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李宇真的被嚇退的話,那楚風武院的面子就丟盡了,而李宇要是動手的話,那他們更是求之不得。

若是李宇真的被嚇退的話,那楚風武院的面子就丟盡了,而李宇要是動手的話,那他們更是求之不得。

面對申飛鴻的勸降,李宇淡淡的抬起拳頭:「我來既是要闖武塔五層,也是要好好教訓一下你。」

「幾個大男人,居然圍攻一個女子,還大言不慚的在這叫囂。」

「你剛才對木姑娘所做的,我要你雙倍承受,你只要扛下我四下而不死,那你就能活著走出武塔。【零↑九△小↓說△網】」

李宇的話讓木奕心中激蕩,她默默的看著李宇挺拔的背影,感覺他是如此的偉岸,帶給人十足的安全感。

申飛鴻一愣,他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李宇:「你一個小小的煉體境武者,面對我們三人,居然還敢這麼囂張。」

「我等下要打得你跪地求饒,後悔說出這幾句話!」

武塔外的雲迦武院學員中有人發出嗤笑聲:「楚風武院的學員真逗,一對一都不一定是申師兄的對手,可居然敢如此囂張的妄稱要教訓申師兄。」

「真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

楚風武院的眾武者卻紛紛為李宇叫好:「李宇不愧是這屆的學員第一,有他出手,定要狠狠的教訓這些囂張的雲迦人。」

聽聞李宇是楚風武院的第一之後,雲迦武院有幾名武者眼中閃過異色,他們緊緊盯著李宇:「那木奕和李宇應該就是楚風武院這一屆最傑出的兩名武者。」

「只要將他們倆廢掉,那楚風武院在新秀挑戰賽中就沒有絲毫作為了。」

申飛鴻似乎是與外界有什麼聯繫的方式,他也知曉了李宇的身份,他上下打量李宇:「小子,倒是沒看出來,你是本屆學員的第一。」

「不過你與我們武院的第一凌武旭比起來差遠了,我就先在這把你廢掉,也免得讓你去打擾凌少!」

這名氣感三層的武者暴喝一聲,他與身後的兩人一齊出手,同時撲向李宇。

三人似乎早有演練,相互之間配合得非常有默契,一人一招,將李宇的周身都籠罩。

實際上申飛鴻三人是雲迦武院特意培養出的三位天才,他們與凌武旭相比還有不小的差距,沒可能挑戰武塔五層。

雲迦武院便安排他們三人攔截楚風武院可能出現的天才武者,確保凌武旭通過武塔五層。

申飛鴻也沒想到楚風武院如此不濟,到目前為止也只有木奕和李宇兩人闖到武塔四層,木奕還被打成重傷,光憑李宇一人,根本就翻不起什麼風浪。

面對三記絕招,李宇拉著木奕後退幾步,他低聲對木奕說道:「木姑娘,你且看著我是如何幫你報仇的。」

「我定會將這幾人打得哭爹喊娘,為你出氣!」

李宇的話語堅定有力,似乎說出來就必定成為事實,讓木奕下意識的就相信了他的話。

少女也篤定的點頭道:「我相信你能做到。」

申飛鴻見李宇居然還有心思去和木奕說話,他不禁怒喝一聲:「臭小子,你竟然在面對我們三人時還有心思去與小情人打情罵俏。」

「看我不廢了你!」

他的拳頭加快幾分,化為幻影瞬間揮出數十拳,他已用出了全力。

李宇淡然返身:「對付你們,根本就不用我廢太多心思。」

他轉身時,手掌便橫拍而出,他的手臂散發著金色光芒,神力掌的掌力全力催動,在龍吟虎嘯聲中,他一掌便把申飛鴻等三人一齊震退。

申飛鴻手掌一陣酥麻,他的手臂在不斷顫抖,剛才那股無法抵禦的掌力讓他心頭震撼。

