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江小凡再度環視了四周的眾多植物,當下笑道:「只不過這裏的植物似乎高度要遠遠超出地藍星上的植物。」

與此同時,江小凡再度環視了四周的眾多植物,當下笑道:「只不過這裏的植物似乎高度要遠遠超出地藍星上的植物。」

「進到這裏就感覺成了小人國一般,我們兩個就是那個『小人』。」

聽到江小凡的一番話,原本面色嚴肅環視着周圍情況的陸紅顏當即一笑。

「行了,還是先不要說了,先四處走走再說吧。」陸紅顏當下說道。

隨後二人便是小心翼翼地向前沿着一條小路走着。

因為四周植物都有劇毒的原因,所以一路上二人都是相當謹慎,唯恐一個不慎接觸到有毒的植物,不僅僅是皮膚潰爛,甚至生命都有可能受到威脅。

二人在森林當中一直行走了半個時辰,但結果仍舊是沒有走出森林。

「這裏不會都是這種環境吧……」在二人行走時,江小凡突然說道。

只不過此時陸紅顏一直在用儀器檢測周圍的植物,並沒有留意到江小凡的話語。

「過來看!」就在此時,陸紅顏語氣似乎也有些驚訝道。

江小凡聞言,順着對方的目光看向左側方。

隨後江小凡便是見到,一朵絢麗異常的花朵出現在眼前。

「紅橙黃綠青藍紫……」江小凡一個一個數着花瓣上的顏色,「剛好七種顏色湊齊了。」

與此同時,陸紅顏手中的儀器也將怪異花朵的信息檢測了出來。

「名稱:七虹曉

基本資料:共七片花朵,每躲顏色各不相同,高約為1.3米

毒性程度:高等

注意事項:毒性劇烈,不可觸碰;七虹曉存在之地,通常情況下會有異獸守護。

……

「異獸?」江小凡見到最後『異獸』兩個字,隨後說道:「這異獸是什麼?」

「該不會是什麼奇形怪狀的生物吧。」江小凡打趣說道。

吼!

然而就在他話音剛剛落下的同時,突然在二人左側身旁傳來一道聲響。

在聽到聲響后,二人先是一驚。

隨即便是見到距離不遠出的草叢當中,一頭異類似於馬狀的生物,緩緩出現。

「獨角馬?」江小凡見狀,語氣有些驚愕道。

生物的樣貌,與地藍星上名為「馬」的樣貌極其相似。

唯一的區別就是此時在二人面前的異獸,頭頂上多了一個犄角。

獨角馬見到江小凡二人,當下先是試探著用嗅覺聞了聞。隨即後面的一隻腳便是向後蹭了蹭,鼻孔中發出一陣粗氣。

「小心點。」江小凡見狀,隨即低聲對一旁的陸紅顏說道。

然而沒等他話音落下,只見獨角馬下一刻便是直接沖着二人沖了過來!

在獨角馬沖向二人的瞬間,只見其頭頂的犄角,隱約間逐漸由原本的白色,轉變為紅色。

這般狀態下,只見獨角馬的速度猛然間加快。

「快走!」江小凡見獨角馬的速度突然加快,當下先是一愣,隨即拉着陸紅顏,頭也不回地後頭向後方跑去!

然而因為二人原本就有傷在身,而且獨角馬的速度又是快得驚人。

以至於即便是二人已經努力逃跑,但即便如此,雙方見的距離不斷被拉近。

「走!」

江小凡回頭,猛地見到獨角馬的身影已經到了身後,馬上就要踢到二人,江小凡也不再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將陸紅顏推向一旁的草叢。與此同時,他的身形迅速一閃,也是避免了與獨角馬的接觸。

二人倒在一旁的草叢間,注視着獨角馬的一舉一動。

吼!

在二人這般情況下,獨角馬直接衝到了二人前面。

只是跑過去了只是一小段距離后,見到失手,獨角馬的身體也是迅速停了下來。再度轉過身看着二人。

一時間兩人一獸,就這樣互相注視着。

然而這種情況只是持續了瞬間,隨後只見獨角馬鼻孔貼着地面大口喘著粗氣,同時後腳再次蹭着地面。

見到這般情況,江小凡知道對方又要發起攻擊,當下便是迅速起身。

原本江小凡以為獨角馬又是和剛才一樣,選擇直接衝過來。

二人都以最快的速度做好了躲避的準備。

然而令江小凡沒有想到的是,獨角馬這一次並沒有直接沖向二人。反而是緩緩低下頭,將頭頂的犄角對準江小凡。

下一刻,江小凡便是見到原本呈現出赤紅的犄角,瞬間變為青綠色。

猛地,就在江小凡注視着對方的一舉一動時,周圍卻是突然傳來一陣異響。

「小心!」就在此時,在江小凡對面的陸紅顏突然大聲喊道。

聽到陸紅顏的喊聲,江小凡先是一愣,隨即猛地見到身旁的植物,如同具有生命一般,軀幹枝葉都朝着他靠攏過來。

見到這般情況,江小凡也是有些慌張,心中生出一陣不祥預感,當下身形便想要挪動身形。

然而就在他剛剛起身的瞬間,左手處突然傳來一道拉力。

當下江小凡迅速看去!

