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姬欣,就更不要說了,傅然本就是因為她牽連進此事,自然十分關切。

至於姬欣,就更不要說了,傅然本就是因為她牽連進此事,自然十分關切。

「二叔!」晏妮低聲開口,眼角的視線望向殿外。

「你這小丫頭,去吧!」晏妮的二叔失笑搖頭。

至於三族老者則是坐在大殿內,以他三人的實力,即便不用親眼所見,在如此距離下也能夠清晰感知,而碧蓮門諸多長老也是如此。

「你怎麼看?」一位長老向身旁另一位開口問道。

聞言,此人搖頭道:「相差甚大,十招必敗!」

「此時判斷尚早,若真是凌族之人,恐怕也不會輕易落敗。」碧煙開口。

碧煙很清楚,若傅然真的是凌族人,那麼其手段定然十分強悍,即便是面對甘歇,也不會輕易落敗。

因為碧煙曾親眼見過凌族之人的恐怖。

「據得到的消息,黑海曾經出現過蒼穹掌,而且僅僅兩層而已,應該不是凌信,凌信已經銷聲匿跡十餘年,而且以凌信的實力,即便不到八層,七層也是手到擒來,或許此人還真是凌族之人。」對於傅然的身份,碧煙心中有自己的看法。

傅然與甘歇二人來到大殿外后,瞬間便是引起了不少遠處弟子的注意,紛紛側目望來,被引起了興趣,紛紛行來。

晏妮站在姬欣身旁,低聲問道:「師姐,你覺得傅然這傢伙能夠堅持到什麼地步?」

聽其言語,晏妮也不看好傅然。

「你看著便好!」姬欣平淡道。

「哦!」晏妮嘟了嘟嘴,姬欣這短時間變得更加冷漠,即便是同門之間也是如此,晏妮不敢如同以往那般放肆。

「傅然小兄弟,還需要當心哦,若是傷到你,還望勿怪!」甘歇淡笑開口,那模樣倒是瀟洒。

「客氣了,儘管出手便是!」傅然道。

之所以願意與甘歇交手,第一自然的為了成全姬欣,第二便是傅然想要看看他與天才之間的差別。

當初在黑海,他曾以為自己與那些天才也相差無幾,特別的壓制住鍾柏川之後,這個想法便無聲無息出現在傅然心中。

但是自從上次離開黑海,在黑海外與那神秘青年交手后,他才明白,他與真正的天才之間,還有不小的距離。

而甘歇不但是天才,更是魂玄境的天才,藉此交手,也能知曉自己與真正的魂玄境懸殊。

當初能夠擊敗毒老人,不但有著運氣在內,更是因為毒老人只擅長用毒,對於玄決和肉搏都一般般。

而且傅然不會忘記當初二王爺的強大,以一人之力面對他與高澤等人聯手,而不落絲毫下風。

若非他最後憑藉這無法掌控的自身符紋,也不可能傷到對方。

若當初二王爺小心一些,或者是有所防範,那麼就算是自身符紋也無法重傷二王爺。

同樣是魂玄境,強如二王爺,弱如毒老人。

這便是魂玄境的差別。(未完待續。) ?甘歇衣衫飄蕩,與剛才相比,沒有強大的氣勢流露,而是傲然望著傅然。

傅然並沒有因為甘歇的傲慢而有輕視,反而極為凝重。

一嫁三夫 甘歇乃是他遇到過的最強敵人,恐怕與當初的二王爺比起來也不會差太多。

單手一翻,銀雷槍出現在手中,隨之傅然的氣息也發生變化。

此處發生的事情立即引起了不少弟子的主意,紛紛圍上前來,當感覺到傅然身上的戰意時,神色各不相同。

「那不是傅然么?他怎麼和甘歇鬥起來了?」

「不清楚,不過還需要出手嗎?以甘歇的實力,傅然根本不的對手。」

「也對,十招之內必敗無疑。」

「話可不能這麼說,傅然乃是姬欣師姐的好友,實力應該不會太差!」

議論聲紛紛,縱然不明白其中緣由,卻並不影響眾人判斷出勝負。

傅然對周圍的聲音猶如未聞,雙眼竟是緩緩閉上,就在眼帘垂下的瞬間,他的身影消失了,只能看到一道電弧閃過,眨眼便到了甘歇身前。

「這是……..」

就在傅然身影消失的瞬間,大殿內的碧煙瞳孔一縮。

「不會錯,這是凌雲腳,他真的是凌族的人!」

或許別人看不出來,但是碧煙卻不同,她當年便在中州見過凌族之人施展這個身法,即便時隔多年,自然不會看錯。

「好快的速度!」

而同時,不少弟子都紛紛一驚,傅然展現出來的速度太快,大多數弟子都只能看到一道影子閃過而已。

「咦?」

甘歇輕咦一聲,顯然傅然的速度也讓他詫異,不過也僅僅如此而已!