一般的氣感境高手,在氣感四層時可爆發出一虎之力已是相當不易,李宇那一掌卻有著接近三虎之力。

申飛鴻是天賦異稟,才能在氣感三層轟出一虎之力的力道,他們三人合力都擋不住李宇的掌勁。

「第二掌!」李宇根本不給他們思考的時間,他身化流星,瞬間來到三人面前,他雙掌揮舞,申飛鴻身邊的兩人就一齊倒飛出去。

兩人落地之後非常狼狽的滾落一圈,他們口中鮮血噴濺而出,已受了不輕的內傷。

申飛鴻也連退十幾步才站穩,他比另外兩名武者稍微強上一點,剛才爆發全力才擋住李宇的第二掌。

這一幕帶給武塔外眾武者的感官是震撼性的,他們難以相信一名煉體境的武者居然可以如此碾壓氣感境高手。

申飛鴻也是心頭升起一股寒意,他耳邊響起一聲怒喝:「現在輪到你了!第三掌!」

他只看到一隻金色手臂如同擎天之手掄下來,他抬手一擋,卻是骨頭斷裂,那隻手掌仍然是落在了他肩膀上。

『咔擦』一聲,申飛鴻的肩膀被李宇一掌完全拍碎,他半邊身子都在打顫。

李宇卻是毫不留情的喝道:「還有最後一拳!」

這回他的拳頭揮出,樸實無華的拳頭落在申飛鴻肚子上,對方背部的衣物瞬間爆碎,其也表情痛苦的倒下。

李宇一腳將他踢到另外兩人中間:「我說到做到,他還有一口氣,帶他滾回去吧。」

兩人扛起申飛鴻,他們也才發現申飛鴻身上貼身穿著一件二品寶甲,若不是有這件靈武寶具護身,申飛鴻絕對死在李宇最後一拳下。

因為他們看得清清楚楚,那二品寶甲上有著一道清晰的拳印,連二品寶甲都差點被這一拳毀掉,如此鐵拳落在人體上,氣感六層的武者也扛不住。

實際上李宇剛才那拳的拳勁已透過寶甲,將申飛鴻的臟腑重創,就算立馬醫治,他也有五成幾率不治身亡,治好了恐怕也沒有希望繼續習武了。

李宇此舉,也是要震懾雲迦武院的眾武者,讓他們老老實實的參與六院比武。

三人狼狽逃離百鍊武塔后,李宇轉頭看向武塔五層:「靈童體質,倒是一個好對手,正好讓我活動一下筋骨。」

他昂首踏步走入武塔第五層,一隻二階蠻獸獸魂在他面前緩緩形成。

鐵甲狂獅! 鐵甲狂獅是二階蠻獸,還是二階蠻獸中對付的那種類型。

其身覆鐵甲,強度堪比玄鐵,煉體境的武者拿著靈武寶具都難以破開鐵甲狂獅的周身鐵甲。

對著李宇瘋狂嘶吼的鐵甲狂獅境界與氣感五層的武者相當,但其戰力恐怕是氣感七層的武者都難以比擬的。

在武塔外的眾武者心驚不已:「居然是鐵甲狂獅,李宇也太倒霉了吧,這可是武塔五層幾種獸魂中最難對付的一種了!」

「若是氣感境武者挑戰鐵甲狂獅還有一定的勝算,煉體境武者恐怕連鐵甲狂獅的鐵甲都轟不破吧。」

此時正好凌武旭擊斃了二階獸魂,他正式開始挑戰第二關,以凌武旭的靈童體質,悟性關顯然無法難住他!

「哈哈,凌師弟不愧是靈童體質,楚風武院還想阻擋他通關,簡直是痴人做夢。」

「我看楚風武院的本屆第一連戰力關都通不過,與凌師弟相比差距太大,如此正好體現出我們兩院天才的差距,想必楚風武院應當要絕望了。」

雲迦武院的眾武者士氣大振,就等著李宇被鐵甲狂獅狂虐一頓,結束這場爭鬥。

嗷吼!

鐵甲狂獅怒吼一聲,它直撲李宇,其吼聲有著一股懾人的威勢,若是心志不堅,就會陷入恐懼之中被其撕碎。

李宇直面鐵甲狂獅的吼聲,他揮拳轟擊在鐵甲狂獅的腹部,在鏗鏘的碰撞聲中,鐵甲狂獅毫髮無損的被擊退,李宇手臂上卻被抓出一條爪痕。

鐵甲狂獅身上的鐵甲比金甲蠻蜥的外皮還要堅硬,加上它那無堅不摧的利爪,鐵甲狂獅可謂是攻守兼備,是完美的獵手。

凝血成甲!

