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笑道:「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我今天還真不打算加入神庭了,倒要看一看會有什麼不好的下場。」 電間他穿透三件神器的封鎖,直奔一個區域。

葉凡笑道:「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我今天還真不打算加入神庭了,倒要看一看會有什麼不好的下場。」 電間他穿透三件神器的封鎖,直奔一個區域。

葉凡沒有去找另外兩件神器的麻煩,而是挑選一個方向。

「不好!」

一聲驚呼出現,幾乎瞬息間一座樓閣炸裂,那一刻一道金袍男子衝出來,他的實力非常強大,絕對是離半步神尊僅有半步的超卓人物,如果他操控半步神尊器一身實力跟真正的半步神尊沒有任何差異。

只是這一刻這尊從爆炸中衝出來的金袍男還沒有慶幸自己躲過剛剛一擊,他就發現一股鑽心劇痛來襲,那一刻他驚恐的發現自己的心臟被刺穿。

「你……」

金袍男想要說什麼,但是他驚恐的發現這一劍非常恐怖,他的神晶居然開始碎裂。

這傢伙想要殺自己!?

他……怎麼敢?

金袍男難以置信,葉凡居然一劍試圖將他的神格摧毀,這絕對是要將他感到的節奏啊。

只是雖然難以置信,但是更加讓金袍男恐懼的就是他似乎聽到有什麼東西碎裂了一樣,只是他自己又說不清楚到底是什麼。

神格遭受重創對於一個神靈來說可是非常的事情,金袍男的神格受創非常眼中,不過對於他來說真正最大的危機卻不是這個。

金袍男的心中有非常可怕的直覺,一切似乎都在告訴他自己怕是受傷了,這種傷害遠比神格受損嚴重太多了。

到底是什麼?

金袍男很快就意識到這肯定是自己作為神靈的根基受損,對於三神七魄還是了解的,不管是否有研究,基本上的理論還是很清楚的,如今聽到身體中傳來的碎裂感,他頓時生出非常不好的預感。

金袍男顯然非常清楚,三神七魄這種東西對於一個神靈有多重要,一旦受到損傷,這種傷勢要修復難度可要大上很多。

跑!

金袍男的心中生出恐懼來,僅僅一個照面,雲飛暗就讓他產生了這種心理,此時此刻,他哪裡還敢繼續糾纏下去。雖然不會相信葉凡會將他幹掉,但是被打殘有很大可能性的,一旦真的出現這種狀況,金袍男感覺自己怕是會被廢掉。

對於一個神靈來說如果成了廢物,那可是要比殺掉他還嚴重的事情,所以金袍男第一反應就不是要跟葉凡時刻,而是怎麼擺脫他的襲殺。

金袍男想要躲避,可是他這個念頭剛剛閃現,葉凡的劍接踵而至,速度遠比他的退快上一大截,那一刻就見他的劍閃電間直刺腹部,毛骨悚然的感覺讓他驚恐不已。

這一劍要比先前一劍還要恐怖,金袍男有預感,如果真的讓這一劍達到目標,自己就算不掛,下場也不會太好。

「嗤!」

金袍男想要躲,可是這樣的念頭雖然在心中出現,但是他卻驚駭的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控制值激動身體,那一刻他眼睜睜看著葉凡刺出的劍命中小腹。

「咔!」

幾乎閃電間,金袍男的身體被神劍貫穿,體內有什麼東西被直接撕裂,幾乎瞬間他的境界居然震動起來,一身修為直接下跌一個境界,從神皇圓滿直接跌落到神皇境界。這樣的事情讓這位神皇感到恐懼,對於一個武者來說,沒有什麼比境界下跌而感到恐懼的。

葉凡的臉上浮現冷笑,第一劍跟第二劍也就在頃刻間的事情,可以說就是葉凡追上這位神皇的瞬間,所以當他兩劍撕裂金袍男的一神一魄之後也就在這一眨眼間。

這樣就夠了?

怎麼可能?

既然葉凡決定殺人,那就要真正將一個傢伙幹掉。

「一個下位者偷襲上位者這就是大逆不道之事,你應當聽說過至高法典吧?」

兩人近在咫尺,聽到葉凡的話,金袍男心神劇震,作為神庭一員自然聽說過至高法典,這東西專門就是為了對付那些下位者挑釁上位者存在的至高法典。

據說一旦有人刺殺擁有神聖血脈的上位者是就會受到詛咒,一般神靈很難被殺死的,尤其還是金袍男這樣的神皇。可是如果觸犯至高法典那就會被詛咒,一旦運氣不好掛掉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恐懼瞬間佔據金袍男的心房,只讓他驚恐欲絕到極點。

葉凡臉上的冷笑釋放,手中的劍閃電間再度刺中金袍男的神晶。

「咔!」

神晶碎裂的聲響瞬間炸開,那一刻金袍男的肉身跟著被劍氣撕裂。一切都發生得太快,所有人都沒有回過神來,事情就在瞬間結束。

這一刻時間彷彿靜止,所有人都看到金袍男被葉凡一劍撕裂,不僅神晶碎裂,整個人也在瞬間被劍氣絞碎。

死了?