後退半步,同時身子側開,一道槍影貼著甘歇的胸膛而過,不過長槍卻突然橫掃而來。

叮!

甘歇屈指一彈,手指化為金色,如同金屬一般,與敲打在長槍之上,便將傅然的攻勢化解。

傅然沒有意外,或者說此刻的他也不會意外,因為在他閉上雙眼的瞬間,他便踏入空明心狀態。

唯有進入空明心,傅然的肉搏才能夠得到最大程度的發揮。

轟!

一槍暴刺而出,音爆之聲炸響,一圈圈淡淡的漣漪自槍頭擴散開來,那等威勢一般宗玄境都難以達到。

「修鍊了煉體玄決。」僅僅看一眼,甘歇便有所判斷,一個宗玄境想要達到如此力量,唯有修鍊煉體玄決。

下一霎那,甘歇雙手化為金色,閃爍金光,雙手緊握成拳,一拳接著一拳轟出。

砰砰砰!

二人都沒有動用玄力,僅僅肉體的碰撞都震得地面出現細微顫動,出手速度之快,眼睛都跟不上。

「倒是聰明,居然如此利用空明心。」看了一眼緊閉的雙眼,甘歇冷笑一聲。

「可是並非你一人擁有空明心。」

下一刻,甘歇眼中的世界消失,唯有傅然的身影在他眼中閃動,那襲來的長槍好似放慢了無數倍一般,以他的實力,輕易可避開。

在避開的同時,還能夠對傅然發動攻擊。

身影閃過,原本傅然還能夠與甘歇拼得旗鼓相當,不過當甘歇進入空明心的時候,他便處於下風,若非甘歇僅僅半步空明,他早就落敗。

「甘歇兄好手段啊!」望著眼前的交手,黃魁低嘆一聲,他是黃族驕子,可是不得不承認,論肉搏,他不是甘歇的對手,同時,對於傅然的肉搏實力也是極為佩服。

而殿內的甘族老者此刻趾高氣揚,甘歇與傅然才交手而已,而且連玄決都沒有動用,顯然是沒有認真,便以盡數將傅然壓制,若是認真起來,立判勝負。

甘商往嘴裡灌了一口酒水,他也是三族後輩之中唯一沒有離開大殿之人,眼角的餘光掃去,微微點頭。

這一幕正好落在一位碧蓮門長老眼中,當即便有了興趣,道:「甘商侄兒,我見你點頭,相比那夏歇在你看看來也頗為不錯咯!」

甘商不過是魂玄境,但是絕非甘歇這等魂玄境能夠比擬,兩者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

「我點頭不為甘歇,而是傅然。」甘商道。

「哦?此話何意?」姬欣之師也被引起了興趣,她已經看出來了,傅然被壓制,但是片刻之間也不會落敗,一位宗玄境能夠在魂玄境手中做到這一步,也算頗為不錯。

此刻其他人的視線也落在甘商身上,對於甘商的眼力,他們也很向看看是否如同傳言那般犀利。

東帝步凡笑看指江山。

甘族甘商定睛辨強弱。

「聽說甘商侄兒當初可是判過輪帝境強弱,也不知此事真假!」黃族老者冷笑一聲,道。

甘商沒有理會黃族老者,也沒有去看殿外的爭鬥,再度灌下一口酒水,這才開口道:「當然是甘歇勝……」

聞言,那黃族老者嗤之以鼻,這一誰人看不出來?剛想出言嘲諷兩句,不過此刻的甘商再度開口,道:「不過也要付出一些代價罷了,百招不見勝負。」

甘族老者眉頭一皺,百招不見勝負?若是此話由別人說出來,他必定會大笑,但是此刻卻笑不出來。

身為甘族長老,他很清楚甘商的恐怖,不是自身實力恐怖,而是那份眼力,有著與那年紀和實力完全不符的眼力。

黃族老者沒有開口,若甘商僅僅說甘歇勝,他還會嘲笑兩句,此刻若再出言嘲諷,說不定最後丟臉的將是他自己。

碧蓮門長老等人都是微驚,甘商的名頭他們都曾聽聞過,既然如此開口,必定不會無的放矢。

當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殿外,望著那不斷閃動的兩道身影,眼中的興趣越發濃郁。

甘歇一掌拍出,數道掌影重疊在一起,勁風呼嘯,在地面上留下道道細痕。

傅然手握銀雷槍一抖,槍花綻放,襲出間,一圈圈波紋擴散。

轟!