濃郁的血氣在李宇體表凝聚出一具血色甲胄,三品血甲比之前更為厚實,防護能力有著明顯的增強。

降龍伏虎!

鐵甲狂獅再次撲來,卻被李宇以神力掌拍落下來,狂獅的爪子在血甲上劃出道道白痕,三品血甲的防護能力讓李宇十分滿意。

在李宇和鐵甲狂獅對轟了十幾記之後,雙方卻是均無法擊敗對方,這也是之前眾武者猜測的情況。

畢竟要擊殺鐵甲狂獅,需要氣感境的武者拿著二階甚至三階以上的靈武寶具才有希望破開其鐵甲。

「這層鐵甲的防護能力比三品寶甲還高,真是一塊硬骨頭。」李宇不禁有些牙疼。

連續十幾記神力掌下來,以三虎之力轟擊鐵甲狂獅,都難以轟透那鐵甲。

「我就說李宇絕對無法撼動鐵甲狂獅,就算氣感八層的高手赤手空拳面對鐵甲狂獅都會頭疼,根本無法撼動鐵甲狂獅……」

雲迦武院的學員話語還未說完,李宇一拳轟出,將鐵甲狂獅打得嗷嗷直叫。

鐵拳無敵!

李宇連續幾拳落下,鐵甲狂獅的雙眼充滿血絲,罡勁無堅不摧,李宇的鐵拳又處於精鐵境界的巔峰,以鐵拳罡勁足可撼動鐵甲狂獅。

「正好拿你來練拳!」李宇的拳頭化為幻影,不斷落在鐵甲狂獅身上,眼力較好的高手可以清楚看到狂獅周身的鐵甲被轟得有些變形。

若是如此下去,鐵甲狂獅還真的可能被李宇轟破鐵甲,不少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緊緊盯著李宇看。

鐵甲狂獅被打得怒吼連連,它的身軀陡然膨脹一圈,這是鐵甲狂獅的狂化天賦!

身覆鐵甲使其刀槍不入,狂化天賦則讓其力大無窮,鐵甲狂獅因此才被稱為是完美的二階蠻獸。

可這隻蠻獸剛剛怒吼一聲,卻有一隻拳頭狠狠轟在其腦袋上:「大貓別在這亂嚎!」

這隻拳頭上銀光點點,居然是一舉轟破了鐵甲狂獅的鐵甲,在它腦袋上留下一道拳印。

隨手可撕碎玄鐵,勁力可使鐵拳有著四倍威力的提升,這便是一個明顯的標誌。

在貫通整條手部經脈后,李宇的手臂強度達到要求,他的鐵拳水到渠成的突破至玄鐵境界!

鐵拳分為精鐵、玄鐵、隕鐵、神鐵等多個境界,每提升一個境界,鐵拳的威力便大幅度提升。

精鐵級別的鐵拳,相當於黃級和玄級拳法,玄鐵境界的鐵拳,則可媲美地級武技,其威力有了質的飛躍。

同時罡勁與鐵拳契合度極高,從此罡勁的威力也隨之水漲船高,達到了新的程度。

「終於突破到玄鐵境界了,就那你先練練拳吧。」李宇看向狂化的鐵甲狂獅,他的嘴角掛著戲謔的笑容。

鐵甲狂獅被李宇的態度激怒,其猛撲過來,威勢極其攝人。

鐵拳無敵!

可在眾人震驚的眼神之中,李宇一拳就穿透了鐵甲狂獅胸前的厚實鐵甲,在其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創口。

轟!轟!轟!

鐵拳的威力得到淋漓盡致的釋放,鐵甲狂獅身上的鐵甲全被轟碎,狂化后的二階蠻獸也只能被壓著打!

因通天神功的原因,李宇此次鐵拳突破,他體內的力量如浪潮般滾滾疊加攀升,幾拳下來,他的肉身力量便順利突破了一百牛之力的人體極限!

