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聽到如意神甲器靈的話心神一震,他現在算是明白,這兩個女人怕是獻上自己的**時早就存了用自己的能力影響他甚至於控制他。雖然葉凡心中並不反感,但他還是道:「有什麼辦法讓自己不受影響?」

葉凡聽到如意神甲器靈的話心神一震,他現在算是明白,這兩個女人怕是獻上自己的**時早就存了用自己的能力影響他甚至於控制他。雖然葉凡心中並不反感,但他還是道:「有什麼辦法讓自己不受影響?」

「這個怕是不可能,當初強如邪神還不是對母源邪母寵得沒邊,主人想要不受這種神性影響那是不可能的。不過嘛,主人畢竟是非常人,雖然無法壓制這種神性的影響,但是主人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征服這個女人,讓她不可自拔的愛上主人。嘻嘻!這是一種良性循環,到時主人可以享用最為獨特女神的魅力。」

如意神甲器靈雖然沒有說如何征服,但葉凡哪會不知道該怎麼做,一瞬間他就有了主意,被動的高品質關愛絕並不能發揮出霸王卸甲的真正威力。一瞬間葉凡霸王卸甲使出來,那可怕的衝擊力瞬息間怒爆,直叫圓滿臉上綻著蝕骨溫柔媚笑的月蠶雙目突然圓瞪,叫聲不受控制的發出。

月蠶體會到那種瞬間就崩潰的滋味,這一幕來得實在是太快太猛,只讓喜歡主導一切的她瞬間就被葉凡翻盤主導。既然要將這個徹底繼承神職的女人降服,葉凡就不會留手,霸王卸甲一次次使出,足足一百次,他才將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月妍拉入戰團。

……

大戰並未持續太久,葉凡意猶未盡的將昏睡過去的月妍跟月蠶弄進傳承之塔,現在外邊大戰不斷,作為男人他可不能躲在這裡玩女人。葉凡很快離開神殿,此時大戰早就遠離神殿,還未等他了解大戰的經過,破空聲急至。

四位美麗的女戰神回來了,葉凡剛想問戰況,月無顏兩片紅唇就堵住他的嘴巴,這一吻很是熾烈,透著一種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決心,葉凡自然明白月無顏現在需要什麼,尤其她的一隻柔荑還隔褲拽著他不放,不用說肯定是開啟了天賦技能,現在繼續他來給她補充能量。

葉凡嘿嘿笑道:「你太急了,你徒弟還在一旁看著了。」

月無顏吃吃笑道:「她要比我這做師傅的還急。」

澹臺月一捋鬢角髮絲道:「師傅待弟子如母,弟子自然要讓師傅先來。」

葉凡一把將澹臺月摟入懷中道:「謙讓什麼,你們師徒自然是一同陪我。」

「我們將所有來犯之人都抓住了,夫君打算如何處置?」

葉蘭臉很紅,雖然上次四人在一起聯手作戰過,但是看著她們旁若無人的隔褲抓自己男人,還是很不適應。

葉凡立時一震,霎時間劍氣爆開,只將兩個愛不釋手的師徒震開,他興奮的道:「這些傢伙都是什麼人?」

秀色笑道:「她們應當都是來自月家,這次他們應當是追殺界王一脈的人,至於原因嘛或許是想要殺人滅口。」

葉凡一愣:「殺人滅口?」

「當然,葉家想要得到進入邪神殿的鑰匙,月家肯定獲得了消息,只不過他們並沒有掌握到鑰匙的消息,所以打算悄悄隱藏在暗處,等關鍵可是來一個漁翁得利。」

葉凡冷笑道:「這些傢伙真是大得好算盤,不過可惜,他們遇到了本公子,現在倒要看看他們打算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葉凡當下也不含糊,直接帶人去冶艷跟月家那位武仙大戰的地方。此時大戰已經進入白熱化,邪艷的戰力只能用恐怖來形容,不管月家這位武仙如何應變,他已完全被壓制住,看這個情形想要翻盤實在是太難。