死了!

那一刻天地間出劍一股可怕的氣息,閃電間作用於肉身跟神晶被撕裂的金袍男身上,讓原本難以被殺死的他瞬間毀滅。

這是神罰?

神庭所有參與的人心頭一顫,他們知道這不是被葉凡幹掉的,而是別一種可怕的神罰之力,這是存於玄月海的一種至高神罰,只有那種觸碰到神罰的人才會激活。

為什麼?

無數的神庭強者震驚不已,他們到底觸碰了什麼,居然會被詛咒,最後竟然引來可怕的神罰。那一瞬間所有參與的人都不寒而慄,他們知道自己也被這種恐怖的神罰鎖定,看到金袍男的悲慘遭遇,這一刻他明白或許被詛咒的原因就是對葉凡動手。

這是真正的九星仙王啊!

一群不到仙王的人聯手刺殺目前玄月族最強的血統擁有著,不被詛咒才怪。

神庭的所有人都知道自己麻煩了,雖然葉凡沒有獲得血統的認證,但是血統卻是真實無誤的,所以他們作為下位者偷襲上位者一定是被至高法典盯上了。

跑!

這一刻已經沒有人敢繼續留下來,金袍男就是前車之鑒,他們很清楚如果自己跟葉凡對上,怕是也會被幹掉。

想跑?

葉凡的臉上-浮現冷笑,世上之事哪有難么簡單的事情,既然已經出手,那就別想全身而退。僅僅幹掉一個金袍男是不夠的,葉凡的目光瞬間鎖定一個人。

翼王! 「主人都是神庭的重要人物,肯定都有屬於自己的情報渠道,我想你們肯定判斷我已經出手,只不過結果並不好而已。」

翼王一臉的無奈,自曝其短似乎很需要勇氣一樣。

「現在我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他雖然沒有通過複查,但是必須承認,他能夠鎮壓殿主,實力跟血統都是真實無疑的,所以我們如果想要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機會不多了,或許這次出手過後,一切都已經註定。」

翼王的話還是很有鼓動效果的,能夠接受邀請表明他們都有自己的想法,現在他的意思就是大家聯手,這樣看上去風險要小很多,還是非常具有操作價值的。

很多事情大家都喜歡扎堆,一個人出手承受的風險太大了,如果參與的人過多,那麼風險自然就被分攤,那時候就算失敗要被清算,不管是誰都要掂量一下,動這麼多人是否划算。

……

葉凡眉頭緊鎖著,他有預感,神庭接下來會有更加瘋狂的舉動,或許到時候無數人出手,他非要大開殺戒不可。這樣的局面顯然就是那位聖女希望看到的,可他現在不是有九星仙王的爵位嗎?如果拿出來,是否能夠震懾住這些圖謀不軌者?

葉凡感覺還是能讓不少人退縮的,既然如此,聖女將整個給他豈不是壞自己的好處?

葉凡臉上浮現冷笑,聖女肯定會想到這一點,不過她怕是知道他不是那種容易妥協的人,所以不僅可以利用他,還能夠賣一個人情,真是一舉數得,不管輸贏,她都是最大利益獲得者。

葉凡很是不爽,他對神庭的印象差到極點,玄月族乃是血脈至上的地方,可是作為玄月族最高象徵的神庭卻堂而皇之的無視這一點。從殿主直接拿出那種坑人的契約就能看出來,對於神庭這些傢伙來說血統不是最重要的,真正重要的其實還是權勢,不管什麼東西只要在權勢面前那都是可有被捨棄的。

雖說血統至上論本身就有問題,但是蕭戰自身擁有頂級血統的前提下,他是提倡要搞血統至上論的,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他高高在上。

現在形勢很不好,葉凡已經感受到那風雨欲來的壓抑了,他尋思著是否將月青槐她們弄走,這樣自己就輕鬆了。不過葉凡發現神庭的人要比預想的來得更早,整座城市很快都被封印籠罩,無數道可怕的氣息瞬息間出現。

