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身後有人扶住他,只怕他會直接倒在地上。

若不是身後有人扶住他,只怕他會直接倒在地上。

「不,不,不……」

他驚聲叫喊起來。

現在的他已經意識到,葉天傾準備如此一個大電視,並且還用紙箱子扣住的目地是什麼了。

他驚聲尖叫起來。

「快點將電池給我砸了,快點啊……立即給我砸掉。」

他聲嘶力竭的喊著。

但是已經太晚了。

電視已經被通電,電視上面有視頻在播放。

播放的正是白炫被葉天傾嚇得慘嚎連連,並且褲子尿了的視頻。

轟,轟,轟……

如遭雷擊。

剎那間,白炫只覺得自己腦袋上,有千萬道雷霆在轟鳴,轟的他腦袋都嗡嗡作響。

在這一刻!

他死的心都有了。

剛剛他拚死否認,自己嚇得尿褲子的事情。

可現在,葉天傾竟然當着他上百位手下的面,直接找來一個大電視,當眾播放他被嚇得尿褲子的視頻。

這簡直就是當眾打他的臉。

嘩……

白炫的這些小弟,也全部都是嘩然一片,全場瞬間就沸騰了。

黑狼嘴角狂抽,臉色那叫一個精彩。

他甚至都想要給葉天傾豎起一個大拇指,這傢伙做事,真的是太絕了。

「白炫,你要感謝機場的監控啊,這拍攝的也太清晰了,簡直就跟超強攝像機似得。」

「如果不是機場的監控,如此清晰的話,我還沒辦法讓大家一起欣賞,這般賞心悅目的大片那。哈哈哈!」

葉天傾放聲大笑起來。

「天哪,這尿褲子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精彩,真的是精彩啊。」

哈哈,哈哈……笑死老子了,老子早就說白炫是一個廢物吧,現在看來果然如此啊。

「是啊,這簡直就是一個廢物,真的是想不通,黑狼老大為何要效忠白炫。」

「這白炫太廢物了,對咱們頤指氣使,面對別人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慫逼,這樣的垃圾,真是該死。」

「白炫,垃圾,我呸!」

黑狼軍團的人,紛紛開口,表達着不屑一顧的情緒。

甚至還有人,直接放聲狂笑起來。

其實啊!

他們對白炫是的從心眼裏看不起,就算是沒有這視頻,他們也看不起白炫。

他們效忠的是黑狼,而不是白炫。

他們也都想不明白,黑狼為何對白炫那般忠心,這事在大傢伙的心裏已經是疑惑很久了。

現在,看到這視頻,

看到視頻裏面,白炫如此之慫,他們就更加想不明白,黑狼為何會效忠這樣的一個人,而且還如同忠犬那般。

「假的,這視頻是假的……這,這……這是偽造的視頻,這不是真的。」

「這視頻是他偽造的,絕對是偽造的,要不然監控視頻拍攝的畫面,為何會如此的清晰啊,他這是在故意的黑我那,大家不要相信啊。」

白炫臉色慘白,幾乎要站不住了。

他聲嘶力竭的叫喊著,用盡全部力氣,只希望大家不要相信這視頻的真實性。。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悄悄藏不住最新章節、悄悄藏不住洛陽bibi、悄悄藏不住全文閱讀、悄悄藏不住txt下載、悄悄藏不住免費閱讀、悄悄藏不住洛陽bibi

洛陽bibi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趁情敵失憶、我好窮,我裝的、不當你閨蜜、穿成偏執女配、悄悄藏不住、

。 他後悔萬分,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唐柒柒軟了脾氣:「我也沒打算走,我是去給你倒杯水。」