月修玄怒欲狂,他可是堂堂的武仙啊,就算在這個世界中他的力量被壓制住了,但也不可能會毫無還手之力。邪艷的武道境界讓人有種絕望的感覺,不管月修玄使用什麼樣的武技,基本上隨手就能破,尤其是隨著他的力量不斷增強,這個女人的戰力也能夠跟著增強,雖然從爆發出來的修為等級來看,他是對方的三倍,但火拚時這種優勢根本就體現不出來。

「轟!」

突然,邪艷的臉上露出詭異之極的笑容來,手中神矛綻放出最為恐怖的光芒,出現在月修玄眼中的已經不是矛,而是一條張牙舞爪的龍。

這一擊完全超越靈仙的極限,但是讓人不可思議的卻是並未引發天地大崩潰,那一瞬間給人的感覺就是這片虛空的空間等級突然提升一個檔次。

月修玄乃是武仙,看到邪艷這一矛,他差點呻吟出來,他敢發誓這絕對是能夠媲美武仙境的攻擊,雖然不明白為何沒有引發天地大崩潰,但他肯定現階段的自己絕對無法當下一級。月修玄是武仙不假,但是在下界時就用特殊仙器將自身的力量封印,這是避免力量不受控制時發生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來。這種封印可不是那麼好接觸的,這一瞬間如果選擇硬接,月修玄完全可以肯定,自己絕對會被邪艷這一矛當場擊殺。

……

葉凡剛剛抵達戰場外圍,還沒有等他弄明白情況,突然間他發現自己遭到了攻擊,只是這種攻擊讓他的眼睛突然間瞪大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力量猛然間作用在身體上,強烈的屬於男人的本能突然爆發,一剎那間神劍出鞘之音似乎錚錚作響,那恐怖劍芒突然爆出,只是讓葉凡本人目瞪口呆的是所有劍芒都憑空消失,這一切完全發生在離體的那一瞬間。

怎麼回事兒?

葉凡這一疑惑僅僅維持了不到千分之一秒,幾乎是下移剎那他就感到剛剛出鞘的神劍瞬息間入鞘,熾熱的彷彿融化一切的滋味讓他一瞬間本能的使出霸王卸甲之能。

「夫君怎麼了?」

葉蘭第一時間差距到葉凡異樣,不由看著一張臉瞬間就紅光滿面的他。

葉凡又不是初哥,哪會不知道剛剛那一瞬間發生了什麼,他並未回答葉蘭,而是下意識的看向一旁的月無顏跟澹臺月,剛剛那感覺他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當是生命系女戰神獨有的招式增幅手段。不過葉凡的目光引來的自然是兩女的疑惑跟不解,這讓他吃驚不已,不是她們?怎麼可能?這個技能難道還有其他人會不成?

幾乎是瞬間葉凡看向一招將月修玄轟飛的邪艷,他瞬間反應過來了,這個女人也是女戰神說不定也會這個技能。意識到這一點的葉凡有種嘀笑皆非的感覺,那一瞬間的感覺讓他明白自己是真的進入了邪艷的身體,只是兩人相隔如此遠,這個技能是如何辦到的。

葉凡腦中剛剛閃過這個念頭,突然渾身一個激靈,這個技能是群體攻擊技能啊,邪艷似乎沒有跟他簽訂契約吧,難道剛剛自己已經帶了無數綠帽?

一瞬間葉凡心中怒火爆出來,這個女人實在是太亂來了,雖然他察覺到邪艷跟月修玄大戰的是高空中,這個技能根本無法做到群體傷害,但她不是真跟一個男人大戰嘛。意識到這一點的葉凡恨不得立馬就衝上去,先一步將那個叫月修玄的男人幹掉,然後再狠狠懲罰邪艷。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沖一旁四位女戰神道:「給我上去,將那個男人幹掉!」

葉凡的表情顯得很是猙獰,只讓四女一陣莫名其妙,不過她們還是第一時間衝上去了,一瞬間都同時爆發出媲美起源巔峰的力量。此時月修玄非常的狼狽,邪艷那一矛恐怖之極,就算是他的護體仙甲都承受不住,那衝擊力讓他受了重傷。

該死啊!

這怎麼可能?

自己竟然被一尊靈仙給重傷了!

簡直不可饒恕!

