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我爲什麼要執着的幹這一行。原因很簡單,我有種強烈的預感,將來肯定還會碰到鬼王門的人。在經歷了謝文九這件事情以後,我如果在碰到他這樣的鬼王門惡人,我身邊是沒有人可依靠的。

至於我爲什麼要執着的幹這一行。原因很簡單,我有種強烈的預感,將來肯定還會碰到鬼王門的人。在經歷了謝文九這件事情以後,我如果在碰到他這樣的鬼王門惡人,我身邊是沒有人可依靠的。

三姨走了,暗中保護我的小圓圓也魂魄俱散,我還能靠誰?大個再怎麼說也是個半撇子。所以說,爲了以防萬一,我也只能硬着頭皮來學方術了,關鍵時刻,還是要靠自己。

除此之外,和IT白領職業相比,這一行更自在,自己開店,不被人管,沒有約束。況且這東西要是幹好了,把名氣打出去,那錢就不是錢了。

我們賺幾年大錢,等腰包鼓鼓的時候,就帶着我媽去環球旅遊,一來看看風景,二來找一找類似《陰兵筆記》的這種書。這東西在我瞭解之後,發現它可絕非邪物,而是真正竊破天機的東西。

(本章完) 這一天,我們照常開業,大街上人流不少,但我們卻門可羅雀。

很多路過的人都好奇的看看我們小店,但從來沒有往裏面走的。

大個像個掌櫃的一樣,在櫃檯後面畫幅,擺弄他的桃木劍,楊木斧。我則是躺靠在搖椅上,細細的品讀那本《陰兵筆記》手卷。

這本書我已經讀了好幾遍了,當然,讀是讀,學習又是另一碼事,要想把上面的東西都學會,對於我這種沒有底子的人來說,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就在這時,手機鈴響了。

我拿起來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

“喂,你好,這裏是志峯驅魔店。”

這句話我都背了好長時間了,語調那叫一個漂亮,簡直媲美專業的電臺播音員。

電話那頭沉寂了一下,然後一箇中年男子爽朗的聲音傳來出來。“呵呵,志澤,好久不見,怎麼開上驅魔店了。你這買賣想來是咱們市的獨一份吧。怎麼樣,生意如何?”

我一聽聲音就是一愣,這是沈鴻玉,沈三爺的聲音啊。

他給我打電話幹什麼?

心裏納悶,但表面上我很客氣,這可是個大人物,只要他不害我,我肯定是要跟他搞好關係的。

“您是沈三爺吧,給我打電話,有事?”

“哈哈,果然是個聰明人。實不相瞞,我這邊遇到了些棘手的事情,想請你和你的那個術士過來幫我看看。正好你不是開了驅魔店嗎,我就算是顧客吧。只要能幫我解決了麻煩,錢的問題絕對好說。”沈鴻玉好爽的說道。

我心裏一喜,心說終於等來了第一單買賣,而且還是個熟人,這要真能替他解決麻煩,不僅交了朋友,而且還能有一筆不菲的收入,簡直一舉兩得。

“好啊,三爺,去哪找你?”

“還是之前那個地方吧,到了咱們再細談。”

“行行行,我們半個時辰就到。”

我掛了電話,叫上大個,打點行頭,坐上我們那金盃小破車,就直奔之前那魚塘而去。

半個時辰之後,我們來到了魚塘。

遠遠的就看到黑鐵頭站在門口迎接我們,我停好車,跟他打了聲招呼。這傢伙再次見到我,卻是完全沒有了之前那般囂張的氣焰。黑乎乎的大臉,滿臉帶笑,也不知怎地,反正看他笑總感覺很彆扭。他還是板着臉更讓人舒服一點。

在他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了二樓的一個很華貴的大客廳裏。

驚世冷後 我再次見到了沈鴻玉,他氣色很好,依舊是那麼樸素,雲淡風輕,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文人墨客一樣。要是不知道他名字的人,肯定不會認爲他是本市的大佬。

“沈三爺,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小兄弟,名叫馮小峯,外號叫大個,你叫他大個就行。”

