也能戰勝,但所用時間和代價並不是天豐所要的。

而在發動四象陣法之時,四人的防禦力也會大幅提升,除非一擊殺死一人,不然無法打斷,再加之他們四人實力發動,一般將級三階巔峰修士全力一擊無法必殺一人。

這也是這四人經常殺人越貨還能活的這麼久的原因,不然,要被人抹殺。

天豐雙眼凝重,雙腳微移,雙手一前一後,做出攻勢。

天豐收起內力,直接動用將級三階初期的元力,全力發動自己最強的攻擊之一,更是動用了青雷山莊《歸無》功法全力輔助元力運轉,一時間只見天豐身周天地靈氣凝聚,兩股巨大的靈氣漩渦出現,下一刻,巨大的靈氣漩渦聚在天豐雙拳之上,將之襯托出一股紫金之色。

「爆」

天豐一聲大喝,腳下半徑幾米的大坑迅速變大成十丈之大,天豐身影更是迅速出現在那四個黑衣人面前。

「」

天豐直接發動最強的武技,實實的打在四人身上。

「噗。。。」

四聲輕響打破了寂靜的樹林,只見天豐從半空中飄落在地,靜靜地看著自己的雙手。


「嘭。。。」

一道聲響再次出現在這寂靜的樹林,四具屍體從高空落下。

這四具屍體正是那四名黑衣人所留,天豐使用自己最強的攻擊力,在一瞬間強殺這四人,只見這四具屍體全部都內臟盡碎,七竅流血而死。


這四人死的也冤,不僅和他們低估了天豐實力所致,更因為他們其中兩個還是魔武雙修,竟然沒有發揮出來,就被秒殺了。

另一邊天豐則在原地靜站片刻,這才走向那四具屍體,忍住心中的不適,天豐這才看了一眼屍體,這一看不要緊。

「嘔。。。」

只見天豐突然跑到一顆古樹旁,將剛食的佳肴一吐而盡。

忍不住好奇,天豐回頭再看一眼,換來的也是不斷的嘔吐,按理說一個將級戰士即使殺了人,也不應該出現嘔吐癥狀,但天豐卻出現了,因為這是他第一次殺生。

「呀!!!」

天豐嘔吐許久這才響起那四人身上的納戒,於是強忍著噁心之感,醒著頭皮走上前去,輕輕的取下四人納戒,收入自己納戒之中。

而後又用風系魔法將之屍體送入大坑之中,再用土系魔法將之掩埋,這才趁著夜色急忙歸去。

就在天豐離開之後,兩位女子突然出現在天豐所在位置,玉手輕揚,那剛掩埋的坑就被掀起,露出四具黑衣人屍體。

「小姐,他們的內臟都碎了,全死在那一瞬間。」

重生辣妻很撩人

「哦,不愧是紫龍家族的絕代天才,手段就是厲害。」這女子正是清音閣的清月仙子,而她旁邊那位中年女子也是她的護衛,實力更是達到皇級三階初期,不然也無法帶著一個人並且瞞過天豐的靈覺。

「小姐真是料事如神,不過這四人竟然是魔月公子派來的,看來天元公子當時被人追殺至此也和他有關」


這中年女子平靜的看著清月仙子,再次開口則是道出清月仙子未與天豐所說之言。

「青姨,天元公子曾對我說,不想讓天豐公子知道此事,還望青姨以後莫提。」

清月仙子笑著看向青姨,語氣中頗有叮囑之意。

「知道了,我以後不會在提。」

這青姨雖然是清月仙子的護衛,負責保護她的安全,但可謂是看著清月仙子長大,和她的關係甚好,再加上清月仙子也從未將她當作護衛,而是尊稱青姨,讓她心中暗自決定誓死保衛清月仙子。

「不過天豐公子也真是的,這屍體也不做處理,豈不暴露自己實力,還有搜刮東西也沒有搜刮乾淨。」

清月仙子環視一下屍體,便開口沖著一旁的青姨笑著說道,語氣中更是充斥著調皮之色。

「嗖。。」

只見清月仙子玉手輕揚,那四具屍體中老大和老四的懷中各飛出一個玉佩般的黑色吊墜,這兩個吊墜落到清月仙子手中。

清月仙子在一抬手,只見四具屍體開始自燃,不一會變只剩下一團灰燼。

「走吧。」

清月仙子轉身沖著青姨說道,之後幾個閃現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在清月仙子二人離開之後,大坑邊緣再次出現一道黑影,慢慢的黑影形成一道人影,這人五十左右,國字臉,大黑胡,如果天豐再此一定會大聲叫一聲村長爺爺!

這人正是王不羈,王然的爺爺,自天豐離開山莊之時,他便將山莊事物交與###,自己也是跟隨天豐一道離開,一方面是為了保護天豐,另一方面當然是為了遊歷大陸。

「這孩子,終於肯殺生了,不過作為紫龍家族的人,竟然嘔吐,真令我為難。」

王不羈村長站在大坑旁邊,眼光向天豐嘔吐的樹旁掃視一眼,突然無奈的搖搖頭,口中道出這樣一番話語。

「那個叫清月的小丫頭倒也有一定閱歷,不夠,打擾現場可不是這麼簡單的。」

只見王不羈右手間火光突現,將天豐留下的所有氣息一焚而盡,這才向著天武學院深處走去。

邊走邊道該和那幾個老傢伙聊聊了。

同天豐與四人戰鬥的時刻,魔月心中閃過一絲不安之色,想要過去查看一番,但又因為季風在一旁極力邀請,於是抽空派自己身邊之人前去查看戰況,自己則是跟著季風來到了季家。

在王不羈離開十個小時后,魔月派的人終於來到這裡,但見到這裡除了幾棵樹木破碎以外,並沒有感覺到天豐的氣息,只感覺到那四人的氣息在這裡消失,隱隱間他還嗅到了一絲燒焦之氣,心中閃過一絲不妙,檢查半天,這才離去,回到魔月身旁彙報。

當然彙報成了那四人突然消失,懷疑被火屬性上著斬殺。

深夜,回到自己房間的天豐先是洗漱一番,然後盤腿而坐,運轉《歸無》心法,強行壓住心中的噁心之覺,連四個納戒都顧不得檢查,便開始今天的修行。

一夜無事,轉眼間又到了排位賽時間,這一次竟然一天比試三場!!!

這一突然的決定先是惹得眾人一陣非議,之後只得無奈的接受安排。

第一輪比賽毫無懸念,天豐等人全部勝利,贏得了一分,但第二輪時最小的蔡遠和她姐姐遇到了強大的對手,蔡遠輸了一局,而眾人現在正在01號演武台觀看蔡蕭兒的戰鬥。

「你認輸吧,我不想和女生戰鬥。」

台上一名英俊無比的男子沖著對面的蔡蕭兒高傲的說道。

「哼!不打過怎麼知道我打不過你!」

蔡蕭兒不服,她本來想在天豐面前展示自己的實力,結果前面遇到的對手不是太弱就是讓著自己,讓自己無法達到目標,但這個人,自己一上台就被他如此說道,心中難免怒意十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