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楓當即開啟了狂神天賦,狂化與長生天賦融合后,他即便是狂化過後也不會有虛弱的狀態,所以可肆無忌憚的隨時開啟廝殺大戰。

葉楓當即開啟了狂神天賦,狂化與長生天賦融合后,他即便是狂化過後也不會有虛弱的狀態,所以可肆無忌憚的隨時開啟廝殺大戰。

頃刻間,八件道兵齊齊斬來,葉楓抬手打出煉天鼎,卻被八件道兵瞬間撕碎,然後繼續朝他斬來。

「小子,老祖我八個化身都趁手的兵器,看你這次還死不死!」陳博老祖陰測測的冷笑道。

「老傢伙,你可別高興的太早了。」

葉楓不為所動,眼看著八件道兵斬來,他眉心裂開一道縫隙,造化爐飛出,頓時便將八件道兵盡數收入爐中。

那八個陳博老祖的化身顯然沒料到會有這種情況出現,驚訝莫名,神色駭然,當即抽身而退。

「大殿裡面道兵多的是,你可以盡情的使用,小爺我肯定會統統笑納的!」

葉楓仰頭大笑,血紅色長發在腦後飛揚,一步邁出,空間極速發動,便橫跨數十丈。

他一掌拍出,轟擊在一個化身的胸口,只見這個修為達到武聖巔峰級的化身竟是嘭的一聲炸裂,所處的空間,都被葉楓留下一個清晰可見的五指掌印。

剩下的七個化身怒吼著紛紛出手,各自施展神通,向著葉楓攻來。

「殺戮劍甲!」

一套鮮紅如血,閃爍鋒銳劍芒的戰甲浮現在體表,葉楓硬抗了七個武聖巔峰境強者的攻擊,陡然轉身,雙手抓住其中一人的肩膀,用力一撕,便將這個武聖巔峰級強者的身體撕成了兩半。

「空間風暴!」

葉楓抬腿一掃,空間被抽裂,漆黑風暴迭起,又是一個武聖巔峰級化身被撕碎。

若說陳博老祖的這八個武聖巔峰級化身是一群狼,那麼葉楓就是一頭兇猛的戰龍,開啟狂神之力的狀態下,完全是橫掃的架勢,沒有一合之敵。

「他大爺的,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歷,武帝境的修為,居然這麼生猛?」

轉眼間,八個化身,就被葉楓殺了六個,剩下兩個快速後退,面色變得極為難看。

葉楓雙腳踏地,身後的宮殿猛然搖晃,險些崩塌,他長身而起,向著最後的兩具化身殺去。

「小子,你別囂張,看你家老祖爺爺的神通!」

陳博老祖的其中一具化身冷笑一聲,陡然張口,將身邊的化身吸入口中吞掉。

與此同時,被葉楓斬殺的那六個化身,也都飄起一團黑氣,盡數沒入那唯一的化身口中。

一股無比強橫的氣息,從這具化身的體內傳遞出來,凝聚了八個武聖巔峰級強者的精氣,若是被他將這些精氣消化吸收,實力必然將會飆升至武尊級!

「你以為我會給你這個機會嗎?」

葉楓冷笑著走來,七個武聖巔峰級強者的精氣,這陳博老祖一時半刻肯定無法立即煉化,只要在他煉化精氣之前將其斬殺,便不具有絲毫的威脅性了。

陳博老祖顯然也看出了葉楓的意圖,當即怪叫一聲,向著身後的仙陣逃去。

空間極速發動,葉楓一瞬間出現在其身後,五指攤開,煉天鼎凝聚,轟隆鎮壓罩下。

「混蛋小子,老祖我跟你沒完!」


陳博老祖的口中吐出兩件道兵抵擋住煉天鼎,而後拖著大肚子縱身跳起,撒腿狂奔,逃入防禦仙陣之中。

「老傢伙,你逃入仙陣又如何?小爺我現在就將你宮殿中收集的這些寶貝統統搬走!」

ps:一百五十萬字了,時間過的可真快啊…… 這座道兵寶庫四周布設的兩座仙級陣法,乃是陳博老祖所留,即便是他現在的修為實力還未恢復到全盛時期的狀態,但也可以操縱一部分陣法的威能。