「給我死來!」李宇最後一拳轟出,將鐵甲狂獅狠狠摜在地上,它渾身都是拳印,體內的臟腑和要害都已被轟碎,以二階蠻獸的旺盛生命力也活不下去。

隨著眼前獸魂的消失,李宇毫不停留的繼續前進,陷入到了意志關的幻境之中。

眼前出現各類光怪陸離的場景,既有可怕的凶獸肆虐猛撲下來,也有滅世隕星砸落在大地的毀滅性場景。

意志關考驗武者的意志力,可深入挖掘武者心底的恐懼、憤怒、貪婪、情慾等情緒,並將其放大。

可這一回李宇並未在幻境中沉浸多久,他正處於突破鐵拳境界的巔峰狀態,鐵拳的精髓在他心頭激蕩。

李宇一拳揮出:「任你仙魔神佛,我自一拳滅之!」

「鐵拳無敵!」

那無雙鐵拳居然蠻橫的將眼前的無數幻境一齊轟碎,晉陞到玄鐵境界的鐵拳已有了一點破滅萬物的味道。

表情沉凝的踏出幻境,李宇幾乎是與凌武旭同時出現在第三關的悟性關內。

見到有人後來居上,凌武旭顯然也很是驚訝:「沒想到楚風武院之中居然有天賦如此出眾之人,倒也可陪我玩一玩。」

有人追上他的步伐,他不僅沒有絲毫的慌亂,反倒升起了更大的興趣。 李宇和凌武旭兩人遙遙相對,看著眼前才十五歲的少年,李宇也不禁有點感慨,天武大陸真是卧虎藏龍。

雲迦國內居然有著靈童體質的天才,光憑他一人,以後就可助使雲迦國的國運昌盛數十年。

而靈童體質只是特殊體質中的一種,也不知天武大陸中還有哪些資質妖孽的人傑。

塔靈在此時顯現出來,他的表情冷漠,對李宇和凌武旭兩人沒有什麼親疏之分。

其淡淡的看了一眼兩人:「又是兩人同時闖到第三關,如之前一般的規則,你們兩人同時參悟武技。」

「兩個時辰之後,憑藉剛剛參悟的武技進行對戰,勝者既可通過武塔五層。」

李宇已和宇文無天進行過同樣形勢的爭鬥,他心中早有準備。

「哈哈,居然是這種規則,那凌師弟贏定了,跟靈童體質比拼悟性,那李宇要被甩開幾條街遠。」

「凌師弟可是在我雲迦武院的天元石壁枯坐三天,便從石壁上領悟了奇功天元逆轉訣,那可是堪比天級功法的無上神功,千年以來只有三人悟出。」

「凌師弟如此悟性,在靈童之中恐怕都是絕頂的。」

凌武旭的靈童體質最為佔據優勢的一點便是其幾近通靈的悟性,可以非常容易的領悟到事物的本質,學習起各種武技起來輕鬆至極。

甚至有傳言,大成之後的靈童體質,任何武技都可信手拈來,在最短時間內將其修鍊到大成,是妖孽般的存在。

武塔五層的第三關便是悟性關,這是凌武旭最具優勢的一關,在這一關他有著絕對的自信。

凌武旭俯視著李宇:「你的戰力和意志力都是超絕,可惜第三關是悟性關,你絕對比不上我。」

「為了免得遭受皮肉之苦,你還是乖乖退出武塔吧。」

此時塔靈卻是正好一揮手,在他們兩人中間出現了一面石刻,上面繪製著六副圖案。

石刻上的每副圖案都有一人擺出一種姿勢,其或揮拳或出指,盯著圖案看的話,那小人就會宛如活過來一般,演示著不同的武技。

「這是百鍊武塔中所藏的最高武技天悲六絕手,其由六套武技組成,每一種分開都是地級中品以上的武技,而組合起來之後更是威力大增。」

「若是可同時修成天悲六絕手,那將是一種天級下品的武技。」

「你們兩人可同時參悟這幅石刻,離開百鍊武塔之後,你們將無法再回想起這幅石刻上的內容,在這裡你們可領悟多少全憑個人悟性了!」

李宇知曉武塔第五層拿出的武技肯定比之前第四層的武技要高級,可他沒想到百鍊武塔之中居然藏著一套天級下品的武技。

刻著天悲六絕手的石刻有著一股魔力,只有在百鍊武塔內才可參悟其記載的武技,領悟之後方可在外面使用。【零↑九△小↓說△網】

就算是過目不忘之人,在離開百鍊武塔后也記不起未領悟之內容。

若是錯失此次機會,那以後再也不可能習得天悲六絕手。

想明白這點,凌武旭帶著一絲戲虐的笑意看向李宇:「看來指望你放棄此次機會是不可能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