隨後驚愕地發現,手臂上被身後方的參天大樹的樹枝,纏繞在了手臂之上。

不僅如此,在樹枝接觸到江小凡皮膚的瞬間,一陣刺痛便是迅速通過手臂,傳遍全身。

這般情況,是江小凡所沒有料到。

不過江小凡的反應速度相當之快,在感受到劇痛的瞬間,烈焰刀便是出現在了右手之上。

緊接着,不等樹枝在江小凡手臂上擾得更緊,江小凡毫不遲疑地一刀砍了下去!

一刀下去,原本纏繞在江小凡手臂上的樹枝,如同能夠感受到疼痛一般。

不僅僅樹枝被烈焰刀砍斷,連接着樹榦的部分迅速向後收縮!

江小凡見狀心中當下一喜。

然而還沒等他來得及高興太久,只聽到後背卻是再度傳來一陣窸窣的響聲。

緊接着江小凡猛地回頭,便是見到眾多植物逐漸向他接近!

江小凡見狀,當下先是一愣,隨即也顧不上手臂上的傷口,迅速挪向一旁。

「啊!」

然而就在此時,突然傳來陸紅顏一道恐懼叫聲。聽到聲響,江小凡速度向對方所在的方位看去。

卻是見到陸紅顏此時手腳都是被周圍的植物捆綁住!

見到這般情景,江小凡一驚,隨後卻是直接以最快的速度衝到陸紅顏的身旁,隨後舉起烈焰刀。

然而就在他舉起烈焰刀的瞬間,卻是突然感覺到一陣炙熱之感。

江小凡身體下意識地側過頭。

隨後卻是驚愕的發現,一團火球卻是已經要接近他的身旁!這是誤入蝴蝶谷的第七天。

微風拂過,夾雜着一絲毛毛細雨。近幾天谷內的天氣都不大好,變化速度比女人的臉色還要快。

早晨還是晴空萬里,到了晌午便開始颳起小雨。雨水細細碎碎的,順着茅草屋的屋檐啪嗒啪嗒往下掉。

此刻,空氣變的很潮濕,潮濕到她感覺渾身黏糊糊的。她討厭蝴蝶谷的雨季,尤其是這幾日陰雨頻繁。

此時,她正背着小竹簍,和李修染去往後山上采野果子。由於還是清晨,前面的霧靄包圍了整片後山樹林,令人看不清前面的路……

《佛系女配何棄療》第一百一十九章他怎麼在這裏 掛斷電話,慕非池戳了戳雲曦鼓囊囊的臉頰,沒好氣的輕嗤了聲,「沒出息!就你好欺負!」

「也不是好欺負,這事確實是我理虧啊!」

「怎麼理虧了?」慕非池一臉不爭氣的看著她,「從一開始你找蘇東霖合作,讓你舅媽入了蘇家到現在,你都能想到將來有可能會連累蘇家,早早就跟蘇東霖談妥了補償條件,你以為蘇東霖就想不到會有今天?他不高興,不過是因為你一個小丫頭,竟然連他也算計進去了。」

「算計他的人是喬希敏,又不是我,跟我置什麼氣啊!」

「所以啊,我開了口,他立馬就無話可說了。後面的事他自己會擺平,那就成了蘇家和喬家之間的矛盾,不必我們插手了。」

「慕三歲,你可真腹黑啊!」雲曦轉過頭,半眯著眼一臉的狡黠又崇拜。

論駕馭人心這種事,慕非池恐怕早就駕輕就熟,而她不同,即便是上一世拼死拼活的在商場上廝殺,不擇手段用得遠比駕馭人心要多得多。

那是上位者要做的事情,她從未想過要自己親力親為,也自認自己沒那個能力當個領導者。

「寶貝,駕馭人心和權謀一樣,只要你用點心,自會有讓人臣服的魅力。」

「我又不想當什麼大官,這樣簡簡單單的就挺好。」

「在我身邊,你還想簡簡單單當個平凡人嗎?」

「慕三歲,你又把天聊死了!」

慕非池笑了笑,伸手把身旁的人兒摟在懷裡,於他來說,歲月靜好不過如此。

——————

比起陳麗雪沉浸在女兒訂婚的喜悅里,梁欣怡身為當事人,反而煩躁得不行。

訂婚宴的事情全部都交給了酒店負責,韓中騰打從那天早上只有就沒個影了,她特地打了電話去問他幾個朋友,誰都沒把她當一回事兒。

她原本以為經過了那天的事情,韓中騰會把訂婚取消,卻沒想到他竟然讓訂婚宴繼續進行。

韓耀天和喬希敏一夜情的緋聞在京都鬧得沸沸揚揚,她就算再蠢也能想得出來韓中騰跟他訂婚的目的。

可如今,除了跟韓中騰訂婚,她還能怎麼辦?

蘇家她根本靠不上,韓家那邊她不過是韓宏斌的一顆棋子,尤其韓家現在被踢出了四大豪門的行列,她如果不找到更大的靠山,根本沒辦法往上爬,更別指望要把雲曦那個死丫頭踩在腳底了!

那個死丫頭現在她有了少帥當靠山,又成了第一名媛,所有的好處全都讓她一個人佔了!

她現在孤立無援,偏偏還不小心把喬希敏給得罪了,韓宏斌和韓中騰都不可能幫她,她只能另外找幫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