月修玄怒欲狂,只是讓他憋屈的是四個女戰神聯手殺來,雖然她們的修為都不如邪艷,但是四人聯手所爆發出來的威力竟然還要更強。月修玄已經受傷,這個時候面對四女的聯手自然不敢硬碰硬,這讓他心中的怒火就快要炸開。

自己可是武仙啊,怎麼可能讓這些靈仙如此羞辱!

葉凡自然不會去管月修玄的憤怒,他現在就很憤怒,直接將意猶未盡的邪艷叫過來,看著她眼前這個笑得有些邪惡的金髮女戰神道:「剛剛用的是什麼技能?」

邪艷吃吃笑道:「這一招叫做【群英聚】,一經施展,絕對能夠讓戰力提升一個台階。」

去他媽的群英聚,葉凡只聽這個名字就在心中瘋狂詛咒當初創造出這個技能的那個傢伙,他死死盯著邪艷道:「你不會真的無差別施展吧?」

邪艷哪會不知道葉凡是什麼意思,她故作遺憾的道:「人家倒是想要無差別施展,可惜也就主人給人家來了一擊霸王卸甲,不過效果當真不錯,人家這一招使出來,竟然打出媲美武仙的攻擊來。」

葉凡聞言鬆了口氣,還好不是無差別技能,自己頭頂上沒有什麼綠油油的帽子。葉凡鬆了口氣,不過看著一臉遺憾的邪艷他心中有些邪火直冒,猛地上前將這個金髮女戰神拉入懷中,剛想先一步剝掉她的戰甲,就見原本被戰裙包裹住的屁股裸呈而出。雖然邪艷善解人意,但是葉凡還是氣不打一處來,巴掌狠狠的就往她屁股上招呼。

邪艷被譽為邪惡女戰神主動褪下戰甲讓男人打屁股不算什麼,葉凡的懲罰根本就沒沒有讓她心中的邪惡念頭收斂不說,她還變本加厲。猛地掙脫開來,人瞬間就掛到葉凡的身上,她那絕色玉容綻起嬌媚到極點的笑容。

葉凡有些發懵,他絕對沒有想到邪艷竟然如此瘋狂,這可是在萬米高空啊,這女人簡直太瘋狂了。

大戰結束了,雖然四位美女戰神聯手,但還是無法奈何月修玄,這傢伙的戰力還真不是蓋的,哪怕打不過邪艷,甚至四女聯手,他放手起來完全就是綽綽有餘。葉凡手握人質,既然月修玄並未占邪艷的便宜,那他也就不想跟葉家死磕了。葉凡總歸要去天邪大世界的,他絕不想人還沒有上去,就招惹到如此強大的家族。

談判!

這就是葉凡的決定,月修玄雖然羞怒異常,但是人質在手,他不得不與之談判,這種結果絕對是心高氣傲的他沒有想到的,本來氣勢洶洶而來,結果卻是如此的狼狽,簡直讓他羞憤欲死。

人質在手,有證明了自己強大的武力,葉凡並沒有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他只是表示願意合作,等將來葉家的人進入鑰匙隱藏之地時,他們可以合作。 月修玄冷著臉道:「合作可以,不過你必須將人質釋放再說。」

葉凡笑眯眯的道:「釋放人質自然沒有問題,不過只能先釋放一部分,畢竟誰能夠保證你不會過河拆橋。」

月修玄冷笑道:「本人說話算數,絕不會失言於人。」

葉凡翻白眼道:「咱們第一次見面,以前怕是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本公子對你的保證一點信心都沒有,人質可以釋放,不過只是釋放一部分,一切還是等將來進入那個隱藏鑰匙的地方吧。」

月修玄不屑道:「鑰匙這東西又豈是你這樣一個下界之人能夠掌握的,我勸了你還是不要痴心妄想的好,不管是我們月家,還是葉家,都不是你能夠招惹的,你在天玄世界我們或許無法奈何你,但你總有一天是要去天邪大世界的,那個時候,整個天邪大世界將沒有你的容身之所。」

葉凡淡然道:「本公子可不是被嚇大的,葉月兩家強大又如何,這個鑰匙到時大家各憑手段。」說到這裡,他看著月修玄道:「咱們明人不說暗話,我想你心中肯定也不願意替他人做嫁衣吧。」