仙級的幻陣倒還好說,那仙級的防禦陣,以葉楓目前的能力,還無法破開。

他之前能夠輕鬆穿過陣法的阻隔,是因為陣法之中無人主持,現在有陳博老祖親自主持陣法,卻不是同一種概念了。

看到葉楓再次返回宮殿將自己過去辛辛苦苦收集的諸多寶貝收走,身處於仙級陣法內的陳博老祖,可謂肉疼的要命。

「混蛋小子,你給老祖等著,一會兒老祖我消化掉體內的精氣,這具化身的實力便可提升到武尊境,到時候肯定要好好的將你炮製一番!」陳博老祖陰測測的自語著。

葉楓沒有去理會逃入仙陣中的陳博老祖,他再次走入道兵寶庫的宮殿,游目四望,四處打量,搜尋可以下手的好寶貝。

在諸多光華奪目,四處飛舞的道兵之中,有兩件道兵最是引人矚目,一個是紫銅打造的寶鍾,還有一尊閃爍七彩如琉璃般光華的鼎。

這兩件道兵並沒有被人操縱,但瀰漫出來的氣息,卻也要比葉楓之前遇到的那頭九階毒蟒強大得多。

宮殿中的大多數道兵,都是與青龍劍相差不多的品級,唯有紫銅鐘和七彩琉璃鼎的氣息最強,葉楓估摸著應該是極品級別的道兵!

這其中,葉楓並沒有發現仙兵的存在,或許陳博老祖生前並沒有仙兵,也可能他將仙兵藏在了其他的地方。

「想要收走這兩件極品道兵,必須依仗造化爐的威能了。」葉楓心中沉吟,而後小心翼翼的向著那兩件道兵的位置靠近過去。

他首先盯上了那口紫銅鐘,剛一靠近,便見這口銅鐘咣當響起,鐘聲大作,一片紫金光華跌宕起伏,將四周的空間碾碎,向著葉楓蔓延過來。

嗡!