「我不渴,你就在這兒陪我。」

就在這時,寧遠敲門。

「封先生,我妹妹回來了。我妹是醫生,我想她可能幫到你。你晚上不是要上藥嗎?」

唐柒柒聽言,立刻回應:「好的,我馬上來,稍等……」

她畢竟不是專業的,傍晚回來的時候自己換了一次,弄得七零八落,傷口出血反而更多了。

她都產生了陰影,怕再折騰下去,本來十天半個月就能好的傷口,要拖上三個月。

她立刻開門,門外站著一個穿白裙子的女孩,模樣二十五六的樣子,和自己一般大。

模樣溫婉,看起來很靜雅,不愧是當醫生的。

她手裡提著藥箱,看到唐柒柒揚唇淺笑:「實在抱歉,我家大黑闖禍了。謝謝你們沒有追究太多的責任,我實在過意不去,過來看看。」

「進來吧,他也該換藥了。」

唐柒柒讓出位置,讓她進來。

「我廚房還在煲湯,等會送來,你們先忙。」

一時間屋內只有她們三個。

寧靜是專業的醫生,戴上醫用手套,然後拆開了他的紗布,看到傷口的時候微微蹙眉。

她溫柔細緻的處理了傷口,好幾次抬眸看向封晏,發現他吃痛也不叫出來。

俊美的臉上出現了細細密密的汗珠,看著有些狼狽,但卻絲毫不影響他的英俊帥氣。

她上完葯,鬆了一口氣。

「你這個葯要一天換三次,要是天熱的話,換的還要更勤快點。現在傷口還是新的,前面要多處理幾次。不能碰水,一丁點都不能,睡覺也不能壓著。盡量避免使用右手,知道嗎?」

「知道了知道了,我都會注意的。」

唐柒柒趕緊回答。

「封先生,你滿頭大汗,我給你擦擦吧。」

寧靜是好心,並未多想。

唐柒柒那一瞬竟然有一種如臨大敵的感覺,立刻搶過她的紙巾:「我來吧,寧醫生真的是辛苦了。我在這兒照顧他就好了,你忙你的去吧。」

寧姐意識到了什麼,笑了笑:「好,那我先出去了。」

人走了,唐柒柒立刻給他擦拭汗水。

「那個……我把今天摘的西紅柿,洗給你吃好不好?」

她有些慚愧的說道。

一顆西紅柿引發的血案啊。

要是自己沒有摘得話,狼狗說不定就不會咬自己了。

「好,那西紅柿肯定特別甜。」

他輕笑,臉上滿是雲淡風輕,彷彿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一般。

唐柒柒看他這樣,反而更加心疼。

他就是這樣的性子!

其實某種意義上,她們是一類人。

她是怕麻煩,不願意拜託任何人,怕麻煩一次就惹人厭煩。

而封晏是不能說。

他不能喊痛不能認輸不能懈怠,因為他是封晏,太多人對他虎視眈眈。

所以習慣了隱忍、壓抑。

但這樣的人一旦爆發,也很可怕。

她不知道,封晏不再強撐,不再偽裝的話,又會是什麼樣子的。

很快雞湯煲好了。

。 「快讓開!」

這條路這段時間都不能通過,所以根本沒有人可以從這裡過去,剛才看見一個人出現在路中間,李諾也十分的驚訝。

他一邊向前跑去,一邊瘋狂的吼叫。

作為一個有著高武功的強者,李諾十分的迅速,可是,身上還背著一個幾十斤重的女子,完全阻止了他的速度。因此看見有人在路中間,他既憤怒又驚訝,覺得可能是白家的人。

可是直到靠近以後才發現,原來是葉臨天。

他怎麼可能出現在這個地方呢?

除了李諾很奇怪以外,在一旁十分悲傷的顧妍也摸不著頭腦。

葉臨天現在正望向別的地方,十分的惆悵。

在獲得離火金瞳以後,除了十分的厲害以外,他的視力也大大增加了,就像一隻夜鶯一樣,對十公里以內的事物都看得十分清楚。

在他的視線里,這會兒有一輛越野車現在正在往這邊過來。這條道雖然只是一條平凡的國道,可是那輛越野車的速度現在應該有了一百七四十碼的速度,這簡直就是賽車啊!

一會兒,李諾也感受到了,他失望的停了一會兒,把顧妍放下來,氣喘吁吁地說道:「你快走,走得越遠越好,不要被他們發現了,剩下的就交給我吧!」

他說完以後就轉身看向葉臨天說道:「你你不是和顧妍是同學嗎?現在她有危險,你快帶她離開,離開后就馬上報警,現在警察局才是最安全的!」

顧妍十分疑惑地看了一下李諾。

即使她十分的討厭那個少巫主,怨恨李諾攪亂她的生活。可是,這個人,在最關鍵的時刻卻一直在保護她。

「葉臨天,時間來不及了。」

顧妍穿著帆布鞋來到葉臨天的身邊,拉著葉臨天的手就想往外跑。

「走?我們憑什麼要走?」葉臨天卻十分的不領情。

「幹嘛,你怎麼這麼多事,讓你走,你就走!」即使顧妍平時十分的淡定,可是現在也十分的慌張。

「後面的人都是過來要我們的命的,張叔在這兒替我們掩護,我們得快點離開這兒!」

「別怕,我會好好保護你的!」葉臨天十分淡然的說道。

他現在知道局勢,黑瘦男子雖然在監視顧妍,可是也是在暗中保護她!

現在,有一批人在追殺她們,現在看來,顧妍要是落入他們的手中,後果不堪設想!

但是他現在在這兒,肯定就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你!」顧妍十分的惱怒。

就連李諾也搞不懂葉臨天到底在想什麼!

要是換成別人,早就逃走了,畢竟現在這個情況這麼特殊,但是這個傢伙卻想逞強,乘機表現自己一番?

「你想什麼呢?你知不知道我們後面的人是誰?」李諾十分生氣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