月修玄皺眉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葉凡笑道:「這個隱藏鑰匙的地方,最大的可能就是邪神曾今的老婆母源邪母的神殿,這個女人是邪神最為寵愛的女神,她的實力自然不用說,那裡面肯定隱藏著難以想象的寶藏,如果等你們本家的人過來,你們認為這些東西到時還會有你們的份嗎?」

月修玄的眼睛眯了起來。

葉凡繼續道:「只要我們提前進入其中,就有可能獲得屬於神靈的東西,神器什麼的自然不會少,說不定機緣好還能夠得到神職傳承。嘿嘿!神職這種東西可是好東西啊,只要獲得其傳承,將來跨越仙境不是不可能。」

月修玄異常不屑的看著葉凡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葉凡冷冷的道:「你有選擇嗎?」

月修玄臉色陰沉,一股恐怖的力量從他的身體中散發而出。

「你在威脅我?」

葉凡嘿嘿笑道:「我是在威脅你又如何?除非你不在意你們月家人的死活。」說到這裡,他冷笑道:「我是沒有必要非跟你們月家合作的,相比起來,你們似乎對邪神鑰匙的情況並不了解,這樣一來我跟葉家的人合作更為合適,你說了?」

月修玄冷哼道:「葉家的人掌握著最大資源,他們憑什麼跟你合作?」

葉凡嘿嘿笑道:「這裡是天玄,而且我的實力遠比你們想象中要強很多,你們要找到最終的鑰匙隱藏之地,絕對少不了我的幫助。」

月修玄冷哼一聲,他並未反駁葉凡的話,這次交手,他已經充分意識到葉凡手中掌握的實力甚至於已經超過他們下到天玄的力量。雖然承認葉凡的實力,但是月修玄並不相信葉家的人會跟葉凡合作,他剛想開口,臉色猛地一變,扭頭看向天邊,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葉凡先是一愣,很快反應過來,能夠讓月修玄變色的肯定只有葉家的人,而這個時候葉家的人找來十有**是為了破解被邪艷施展天賦技能男女互變的那些傢伙。

葉凡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他沒有說什麼,直接起身告退,將月修玄難看的臉色完全給無視了。

現在葉凡是在月神殿,上千鸞衛將這裡完全接管,讓他驚訝的是一大群服侍一模一樣的玉宮美女在宮殿中穿梭,同鸞衛形成鮮明對比。鸞衛身上的戰甲非常性感,將女人的嫵媚跟妖嬈展露出來的同時還透著逼人的英氣,而這些玉宮美女則完全不同,就一個詞嫵媚。

葉凡有些疑惑的看著這些玉宮美女,她們給他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只是他一時間說不出這種奇怪是什麼原因,反正他感覺如今的玉宮美女更為養眼,讓他看著非常舒服,以至於連摸幾個女人的屁股。

葉凡倒不覺得摸玉宮美女的屁股有什麼不對,而這些玉宮美女被摸之後也都含笑親他一口,他感覺很奇怪,自己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放蕩不羈了。很贊的手感,很容易讓人愛不釋手,除天然的肉感外,還有一股奇怪的力量蘊藏其中,絕對不是神力,而似乎是一種仙靈之力。

葉凡疑惑的搖了搖頭,他並未對這個問題糾結太久,他很快見到了葉家的武者。

葉陰禾!

葉凡自然見過,這傢伙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陰冷,不過現在雖然看上去沒什麼感覺,但是那種陰冷的感覺幾乎消失,轉而變成一種陰柔,隱約間還有一種只有女人身上才有的味道。

葉凡笑了,他自然不是單獨見葉陰禾,這傢伙畢竟是靈仙七重的高手,他可不像淪為人質。葉凡身邊自然是五大美女戰神緊隨,有了她們絕對能夠讓葉陰禾這傢伙不敢動任何歪腦筋。

葉凡的笑容讓葉陰禾異常窩火,他自然知道這小子為什麼笑,這肯定是一種嘲諷的笑容,在譏諷他由一個男人變成了女人。葉陰禾在心中咆哮,如果有可能,他絕對要將葉凡這傢伙徹底幹掉,這是他人生一大污點,要是不將這些罪魁禍首幹掉,他感覺自己今後都沒有了臉做一個男人了。

