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山大聖人叫屈、反抗。

葉山大聖人叫屈、反抗。

「那你就幾年不出門,天地將變,我這樣是為你好!」

葉奶奶說話之間,突然伸手虛空一抓,葉山大聖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隨手丟入到了葉府的後山禁地。

好霸氣!

看到葉奶奶如丟小雞一般,把大聖人境的葉山丟走,這畫面很有衝擊力。

不過,葉奶奶對葉山很火爆,但她其實是一個很慈祥的老奶奶,對身邊的人很和氣。

比如,她對花小鈴和夜幽夢就很好。

現在,葉山一走,葉奶奶就已恢復了慈祥的樣子。

她此時的目光落在江寂塵身上,顯然是越看越順眼,越看越喜歡。

她可是知道,若無江寂塵,自家老頭可沒辦法從嗜賭成魔的境地中走出。

最終能夠成就無上境,也都是江寂塵的功勞。

還有葉柔的槍法,將來大成,只怕離不開江寂塵的陪練。

所以,她覺得江寂塵簡直就是他們葉家的福星。

「葉柔,你也別顧著整天練槍什麼的,要多陪陪小塵,你這樣,會嫁不出去的!」

葉奶奶此時轉身對葉柔開口道。

但這樣的暗示,也太明顯了吧?

也未等葉柔回應,葉奶奶已經拉住了江寂塵的手道:「小塵,住在葉奶奶這裡,你就當是自己的家,不要客氣,嗯,有什麼需要,儘管都向葉柔這丫頭提。」

「還有,你們年輕人,就要多多走動,修鍊的同時,也需要多多交流,促時感情,這樣,人生才精彩有意義!」

「好了,葉奶奶先去教訓一下你們爺爺去了,你們繼續好好玩!」

說完話,葉奶奶已經輕盈一閃身,便飄然的離去。

只留下江寂塵、葉柔、花小鈴、夜幽夢,愣愣地發獃。

只覺得…….葉奶奶最後一段話的信息量好大哦。 ?♂

首先,現在是深夜時分,葉奶奶竟然讓他們繼續好好玩!

玩什麼?

再有,多多走動,多多交流,促進感情!

什麼情?

還讓江寂塵當這裡是自己的家!

以什麼身份?

最重要的是,有什麼要求都可以向葉柔提出來!

真…….的……嗎?

嗷!

江寂塵差點發出狼嚎,想告訴葉奶奶,自己胸中燃著一把火,很想跟葉柔在床上……

嗯,淡淡理想,聊聊人生,暢想未來!

是的,他就只是這麼純潔的想法。

「寂塵,你在想什麼?」

葉柔這時打斷了江寂塵的沉思,聲音動聽地問道。

「我……」

江寂塵剛想開口。

葉柔卻已經開口說道:「嗯,你一定是在想我奶奶剛剛說的話是不是?」

「我…….」

江寂塵想回答!

但葉柔已經繼續:「其實,你不用多想的,我奶奶,很無聊的,你不知,她現在肯定又在收拾我爺爺了!」

「這……」

江寂塵想說,這跟他有什麼關係,葉柔卻不會再給他機會,接著道:「所以,你完全不用理會剛才的那些話,倒是,她叫我們多多走動,這點我同意,那我們別睡覺了,繼續玩吧!」

「玩?」

江寂塵終於心中一喜,他苦於葉柔不斷的搶話,他根本沒有發言的機會,表達自己真實的想法。

沒想到,葉柔女神竟然這般的主動?

哈哈…….夜深人靜,一男三女!

能玩什麼呢?能玩什麼呢?能玩什麼呢……

毫無疑問,只能滾在床單上玩了!

一對三,哇嘎嘎…….真是太刺激了!

江寂塵心中浮想聯篇。

這時,葉柔開口應道:「嗯,就是跟玩差不多了!」

「極道天階很快就要開啟了,我們需儘快提升實力,如此才能在極道天階上走得更遠,進入六道幻界中才有自保之力。剛剛我對霸天槍術又有了新的感悟,但隨之又生出幾個疑惑,我與小鈴、幽夢妹妹,剛剛也商量討論過,正好,讓你來陪練!」

「我剛剛聽小鈴妹妹說,你可是無所不能,十八般靈器,樣樣精絕,所以,我們決定讓你先陪我練槍,然後陪小鈴妹妹練鞭法,最後再陪幽夢練刀法。」

「嗯,我們是這樣安排的,離極道天階開啟,還有七天時間,你陪我兩天練槍,陪小鈴妹妹三天練鞭,陪幽夢三天練刀,我們三人已經商量決定好了哦!」

一席話下來,江寂塵呆愣當場。

有一種樂極生悲,突受五雷轟頂的感覺。

一陣子之後,他才反應過來道:「你們已經決定好了?」

三女同時很默契的點頭。

江寂塵眼前一黑,差點暈倒!