葉楓當即將眉心識海中的造化爐祭出,爐蓋掀起,造化青光噴涌,蔓延而來的紫金光華,便都被造化青光擋住,無法擴散過來。


緊接著,紫銅鐘瞬間飛來,鏘的一聲,與造化爐撞擊在一起。

頃刻間火星四濺,造化爐紋絲不動,但葉楓的神識寄托在爐中,卻是受到了猛烈的震蕩,臉色陡然變白,嘴角溢血。

但是那口紫銅鐘無法撼動造化爐,光澤暗淡了幾分,呼的一下,向著宮殿的深處飛去。

葉楓眼睛一亮,咧嘴笑道:「想跑?沒那麼容易!」

他運轉功法,催動造化道力駕馭神爐,便要將這口紫銅鐘收進去。


紫銅鐘具有靈性,感受到有人要捉拿自己,當即劇烈震顫,紫金光華傾瀉如瀑布,本能的展開反擊。

這銅鐘瀰漫的紫金光華沉重如山嶽,葉楓將造化爐懸在頭頂,便感覺像是有十萬大山壓在腦袋上,彷彿隨時都要被碾壓成齏粉、肉泥。

「奶奶的,不愧是極品道兵,就算是武尊來了,只怕也抵擋不住這紫金光華的重壓。」

葉楓感覺有些難以承受,當即催動造化爐,如同鯨吞牛飲,將瀰漫的紫金光華,盡數收入爐中煉化。

神級饋贈系統 給我過來吧!」

葉楓長身而起,伸出大手,施展煉天鼎神通,手掌變化成鼎形,混沌流轉,大氣磅礴。

但就在這時,那紫銅鐘猛然一頭將他手掌化作的煉天鼎撞碎,鮮血混合著骨頭渣子迸濺四射,慘烈的劇痛,讓葉楓齜牙咧嘴,一個勁的倒吸冷氣。

緊接著,紫銅鐘陡然變大,底部像是深不見底的漆黑深淵,向著葉楓當頭罩來。

造化爐雖然檔次極高,遠超這隻紫銅鐘,但畢竟葉楓自身的修為太低,只能發揮出神爐很少的一部分威能。

紫銅鐘的氣息威壓之下,葉楓直感覺周身的空間都變得粘稠起來,呼吸都變得困難,甚至體內的骨骼都咔嚓咔嚓的作響,猶如要被壓碎了一般。

葉楓手捏法訣,一柄青龍劍飛出,噗嗤一聲刺入紫銅鐘的內部,隨後他又操縱造化爐,之前從陳博老祖那裡奪來的八件道兵也都齊齊飛出,一同轟向這口紫銅鐘。

只聽咣當咣當的聲響不絕於耳,道兵劇烈撞擊的餘波如驚濤駭浪,即便有造化爐護體,葉楓也被震的頭腦發昏,眼冒金星。

一孕雙寶:總裁爹地好歡喜 ,他抓住時機,陡然將造化爐祭出,造化青光化成鎖鏈,將銅鐘纏住,拉入了造化爐內部鎮壓起來。

葉楓心中大喜,這隻紫銅鐘的質量極高,雖然威能不如仙兵,但看材質,卻是用仙級的材料鑄造而成,只是因為煉製仙兵失敗,這才成了極品道兵。

他準備如法炮製,將那口七彩琉璃鼎也一併收走。

卻在這時,宮殿的外面陡然傳來一股令人心悸的強大氣息,陳博老祖融合了八個化身的精氣,修為節節攀升,達到了九階武尊級修為。

「小兔崽子,老祖現在修為恢復到了武尊境,看你還如何猖狂!」

陳博老祖意氣風發,走入宮殿中后,便探手一招,捏出法訣,那口與紫銅鐘同一個級別的七彩琉璃鼎,便嗖的一下飛來,環繞著陳博老祖旋轉,發出歡快的顫鳴。

「小子,你可有遺言?」陳博老祖陰測測的笑著,之前他在葉楓手上接二連三的吃虧,現在實力大漲,頓然便揚眉吐氣起來。

葉楓張口欲言,卻陡然被陳博老祖打斷,「你小子就算是有遺言,老祖也不會給你機會去說,受死吧!」

說話間,這陳博老祖便陡然將七彩琉璃鼎祭出,呼嘯向著葉楓砸了過來,威勢堪稱驚天動地。

這陳博老祖本是仙境的強者,雖然修為只是處於武尊境,但是仙人的境界猶然存在,將極品道兵的威能幾近於催發的淋漓盡致。

「血脈之力!」

葉楓周身精血沸騰,狼妖血脈,戰龍血脈同時開啟,再加上狂神天賦的增幅,他在頃刻間變化成了周身鱗甲密布的人形戰龍。

他長身而起,將造化爐拎在手中,咣當一聲,狠狠的砸在那七彩琉璃鼎上,聲音穿金裂石。

極品道兵級別的大鼎,被他砸的橫飛出去,大鼎的表面龜裂開一道道裂痕,光華暗淡了幾分,威能當場受損。

這一擊,憑藉的是造化爐的硬度,再加上他強橫蠻力的增幅,但是劇烈的反震,也讓葉楓體內氣血滾動, 童養婿

以道力催動造化爐,消耗實在是太大,所以葉楓乾脆憑藉肉身蠻力將這隻神爐抱在懷裡,冷笑望著那陳博老祖,眼中殺機畢露,猙獰的龍首微笑起來卻是極其的滲人,道:「武尊很了不起嗎?你既然從仙陣中出來了,小爺我便不會再給你回去的機會!」