只是雖然憤怒得想要殺人,但葉陰禾必須忍,這不僅僅是自己還要恢復男身,最為重要的是葉凡身邊的五個美女戰神給他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葉陰禾深吸口氣,目光掃過五個美女戰神,他這才看著葉凡道:「這次我來主要是傳遞我們葉家一個信號,我們願意跟葉公子合作,一同找尋一座寶藏。」

葉陰禾的聲音很正常,就跟他第一次出現時一樣,似乎邪艷的那個天賦技能沒有對其造成任何影響似地。可是葉凡還是感覺出來了,這並不是葉陰禾真正的聲音,肯定是經過處理,畢竟一個男人變成女人,聲音絕對會變得陰柔。

葉凡笑道:「你們想要找進入邪神殿的鑰匙,不知道如果我們合作,本公子能夠從中得到什麼好處?」

葉陰禾眼皮一跳道:「你怎麼會知道這個消息的?對了,你抓了葉子欣,一定是從她那裡得知的秘密可對,該死啊,這個女人怎麼能夠出賣我們葉家的秘密,就算她身份尊貴,也不能這麼做。」

葉凡翻白眼道:「那麼緊張做什麼,雖然本公子將葉子欣給俘虜了,但卻不是從她口中得知的。」

葉陰禾冷笑道:「除了這個女人,你還能從誰那裡聽說這個消息?」

「月家。」

葉凡微微一笑。

葉陰禾吃驚道:「月家?難道他們也過來了?」

葉凡嘿嘿笑道:「剛剛我們同月家的人大戰了一場,將他們的人俘虜了不少,現在正在談判,他們想要請我們一同去找這個進入邪神殿的鑰匙,承諾給我們最大的好處。」

「不可能!」

葉陰禾厲聲道:「月家的人根本不知道邪神殿鑰匙的事情,你小子休要胡說八道!」

葉凡翻白眼道:「現在月家的月修玄就在這裡,你要不要見一見他。」

「月修玄?」

葉陰禾吃了一驚,兩家作為老對頭,他自然知道月修玄是誰,這讓他一陣心驚肉跳,對方可是一尊武仙啊,如果突然間沖他們葉家出手,他們豈不是要死傷慘重。

該死!

他們真是陰魂不散啊!

「你已經跟月家聯手了?」

葉陰禾領教過葉凡的實力,自然明白如果兩方合作,他們將難以在天玄世界立足。

葉凡搖頭道:「我很想三方共同合作找尋寶藏,但他們似乎更加傾向於聯手將你們葉家幹掉,這樣一來好獨自侵吞寶藏。」

葉陰禾冷哼一聲,月家那些傢伙還真會這麼干,如果換成是他們也會這樣,絕對不會跟月家分享,還是先將這幫傢伙幹掉再說。葉陰禾臉色很是陰沉,剛剛進入神殿,他就察覺到這裡人仙的數量竟然多達一千以上,這讓他很是吃驚,一個小小的天玄世界,怎麼會有如此多的人仙,尤其葉凡身邊這五個女人,全都是靈仙境以上。當然,讓葉陰禾真正吃驚的是月修玄竟然會坐下來跟葉凡談判,那傢伙可是武仙啊,就算在這裡修為受到限制,也絕對強過任何一個靈仙,現在坐下來談判,絕對不是看中葉凡作為天玄世界主人,而是眼前這個看上去連人仙修為都沒有的傢伙,擁有讓月修玄忌憚的力量。

葉陰禾腦中無數念頭閃過,他知道決不能讓葉凡跟月家的人聯手,不然他們這些先一步進入天玄世界的葉家子弟怕是要盡數交代在這裡不可。葉陰禾冷冷的看著葉凡道:「月家根本不知道寶藏的信息,你跟他們合作根本就是找錯了對象。」

葉凡笑眯眯的道:「月家的人的確不知道,所以他們提議將你們幹掉,然後從你們嘴中弄到寶藏的信息。」

葉陰禾怒哼一聲。

葉凡笑道:「不過嘛,本公子更傾向於跟你們葉家合作,怎麼說我們都是同一個姓氏,說不定還真有相同的血脈了。」 聽到葉凡這麼說,葉陰禾第一反應自然是嗤之以鼻,不過當他的目光落在葉凡身上,仔細打量時,突然忍不住輕「咦」一聲。

御龍體!