還以為有什麼刺激、好玩的事呢?

竟然是陪練,而且還是七天!

確實夠刺激的!

「咳,這個…….」

江寂塵想找借口,委婉的拒絕。

但話還沒有說完,葉柔又搶先說道:「其實,如果你沒空,或者不願意,那也沒有關係的,到時,我、小鈴妹妹、幽夢最多在極道天階上走不了那麼遠而已,在六道幻界中,嗯,需要你多多照顧了,可是我們都不想成為你的累贅哦!」

說完之後,還裝出一副假假的楚楚可憐樣!

對於葉柔無恥的話,江寂塵竟然無言以對。

你說小鈴和幽夢要自己照顧也就罷了。

你一個融嬰後期境,槍術同輩第一人,實力還在自己之上,竟然也好意思讓自己照顧?

而且,話都說到這份上了?

自己還能拒絕?

看著葉柔,江寂塵彷彿看到雪中梅和素洛的合體。

話嘮加腹黑!

江寂塵極力平復了心緒,努力地讓自己露出溫和的笑容道:「怎麼會沒空呢,而且,與三位美女陪練,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小鈴、小幽夢,放心吧,有我在,必能讓你們的鞭法、刀道突飛猛進!」

既然避無可避了,消極的對待,還不如積極樂觀的面對。

七天而已,根本算不了什麼。

陪葯老頭試藥,還足足試了一個月呢!

江寂塵傲然地想道。

如此,心情才漸好起來。

聽到江寂塵答應了,花小鈴已先跳過來道:「寂塵,你真好呢!我就說,你肯定會答應的!」

花小鈴一如既往的崇拜江寂塵,這讓江寂塵的虛榮心得到極大的滿足。

看,有這麼美麗的女孩崇拜我呢!

夜幽夢此時握著大刀,冷冷地盯著江寂塵,手中大刀在輕輕顫動,有一種蠢蠢欲動的感覺。

「小幽夢,你囂張呀,現在就想跟老大我幹上一場了?」

「怎樣,要是你輸,你給老大抱抱!」

江寂塵看著隨時都準備一刀劈過來的夜幽夢,笑言道。

「呵呵……你輸了呢?」

夜幽夢不退縮分毫,呵呵冷笑道。

「我輸了?開玩笑,我怎麼會輸了呢?」

江寂塵很不服氣地叫道。

「只比刀道!」

夜幽夢淡淡地開口。

「刀道?呃,若輸了,我給你抱抱就是了!」

江寂塵很無賴的應道。

這一次,他卻不敢囂張了。

只比刀道,夜幽真不比他弱多少?

何況,她已經融嬰境!

聽到江寂塵的話,夜幽夢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很鄙視的樣子,然後轉身退至一邊去。

花小鈴也退到一邊,與夜幽夢一起。

然後,場中就餘下了江寂塵與葉柔兩人。

顯然,意思很明顯,讓江寂塵先陪葉柔兩天。

葉柔笑顏如花,輕聲道:「寂塵,我要來了哦!」

來你妹!

現在,面對葉柔這個話嘮加腹黑女神,他一種想打她屁股的衝動。

可惜,對方境界遠高於他。

就算想要打對方的屁股,至少也要擁有碾壓對方的實力才行。

葉柔槍出如龍,兇猛絕倫。

銀槍在手的葉柔,根本不像一個女人。

「鏘!」

兩槍交擊,江寂塵被一股突然暴發的秘力,震退了數步。

好厲害的震槍之力!

江寂塵暗暗吃驚,想不到葉柔只是短短的一段時間就有了這麼驚人的感悟。

她在槍道上的天賦,太過驚世無雙了!

「唉,這個女人玩槍玩得這麼溜,以後他的男人有福了!」

江寂塵惡意地嘀咕一聲,然後再也不敢大意,欺身上前,持槍與葉柔大戰起來。

而這一戰,便又是兩天兩夜! ??兩天兩夜之後,葉柔心滿意足的離去。

這一次,她又有了新的收穫,將會閉關到極道天階開啟才會出來。

看著葉柔裊裊婷婷、飄然遠去的身影。

江寂塵終於鬆了一口氣,就要伸手擦一把汗。

「別動,我來吧!」

然而,他剛伸起手,便有一道嬌脆的聲音傳來。

花小鈴拿著她的手帕,輕輕的幫江寂塵擦去額間的汗水。

可以,聞到手帕上傳來的芬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