雖然被神庭針對跟圍毆早在葉凡的預料中,但是現在這個形式似乎很不妙。葉凡感覺神庭是整個出動了,要不然不會這麼短時間封印整個城市。

無數可怕的氣息破空而至,快得根本沒有讓葉凡思考的餘地。

「轟!」

一道光芒閃電間出現,那是刀光,非常的璀璨,驟一出現那光芒就讓天地失色,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直視這樣的光芒。

葉凡的眼睛微微眯著,刀光璀璨,可卻難以對他的視線造成任何的傷害。

「轟!」

葉凡出手了,不過他沒有動用自己的劍,而只是目光鎖定那斬來刀光,幾乎閃電間一道無形的劍光跟刀光撞在一起,那一刻刀光跟劍光同時炸裂。

光芒怒爆,那一瞬間恐怖的氣勁炸開,閃電間整個宅院都被這可怕的氣勁籠罩。

葉凡沒有離開宅院,他的雙目寒芒大盛,化劍之威瞬間出現,幾乎電光火石間所有的氣勁都被化劍的劍道屬性籠罩。

「轟!」

可怕的變故出現,所有爆開的氣勁幾乎瞬間蛻變為劍之力,那一刻居然跟著葉凡的意志轉變,閃電間凝聚出一隻巨大的手朝著一個方向抓過去。大手非常恐怖,周一抓出,所有沖著宅院籠罩過來的力量都被定住,那一刻就像一隻無形的打手將所有的力量都拽住,朝著一個方向扯去。

場景非常的恐怖,只讓原本籠罩宅院的力量都被扯走,一瞬間所有打算圍攻偷襲的武者現出身形。

一共十多個武者,全都是神庭差不過圓滿境的皇,他們聯手爆出近乎半步神尊才有的可怕為師。

葉凡的臉上浮現冷笑,由無數氣勁凝聚的手掌一抖,那一刻被扯過來的所有力量立時形成波浪,直接朝著所有人震蕩過去。

「轟!」

所有人都被自己的力量轟中,那一刻原本的包圍圈瞬間告破。

一口劍出現在葉凡的手中,那一刻劍光刺目,幾乎閃電間所有被先前大手震飛的神庭圓滿境界的神皇全都被斬首。

一切都太快了,幾乎電光火石間,原本採取助攻的神庭強者們居然被葉凡一劍斬首,整個畫面太過震撼,以至於那些真正的話事者一個個看得目瞪口呆。這些傢伙還真是嚇了一跳,葉凡的出手可謂勢若雷霆,一出手那就是打爆一切的節奏,強勢得一塌糊塗。

一劍干翻第一波出手的,葉凡已經從宅院中衝出來,他的目標非常簡單,那就是這些罪魁禍首。葉凡這次是真的動了殺心,不能殺人其實是相對的,作為一個上位者,而且還是九星仙王,一群下位者偷襲自己,在玄月族法律上這是被允許殺人的。

玄月族關於定位殺人有非常明確的規定,當初殿主出手,是不能殺人的,就算對方偷襲自己也不行。這主要的原因就是殿主擁有仙王的血統,除非葉凡暴露自己仙皇的血統不然他是不能將打算對付自己的殿主幹掉的。

如今葉凡乃是九星仙王,而這些偷襲他的武者每一個達到這個水平,那他是可以殺人的。這一點玄月族的至高法典絕對不會找他麻煩。

什麼是至高法典?

很多人或許不明白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其實這東西並不是普通的法典,而是由神尊打造的神道法。作為玄月族會受到至高法典的庇佑,這一點很少有人知道,葉凡之所以能夠知道這些,完全就是源自於劍樓之靈。

可以說對於葉凡來說神庭的責罰根本不算什麼,他真正需要擔心的是來自至高法典的懲罰。 葉凡晉陞了,實力自然強出一大截,不過他很清楚這樣的實力還是遠遠不夠的,因為這裡最低都是半步神尊,也就是說他還沒有夠上最低標準。

「咦?」

忽然,葉凡發現自己所處地方發生了很大變化,似乎周遭的劍意跟劍氣消失了,一條通往劍樓的通道出現。

成了?

葉凡很是吃驚,不經意間居然完成了自己定下的目標任務,這讓他很是激動。

深吸口氣,葉凡朝著劍樓走去,周遭的劍之力風暴仍然存在,並且似乎非常狂暴,還是一如既往的恐怖,如果沒有這條通道,他絕對無法靠近劍樓。

葉凡的心情是忐忑的,他不清楚自己是否能夠征服劍樓。不過不管如何,先前他的思路是沒有錯的,要不是他的祭煉,也不會獲得進入劍樓的激活,這其實就是一種肯定跟成功的表現。

近了!