陳博老祖嚇了一跳,急忙將七彩琉璃鼎收回,落下一層七彩光幕護住周身,眨巴了一下老眼,一副赧顏不好意思的笑道:「小兄弟,這是誤會,要不這裡面的所有寶物,老祖都送給你了如何?」

「這小子分明不是妖修,但血脈之力卻是妖族的血脈,而且好像比九大聖族的血脈更強,到底是什麼地方跑出來的妖孽?」陳博老祖的心中暗道。

葉楓冷哼一聲,眼中的殺機並沒有絲毫的消減,這個陳博老祖老奸巨猾,看似示弱,但若只要抓住機會,就會立即反撲,將他置於死地,所以葉楓根本就沒打算跟對方化干戈為玉帛。


況且,陳博老祖在秘境空間內布局,以毒氣侵蝕奪舍進入這裡的所有妖修,只為讓自己重獲新生,這種心狠手辣之人,斷然不可留下禍患。

「老祖想要與在下化干戈為玉帛也不是不行,先將你手裡的鼎丟過來。」葉楓邁步向前走去說道。

「嘿嘿,小兄弟想要的話,老祖給你就是了。」陳博老祖二話不說,便將七彩琉璃鼎丟了過來。

但就在這時,七彩琉璃鼎陡然光華大盛,在臨近葉楓的剎那,爆發出極其恐怖的波動。

「小爺我就知道你沒那麼好心!」葉楓當即將造化爐的威能催發,以造化道力,鎮壓七彩琉璃鼎的波動。

藉此機會,陳博老祖長身而起,化作一團黑霧,突然朝著宮殿外面飈射而去。

等葉楓將七彩琉璃鼎鎮壓降服之後,那陳博老祖已經不見蹤影。

「算你跑的快!」

這座宮殿中威能最強大的兩件道兵如今盡數落入他的手中,葉楓當即將其他的道兵也都席捲一空,宮殿中璀璨奪目的光華,消失的無影無蹤,空曠曠的很是蕭條。

從殿中出來后,葉楓更是乾脆利落的回身一指,一頭猙獰咆哮的血龍飛撲而出,將整座宮殿,夷為平地。

陳博老祖並沒有在仙陣中逗留,葉楓穿過防禦陣與幻陣,便衝天飛起,打算尋找一個僻靜的角落閉關。

他很清楚隨著陳博老祖不斷的吞噬融合那些被他奪舍的妖修精氣,實力必然會突飛猛進,即便無法恢復到仙境的修為,但是只要達到某種程度后,就可以藉助在他秘境空間內留下的諸多寶物,迅速的恢復實力。

在陳博老祖恢復修為的這段時間內,葉楓便要儘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否則便無法繼續與之相抗衡。

「麒麟聖族的援軍不知何時才會到,若是在陳博老祖的實力恢復前還沒到的話,我只能以原始空間之力撕裂這座秘境的空間逃出去了。」

在一處叢林中的角落停下,葉楓刻印陣紋,隱匿氣息,隔絕一切感應。

他也清楚即便這樣做,身為這座秘境空間主人的陳博老祖也能夠清楚的知曉他的動向,他刻印這些陣紋的目的,主要是為了警戒,一旦陳博老祖出現在附近,他能夠儘快的反應過來即可。

將在秘境中找到的諸多靈藥取出,葉楓開始藉助造化爐煉製九級靈丹。

一枚枚丹藥被他吞下,他的身體就像是一片乾涸的大海,無休止近乎貪婪的汲取每一滴水。

但是隨著修為的提升,他每一個小境界的突破,所需要的資源都無法估量。

兩百多枚九級靈丹,幾乎足夠一名武修從武尊初期到武尊後期的修行所需了,但是對於葉楓來說,卻仍然無法讓他的修為從武帝中期,突破到武帝後期。

他感覺,似乎只差一絲,就能夠突破了,但就是那麼微弱的差距,卻不知還要消耗多少的資源,才能夠成功突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