“三爺好。”

關於沈鴻玉的身份,我來的時候已經跟大個說了,就怕這小子毛躁,沒有規矩。

結果大個表現的還不錯,標準的行了個禮,然後掏出自己十幾塊錢的黃鶴樓,取

出一根遞給了沈三爺。

沈三爺一愣,但還是接了過去,大個又殷勤的給點上,然後又給了我一根。

就這樣,我們仨剛見面,就一人叼了根菸抽了起來,屋子裏很快煙霧瀰漫。

我們分賓主落座,那邊有人給上茶,大個喝了口茶,不住的說好,比家裏的二十塊錢一兩的茶葉好喝多了。

我弄的直尷尬,心說這小子是真沒見過世面。

沈鴻玉對此都不以爲然,他問我道:“小兄弟,你上次找的那個方術師,不知身在何處。我這次遇到的麻煩,想請他來幫我破解一下。”

我愕然指向大個,道:“就是他啊。”

沈鴻玉略顯吃驚道:“這……呵呵,你可別騙我啊,我看這小兄弟還不到二十歲的樣子,哪像個術師。”

“就是俺,俺很厲害的。”大個急忙保證道。

我在旁邊也是解釋。“三爺,你別看他年紀小,經驗可是很豐富。而且我跟他也學了不少,我們兩個組合,肯定能解決你的麻煩。”

沈鴻玉喝了杯茶,斟酌半晌,然後嘆道:“實不相瞞,事情是這樣的。我老婆那邊,開了幾個大餐館,其中一個是做活魚鍋的。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接二連三的有客人在我們家吃了魚以後,拉肚子,向我們投訴,我們也做了賠償。當時我們也沒太在意,就重新整理了一下廚房的衛生,然後就繼續營業。可是三天前,突然有一名客人,在吃魚的時候,中毒了。幸虧我們送醫院及時,纔沒有生命危險。當時檢察院,衛生部,警察局,都來人了,他們檢查了我們的廚房和活魚,都沒問題。”

“我就琢磨是不是那些客人故意搗亂,畢竟現在各行各業競爭激烈,同行玩手段,也很正常。但經過仔細調查以後,卻並不是這回事。反正我現在被弄的一個頭兩個大,那麼大的餐館,停業一天少收入很多錢。可一旦開業,再遇到那種情況,一傳十十傳百,我們就幹不下去了。所以我就想起你來了,希望你跟你的方術師去給我們瞧瞧。”

我聽沈鴻玉講完,有些失望,心說這種事情,跟驅鬼驅魔沒關係啊,我們去了也未必能幫忙,沒準還白跑一趟。

“兩位放心,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不是鬼神作惡,但肯定不會白請二位,鐵頭。”

鐵頭聞言,從外面走進來,然後從兜裏掏出一沓鈔票,放在了我的面前。

“這是三千塊錢,算是一個小定金。如果你們發現了問題,並幫我們解決,那後續肯定還有更高的報酬。當然了,我也知道,這東西也未必就是鬼神作惡,即使沒發現什麼端倪,這錢也是你們的。”