而且那純粹程度讓葉陰禾雙目都不受控制的瞪圓,他娘的,這種血脈,怕就是本家那些所謂天才都要拍馬難及,一個下界的人怎麼可能有這麼純粹的血脈?難道這小子真是我們葉家的後裔?或者說他是某位葉家人在下界的私生子?

葉陰禾看著葉凡愣神,他有一點非常肯定,那就是葉凡這種血脈絕不是一個小小天玄世界能夠孕育出來的,這小子十有**真是他們也是一族某位在下界的私生子。畢竟這樣一個小小的世界中不可能出現這麼多人仙跟靈仙,除非是得到了上界的人幫忙。

越想葉陰禾覺得這種可能性就越大,他的目光狐疑的掃過大殿內來往的玉宮美女,以及那一個個身著性感甲胄的鸞衛。

娘的!

這一個個都是極品啊,最重要的是似乎都被這小子用過了,這些女人可都是人仙啊,再這樣一個小小的世界中,一個大境界圓滿的小子能夠睡這麼多人仙境美女,這身後要是沒有一個靠山根本就不可能。

真是羨慕啊!

做男人哪個不羨慕這樣的生活,葉陰禾敢肯定在他們家族中絕對沒有一個紈絝有這種待遇,倒是聽說本家之中有這樣的人物存在,難道這小子就是那些荒唐的老傢伙所生的私生子?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陰禾看向葉凡的目光透著古怪,他突然覺得這小子看起來順眼多了。輕咳一聲,葉陰禾道:「要合作自然可以,不過這種事情不是我所能夠決定的。」

葉凡點頭道:「合作可是一件大事,絕對馬虎不得,只要咱們聯手,絕對能夠先一步進入最終的寶藏之地,那個鑰匙的咱們可以不在乎,但是其它東西見者有份,就算將來那些人追問,咱們也就象徵性上繳一部分不就行了。」

葉陰眯著眼睛道:「那個不知道可否先將我體內的這種禁制給解了?」

葉凡哈哈笑道:「這個自然不會有問題,只要等我們正式達成合作事宜,我立馬就讓人給你解開,保證不會留下任何後遺症。」

葉陰禾心中暗怒,不過自己有短處被人拿著,他只得投鼠忌器,不由咬牙點頭道:「好,我這就將信息傳遞給我七哥,我想他會很快作出決定的。」

葉凡笑眯眯的道:「那自然好,畢竟現在月修玄就在這裡,萬一他突然求著要跟我結盟,我可不好意思拒絕。」

葉陰禾暗自冷哼一聲,他哪會不知道這是葉凡在威脅他,可是他還真擔心這個,現在月修玄就在這裡,他要是慢了一步,接下來可就要被動了。

葉陰禾很快離開了,葉凡笑眯眯的目送他離去,一旁一直看戲的邪艷癟嘴道:「主人根本沒有必要跟他們合作,那個叫月蠶的不是已經繼承了母源邪母的神職傳承嘛,她說不定知道那個寶藏在何處?」

穿越空間福滿園 葉凡嘆道:「我如何不知道這一點,可是現在葉月兩家的人只是先頭部隊啊,將來下來的只怕會更厲害,我就算得到了那個鑰匙,將來怕是也要面對他們的圍剿。」

邪艷好奇道:「那不知道主人打算如何做?」

葉凡眼睛眯起來道:「現在我們的實力怕是很難應對天邪大世界的強者進入啊,這麼一來就必須爭取時間。至於如何爭取,唯一的辦法就是將通往天邪大世界的通道封鎖,我想那些傢伙絕對不敢強行打通通道,畢竟他們肯定知道掌管邪魔宇宙國世界的主宰隕落,這個時候發生強行攻擊世界屏障的事情很有可能會激起邪魔宇宙國的敏感神經。」

邪艷眼睛一亮道:「主人是想將他們一網打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