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如夢呆了一會兒,勉強回過神來。眼前這個奇醜無比的男子讓她想起了一個人,繼風三之後,轟動整個望月大陸的三軍大元帥樂無憂!論其名氣甚至都超過了風三!

花如夢呆了一會兒,勉強回過神來。眼前這個奇醜無比的男子讓她想起了一個人,繼風三之後,轟動整個望月大陸的三軍大元帥樂無憂!論其名氣甚至都超過了風三!

「你……樂無憂?」花如夢梨花帶雨的問道。

「是我,本來剛才我也在女皇陛下的御書房中,見你悲傷離去,女皇陛下擔心你會做出什麼過激的舉動,就讓我跟來,果然……」樂無憂說著,握著匕首的手輕輕一握,只聽「嘎嘣」一聲,匕首就斷為數截。


然後樂無憂手一揮,數點寒星飛射而出,沒入五丈遠的一棵大樹樹榦之中。

花如夢見了就是一驚。這個醜八怪她只知道是個統帥三軍的軍事人才,沒想到還是一個絕頂高手,自己就是拍馬也追之不及。

花如夢猛然就是一哆嗦,要是適才自己真的要殺鳳兒,恐怕自己還沒動手就已經屍首分家了!

「剛才你為什麼不出手阻止我?」

花如夢說的自然是當時她把長劍架在鳳兒脖頸上之時的事情。樂無憂當然也明白她這句話的意思。

樂無憂輕輕一笑:「嘿嘿!女皇陛下都沒有恨你的意思,再說了,你也並沒有真的下殺手,我為什麼要出來?」

花如夢一愣,這個樂無憂的笑聲怎麼這麼耳熟,風三就是這麼個嘿笑聲,要不是眼前這人太過醜陋,花如夢還以為他就是風三了!


見花如夢不答話,卻在那裡發愣,樂無憂忍不住問道:「如夢姑娘,你在想什麼?」

「你的笑聲讓我想起了一個故人,只是他已經不在了……」花如夢說著又是淚如雨下。

樂無憂的身子明顯抖了一下。

「如……」樂無憂的哽嗓不住的蠕動著,他好想將花如夢摟入懷中,好好的疼愛撫慰一番。不過一想到自己的使命,他還是收回了了伸出的雙手。

「花姑娘,風三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雖然說人死不能復生,可是他風三不還是一波三折,一次又一次的復活……」

樂無憂眼神閃爍著,緩慢的說著。

正在哭泣的花如夢猛地停止了哭泣,抬起淚眼汪汪的粉臉看向樂無憂。

樂無憂心裡又是一緊,以前花如夢是一個活潑可愛,甚至是很調皮的女子,如今傷心欲絕,都是風三作下的孽!樂無憂心裡暗自愧疚。

花如夢擦了一下臉上的淚水,漾出一絲希冀的神色,又有些擔憂這絲希冀重新化為泡影的哀哀說道:「你是說,風、風三還能活過來?」

「極有可能!前幾次,他哪一次不是絕處逢生,死而復活?這一次,我想他應該是又有什麼奇遇,只是耽擱的時間比較長而已!」

樂無憂裝作抽絲剝繭的慢慢分析著,眼神卻一直看著花如夢的臉。直到花如夢臉上的希望越來越大,終於才說出自己想說的,最重要的一句話。

「所以,你不能死。萬一你剛死,他就從地底下蹦出來了,不還得陪著你用土把自己重新活埋了……」

「呵呵呵……」花如夢被樂無憂最後一句話給逗的笑了起來,但很快就被憂傷再次取代。

只聽花如夢輕聲說道:「但願這次他還是跟以前一樣……只是希望他不要讓我等太長時間……」

聽她這麼說,樂無憂心中就是一松,同時他感到極其的疲憊,比在千軍萬馬中橫衝直撞,廝殺了三天三夜還要累。還好,花如夢最起碼不會死了,她會一直等下去……

「謝謝你,樂無憂。我就一直等下去,直到風三回來,哪怕等到老,我也要一直等下去……」

重新恢復精神的花如夢向樂無憂施了個萬福,嚇得樂無憂手足無措,花如夢這一禮他可受不起,因為他就是罪魁禍首——風三!