葉凡終於來到劍樓前,一股雄渾的劍意撲面而來,讓他壓力山大。

劍樓在葉凡的印象中應當是一個美女,畢竟已經化為美女了,沒道理還是劍樓,只是當他站在劍樓前就明白,或許劍樓已經進入沉睡中,也就睡她回歸本體,變成了一座高樓。

劍樓有九層,如果僅從它的外表來看是跟美女沒有半點關聯的,所以葉凡犯難了,這個劍樓到底是什麼。如果這樣的狀態下,葉凡不認自己能夠將之徵服,畢竟這只是樓而已,又不是女人,他總不能變成一座樓,那畫面太詭異,他想想都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走進劍樓,葉凡出現在一座殿堂中,在他的面前出現兩排劍客,他們體型魁梧,每一個體內都散發出可怕的劍意,那恐怖的氣息絕對能夠讓任何神皇顫慄。

葉凡並沒有因為這些劍客而動容,雖然看上去一個個都非常強大,甚至有可能乃是半步神尊,但是他們現在釋放出來的劍意跟氣息在劍道境界上遠不如他,所以沒什麼好擔心的。

葉凡當然不會關心這些武士,他想要找到劍樓的核心,不過要進入劍樓的核心就必須穿越眼前這兩排重甲劍客。

葉凡的眼睛微微眯起來,他是打算直接穿越過去的,只是腳步剛要邁出去,就發現一道劍意落在他的身上,那一刻恐怖的劍壓出現,這是超越劍道神皇的可怕壓力,讓他一下子感覺自己的肩上被加持了億萬重巨力,另外一隻還沒有邁出的腳居然難以提起來。

是誰?

葉凡抬眼看去,立時發現就在他注意力被分散的瞬間最外邊的一尊重甲劍客不知何時轉過身來,正用凌厲到極點的目光看著他。

這是半步神尊!

葉凡的感知非常強烈,壓力如同風暴一樣來得很快,幾乎每一個呼吸時間就會出現暴漲,隨著時間推移,感覺擁有也沒有終點一樣。

這是考驗?

葉凡心中閃過這樣的疑惑,很快他體內劍意震動起來,處於雌伏狀態的神劍輕輕一震,那一刻一道劍波出現,幾乎閃念的功夫,澎湃到極致的劍意跟劍氣將緣分啊的身體充滿,那種感覺就像氣球一樣,被吹起膨脹。

神劍達到圓滿,葉凡相當於最強的劍道神皇,至於半步神尊,這已經不算是劍道神皇境界了,可以說這一刻的他因為這道震蕩而出的劍波全方位屬性都在爆炸。

壓力一下子受到最為嚴峻的挑戰,原本沉重如山,讓葉凡抬起腳步都非常困難的壓力一下子銳減。

作用於身上的壓力正在急速減小,這當然不是這尊重甲劍客收回了自己的壓力,而是身體中的劍道屬性力量已經膨脹,並且還在繼續膨脹。

劍神境最強的地方是什麼?

其實就是劍中神境界,處於這個境界,一般都會凌駕於對手一個級別之上,而現在正體內劍道屬性膨脹時發現一個特殊的屬性能量出現。

削弱對手一個境界!

葉凡被這個能力驚到了,這可是直接削弱對方一個境界啊,真的可以?

這事太誇張了,葉凡感覺如果交手強行將對方一個境界壓下去這非常誇張,如果是修為差不多,或者比不上自己的還好說,可如果是高出自己一個檔次的,這個也能行?

能不能行要知道答案其實非常簡單,葉凡一瞬間祭出這個拉低境界的特殊屬性能力。

拉低對手一個境界,不管怎麼看第一個檔次的都很難做到,畢竟你的修為要比低手地上一個境界。

「轟!」

忽然間,讓葉凡吃驚的事情發生,原本高出他一個境界的重甲劍客忽然掉級,原本應當是半步神尊的樣子,這一刻居然直接掉到神皇極致境界。

什麼情況?

葉凡震驚了,他不明白這個拉低境界的屬性到底是什麼,居然如此逆天,能夠將半步神尊級別的對手直接拉低一個檔次。

太不可思議了!

葉凡自己都目瞪口呆了,他絕對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種情況。

太逆天了!

葉凡現在很想立馬跟那個離仙宮的宮主決鬥,他一定要將這傢伙閹掉,你不是喜歡男人嘛,從今往後就去做一個真正的女人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