我一聽,心說還是這種大人物會做事,這樣一來,就很值得我們跑一趟了。反正啥也沒發現,還有三千塊錢賺,何樂而不爲。

我收了錢,又喝了會茶水,沈三爺就叫人備車,準備出發了。

當我和大個下樓的時候,好傢伙,樓下停了三輛黑色的紅旗轎車。

紅旗轎車雖然是國產,但已經成爲了有錢人奢侈的享受了,每次

我看車展,紅旗的牌子,大都在兩百萬以上。那可真是身份的象徵。

再對比一下我停在旁邊的小破面包,簡直就是天上地下,這個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

我們坐着車,直奔市中心,在一個頗爲繁華的地段,找到了那家名叫‘雙魚座’的魚鍋店。

‘雙魚座’這飯店的名氣可是極大,我在這個市也算混了好些年,一般都是逢年過節,公司發獎金的時候,纔跟白奇他們AA制來這裏吃魚。

這裏的魚很美味,雖說和價格不成正比吧,但是那種至尊的享受,還是很讚的。

挺大個門店,裝修的五光十色,氣派異常。只不過這麼大的門店,卻沒有開張,連我都替他們可惜,這一天的收入,恐怕不下幾萬吧。

沈鴻玉事先打了招呼,大門那裏有人早早的來開門,我們陸續進去以後,簡單的看了看,這裏面一切都正常,沒什麼特別之處。

就在這時,從外面走進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

略顯豐滿的身材,飄逸的長髮,皮膚白嫩的如千年冰魄,雖說他算不上大美女,但那種高貴的氣質,卻如鶴立雞羣一般,絕難有其他女人能夠超越。

“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內人,你們叫蘭姐就行。”

“蘭姐。”

我們同聲問好。

那蘭姐很場面,當即拉着我的手訴苦道:“小兄弟,你也看到了,我這店面每天的費用都很貴的,現在都耽擱三天了,我們開張也不是,不開也不是,所以還請你們多費心。”

“蘭姐放心,我們一定竭盡所能。”

“那好,那就聽你們的,你們說看什麼地方都可以。”

我掃了一圈,大廳沒什麼可看的,當即就說:“那能不能去你們的廚房看看,畢竟客人中毒,和廚房肯定是有關係的。”

“好。”

在蘭姐的帶領下,我們陸續進了廚房。

這裏的廚房可真的很大,而且設備都很先進,乾淨衛生,那是肯定的。關於衛生方面,我是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我看向大個,大個也在仔細觀瞧,不過看他的樣子,也沒什麼收穫。

我們檢查了將近半個小時,其實說是檢查,只不過是走個過場而已。人家衛生局都沒檢查出毛病,我和大個能檢查出什麼。我們甚至連那些調料叫什麼名都不知道。

“看來這一次是沒有收穫了。”

我心中暗道,搖頭出了廚房。

我們又回到大廳,蘭姐不住的嘆息,她看出我們一無所獲了,這一次請我們也是白請。

“那個……請問,你們不是做魚鍋的嗎?魚呢?”

就在這時,大個忽然開口問道。

“我們的魚都在地下,顧客挑選的時候,我們會開啓開關,這樣就上來了。小磊,給他們看看。”

蘭姐示意之前看門的那個人,那人按動了牆壁上的按鈕,只見大廳旁邊的一個假花壇緩緩打開,裏面一個長方形的大水池,顯露了出來。

(本章完) 跟隨蘭姐沈三爺一起走入地下,就見到眼前的養魚池比較闊氣,一方面這些養魚池雖然算不上特別乾淨,但是比起一般的養殖戶要乾淨很多,而且沈三爺他們家的魚大多是待三五天然後就殺着吃了,整個餐廳當中的流動性比較大。

“蘭姐,你們平時做魚鍋的魚都是這些魚嗎?”看了周圍一眼,我向蘭姐問道,此時根本看不出什麼來,但是我依舊是好奇的向四周打量。拿了沈三爺的三千塊錢,無論如何還是要用點心的,就算這件事與真正的靈異事件沒有多大的關係。

馮小峯順着周圍看去並未多說什麼,此時反而是我與三爺他們交談起來。

“對啊,我們的魚都是從養殖戶那邊購買來的,買來之後一般新鮮的都宰殺了,多的一部分魚就會放在此處,等待着客人點餐。”說道這兒蘭姐的臉上有幾分的自豪,畢竟沒有幾個做生意的人會有如此良心。

“怎麼,發現了什麼情況嗎?”沈三爺擡頭看了我一眼,然後說道,可是他四處看看都沒有看出什麼來。

“不,暫時還沒有發現什麼,一切都正常。”聞着空氣中瀰漫的魚腥味,再次向前走去。

這個地下養魚庫還是挺大的,除了空氣中的魚腥味,還有有氧機帶動的聲音。地下雖然光線不是很亮,但是看眼前還是比較簡單的,這個黑暗對於我以前經歷起來的黑暗比起來,根本就是天堂一般亮,常人是無法想象的。