花如夢走了,帶著滿腔的希翼走了……

半個月後,戰火重新燃起。周方四國忽然不約而同的同時撕破約定,一齊撲向閉月落雁國,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發起了進攻。

一時間,生靈塗炭,千萬百姓背井離鄉,拖兒帶女的湧向內地,整個國家陷入一片混亂之中。

鳳凰城皇宮之中,鳳兒正端坐在鳳座之上俯視著群臣,認真聽取著眾臣的意見。

還是胡獻媚首先發話:「陛下,此次周方列國突然撕破和平條約,入侵我國,使得邊境地區民不聊生,眾多年輕少女落入豺狼之手,怕是、怕是……因此臣懇請陛下下令召集天下,挑選勇將謀臣,好應對眼前危機!」

這是胡獻媚自當上左相之後,所說的最有用的一句話,而且很是得鳳兒和群臣的心意。所以,她此話一出立刻就得到滿朝文武的認可,齊聲向女皇陛下奏道:「左相大人之言甚是,還望陛下早做決斷,解救蒼生與水火之中!」

「左相之言甚合朕意,此事就交由左相去辦!」鳳兒也是精神一震,鳳目湛湛有神。

「樂無憂、柳子涵、雷二!」鳳兒威嚴的嬌喝一聲。

「臣,在!」

樂無憂、柳子涵和雷二三人齊步走出朝列,威風凜凜的向高高在上的女皇陛下抱拳施禮。

「你三人即刻隨朕到御書房,商議退敵之策!」鳳兒說完轉身退朝。

這也是鳳兒登基以來最乾淨利索的一次朝堂集會,前前後後也就是不到半個時辰。雖然時間短,卻很振奮人心!女皇陛下神光異彩,群臣也是精神奕奕! 來到御書房,樂無憂三人就是一愣,御書房中竟然還有三個身材曼妙的女子。分別是落紅塵、流子茵和水芙蓉。

落紅塵和流子茵樂無憂認識,水芙蓉他更認識。當初樂無憂還是風三的時候在江南奇秀峰下的湖中,和水芙蓉可是有過一段瓜葛的。只是此時只能裝作不認識!


鳳兒也是很配合,直接就向樂無憂介紹水芙蓉,樂無憂上前見禮:「樂無憂見過水閣主、落閣主、流閣主!」

「咯咯咯,樂大帥,你直接說見過三位閣主不就結了嗎?哎呀,要不是陛下早就告訴我你長的很醜,恐怕你一進門,我就一腳把你踢出去了,咯咯咯……」

水芙蓉一臉驚訝的說道,她的話也引得眾人發出一陣大笑。柳子涵沒有笑,雷二卻是放開粗嗓子大笑起來,恨得樂無憂照著雷二的小肚子就是一拳。

「呃?!」

雷二想伸手去捂,可是在一群女人,特別是在女皇陛下面前,這個動作實在是不雅、不敬,只好強忍著疼痛,憋著氣,哼也不敢哼一聲,表情那個奇怪啊!