兩者相撞,無形的衝擊散開,當即周圍的弟子紛紛退後,這股衝擊就算是她們也無法做到無視。

不過也有數位單手拂過,便將襲來的衝擊化解,其中就包括姬欣。

噔噔噔!

傅然連續退後數步,這一次的碰撞,他再次被壓制,一道掌影與他擦過,將他生生從空明心狀態拉回。

甘歇淡笑一聲,道:「如此年紀便踏入空明心,實在難得,可惜也僅僅如此而已。」

甘歇雖說淡笑,不過那眼中卻有著一絲嫉妒閃過,傅然的空明心與他的半步空明心有著本質的差別,若非如此,傅然也不可能堅持到現在還未敗。

空明心,不但對符師有利,對修玄者來說,也有著諸多好處。

傅然壓下體內的氣血翻湧,將銀雷槍收入符紋空間。

論肉搏戰,傅然不是甘歇的對手。

拒愛成寵 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他都有所不及,兩者之間的實力相差太大,並非玄決能夠彌補。

這也是傅然並未動用凌決的煉體,一旦動用的話,身體表面會出現一層玄力鎧甲,說不定碧煙等人能夠藉此肯定他的身份。

傅然對於姬欣十分相信,但是卻並不代表他就相信碧蓮門。

然而傅然也有所判斷,即便是動用凌決煉體,恐怕還是要比甘歇弱一絲。

「看樣子你是打算動用玄決了!」感覺到傅然體內的玄力蠢蠢欲動,甘歇淡笑一聲,有著嘲諷在其中。

傅然沒有答話,因為此刻甘歇已經向他撲來,沒有絲毫猶豫,連忙退後,在退後的同時,雙手交錯。

甘歇的速度奇快,還不等傅然掐完手印,甘歇便到了身前,不過他也早就預料到這一點,腳下銀光閃過,身體一側便的躲過了甘歇。

速度不及對方,但是只要傅然一心躲避,甘歇想要抓住他也需要時間。

「倒是狡猾!」

見出手沒有取得效果,甘歇頓住身形,冷笑之後雙手劃過。

一劃之下,玄力離體,猶如刀芒一般呼嘯而來,在其上,傅然感覺到了危險,隨手一擊就如此,甘歇不愧是甘族驕子。

「五幽鬼,給我出來!」

一聲低喝自傅然口中脫出,同時一個漩渦出現在身前,似乎通往極遠處,幽火在其內閃爍。(未完待續。) ?嘩嘩嘩!

就在所有人想要看清漩渦之中是什麼的時候,一條條黑色鎖鏈突然從其內掠出,直指甘歇。

自得到五幽鬼已經兩年有餘,對於其控制,傅然也更加得心應手,鬼未現,力先至!

黑色鎖鏈出現,便是相互纏繞,最後凝聚成一道黑色盾牌,任憑那刀芒落在其上,也並未破開!

若是細心感應的話,就會發現,在這黑色鎖鏈之上不但有束縛之力,更是有著一股暗勁在遊走,也正是憑藉著這股暗勁與束縛之力,這才將刀芒抵擋。

「這是……..」

甘歇沒有繼續出手,他的雙目死死盯住漩渦之中,而周圍其他人也如此,就連大殿之中的碧煙等人也是如此。

「召喚玄決?」

當察覺到漩渦之中有什麼東西要出現的時候,甘歇心中頓時明白了這是什麼玄決。

玄決千變萬化,種類無數,其中,最為難纏的便是召喚玄決。

能夠召喚他物為其作戰,不過這類玄決都十分稀少,一旦出現,必將引起諸多爭奪,特別是符師,最為熱衷這類玄決。

唰唰唰!

五具白如玉的骷髏出現,高低各不相同,幽火閃動,好似有著生命一般。

在五幽鬼出現的霎那間,傅然毫不猶豫的一步跨出,與玄鬼融合在一起,而同時,那傷鬼也撲了過來。

至於靈鬼以及隱鬼還有力鬼則是融合在一起。

在傅然與玄鬼融合之時,額頭白骨隱隱若現。

「這玄決不簡單啊!」殿內一位滿頭白髮的老嫗微微點頭,她在碧蓮門地位頗高,眼界也不同。

聞言,其他人都是贊同,如此玄決,他們還是首次所見,至少也是天級玄決。

而殿外弟子雖然看不透徹這個玄決,但是也能夠察覺到其特殊之處,當下對傅然更有興趣。

而其中有幾位弟子蹙眉,她們似乎在那裡聽說過這個玄決。

「師妹,好像我記得仙兒師妹曾經便提到過這個玄決。」

「的確,我記得仙兒師妹說過,這個玄決十分厲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