此時,我們四人圍着這個養魚庫走了一圈,依舊是一無所獲,見狀沈三爺忍不住問道,“怎麼樣,能看出點什麼不?”生意人一般大多信奉鬼神的,所以沈三爺雖然心中猜測與他想的那些無關,可還是不忍就此放棄。

“三爺,我看這個事情你還是找衛生局的人來看看,我們暫時是什麼都沒有發現的,是一個很正常的養魚庫。”我看了沈三爺一眼,然後回過頭看向蘭姐,接着說道。

沈三爺對於我的話語到沒有多大的希望,此時見我說不是那類事情引起的就停了下來,“既然這樣,那麼麻煩兩位了。”這話語中的意思顯然有幾分要我們離開的意思。

“讓三爺費心了。” 姻緣錯:冷帝的傾城啞後 給三爺拱拱手,接着我就準備邁出此處,頓時就聽到了一旁默不作聲馮小峯的聲音,“等等,先不着級離開,這兒似乎真的有問題,只是目前還未發現問題所在。”

一聽馮小峯這話,我們三人愣了一下,誰會想到瞎貓遇上死耗子,既然馮小峯說此處有問題,那麼此處多半就有問題,是不會有錯的。

馮小峯剛說完,沈三爺與蘭姐兩人眼中都放起了光芒,真正做過實體生意的人都知道,自己的店鋪只要關門一天不僅會影響很多的生意,同時減少的收入更是難以承受的。

就如一個店鋪當中,有些材料不能夠久放,同時還有人工成本,以及工具損耗等,所以此時沈三爺與蘭姐兩

人自然激動。

這個問題他們找了很多的辦法都是一點頭緒沒有,“這位小哥,你慢慢找,我們有時間不急的不急的。”聽馮小峯感受此處有問題,沈三爺對馮小峯的稱呼都變了不少,可見這個店鋪對於沈三爺的重要性。

我走到馮小峯的身前輕聲說着,“你是真的找出了點什麼問題,還是爲了多待一段時間拿那錢心中安心?”說完之後我回頭看向沈三爺兩人,接着乾笑,然後跟着馮小峯在周圍尋找了起來。

馮小峯此時的神情極爲的嚴肅,見我問話回頭說道,“此處初看並沒有問題,但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些魚的變化,你發現了沒。”被馮小峯這麼一說我有些摸不著頭腦了,頓時心中忍不住嘀咕,若是我發現了此處有問題又何必來問你。

見我疑惑的樣子,馮小峯把我帶到一個魚池的旁邊,接着指向水中的魚說道,“你看這些魚,發現了點什麼沒?”

順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水中不少魚在遊動,該靈活就靈活,該淘氣就淘氣,哪兒有什麼怪異的地方,接着我說道,“你還是直接告訴我吧,別賣關子了。”說完之後我還等了馮小峯一眼,他今日真是要破我的顏面。

見我卻是沒有看出來,馮小峯開口說道,“你看,平時的魚都是如何游泳的,你再看看這個水池中的魚。”這一次馮小峯算是給了一個最大的提示了,可是我還是聽不明白。

再次向水中看去,依舊看不出什麼,回頭看了馮小峯一眼,馮小峯依舊微笑的看向我,就是不把他看出來的事情告訴我。

這次我學乖了,仔細的看了起來,不多時就看到了水中的魚的變化,頓時心中才算是明白了,“你是說這些魚的身體微微傾斜?”實際上,這個也算是我雞蛋裏面挑骨頭找出來的,沒想到馮小峯聽完之後點點頭。

“魚在水中可是極爲靈活的,此時他們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但是每一條魚或左或右的往一邊傾倒了一些,這個就是這兒的問題了,若是弄清楚這些魚爲何會這般,說不準就可以解決客人吃魚中毒的問題了。”我發誓,這一下我是更加的佩服起馮小峯起來,他這種細微的觀察力一般人是不具備的。

沈三爺與蘭姐兩人聽到了我與馮小峯之間的交談,好奇的看了過來,挺清楚了緣由之後,兩人也認爲馮小峯說的極有可能了。

這一下,找到了線索,我們四人全部在此處檢查了起來,頓時我感覺到背後一冷,一陣陰風颳過,我急忙會回頭看去,可是空蕩蕩的養魚庫哪兒有風颳過,只不過此時我感受到了這個養魚庫當中的溫度似乎降低了幾分。

打了一個寒顫,看着周圍更加黑暗的養魚庫,心中有幾分不安,似乎在發現問題之前,一切都是好好的,但是此時發現了問題,我心中反而擔憂了起來。

“凌志澤,你說這個問題會是什麼引起的?”