由於樂無憂的動作很是隱蔽,一群女人又只顧得笑了,沒有發覺他的舉動,卻看到了雷二一臉肌肉卻是不住的扭動,就覺得很奇怪。

女皇陛下見狀問道:「雷二,你是不是有良策退敵,不妨說出來,這裡都是自己人!」

「我……臣以為,這四個不守信用的國家一齊殺來,使我們腹背兩肋都受到攻擊。所以臣以為我們應該兵分四路,四面禦敵,拒敵於國境之外,這才是上策!」

雷二說完,深呼了一口氣,運轉了一圈真氣,被打的地方才不再疼痛。

「好是好,只不過我們的力量豈不是被分散了,這可是兵家大忌!」鳳兒搖頭道。

雷二臉一紅,扭頭看向樂無憂。

樂無憂沒有說話,而是用胳膊肘碰了一下柳子涵。

柳子涵這些日子以來流連與柳笑笑和玉王之間,甚是滋潤。此時一見樂無憂示意自己,立刻開口說道:「陛下,臣倒是有一計,可以對付眼前的危機!」

「哦?柳將軍請講!」這下不僅鳳兒,就是水芙蓉、落紅塵和流子茵也是對柳子涵注目觀瞧。

柳子涵本就是一個帥哥,被無數美女圍觀也不是一次了。不過今日圍觀自己的可是閉月落雁國最頂尖的美女,柳子涵不禁臉色紅了一下。不知底細的水芙蓉登時喜歡上了他。

柳子涵咳嗽了一下,這才開口說道:「那個,臣以為,這四國雖然來勢洶洶,看似勢不可擋,旦其也有弱點……」

「什麼弱點?」鳳兒一把扯掉牆上的帷幕,露出一副巨大的地圖。整個望月大陸的勢力分布圖展露在柳子涵的眼前。

柳子涵也不客氣,快步來到地圖前,指著中央的閉月落雁國說道:「我國出於大陸中央,黑雲等國分別位列東南西北四個方向。他們此次聯合起來目的是要別掉我們國家,瓜分我國的人口和資源。其急功好利之心可見一斑。不過……」

柳子涵話鋒一轉,指著己方快速的在地圖上一劃:「他們也怕我們的三大軍團合併在一起。我們三大軍團上次只用了三分之一就打敗了他們,裡面有不少取巧的成分,真要兩軍堂堂正正對壘,抵禦一國甚至兩國進攻還可以。一旦分開禦敵,我們輸的面還是很大。這也是他們為什麼會同時四方圍攻我們的原因。兵分四路禦敵正是他們希望看到的事情。所以,兵分四路實屬自取滅亡。」

樂無憂聽了柳子涵的話,也是暗暗點頭。的確,上次之所以能夠分別擊退刺狐國、石頭國和惡狼國的進攻,就是他們還不了解三大軍團,以及三大軍團的作戰方式,再加上自己使用計策,攻其不備,這才僥倖以少勝多。實力最強大的黑雲國並沒有加入戰團,這才給了自己各個擊破的機會。現在嗎……

樂無憂見柳子涵停下不說,一雙明亮的瞳子看向了自己。樂無憂會意,對眾人解釋起來:「子涵的意思是這次依然還是各個擊破……」

「啊,那怎行?我們打這邊,其它三個方向的敵人豈不是趁機攻打過來了?」落紅塵驚訝的說道,鳳兒也是點頭同意落紅塵的話。


「我們這邊各個擊破,那邊四面出擊……」樂無憂嘴邊升起一抹詭異的微笑,將他醜陋的臉龐點綴的好看了不少。

「樂大帥的意思是各個擊破,四面出擊,八方聚會!既可以拒敵於戰陣之外,又可以打敗甚至消滅來犯之敵!」柳子涵突然插嘴道。

「喔~我明白了,疑兵之計!」雷二一拍腦袋大聲疾呼起來。

「不錯,現在是敵明我暗,他們還不知道我們會採取什麼樣的作戰方式。就算他們知道了我們的作戰方式,他們也不知道我們會首先攻擊哪一個點?」

「我們三大軍團的強大,他們可是都知道的。再加上幾百萬戰鬥力較弱的士兵遍布邊防,挖溝築壑,加固工事,他們每前進一步,都會付出巨大的損失。只要打疼了他,他就會遲疑,甚至不前。這樣我們也就爭取了時間,就可以用這些時間集中優勢兵力消滅掉他們其中一個!」