馮小峯檢查了一遍依舊是一無所獲之後對我問道,此時我也是一點頭緒都沒有,只有搖搖頭。

“若是人遭遇到那些鬼魂,下法術我還是知曉,可是對魚下套,我還是第一次碰到,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做。”我苦笑,我說的到也是真話,從活到如今,我碰到的鬼物還少嗎,可是此時對象換爲了一條魚我還真的沒轍。

一聽這話,沈三爺與蘭姐兩人急忙說道,“志峯啊,你放心的找,只要找出來了問題,錢不是問題。”

“對啊,你三爺說的沒錯,只要你能夠幫我們解決了這個麻煩,多少錢都不是問題。”蘭姐急忙附和道。

見狀,我苦笑,“三爺,蘭姐,這件事情上我確實是第一次碰到,所以不能夠保證百分百解決此事,此事我盡力而爲。”

聽我答應了,沈三爺遞過來一支菸,“對對對,盡力而爲,只要解決了這件事,錢不是問題。”

接着我再次走到了馮小峯的面前,頓時馮小峯對我說道,“我覺得此物到是像下降頭,只不過下降頭的對象不是人而已。”

“下降頭?”我驚訝。

“沒錯,就是下降頭,你看,這些魚明顯是受到了降頭的影響,而這麼看的話,問題的根源多半不是在此處。”馮小峯分析到,頓時我同意了他的書法,接着我就像沈三爺與蘭姐兩人走去。

“三爺,以我們看,你們這兒應該是被人下了降頭,只不過這個降頭並不是下在了人的身上,反而下在了魚的身上,所以你這兒的客人吃了你的魚纔會吃壞肚子。”我把剛剛分析得到的問題悉數告訴了沈三爺兩人。

“你是說下了降頭,可是我這個養魚庫一般只有工作人員進來,他們根本就不會這些,其他根本就不會有人進來,別人降頭會下在哪兒呢?”蘭姐一直操持着雙魚座,所以對這些自然清楚。

“沒錯,這個就是我要說的一個地方了,背後的那個人下降頭不一定要在這兒下,只要是在屬於你們的東西上面下降頭,同樣可以達到目的的。”我說完之後沈三爺兩人臉色一變,這個纔是最爲關鍵的地方,降頭的厲害可以說是防不勝防。

一般人只要保存好自己的生辰八字,然後儘量不要得罪那些陰陽行當的人,就不會招惹到這些,可就算是如此,對這些魚下降頭我還是難以弄清,難不能魚還有自己的生辰八字,是,魚也有出生的時候,是有生辰八字,難不成這些問魚它娘,就算是它娘都不一定知道這些。

“那你的意思是他們還可能在其他的地方下降頭了?”沈三爺立刻抓住了問題的關鍵問道,頓時我點點頭,“三爺,你想想你們還有沒有其他地方養殖過魚,就連一個魚缸都不要放過。”

我剛說完,沈三爺臉色一變,拍了一下腦袋,“我知道了,肯定是那兒出的問題。”

?

?

(本章完) ?

?

??沈三爺說的這個地方是與他有生意相關的地方,因爲他們家大業大,很少會涉及到這些東西,不過沈三爺印象深刻的到還真的有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就是與他有生意往來的一個客戶送給他的。

原本沈三爺是不會如此吃驚的,可是這個客戶好送不送的,就是送的魚,兩條金魚。要知道,金魚都是觀賞性的魚,沈三爺收下來了自然沒有多餘的時間去關心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