「嗯,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保守秘密,讓他們短時間內猜不出來我們的戰略意圖……」

「對,打他個措手不及……」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補充著,一套完整的戰略戰術形成了。

事情剛剛商議完畢,冬靈送來一封密信。密信上沒有署名,更沒有任何字跡,卻是一幅畫。

畫中有一棵樹,樹葉飄零,正紛紛落下的樣子。樹下有一隻狐狸,正窺覷著一個美麗脫俗的女子,同時一支箭矢正從遠處射向狐狸的心窩。

「這算什麼?」眾人大是不解,陷入了沉思之中。

過了一會兒樂無憂忽然用力一拍書案,說道:「我明白了!」

「什麼明白了,快說!」落紅塵搶先一步開口發問,其他人則瞪著眼睛看著樂無憂。

樂無憂胡拉了一下鼻尖,指著密信侃侃而談。

「喏,箭矢射向狐狸,有刺狐之意;我們閉月落雁國是女子為尊,所以畫中這個女子就是我們國家了。」

鳳兒一聽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這隻騷狐狸正口角流涎的偷看美女,這意思不就是說,這次四國一起圍攻我國的主謀就是它刺狐國嗎?」

「不錯!鳳……陛下果然睿智,一猜就中。」樂無憂又是一抹鼻尖,將眼神從鳳兒身上挪開。

「少拍馬屁!你還沒告訴我是誰送來的這封密信呢?」鳳兒給了樂無憂一個白眼。

水芙蓉、落紅塵和流子茵一見女皇陛下不經意的對樂無憂露出女兒家的神態,心中不由暗想:看來外面流傳的消息是真的了,女皇陛下真的喜歡上這個醜八怪了,好噁心!

只聽樂無憂微微一笑,說了一句只有鳳兒明白的話來:「三缺一!」

「三缺一?是誰?」除了鳳兒其他人一起望向樂無憂。

「保密!」

「呃?真鬱悶!」

眾人看了看女皇帝,見皇帝面現微笑,顯然是已經知道了答案,又不想告訴大家,於是都垂下了腦袋。

所有人都走了,單獨留下了樂無憂。

「風三,你是怎麼猜到就是她?那晚是你放她走的?」鳳兒幽幽的張開櫻唇,臉上露出一絲回憶的神色。

「說不是也行,但是要說是,也可以!」樂無憂臉上一陣扭曲,還原出羽風丰神俊朗的面孔來。

「因為打算讓她逃走的是我,救她走的卻不是我。」羽風平靜的說道。

話說到這就不用再繼續往下說了,鳳兒已經明白,救走她的是什麼人了。

「這樣我也就稍稍安心了……這一仗我們輸不起……」

鳳兒此時露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跟剛才在眾臣面前信心百倍一比,判若兩人!

羽風從後面輕輕摟住鳳兒的纖細腰肢,愛憐的柔聲說道:「鳳兒,不用怕,有我在,就不會讓他們再前進一步!」

「嗯。」

鳳兒低聲呢喃著,回過頭去,迎上了羽風溫潤豐厚的嘴唇……

狼煙四起、沙場秋點兵。

望月大陸上的所有的刀光劍影都集中在閉月落雁國的邊境線上。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數十萬平方公里的邊疆地區成了無人區。邊境原來的居民不是被捉,就是被殺,大部分都逃亡內地,原本的莊家也被金戈鐵馬踏為平地。到處是屍體,到處是啃咬死人屍體的野狼!

北方,黑雲國兵馬大元帥蓋九天正坐在中軍大帳里與眾將喝酒吃肉,一邊逼迫新擄略來的女人國的女人跳舞,一邊得意的哈哈大笑。

這些少女雖然一邊扭動著可人的身姿,一邊一件一件的往下脫衣服,眼中卻是含滿了屈辱的淚光,她們已經沒有了將來,更不會有任何的希望,這裡的每一個男人將會輪番佔有她們嬌嫩的身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